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二章

 

  保罗没有去哥林多的原因之一,就是他愿意哥林多教会能主动的在神的光中转回。他不要自己代替他们去选择向神,事实上,也没有人能作这样的代替,必须人直接在神面前蒙光照,才能享用神作他们的喜乐。人的责备是需要的,但是责备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必须是人甘愿向神服下来,人里面的难处才能得到解决。保罗愿意看见在哥林多的教会能在信心中直接蒙光照。他不愿意在神的工作中加上他自己的手,所以他没有去哥林多,好叫弟兄们可以直接的从神那里得帮助。他实在是太疼爱在哥林多的神的儿女们,他不甘心伸出自己的手来损害他们的的信心。他宁愿忍受感情上苦味,承受心中沉重的牵挂,为要叫神的儿女们真正的得建立。这事首先使我们看见,神用人的脚步不是由于人的感情去作定规的。

 

1. 神的用人与教会在感情上的合一

  责备人比较容易,能陪伴心灵受伤的人,与他表同情是不容易的。作为神的用人,若只是会责备人,他还不够体会主的心。保罗深深体会到,神的用人的脚步与神儿女们的喜乐是分不开的,所以他在二13里说:‘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们那里去,必须大家没有忧愁,……我也深信,你们众人都以我的快乐为自己的快乐。’保罗绝不是要控制别人的情绪,而是因为他自己实在是活在以神为乐的生活中,他的快乐就显示了神的快乐,他的忧愁也显示出神的忧愁,他的生活是这样自然的显示着神,哥林多人也体会这一点。如今保罗的情绪反应与他们的情绪反应不一致,这就说出他们在神面前活得不太好,保罗没有办法在他们中间有喜乐,他们也不能共享保罗所有的喜乐,在这种情形下,勉强的在一起生活,结果是大家都落在忧愁中。这是保罗所不愿意见到的,神的用人不能把神的儿女带进喜乐里,他的脚步就走得不对,他不该那样走,或是不该在那个时候走。

  怎么样才能使神的用人与教会在感情上合一呢?这绝不能是人迁就人的问题,若是只有迁就,那不管是谁迁就了谁,都是作得不好,因为那已经失去了属灵的性质,变成了纯粹是属人的问题。只有当人放下人的情绪,单以神的感觉为依归,神的用人与神的教会在感情上就合一了,神的用人的喜乐就是教会的喜乐,教会的喜乐也就是神的用人的喜乐,因为一切的喜乐都是以神为乐。

 

2. 神的用人与教会在心思上的合一

  人对待犯了过失的人,若不是失之于太过宽大,就是失之于太过严厉。保罗曾经给哥林多教会指出,他们纵容了犯罪的人和事,他们也接受了保罗的提示,处理了犯罪的人。这本该是一件美事,但是在神的恩典中,处理事情不是目的,把人挽回才是目的,不能挽回人,事情仍旧是没有作好的。哥林多教会对受了责备,又已经痛悔自己的败行的人,没有爱心再接待,这造成教会的一个大亏损,撒但也利用这些事去继续扩大对教会的伤害。保罗再提醒他们,不要被撒但的诡计所欺骗,该公义的时候就执行公义,该怜悯的时候就显出爱心,若不是这样行,撒但的诡计就得逞了。

  保罗没有具体的告诉他们该怎样作,他信任教会,他说:‘你们赦免谁,我也赦免谁,我若有所赦免的,是在基督面前为你们赦免的。’(二10)他让教会回到主的面前去,他自己也一样回到主的面前去,一同学习以主的心思来作处理事情的依据。教会信任神的用人,神的用人也信任教会,彼此在心思上有了合一,主的旨意在他们中间就有出路。

  定规神的用人的脚步的因素之一,就是根据神的儿女在属灵的觉醒上的反应。这是属于外面的判断。因为教会的行政不同于地上一般的社团,必须是在神儿女同心的情形下,神才显出祂的工作。光凭外面的判断还不够,再要加上里面的引导,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

 

里面的引导

  里面的引导乃是根据基督作生命而有的,从另一个角度去体会,那就是圣灵内住的结果。主藉着圣灵住在我们里面,管理着我们的心思、意念和抉择,把我们引进神的心意中,不使我们越出神的范围,而走在自己定意要走的路上。作为神的用人,更要注意主在我们里面的引导。里面的引导通常是透过“禁止”或是“催促”这两种感觉来表达的,参考使徒行传十六610,我们可以大略的了解什么是里面的引导,‘圣灵既然禁止他们在亚西亚讲道,……他们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稣的灵却不许。……在夜间有异象现与保罗。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不该去的地方,主在人里面给他禁止;该去的地方,主在他里面作邀请,给他催促。凭着里面的禁止或催促,人就领会神的引导。

 

1. 不是行在人的理由中

  里面的引导是属灵的事,接受引导的人并不须要太重视人的理由,人所能知道的是有限的,连下一分钟要发生什么事,我们都没有办法知道,所以人的理由不能决定神的用人的脚步。神是按着祂永远的计划,和永远的鉴察的结果来引导我们向前行。人的理由可以很对,但只是对在人所有的认识里,若是把它摆进神的计划中,就可能是一个大错误。因此,神所用的人不宜强调人的理由。‘我从前为基督的福音到了特罗亚,主也给我开了门。那时因为没有遇见兄弟提多,我心里不安,便辞别那里的人往马其顿去了。’(二1223)按着人的理由,保罗应当留在特罗亚,因为主给他开了福音的门,有了作工的机会,没有理由不留下的,但主就是没有叫他留下,他心里不安,就不停留在特罗亚。这实在是叫人不容易明白得过来的,有了作工的机会,怎可以轻轻的便放弃呢?但是人的理由没有用,主不要他留下就是不要他留下。

  ‘我心里不安’在圣经原来的意思,就是‘在我的灵里没有安息’,‘灵里没有安息’就是主的禁止,既然是主禁止,神的用人就该止住他的脚步,只拣选神的旨意,不拣选人的理由。

 

2. 不是为了建立工作

  事奉神是为了满足神的心意,成全神的计划,而不是为了建立工作,这是许多神的儿女们在心思上纠缠不清的。人的眼睛很容易注意工作,人的心也很容易受工作的吸引,但是神却是要我们注意祂自己,跟上祂的心思。人强调工作的需要,主却让我们去认识祂的权柄。

  在人看来,没有遇见提多是小事,不必让这小事妨碍福音的工作。保罗也是一样,他看提多没有按约定的时候来到也是小事,但引起了灵里没有安息,这就是大事。他不知道有什么大事,但他知道主要叫他离开特罗亚的这事是肯定的了。工作很容易捆绑人,叫人在满有道理的情绪上偏离了主的道路。神的用人却不能这样,他既知道自己是站在用人的地位上,就必定须要尊重工作的主。一些工作团体,常常强调工作的需要,鼓动神的儿女们去满足他们的工作计划,叫人只看见工作,却没有看见工作的主,这是人的热心破坏了神的工作。神既兴起祂的工作,祂必负责调配一切需要的人、事、物,不须要人加上人的热心的手。不管人怎样的大声疾呼,主没有给你里面的催促,你就不要乱动,主若是给了你里面的催促,就算人不呼喊,你也该立刻的把自己摆进神的心意里去。主要你去作,祂负责感动你;主不要你去作,祂会感动别的人,用不着你去替主背一个重担。主教导门徒的祷告真有意思,‘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祂的庄稼。’(太九3738)主没有告诉他们说,在这样紧急的情形下,你们赶快投入收庄稼的行列去。祂只是告诉他们去求庄稼的主作差遣的工,却不叫他们去代替神出主意。

  神的用人不定规自己的脚步,他或向东,或向西,只有一个根据,就是神的旨意。是外面的判断也好,是里面的引导也好,总意都是根据神的旨意,随从神的安排。没有一个神用人可以走自己的路,人的理由没有用处,工作的需要也没有用处,只有跟着神的心意走,那才是神的用人该走的正确道路。

 

‘都有基督馨香之气’的道路

  保罗这一次没有停留在特罗亚而去了马其顿,究竟有什么目的,圣经没有明确的说,不像使徒行传十六章所记载的那次那么清楚,是把福音传进欧洲,并且按哥林多后书七章所写的,保罗这一次到马其顿,里外的环境还有一些难处。虽然是如此,他的道路还是非常的准确:‘感谢神,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二14)他没有走到神的心意以外去,他照样的在所到之处夸耀基督的得胜。我们切要记住,神所要得着的是人,不是工作,神得着了人,神的心意就满足。人要抓紧工作,神所作的工就受损害。

  神的用人所走的路,最要紧的是显明基督,在各处都能供应基督,并且是多方面的叫人遇见基督。离开特罗亚是叫人遇见基督的权柄,若是留在特罗亚,就是叫人认识基督的恩典。不管怎么说,保罗表明了他不是一个为自己活的人,也不为自己属地的利益而作工,他是‘由于诚实,由于神,在神面前凭着基督讲道〔说话〕。’(二17)好让神藉着他们去‘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二14)他借用罗马军队凯旋归来时的俗例来说明他的心意。罗马人烧香夹道欢迎凯旋的队伍,在队伍中除了百战得胜归来的大军以外,还有战利品与战俘的行列.凯旋游行过了以后,军人受赏,俘虏不是被杀,就是被卖为奴,虽生犹死。保罗表明他的心意,他必须是把自己放在神的权柄下生活,在主的路上走,他方能发出基督的香气,这香气使顺从基督的人得着更多属灵的丰富,也叫不拣选主的人受大亏损。要使自己的道路带着馨香之气,神的用人必须拣选主的心意,跟上主的安排。什么时候随从自己,什么时候就失去基督的馨香;什么时候体贴自己,什么时候就不再供应基督的生命。

  神的用人的脚步由不得自己,只能单一的根据神,叫神能得着他,也藉着他让神得着更多的人。保罗是这样的跟随主,凡爱慕被神使用的人,也该同样的跟随主。── 王国显《神的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