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Section:TopicID=169}一个传道人的存心

 

(十二章十二至末节)

  传道人的存心,是极关重要的,故保罗在末后便讨论到这个问题。传道人应如何存心。

  (一)不累教会(十四节)这不消说是指着钱财方面说的。保罗不愿增加哥林多教会钱财上的负担,宁可自食其力,上面已经说过了。这节的儿女和父母,也许是一个比喻:父母,是保罗比作自己,儿女是保罗比作哥林多的信徒。

  传道人,最好不取教会薪金,但现在教会是薪金制的,我们也不要破坏。闻某热心司堂者捐尽所有于教会,自己却受月薪二元,这堪为我们的模范。现在教会有两个危险:第一,是有些传道人每年向教会领大笔薪金,为教会之累。第二,是有些挂着自由传道的招牌,遇事往往不肯负责,且欲以此傲人。所以我劝凡可以过得去的传道人,不要多受薪金,免为教会之累。也劝凡要献身做自由传道的可爱同劳,要认清楚主的旨意,若非主的许可,总要领受些薪金为宜。在近日中国教会快要实行自理之时,照我的意思,传道人的生活,要十分简单,薪金要受,但不宜过多,依这原则做去,则教会可不为其累了。诸君以为然乎?

  趁此,也和各位讨论传道人欠债问题。我以为传道人不当向人借债,尤其不可拖欠人的钱债。若然,这便是罪恶。我曾向人借过债,后来有人说我是罪,我心不服,及今思之,实在是罪。闻某传道人,因结婚而欠下人们一笔大债,现在生了儿女,还未清还,致教会蒙羞,主名受辱,而工作亦受很大的影响,这不算是罪么?或说:传道人薪金菲薄,处生活程度昂高时代,虽欲不欠债,其可得乎?答:我提议传道人当力避浮夸,奢侈,时髦的习尚,实行刻苦简单的生活,就是为此之故。若大家能切实遵行,教会受益不尟。

  (二)为信徒灵魂甘心费财费力十五节)(传道人为要救人灵魂,有时不止费力,更要费财。保罗更不止此,他说:‘我是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九章二三节)故我们这样做,若能稍收果效,还得些安慰,最怕,是费财费力,而结果却等于零,那更难堪。像保罗说:‘我越爱你们,你们越不爱我。’

  古时摩西亚伦等,怎样为以色列人费尽精力,引领他们由埃及地出来,但以色列人如何待他们?一遇有试炼时,即向他们发怨言,说:‘巴不得我们早死在埃及地,或是死在这旷野,耶和华为什么把我们领到那地,使我们倒在刀下呢?……我们回埃及去岂不好么?’但摩西等遇着这样横逆时,便怎么样?民数记十六章四节说:‘摩西听见这话,就俯伏在地’。把此事告诉主,祈求主,让主解决。摩西不像我们,稍遇难堪,即大烧其‘台炮,’摩西所烧的,只是‘膝头炮’而已。若能如此,必终获全胜的。

  腓立比二章十七节说:‘我以你们的信心为供献的祭物,我若被浇奠在其上,(请注意)也是喜乐。并且与你们众人一同喜乐。’帖撒罗尼迦前二章八节说:‘我们既是这样爱你们,不但愿意将神的福音给你们,连自己的性命也愿给你们,因你们是我们所疼爱的’我们向教会,向信徒,能有此存心否?

  约翰十章十一二节说:‘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赶散了羊群。’这里分明绘画出两种传道人的影像来:牧人式的传道人,虽为羊舍命,也含着笑脸;雇工式的传道人,见有困难,即放弃责任,惶恐奔逃。

  (三)不占教会便宜(十七八节) 保罗立志不占教会便宜,不特保罗自己是这样,连他的同工──提多等,也是这样。

  我们在教会里,宁可吃亏,不可占便宜。以利沙的仆人基哈里,想占些便宜,便替乃缦而长大痲疯。其次如亚干扫罗等,都是在欲占便宜上倾跌。我们又怎可蹈他们的覆辙,而不步保罗的美迹呢?

  (四)为教会担忧(廿至末节) 哥林多教会的信徒,有两件显而易见的罪:

  (1)党欲,他们各位党派,分门别户,互相斗争。

  (2)情欲,他们之中,犯淫乱之罪的有人,犯饮食之罪的有人。……要医前病,须用爱心;要医后病,须用圣洁。保罗处在这样不完全属主的教会里,怎能不为她忧心悄悄呢!(十二章廿一节)老实说句:今日的教会,何尝不有这些罪恶?我们除了为她忧愁外,更要秉公道,存爱心,靠灵力,肃清之,不要徇于情面,不要姑息养奸,致贻后患无穷。

  这就是哥林多后书所给我们传道人八个最扼要的教训,望主把牠存在各人之心,更能显之于实行,有厚望焉。── 黄原素《哥林多后书与传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