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六章

 

‘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

  神既是已经使那无罪的基督替我们成为罪,为要使我们成为神的义,成为神的彰显。这一个恩典实在是又深又厚,认识这个恩典的人,都会很自然的把自己交出来,全然的献上给主,作主的仆人,给主使用。保罗和同工们不敢糟蹋主的恩典,也劝神的儿女‘不可徒受祂的恩典,因为……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六12)为了不叫人受妨碍,以致拒绝神的大恩,保罗和同工们积极的活出神的见证,用实际的行动来证实神托付给他们的职分,堵住那些敌挡神的人的口。他们坚定的宣告,要‘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六4)。圣灵藉着保罗的宣告,向神的儿女们指出了事奉神的人的道路。

 

显明十字架的道路

  主所走过的是十字架的道路,事奉主的人所走的也是同一条道路,因为‘学生不能高过先生,仆人不能高过主人。’(太十24)不跟着主的脚踪走的,就不是走在主的路上。事奉主的人的实际生活本身就是一个见证,他们的路就是十字架的显出,他们不是在享用世界,而是与世界有分别;不是向世界的风气与作法看齐,而是活出他们是在神的恩典中。

  他们不受外面的事物打岔向着神的心,‘就如在许多的忍耐、患难、穷乏、困苦、鞭打、监禁、扰乱、勤劳、儆醒、不食。’(六45)这一切的事物尽管在他们身上发生,他们也不会改变事奉主的心,他们深深的体会,这一切事是使‘耶稣的死’在‘我们身上发动’(六1012),叫十字架的果效更多的显明在他们身上。他们不逃避难处,反倒在难处中正面的活出主的性情。‘廉洁、知识、琝唌B恩慈、圣灵的感化、无伪的爱心、真实的道理、神的大能。’(六67)这就是不允许有不义的搀杂;不在乎人对自己的印象是好是坏,因这些不会影响我们跟随主的选择;更不在乎外表给人的观感,只注意实际的生活,这就是‘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荣耀羞辱、恶名美名。似乎是诱惑人的,却是诚实的。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六79)这实在是没有自己了,也就是十字架在他们身上作工的结果。在人看来,他们的生活是充满艰困与苦恼,事实上他们却是进入了以神为乐的实际生活里。从外面看来,真的是‘似乎要死,却是活着的;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至丧命的;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六910)这真是神的用人的素描,或说是神所用的人的速写也对。神是他的目标,神是他的力量,神也是他的喜乐与享用。在他们身上嗅不到世界的气味,只是散发着基督生命的香气。

 

宽宏的心

  一般来说,人的心思都是狭窄的,受不了人的不同意和不谅解。人与人之间的报复,就是由这种心思所引发的,难得有人能脱出心思狭窄的牢笼。哥林多的教会使保罗很难堪,使保罗难受。一位弟兄说:“哥林多教会是叫保罗哭的。”保罗哭只是为教会难过,而不是为自己遭遇反对而伤心。对教会,保罗是以为父的心向着他们,‘我这话正像对自己的孩子说话。’(六13)毁谤也好,诮讥也好,误会也好,他都不放在心上,只要这些属灵的孩子们能转向神,自己忍受一点羞辱又有什么了不起呢!这是基督生命的流露,是爱的荫庇。他虽然指出他们的不是,却不是为了责备他们,好出一口怨气,而是为了把他们带进神的面光中,好挽回他们,造就他们。‘我们向你们,口是张开的,心是宽宏的。’(六11)但愿主帮助我们,在神儿女们的中间活出这样宽宏的心。

 

‘不要同负一轭’

  才说完宽宏的心,一下子,保罗又好像走进狭窄里去了。但这只是“好像”而已,并不是真的把神儿女圈进狭窄里。许多人批评基督徒的心太狭窄,容不下别人的宗教经验和主张。我们不否认这样的批评,但是我们要说,我们若是狭窄,却不是由于我们自己的想法,而是由于忠实于属灵宇宙中的事实。对人我们是宽宏的,无论是谁,我们都盼望他们在又真又活的神面前得好处,但是对混乱主的真道的主张,我们绝不会容让,也不会去接受,更不会去妥协。因为这并不是宗教信仰的异同的问题,而是关乎人与又真又活的神正常关系的问题,也就是人是进入永生,或是进入永死的问题,这样严肃的问题,我们怎能以处理学术的态度去处理呢?永生与永死的问题,绝不能拿来谈谈说说,开开玩笑。可以这样说,对人我们是宽宏的,对神与人的关系,我们不是狭窄,而是严谨。

  神爱世界上的人,我们也爱世界上的人。神不接受世界的性质,我们也只能与属世界的有分别。进入“分别出来”的见证,又是事奉神的人所不能忽视的,没有与世界分别,就没有神的见证。‘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神的殿与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六1416)分别的范围是在神的见证上,分别的界线是在信与不信的事实上,不分别就产生属灵的混乱,叫人对神的认识模糊,在救赎的恩典上彷徨。当日扰乱哥林多教会的是那些不信救恩的人,是只抱紧律法而不要基督的假先知,和假弟兄。圣灵藉着保罗向教会告诫说,要与这些人分别出来。对混乱神的真道,敌挡神的假先知和假弟兄,不是谈爱心的对象,只能分别出来,不能与他们同负一轭。

  历世历代以来,撒但都把许多似是而非的人事物搀杂进神的教会中。近代的“不信派”从社会福音到新正统神学,直至扩展成名字好听的“自由派”,都是使人的眼睛对神迷糊的。神要求神儿女们和这些人分别出来的吩咐是这样清楚,但听见而领会的人却是不多,知道不对而仍然与他们混合在一起的人却不少。除了不信派以外,现今更有许多搅政治活动的人物,也搀进基督教里来了。他们背上“主教”或“牧师”的衔头,俨然成了基督教的代表,大摇大摆的来欺骗基督徒,而事实上又真有许多人是欢喜受骗的。巴不得神的话打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见要分别出来的见证。中国教会给这批人伤害得够凄惨了,全地之教会也因他们产生了混乱,他们不是弟兄,也不是合一的对象,除了与他们分别以外,我们不能有别的选择。

  合一是主的要求,分别也是主的要求,没有分别就没有真正的合一。一切出于撒但的都要分别出来,因为基督和撒但是没有相干的,是绝不能有一点点调合的。基督的性质是光,撒但的性质是黑暗。基督的工作是把人领到神面前,去享用荣耀的救恩,撒但的所作是破坏人与神的正常关系,把人留在黑暗里。无论怎样去看这个问题,都须要活出分别的见证来。“不信”是撒但心思的表现,“不义”是撒但工作的性质,“偶像”是撒但在地上的化身,包括一切要代替神在人心里的地位的人、事、物。不从这些人、事、物里分别出来,神的恩典就受到掩蔽,神的工作就受到阻挡。‘我们是永生神的殿’,因此绝不能容让不属神的事物搀杂进来,对这些抵挡神的事物也不该有一点妥协的余地。

  ‘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六1618)分别就是给神有路进到人中间来,所以神所要作的,就是把人分别出来,单单的归向祂。不跟上神的心意,就是阻挡神。因此人所该作的,就是把自己分别出来,不与“不信的”同负一轭。我们要看见,若盼望神进入人中间,人就得从一切与撒但有关的事物中分别出来。分别是对地的收缩,是在我们里面的扩充。

  主称为‘全能主’,在新约圣经中并不多见,这个名字是向人显出权柄与能力的。因着权柄,我们得顺服主,好好的与不信的事物分别出来;因着能力,我们可以从主那里接受所须的力量,使我们能完全的分别。分别是不能给人留情面的,是近亲也好,是朋友也好,都不能让他们绊住我们,叫我们不分别。‘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凡越过基督的教训,不常守着的,就没有神。……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约贰711)最懂得爱的约翰,正在教导神儿女学习相爱的时候,一下子就转到严格的分别来,我们就该知道分别出来的严肃性了。只有分别出来才能保持教会的纯净,也只有分别出来才能使神的见证不产生混乱。事奉神的人不会分别,甚至不知道要分别,他在事奉神的路上是走不上来的。没有分别出来,就没有见证神的路。── 王国显《神的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