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四章

 

‘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

  基督所带来的恩典是这样的丰富,神在新约中所显明的职事又是如此的荣耀,神所用的人怎样去完成神所托付的职事,就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神的用人心意上稍有一点的偏歪,不够准确的完全向着主,这职事就会受到损害。撒但也是千方百计的要损害这职事,叫人得不着神挽回的恩典,享用不到基督荣耀的丰富。圣灵引导着保罗去完成在这职事上他的那一分,正好是给一切服事主的人一个极美的榜样。看见了荣耀的主,和荣耀的救恩,就甘心情愿的‘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

 

‘只将真理表明出来’

  保罗接受作新约的执事这职分,他十分清楚全是神的怜悯,以他的背景,以他对你神的历史,他怎样也不会想到神会用他,但神实在是使用了他。因此,他说:‘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四1)他就弃绝一切暗昧可耻的事,保守自己在神的圣洁中,并且立定了心意,‘不谬讲神的道理,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四2)不单是传讲真理,也照着真理来生活。神的用人“言”与“行”不一致,就是败坏神的事。多少人对主的敌对,是因神的用人没有活在真理里,也没有把真理向众人传讲。在教会中,不在真理里的事很流行,若是有人照真理而行,反倒被看为极端,惹起人的非议。

  神的用人必须要把真理活出来,这样就叫众人从心底里敬佩他,因为众人的良心都因着他而遇见了神。有一位神的用人的儿子,他不肯相信有神,但他承认一件事,若是有一天他要信神的话,他只要相信他父亲所事奉的神,因为他在他父亲身上看到了一些和一般人不同的东西,吸引着他,使他生发爱慕的心。撒但常常弄瞎人的心眼,叫人看不见基督荣耀的救恩,但神的用人能把真理活出来,也能叫顽梗的人转向主。问题就在神的用人肯不肯付代价去传讲真理,去活出真理,不管人喜欢不喜欢,就是要单单的表明真理。这是神的用人的高贵品格。现今在教会中流行着许多人的道理,神的真理却不受人重视,以致神的教会失落了属灵的见证。这不能只怪一般的信徒,造成这一种失落,更重的责任是在作神工作的人身上,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重视神的真理。愿主怜悯我们,使我们不跟从潮流和风气,只是去注意要把真理表明出来。

 

‘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

  主若开我们的眼睛,撤除撒但在我们心中的蒙蔽,使祂荣耀的光照明我们,我们必然会看见两种大事,就是四4所说的‘基督本是神的像’,和6节所说的,‘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这两个看见决定了神的用人事奉的态度。

  ‘基督是神的像’,正呼应‘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祂表明出来。’(约一18)说出了基督就是神向人的显出,人若要认识神,那路径就是从认识基督开始,认识了基督,也就认识了神。‘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认子的连父也有了。’(约壹二23)并且人也是因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弗四13)。基督是把神显出在人的中间,是认识神唯一的途径,离开了基督,人就与神就无分无关了。

  ‘神荣耀的光显在基督耶稣的面上。’(四6)说出了基督就是荣耀。摩西脸上的荣光是反照神的荣耀,基督面上的荣光是显出祂自己所有的荣耀。神在我们心里照明这一件事,启示这一个奥秘,是要叫我们领会,神在人身上恢复荣耀的工作,是经过基督而达成的。神要得着人,把人安放在祂的荣耀中,叫人成为祂荣耀的显出,像祂怀里的独生子将祂显出一样。因此,神就让祂的独生子来作成这一件事,祂把祂本性里一切的丰满,连同祂的荣耀,并放在基督里,就叫那些在基督里的人,都得了神的荣耀和丰满。

  这两件大事,一是人到神那里去,一是神到人里面来,都是因着基督而作成的。保罗认识了这些事实,就使他‘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他不敢用自己去代替主,他知道只有基督才是道路,任何的代替都是堵塞到神那里去的路。他必须以基督为主,顺服祂,高举祂,传扬祂,单讨祂的喜悦。神的用人也该建立这样的事奉神的态度。

  撒但对付神的工作,就从损害神的用人开始,使祂所用的人代替基督,或是让众人在神的教会中多注意人的心意,少注意神的心意,甚至是不注意神的心意,把人抬高到一个地步,越过了基督。这正像现今在基督教中所流行的风气,一切都以人为主,根据人的想法,满足人的需要,基督再没有作主的地位。教会在外表似乎是大有进步,而事实上却堕落成为一个社会团体,稍为好一点的,还带着一点宗教的气味,更甚的,就与属地的社团完全一样。

  保罗一认识了主,就确定了这个事奉的态度,‘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是基督为主,是祂作事奉的对象,是祂作服事的中心,一切是根据“祂”,不是根据“我”。要完成神所托付的荣耀的职事,神的用人必须要有这样的态度。愿主帮助我们,救我们脱离跟随人的智慧,和属地的风气。

 

“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四7∼五10

  神所托付的职事是这样的荣耀,又充满了恩典,神的用人自然是无条件的甘心去执行,但是把神所要作的显明出来,定然是会招惹撒但的攻击。在它的鼓动下,人的怒气是纷至沓来的,还有它直接在人心思中的搅扰,叫神的用人会在不自觉中灰心丧胆,在服事主的路上退下来,撒但的目的就是这样。保罗在他的经历中,说明了这一样属灵的争战,是何等的真实和猛烈,不忠心于神的托付,自然不会有难处,因为人已经成了撒但手中的俘虏;若是忠心的执行神的托付,人就成了撒但集中火力射击的目标。主升到天上,神的见证交付了给教会,而教会显明见证的核心就是神的用人们,撒但不能到天上对付主,那只好全力的对付主在地上的见证人。

  人所能承担的实在是有限的,长久的践踏与折磨,使人不容易受得了,但实际承担难处的不是神的用人自己,而是那位已经得胜了的主,所以尽管撒但的攻击是那样的厉害,却不能使神的用人倒下去。保罗是这样的站稳了,历代的圣徒也是这样的站稳了,现今的时候,许多神的儿女都是一样的使撒但蒙了羞。他们为主失掉了人的前途,他们的身体从强壮变成衰残,他们的头发从乌黑变成斑白,他们青春的年日全被人夺去,他们丧失了人在地上所该有的一切,包括家庭和生存的权利。但是,他们没有怨言,还是坚强的站在主的一边,多少可歌可泣的事,从他们的身上传流出来。血肉身躯的人,怎能忍受这一些?在这些历史的背后,又有什么秘密隐藏着呢?不识神的人永远不会懂,但神的儿女都知道那是什么一回事。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

  凭着人自己的所是和所有,要想在属灵的战场上不倒下去,实在是不可能的。但是,历世历代以来,众圣徒的经历都说明了一个事实,神所用的人不单在争战中没有失败,并且还显出极有能力的击败仇敌。在人看来,他们是柔弱的,但是在撒但的攻击里,他们却是刚强勇敢,绝不退后,结果就叫仇敌蒙羞。这个得胜的秘诀乃是因为神的用人们十分清楚自己不过是瓦器,是脆弱的,不堪一击的,绝不能靠自己能显出功用来的,因此绝不敢看自己的所是,也不凭持着自己的所有。因为一切出于土(瓦器)的东西,就是属地的东西,都是不可靠的。这一点体会实在不容易,十分需要主给我们怜悯,特别是稍稍有点人的学问与才干的人,要在主的荣耀光中看见自己的脆弱,认识自己的软弱和缺欠。

  光看自己的没有还是不够的,若只是“没有”,那只有投降,束手就缚的结局。但在我们身上起转机的,就是神把基督放在我们这些瓦器里。基督就是神的能力,祂败坏了掌死权的魔鬼,也胜过了撒但一切的阻拦,经过了十字架的路程,又从死人里复活,升到天上,坐在神的右边,接受了超乎万名以上的名,叫一切被造的都服在祂面前,等候那一天来到,把撒但也踏在祂的脚下。这一位满了荣耀与能力的主耶稣,在我们一接受祂作救主的时候,就住在我们的里面。‘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四7)瓦器仍旧是瓦器,但是有了基督这宝贝放在瓦器里,一切都起了变化,软弱变成刚强,卑贱成了尊贵,结果是‘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四89)神的用人不是不遭遇火炼的试验,但是在我们里面的基督,成了我们的力量,使我们能承当一切,不会下到绝望的境地,因为没有任何的事物可以封闭通到天上的道路。也因着基督在我们里面,神绝不会停止对我们的记念与看顾,我们在这样的供应与受保护的情形中,就没有什么能叫我们灰心丧胆,历代的圣徒们见证了这一点,现今神的儿女们也在经历着这一点。在我们身上所显出的能力不是出于我们自己,乃是出于神,这样就使我们能坦然的迎接一切的遭遇,也欣然的迎接各样属灵的争战,并且大大的向仇敌夸胜。

 

从死亡得生命的原则

  宝贝在瓦器里,就使瓦器发出了极大的能力,只是瓦器终竟是脆薄的器皿,重重的碰击就会破碎。这岂不是一个大问题么?按人看来,真是一个大问题,但在属灵的事实里,却大大的不一样,若是瓦器破碎了,宝贝就显出来,所发出的能力更大。盛装着宝贝的瓦器,虽是仍旧能显出能力,但多少对宝贝的显出有点限制,不够使宝贝完全的显露,更完全的发出能力,若是破碎了,宝贝的能力就完全的显出来。这是属灵的事的一个大原则──从死亡得生命。基督的复活首先显明了这一个事实,跟随主的人也是在这原则中活出复活的生命与能力。

  ‘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这样看来,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四1012)我们因信与主耶稣联合的结果,使主那死而复活的经历,也显出在我们的身上。‘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11节)就是瓦器在各样的重压环境中给碰碎,碰碎的结果不是人身体的死亡,而是我们的旧人不能再有活动的力量,而全让主来担当起一切。主一显出来,我们的旧人不再活动,别人在我们身上所遇见的就是主,不再是我们自己,既看见了主,也就受了吸引来要得着主。我曾收到一位为主受了二十多年困苦折磨的弟兄的信,他开始受苦的时候,是英挺勃发的大好青年,二十多年过后,他成了一个满头白发又佝偻的老人家,而他实际的年纪不过是五十多一点。他的信上这样说:“……我二十余年来蒙保守,在基督里学了不少功课,一部分是为了对付我的肉体里没有良善的东西,使我更认清自己,更知神的救赎和大爱。一部分是认识世界,也认识真光。内心常常充满喜乐和感恩。活着就是基督,死了就有好处,这句话略有体会。前面的道路如何,我深知神为我预备,因为祂的道路高过我的,祂的意念也高过我的。惟有顺服,以受苦的心志作为兵器。……”没有怨恨,也没有后悔,只有更多的柔软,却又带着异常刚强要继续追随主的意志。这就是生命,这就是得胜,生命的流露透过弟兄的信温暖了我的心,挑旺了我向主的意志,我流了泪,但不是为弟兄自伤的泪,而是在神的大恩大爱中给溶化掉的泪,更新了我的奉献,也更新了我事奉主的心。

  从死亡得生命的实际学习,是神的用人不可缺的功课,不该把它变为死的教条,而该活出它的实意,一面是自己经历神的信实,一面是成为神的见证。光会说这些话没有用处,会说这些话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必须要实际的去活才有用处。神的用人不故意为自己找难处,但他们一定不逃避难处。我们该认定,难处是神造就人的手,把神的用人造就得更纯净,更合主的使用。接受从死亡得生命的原则来生活,使瓦器中的宝贝更显能力,不单是使神的用人自己进入生命的丰富,也同时因这丰富的生命,吸引别人进入恩典。

 

‘我因信所以如此说话’

  为耶稣被交于死地,在经历上并不好过,但保罗和同工们却是甘心把自己交出来。并不是说,这事既然是不能免得了,一定要发生的,那就无可奈何的接受,即便是进入死地。绝不是这样,他们所以这样接受进入死的经历,是因为他们在信心里有看见,这些看见让他们不保留的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他们相信神所要作的都是是的,所以他们在信心里说这些话,死在他们身上发动,生命却在别人身上发动。他们在信心里看见神要作些什么呢?

  首先,他们看见,‘那叫主耶稣复活的,也必叫我们与耶稣一同复活,并且叫我们与你们一同站在祂面前。’(四14)不经过死,就不会有复活;既然有复活,死就并不可怕。神既叫主复活,也必叫在祂里面的众人也一同复活,不仅是复活,还要把众人都带到祂面前,也能在祂面前站住。神既是要作这一件事,祂必不会叫难处把我们压倒,叫我们只进入死地而出不了来。相反的,祂要我们藉着进入死地,去经历与主耶稣一同复活,去显明生命大能的丰富。

  其次,他们知道神要得着许多进荣耀去的儿子,而众人起初却不是那么甘心情愿的接受神的恩召,所以为着众人可以在他们身上遇见主,他们也乐意的为耶稣被交于死地。‘凡事都是为你们。’(四15)为了众人得福音的好处,他们甘愿自己受“委屈”。神的用人真需要有这样的心志,现今许多称为“事奉神”的人,一心追求与世界看齐,不甘心为主接受属地的损失,这就不能真正的事奉神,而是事奉自己,事奉玛门。我不是说,神的用人不该‘受加倍的敬奉’(提前五17),他们虽是事奉神,但他们仍旧是人,有人的生活上的需要,他们有资格去接受‘加倍的敬奉’,但‘加倍的敬奉’只是神儿女们的属灵学习,却不是神的用人讨价还价的基础。神的用人若是没有为主受苦的心志,没有为神儿女们的属灵好处而接受‘委屈’的定意,基督的生命不能在他们的所作中显出来的。

  除了上述这两样看见,他们还在信心里看见,‘好叫恩惠因人多越发加增,感谢格外显多,以致荣耀归与神。’(四15)事奉的目的是为了叫父神得荣耀,这是何等崇高的品格与情怀!只要父神得荣耀,我受一些难处和委屈又有什么了不起呢!这是主自己所走过的道路,作为主的跟随者,也走在这条路上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什么了不起。因着我的进入死地,能使多人都活过来,更丰富的显明神的恩惠,使感谢和赞美不住的涌向神的宝座,我就不顾自己的遭遇而接受进入死地。神要把人带进荣耀,神自己也因此得荣耀,因此,事奉的目的就是为了荣耀神。

  历代的圣徒在信心里看见神的荣耀,看见神作工的法则,也看见了神的目的。他们向人说了话,作了见证。保罗和同工们也一样的在信心里说了话,作了神的见证,我们也愿意神得着我们,使我们也在信心里说话,作神的见证。一个在信心里看见神的人,一定会跟上主的脚踪,也没有一个在信心里看不见神的人,可以走上主的道路。求主怜悯我们,叫我们都在信心里看见祂,也叫众人在我们身上遇见祂。

 

‘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

  保罗和同工们‘大胆讲说’神荣耀的救恩,是为了使别人得着神赐给人属天的好处。他们‘不丧胆’,是为了自己要作主忠心的器皿。要长久维持这样的心志,实在须要主不住的给我们灵里有更新,属灵实际里有了一点点的陈旧,都叫人不容易继续按着主的心意活,更谈不上跟着主的脚踪走。神的儿女们已经是这样,神的用人就更当如此保持灵里时刻的清新。在属灵的战线上,神所用的人是站在第一线,很自然的就成了撒但首先的和重要的攻击目标。它藉着环境与遭遇,挑动人的自怜与自爱,或是惹动人的自高与自大,在心思上软化人对主的忠心,怀疑神的作为。多少属神的人经历过这样心思上的争战,都深深的体会到灵里的更新是不能忽略的日常操拣。

  灵里的更新和属灵的认识是分不开的,更新是在经历上享用属灵的认识的结果,不实际的去经历属灵的认识,这些认识就成了死的教条;实际去经历所认识的,就使我们更真实的碰到了主,人的灵就新鲜了。我们常常擘饼记念主,虽是每次都是那一个饼,和那一个杯,但我们的心真实的在那里纪念主,主就在我们中间,我们的灵就活了,就新鲜了。一切属灵的事都是这样,必须要常常更新,才可以维持我们继续的向着标竿直跑的心志。

 

‘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

  保罗若看自己的遭遇,不是灰心丧胆,也定规会自怜,失去了事奉主的冲劲。别人的不谅解,工作的受破坏,自己身体的衰残,每一点都可以使人丧气的。但是他没有落在这种光景里,因为他的眼睛不是看自己的遭遇,也不是看眼前的事物,他自己说,‘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四1618)服事主的路绝不是“天色常蓝”的,也不是“花香常漫”的,但是服事主的结局却是‘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一面是人进入了荣耀里,更重要的一面是,神永远的荣耀的计划成就,与神的荣耀完全的彰显。服事主的路程不过是永远荣耀的道路中的一小段,也是必须要走的一段,这一段路虽然不大好走,但却是我们进入荣耀去的追求上不可缺的一段,我们记着诗歌上的一句话,“因为没有十架就没有荣耀冠冕”。为主忍受苦楚的结果是得着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所以甘心受苦的目的不是自我虐待,而是为了进入荣耀。两相权衡,‘至暂至轻的’与‘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是不能相提并论的,眼见的损失换来现在眼睛所看不见的神的丰富,作这样的选择是十分值得的。

  要使这个认识成为实际为主生活的力量,使我们在服事主的路上勇往直前,义无反顾,就得面对要来的一切难处,坦然的进入经历里。瓦器在经历中一给碰碎,主自己就出来了,外体越是为主的缘故毁坏,内心就越是一天新似一天,因为在经历中面对面的遇见主。这些年来,看见不少为主受了许多苦的弟兄姊妹,听他们欢乐的诉说主怎样作了他们的陪伴,叫他们平稳的经过那段死荫的幽谷,我们也因此遇见了主。照理来说,诉说往日的痛苦,该是带着许多的哀伤与悲愁,因为逝去的年日不会再回来,死别了的亲友也不能在地上再相会,衰残了的躯体更不能恢复青春,但是因为在经历中遇见主,主的荣耀和主的自己,代替了这一切人眼中看为大的损失,他们的喜乐还是满足的。

  作为一个神的用人,保罗给我们摆出了一个服事主的人的见证,让我们在服事主的事上,找到了那维持我们在进入荣耀的路上,可以不退后的秘诀。这秘诀就是,第一,在跟随主的路上,常常留意仰望主,接受生命的更新与丰富;第二,不让地上的遭遇叫我们在心思上迷失,以致看不见永远的荣耀,相反的,要因着永远的荣耀,使一切属地的事物失去它们的光彩;第三,不该眼见的一切事辖制我们的心思,眼见的都要过去,因此不叫自己作眼见事物的奴役。── 王国显《神的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