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Section:TopicID=168}一个传道人的夸张

 

(十一章十六至十二章十节)

  传道人本当谦卑自处,不可有什么夸张;但老实说,传道人确有可夸之处。保罗这里自夸,初非他所愿意,无奈势逼处此,故圣灵亦许可他了。观于保罗所言,自可了然:‘我再说:人不可把我看作愚妄的,纵然如此,也要把我当作愚妄人接纳,叫我可以略略自夸。我说的话,不是奉主命说的,乃是像愚妄人放胆自夸。既有好些人凭着血气自夸,我也要自夸了。’

  (一)夸地位(廿二三节) 保罗不是夸自己的学问才情,乃是夸自己的地位。保罗有何地位?

  1.是希伯来人 希伯来人无论在旧约或新约,都有相当地位的。十二使徒,都是希伯来人。

  2.是以色列人 以色列人是神的选民,地位更为重要。

  3.是亚伯拉罕的后裔 我们今日凭着信心来说,也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加拉太三章七节)

  4.是基督的仆人 保罗比伪师更是。保罗有以上的地位,可以自夸了。

  (二)夸患难(廿三至廿九节) 有此二十多件患难,不可以自夸么?保罗有这样的伤痕,保罗即有这样的荣耀。兄姊们,这廿多碗苦菜,你尝过几碗呢?你为主下过监牢么?受过鞭打么?冒过死么?被棍和被石打了几次呢?你出门传道遇过船坏么?屡次行过远路及遭过江河,盗贼,同族,外邦人,城里,旷野,海中,假兄弟等等危险么?亦受过劳碌,困苦,多次不得食,不得睡,不得喝,不得穿等等贫苦么?若有的话,请你在那里点一小志,看看有几件。哦,恐怕我们一件都未曾受过吧!但保罗谓还不止此,‘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保罗真是一个为主备尝多难的人阿!

  所以,传道之工,是最易而又最难:敷衍了事,则最易;认真负责,则最难,在这个原则之下,遂形成苦乐不均的两种传道人。请问你属于那一种呢?

  (三)夸软弱(廿九至卅三节) 保罗除了身体以外,无论那方面,都是十分健全的,为什么夸其软弱呢?他自己曾答复这个问题:‘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因为主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的。保罗在这里特别提到他从前在大马色地方,用筐子从城墙上被人缒下来的事情,就是夸弱的表示。不然,以一个迦马列门下大数人的扫罗,为何要这么受凌辱呢?再考保罗的名义,也很有趣。保罗是‘小’的意思,他从前叫扫罗,是‘追求’的意思。昔日的扫罗,是有雄心大志,什么都去追求;今日的保罗,则甘居细小,坐在筐子里。这一点,就是保罗可夸之处了。我们人总喜欢由小而大,由低而高,昔日名为‘谦,’或名为‘小’的,今或名为‘骄,’名为‘大’了。岂不是适与保罗相及么?

  再看十二章一至十节,那里有两件东西,也很值得一谈的,就是:‘三层天’和‘一根刺。’二节所说‘那个在基督里的人,’是保罗暗指自己,可无疑义。但保罗在十四年前,(未作主工之前)曾被提到三层天上去,(被提到乐园里去)听见隐秘的言语,这是多么可夸的事。若是我们,朝得此奇遇,夕即宣扬屋顶而夸耀于人了。惟保罗则否,他竟舍此而不夸,而夸其‘一根刺。’‘一根刺’是何意?有说是指肉身的痛苦,也有说是指心灵的忧伤,但无论如何,是保罗一件极难忍受的事。盖保罗曾为这事,三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他。主却对他说:‘我的恩典彀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在主的意,以为那一根刺,是大有造就于保罗的,不然,恐他要急于荣耀其‘三层天’,而不待十四年之后,才隐约说出了。

  各位,你们也有自己的一根刺否?若有的话,能善用之,至少可得几件的帮助。

  1.助人自卑 耶稣说:‘自卑的必得升高,’彼得说:‘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他必叫你们升高。’但人必先经历苦难,挫折,打击,……才肯自卑的。所以说:‘刺,’就是神助人自卑的一种方法。

  2.助人忍耐 神不即代人拔刺,不是他的残忍,正有他的苦衷在,是要我们学习忍耐的功课呢。我们若能忍耐等候主旨,及至时候一到,主必为我开一出路的。

  3.助人信靠 学习忍耐是难,学习信靠更难。许多时我们要等到什么都妥当了,才去动手,这不是行信靠之路。凡行信靠之路的人,必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唯主旨是从,不看环境,不顺情欲的。什么是主旨?依我的经验,凡是难而且苦的事,多是主旨,易而又乐的事,多非主旨。早年有人叫我往南洋布道,我的私心窃喜,其后在祈祷中,觉得不是主旨,遂作罢论。各位,你作事有没有看看是主旨或是己意呢?事实昭示我们!行主旨者,必获成功;从己意者,必遭失败。我们当小心出之!

  4.助人知足 这根刺亦可教训我们知足。这似乎是‘牛头不对马嘴’的话。但细味主答保罗之言:‘我的恩典,彀你用的,’则知实在不错。故无论受什么的一根刺,倘能执住主这已成事实的应许,那末,知足的心,自油然兴起了。

  各位,你要‘三层天,’或要‘一根刺’呢?若兼而有之,你夸什么?求主使我们的夸张,不过于圣灵所许。── 黄原素《哥林多后书与传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