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十章

 

“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造就你们”(十1∼十一15

  哥林多教会和保罗之间的难处,是在于不认识主的权柄。这是一个十分普遍的难处。就着人的天性,没有一个人肯甘心接受权柄的,尤其是属灵的权柄。人的认识是最含糊的,不是拒绝接受主的权柄,就是盲目地跟随人的权柄。拒绝接受权柄固然是拒绝主的权柄,盲目跟随人也是拒绝主的权柄,因为是以人代替了主,本质上仍然是对主权的拒绝,要活在身体中,人就须要受对付,好能接受主的权柄。

  主的权柄是透过神所用的人显出来的。一接触到人,人很容易只看见人,而没有看见使人显出属灵权柄的神,因此就在学习接受权柄的事上发生难处。

  属灵的权柄不是透过组织而有的。属地的团体离开了组织,就没有权柄的基础,失去了在组织中的地位,也就失去了在组织中的权柄。属灵的权柄却不是这样产生的,而是神所用的人,自己服在神的权柄底下,神就使用他们作神的权柄的出口。这种权柄是属灵的,是活出来的。使用这权柄的目的,是为着把人带进神面前,去享用神应许中的一切丰富,而不是为着在团体中发号施令,满足人今生的骄傲。神的用人能成为神的权柄出口,正像主明确的话所说的:‘你们知道,外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只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太二十2527)活在身体中要先认识权柄。要使权柄显明出来,神的用人就得先活在神的权柄中,好让神的权柄能通过他们显出来。

 

神的用人的立场

  神的用人在事奉上,必须有正确的立场,没有立场就没有事奉。长久以来,神在人中间的见证软弱,神的心意在神儿女心中隐晦不明,很主要的原因,是作神工作的人没有明确的立场,以致在工作上没有目标,在事奉上没有方向。神的用人的立场若是不准确,他可能真的作了许多工作,却没有使人因他所作的遇见神,人也没有给他带到神的面前。就像对付保罗的那些人一样,工作是作了不少,但工作的结果不是叫人看见神,享用神,而只是使人看见人,也挡塞了人到神面前蒙恩的路。因此神的用人必须有正确的立场,作工的人没有正确的立场,他只能是一个工作的人,不能成为神的用人。

  反对保罗的人到处给保罗制造压力,制造难处。这些压力和难处迫使保罗要为自己表白。圣灵也使用他的表白,来使我们看见神的用人的立场问题,也因此能领会,活在正确的立场上,就产生了属灵权柄的效果。所谓立场问题,是要求人放下自己,而且更积极的要求人绝对的跟从主。立场的问题先是对付神的用人,然后使众人一起接受对付,使神在人中间所要作的不受阻挡,可以自由的显明在神儿女们的中间。

 

神的用人只为着真理站立

  顾名思义,神的用人就是为神所用的人。这样的人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神的目的,不是藉着作工而求得自己的好处,而只是藉着作工使人识真理,追求活在真理中。既是这样,神的用人作工的态度,只允许他们单讨神的喜悦,不允许他们为自己的好处而讨人的喜悦。保罗只要有一点点讨人喜悦的心,就可以避免难处,解决问题了,但他不能这样作,因为他的立场只允许他讨神的喜悦。

  ‘我保罗,就是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谦卑的,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向你们是勇敢的,如今亲自藉着基督的温柔、和平劝你们。’(十1)保罗在神儿女面前,藉着谦卑的生活把主活出来,叫人看见主。他不在弟兄们中间的时候,更是勇敢的活在他所认识的属灵真理里,持守着真理,维护着真理,敢于抗拒一切敌挡真理的权势。从人看来,他这样作是为自己寻找苦恼,但他是为着真理而站立,却不为自己的好处作打算。这就是神的用人的立场的头一点。要作神的用人,必须要有为真理放下自己的好处的心志。

  为着挽回那些迷失真理的人,保罗是以‘温柔和平’去劝勉人,但不是他自己的温柔和平,而是‘基督的温柔和平’。基督的温柔和平是出自基督的生命,这生命是不向黑暗权势低头的。像但以理和他的三个朋友,拒绝接受王的饮食时,说的话是温柔的,但里面站在主一边的心志是坚定的。温柔不是妥协,也不是害怕事态扩大,温柔是使人受吸引而接受真理。保罗是温温和和的待众人,但他绝不放弃真理的立场,他只是为着真理而站立。

 

不以自己为依据,只让圣灵有出口

  人常有一个错觉,以为勇敢一定是带着血气,特别是一些对属灵的事只有一知半解的人,最喜欢用“血气”两个字,去批评为真理站立的弟兄们。这造成一种心态,为了怕落在“血气”中,连勇敢的心都丢弃了。在教会遭遇大试炼的日子中,多少人不敢为主站立,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怕“落在血气”里。我们不否认,人的勇敢往往带着血气的成分,但属灵的勇敢是出自圣灵,不是出于人自己。若不是圣灵所供应的勇气,彼得和众使徒也不敢说出‘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这样的话来(参徒五29)。从人的天性看,在那一种环境下逃避还来不及,那里来的勇气去顶撞有权势的人呢?

  当保罗为真理站立的时候,确实有人批评他凭血气行事。保罗回答这些人说:‘有人以为我是凭着血气行事,我也以为必须用勇敢待这等人。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勇敢。因为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十24)保罗的意思就是说,‘你们说我是血气,我却告诉你们,那是勇敢,不是血气’。因为这勇敢不是用来对付人,而是用来对付不合真理的事。对人我是满了体恤和同情,对事我是绝不给撒但留下余地。保罗能把人与事清楚的分开对待,因为他不是以自己为依据。人若以自己为依据,他就变成了主人,不再是用人,而且他一切的定规都带着人自己的喜恶,不再是表达主的心意。不以自己为依据,是神的用人的立场的又一点的内容。人以自己为依据,就失去了作神用人的立场,这是最不容易学习的一个功课。但作为一个神的用人,这事一定要严格的要求自己。

  消极的是不以自己为依据,积极的却是要让圣灵有出口。神的用人一切所作 的,是根据圣灵的管理。没有了自己,又没有圣灵进来作填满,就成了心思空白,那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属灵光景。这等于给撒但打扫干净,让它进来霸占我们的心思,像主在马太福音十二43所说的那个人一样。圣灵是神的用人的司令官,是祂在人里面发号施令,是祂让保罗去作这事,也是祂禁止保罗去作那事。一切都是根据圣灵,是圣灵使他温柔,也是圣灵使他勇敢。圣灵在他身上有了出口,保罗就有了作工的能力,也有了正确的作工的方向。

  分辨是出于自己或是出于圣灵,着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也不是没有学习的门路。出于自己的,一定带着为己的成分,别人不知道,自己定规会知道的,出于圣灵的,只有一个要满足主的心。出于自己的,常是与真理有抵触的,出自圣灵的,一定与真理十分和谐和调合。出于自己的,里面没有稳的把握,出于圣灵的,定然有喜乐和平安的感觉。慢慢的操练,就会容易分辨是出自圣灵,或是出于人自己的工作。

 

把人带向基督的权柄

  神的用人成为圣灵作工的出口,‘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们都顺服基督。’(十45)这些话指明了,神的用人在神的手中成了神的能力的流出。神的用人却不是藉着工作的成果,来建立个人的利益范围。神的用人应当是没有自己的利益范围的。可是有这样看见的人并不多,因为他们作工的目的并不单纯,能为着工作所属团体的好处而作工,已经算是不坏的了。但是在神的眼中,就是有了这样的工作态度,依然是不合格的。

  若是为了人的利益,不管是个人的或是团体的,事奉神就完全没有意义。神儿女们的好处不在主以外,神儿女们的丰富不是在地上,而是在天上。眼睛从属灵的好处转向了属地的利益,神的用人就失去了他的立场。保罗在这里明确的宣告,他的事奉都是朝着一个属灵的方向,就是‘使他〔人〕都顺服基督’。人在神面前心思上的大难处,就是拒绝接受神的权柄。一切具体的难处,都是从这个心思上生发出来的,人的自高、人的自是、人的自以为有、人的自怜、自爱、自卑……,都是基于拒绝神的权柄而生发的。要使这些难处停止,只有一件事可作,就是领人认识神的权柄,接受基督的管理。基督的权柄在人身上有了地位,人就有条件脱离属灵的难处,可以成为神的荣耀在地上的出口,协助完成神永远的计划。

  人的心意在神的面光中,是不能隐藏的,他对自己心中所存的也明白得很。服事神的人作工的目的,若不是使人归向神,若不是使人顺服基督的权柄,他所作的就没有属灵的价值。基督是不能给别样代替的,就是奉主名工作的团体,或是任何的宗派,都不能代替主。神的用人只该把人带进基督的权柄里,使人单单的学习顺服基督。这样作就作对了,不是这样作,就是没有了作神用人的立场。有正确立场的人并不多,但神只能使用有这种立场的人,去成就祂荣耀的心意。我们求主使我们的灵苏醒,叫我们的服事不是为着工作的扩展,也不是为着团体的名声,只是为着一个要求,就是把人带到基督面前,确确实实的接受基督的权柄。

 

‘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造就你们。’

  神要求人顺服祂,目的是要我们得着造就,好让神把我们在祂面前所失去的荣耀给恢复过来。当人落在自己愚昧无知当中的时候,神忍耐的等候,直等到人认识了神的权柄,祂就责备和管教祂的儿女。神与人的关系,并不在于外表有什么东西,宗教的世家、热心的信徒,甚至是神学博士、有名的奋兴布道家,这些外表的东西并不说明什么。真正被神使用的人,是显在他能运用神所赐的权柄,造就了人,使人更完全的得着神,享用神的丰富。

  保罗又说:‘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造就你们,并不是要败坏你们。’(十8)这又带我们去看到属灵权柄的使用。人很容易把属地的权柄观念,带进神的教会中,使神的家有搀杂。属地的权柄是指使人,支配人,甚至是对付人和践踏人,但是属灵的权柄绝不允许沾染上这些气味。什么时候一沾上这一些,什么时候就变了质,不再是属灵的权柄。不管在任何的情况下,属灵的权柄的使用,都只能是为了造就人,为了进就人才使用属灵的权柄。

  造就分消极的拆毁,和积极的建立两方面。总的说,就是在神面前要受对付。该责备的就要责备,该扶持的就要扶持,与真理不调和的事物要拆毁,在真理中的追求要给予鼓励。疾言厉色并不表示有权柄,权柄是使人能佩服下来的力量。言语是严厉也好,是柔和也好,都带出一个相同的果效,就是人甘愿脱离自己的愚昧。保罗会使用这种权柄,他说:‘我就是为这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至于惭愧。’(十8)不管有人怎么说,‘他的信,又沉重,又厉害。及至见面,却是气貌不扬,言语粗俗的。’(十10)他心中坦然,因为他实在是为着教会得造就而使用权柄。教会不能得造就,他就不乱用权柄。权柄使用得合宜,神的儿女就得了造就,连原来反对他的人也转向了基督,顺服了基督。保罗在使用属灵的权柄上,活出了基督的心意,使那些像丢特腓一样‘在教会中好为首’的人羞愧(参约S9)。他活出了神的用人的准确形像。

 

‘只要照神所量给我们的’

  ‘信上的言语如何,见面的时候,行事也必如何。’(十11)说的和作的是一致的,这也是神的用人作工的立场。当人在说自己的话的时候,这人是没有一定立场的,因为人自己会改变,所处的环境也会改变,因此人所以为有价值的事物也不住的改变。人常常以自己为标准,什么时候都是自己对的。但是我们不要忽略一个事实,那些常以为自己对的人,也常是前后不相符的,这就是没有立场。所以圣灵藉着保罗说:‘用自己量度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十12)自己不可靠,自己不能作为标准。人是跟着环境改变的,没有永琲盡痍,不能成为作工的人的立场。

  神的用人作工是根据神。不根据神作工的,就不是神的用人。‘我们不愿意分外夸口,只要照神所量给我们的界限,构到你们那里。’(十13)‘照神所量给我们的’这句话,真是对极了。神的用人作工是根据神,不是根据人。神的不改变,神的永远计划,是神的用人作工的依据,叫神的用人的言与行是一致的,前与后也是一致的。这也是神所用的人作工的立场。在神面前不清楚就不要作,若是清楚了,就不要顾虑人的同情与否,谅解与否,只要专心一意去作好神所启示出来的。

  因此,神的用人所作的工,不是出于自己,也不是跟随人的见解,更不是作在别人工作的基础上,而是作在神量给他的界限上。照着神的心意作,向着神的喜悦作,并不满足于眼见的一点点福音果效,而是把众圣徒带进主的权柄中,好扩大福音的果效,提高神儿女的属灵质量,来成就神所要作的。‘但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十17)所夸的不是人所作的,是夸主所作的;不是夸作工的人,而是夸工作的主。神的用人一定要站好这个立场,知道自己不过是神所用的人,‘因为蒙悦纳的,不是自己称许的,乃是主所称许的。’(十18)人夸耀人所作的事太多了,充塞在人耳中的多是这些话。巴不得这些夸耀都在神儿女中间停止,并且更进一步,众人都专心一意的,只要得着主的称赞,因为只有主才是唯一的标准。── 王国显《神的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