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十一章

 

神的用人的持守

  认识神的心意是宝贵的,追求活在神的心意中也是很宝贵的,能长久持守着神的心意更是宝贵的。底马是认识神心意的,也曾活在神的心意中,但是因为不能持守着神的心意,便给自己带来一个前功尽废的结果,失去了神的记念和赏赐。持守是要付代价的,持守可能使我们陷入孤单,失掉人的谅解和同情,甚至成了众人诟骂讥诮的对象。更甚的还要遭到反对、践踏,和逼迫。但是神的用人一定要持守神所给他的启示。不能持守真理的,定规是爱惜自己的人。不能持守真理的人,一定是随着世界的潮流走,东风吹来向西倒,西风吹来向东倒,这样的人,怎样可以让神使用他作神的见证呢?

  这些年来,神让中国的教会多受试炼,显露了谁是站在主一边的人。他们经过了多少的艰苦,但是没有离弃神所要他们持守的。相反的,多少说过许多高言大智的话的人,到头来却显出了他们的懦怯,甚至成了神的儿女们的阻拦,走上了卖主的犹大所走过的路。能忍受人的误会,忍受坏环境所加上的患难与重压,仍旧忠心不渝的跟随主,像这样的弟兄姊妹,主实在欣赏他们,也叫我们敬佩他们。神的用人所走的路,自古至今,都是满了风雨,满了酸楚。在这漫长的征途上,多少人软弱了又再刚强起来。几乎要倒下去了,又蒙主的扶持,再站立起来。手酸腿软都不能使他们停止向前走,一时的灰心绝望,也不能叫他们从主的面前退下。他们所留下的脚踪是何等的佳美,何等的宝贵!他们里面有一颗火热的心,要持守神的见证,要扬起神见证的旌旗。保罗是走在这道路上的先锋之一,他确实留下了佳美的脚踪,他忍受了人的污辱诟骂,他更忍受了神藉着他的手所建立的哥林多教会对他的反脸无情,而且他还持守住他该守的真道,谆谆善诱的把那些要背道的属灵儿女带回来,使他们归向真道。我们虽不能体会保罗心中的苦情,领会不到他为教会所流的泪的深意,但我们总能看见他向着主的忠心,为着持守所信的道所摆上的热心,并向神的儿女们所付出的感情。他在神面前,为神的用人们走出了一条准确的服事主的道路。

 

和神的感情联结在一起

  哥林多教会中,有人说保罗说话沉重厉害,说他写信给他们的目的是要威吓他们。他们实在太不了解保罗,不认识保罗,没有体会到保罗为他们流了多少的眼泪,忍受了心中多少的痛苦。保罗明白的告诉他们:‘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十一2)也许有人以为保罗太不自量,怎样可以把他的愤恨和神的愤恨联结在一起呢?事实上,这正是保罗可宝贵的地方,一点也不是不自量。因着与神有亲密的交通,生命中有更多的顺服,不单神的心意成了保罗的心意,连神的感觉也成了保罗的感觉。他不单是接受了神的心意,也感觉到神的感觉,因此神的愤恨成了保罗的愤恨,正如神的喜乐成了他的喜乐一样。每一个神的用人,在感情上都应当和神联结在一起,让神藉着他们去发表祂的感觉。

  不懂得什么叫作在感情上与神联结的人,定规是一个与神少有交通的人,或者根本就与神没有交通的人。神把祂的生命赐给我们,不是只叫我们得永生,更是要我们与祂有交通。生命带进交通是十分自然的事,没有交通的生命一定是萎缩的。在交通中,神与我们是那样的亲近,亲近到一个地步,祂与我们中间再没有什么秘密(参诗廿五1214)以致祂的心思、意念、感情、感觉,都向我们敞开。保罗是一个常与神有交通的人,他全然领会神的感觉,他表达神的感情是一点也不希奇的事。

  神藉祂的儿子基督耶稣得着我们,要把我们恢复到神起初荣耀的心意里。神是何等的爱我们,祂向着我们的心是何等的重,祂等待着我们用清洁纯一的心来归向祂。祂是忌邪的神,祂不能忍受我们偏离祂,而再转回到黑暗的权势里去。我们若真的转向愚昧而迷失,祂的心会愤怒,也会伤痛。‘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十一23)失去向主的单纯,就是迷失。许多人以为,只要有基督教外表的形式与名称,就可以了,但神绝不这样看。祂只看我们用什么态度对待基督,祂留心察看我们追随基督到什么地步。祂单把基督赐给我们,祂不承认基督以外的事物是祂的心意,我们与基督的关系不对,祂心里就感觉痛苦难过和愤恨。

  不管我们因着什么原因失去基督,神的心都过不去。‘假如有人来,另传一个耶稣,不是我们所传过的,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不是你们所受过的,或者另得一个福音,不是你们所得过的,你们容让他也就罢了。’(十一4)保罗有一些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我绝不能容让,不是我不肯容让,而是神不能容让。神不容让,我怎么能自作主张去容让呢?”体贴神心意的人,只能高举基督,不能让别的事物来搀杂,或是来代替。

  靠近末了的时候,撒但用着各种的方式与方法,要在基督教中放进搀杂的东西,搀进代替基督的东西。明显的异端不必去说它了,但必须一提的,其一是自称是“自由派”的,其实是“不信派”,他们所传的道理叫人严重的迷失。其二是政治的渗透,使教会全然变质,使神的见证在地上灭绝。这两种情形,我们都不能用视而不见的态度去对待的。但是不少称为基督徒的,作为是基督教的领袖的,他们对这些事真的是视而不见。他们只要在基督教中来个大团圆,来个和和气气。他们怕人批评他们“主观”,批评他们“狭窄”,他们只怕人的批评,却不怕神的愤恨,因为他们缺少了神的感情,领会不到神的感觉。

  保罗真行,人家说他愤恨,他一点没有辩护说没有愤恨。人家说“你愤恨就是没有见证”,保罗说:“我愤恨并没有失去见证,正好相反,我是持守着见证。我不是在发自己的脾气,我是在表达神的义怒。”神的用人要持守神的启示,首先要有神的感情。不单是生命与神联合,感情与感觉也是与神联合,没有这样的联合,就不会有站在神一边的持守。神对付人的感情,不是叫人作一个无情的人,而是叫人以属天的感情,来代替属肉体的感情。只有活在属天的感情里,人才会站在主的一边。

 

甘愿‘自居卑微’

  在哥林多教会中,许多人都不了解保罗,以为他无知,也没有实际的本领。保罗向他们表白:‘我的言语虽然粗俗,我的知识却不粗俗。’(十一6)他用显浅通俗的话来讲道,,但他并不是无知的人,众人也能从他的生活和工作中领会得出来。他所以这样作,是为了众人的好处,让他们更容易的明白基督和祂钉十字架的奥秘,好认识神的永远计划。他不用高言大智,也不用智慧委婉的话,也不求人的喜悦,只盼望人能得着属灵的好处。因此他乐意‘自居卑微’,甘心忍受人给他的委屈,处处都为着神儿女的属灵好处着想。但是哥林多人不大领会,还以为保罗的才干不及别的人,却不知道保罗为他们的‘升高’而放弃他该享的权利。他要叫哥林多人看见,服事神是不计算代价的,也不为得着人的代价而服事神,因此,不该用得着人多少的尊重,来衡量那人工作的属灵意义和价值。

  到了现在,许多人把服事主作为各种职业中的一种。既然是职业,就必须论及薪酬,计较所得的代价,这真是辱没了我们的主,也贬低了事奉的真意。这看法和以前的人所有的另一种错误的见解遥遥相对,互相‘辉映’,那就是以为服事神的人必须清苦,才算作得对,使人产生一种印象,服事神是可怕的事。这两种观念都大大伤害了事奉神的真意。保罗在哥林多作工,他有资格,也有权利,从哥林多教会接受生活的供给,但他没有使用这个权利,反倒亲手作工维持生活,间中也从别处的教会接受供给,补足他们的缺乏。他这样作是为哥林多教会的好处。他多受劳苦,甘作一个卑微的人,使神的儿女更多的认识主。像保罗这样的持守,不坚持自己该有的权利,来显明服事主的宝贵,是神的用人所必须重视的。生活的清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把主显出来。这样的持守堵住了人的论断,不把服事神贬低成为一种人中间的职业,服事神也不是为了得代价,以致俯仰由人。神的用人该活出这种高贵的品德。

  ‘作工的得工价’是对的,但为了教会不受撒但的攻击,和不让人的愚昧有活动,因而放弃这权利,对神的用人来说,也实在是不容学习和操练的。要和别人相比,就更不容易忍受。有一位弟兄曾说:“我个人忍受是不成问题,但要妻儿也陪着我忍受,我的心就过不去。”在人的情理来说,这很值得同情,但是在持守来说,这些都不能放在考虑之内。因为按持守来说,不是只看见从人中间来的供给便满意,也要看见神的负责,看见了神的负责,就不会去计较作工的酬报。神的用人所得的酬报,莫过于主的记念和数算。保罗会持守,神也没有亏负他,因此他在哥林多白白的作工,他还是坦然的欢欣。他是神的用人,他不是人的雇工。在过去服事主的岁月里,主长久让我学习这样的持守,活出不是为工价而作工的见证。主怜悯了我,没有叫我学不上,祂信实的保守,叫我经历了持守这见证是何等的蒙福。求主显出更多的怜悯,使更多神的用人在生活上乐意持守,甘作在人中间的卑微人,但又能显明主的负责和丰富。过去在美洲的中国教会,传道人给人的印象,就是只会捐钱,不然就连饭也吃不上,这太亏欠主的名。巴不得神的用人都不作财物的奴隶,而是忠心的持守从神所受的交付,只求众人在神面前得造就,不求在人中间得利益。

  不管是全时间服事,或是带着职业服事,神所用的人都不受名与利的约束,也不追求人间的地位,只是单纯的服事主,不计较代价的服事主。这样的持守,一定给神的教会带进极大的祝福。

 

严谨的守住见证的界线

  神的工作在那里,撒但的工作也随着到那里。撒但的工作法最使人受迷惑的,就是在田间撒下稗子,混在麦子的中间,伤害麦子的成长。在教会的历史中,每一个时期都出现许多假弟兄、假使徒,‘装作基督使徒的模样’(十一13),叫人受迷惑,离弃真道。作为神的用人,就该持守着神所托付的见证,不与假使徒们混杂,透过见证的持守,在生活上显明分别出来的界线,使神的儿女得着保护,脱离撒但的手。这个持守是十分必要的,因着撒但的诡诈,它会‘装作光明的天使,所以它的差役,若装作仁义的差役,也不算希奇。’(十一1315)这样的装模作样,灵里若不苏醒,就很难作出分别来。现今有不少这样的假使徒,明明是作了人的政治工具,但还是在各地以基督教领袖的名堂受人的欢迎。一般的信徒不容易在混乱中作出分辨,神的用人就必须担起这个分辨的责任,持守着分别出来的见证,使神的见证不受混淆,叫神的儿女可以走在准确的见证的道路上。

  持守见证的,定然会得罪一些人,甚至是得罪一些有地位,和有权势的人。要持守见证,就必须准备付上代价。保罗在这事上也给神儿女们活出一个好的榜样:‘我现在所作的,后来还要作,为要断绝那些寻机会人的机会。’(十一12)他不单是不为得工价而作工,更是藉着这样的持守来分别假弟兄和假使徒,使神的儿女得着保护。为了神的见证,个人受一点委屈算不得什么,就算牵连着家人受一点委屈,这也算不得什么。神的见证能显明出来,才是要留意的事。神的用人当信靠神,站在神的一边,带同神的儿女一同站在神的一边。个人的得失并不要紧,叫神的见证能显明,才是我们服事主的中心工作。

  站对了立场,又有了准确的持守,神就能得着这个人作祂的器皿,使他成为神的权柄的出口,用他作为神的恩典,赐给神的教会,叫神的儿女因他得着造就。神的权柄不是显在人为的组织和行政上,而是显在那些单纯又忠心跟随主的人身上。这权柄是为了造就人,是为了建立基督的身体,使教会一面享用神的丰富,一面又作神荣耀的见证,好成就神永远的计划。

 

‘显出使徒的凭据来’(十一16∼十二13

  属灵的权柄是活出来的,人先活在主的权柄下,主的权柄就藉着他显出来。因此神的用人不能在主的权柄以外生活,什么时候离开神的权柄生活,什么时候神的权柄也离开他。旧约里扫罗的历史,正正说明了这一件事,在行政组织上,他是君王,他可以有行政的权柄。但是因为他离开了神的权柄,神就不再使用他来显出神的权柄。他虽然仍坐在以色列的王位上,但神的权柄已经转移到大卫的身上。神要藉着神的用人去造就圣徒,建立教会,神一定要神的用人生活在主的权柄底下,使他们成为神的权柄去造就人。保罗也明明的宣告这件事,凭着神所赐的权柄,‘显出使徒的凭据来’(十二12)。人怎样说都可以,若是在生活上没有显出神的权柄,那人就算不得什么。

  神的用人绝不能缺乏在神权柄下的生活,这种生活的经历不能停止,一生都该活在这种经历里,不住的在这种经历中更新。但是有一件事情一定要指出来,神的用人经历神的权柄是大事,但是神却不要人去张扬他所经历的。也就是说,神的用人是在隐藏中去经历神,也隐藏他所经历的事,只让因经历而生的属灵权柄自然的从生活中流露出来。人都是喜欢夸耀自己的所有,神却要神的用人学习更深的隐藏自己。隐藏不是叫我们躲起来不作工,而是叫我们在作工中,不显露自己,只让人在我们的服事中遇见神。

  保罗在神面前有许多的学习和经历,他不轻易给人提起,若不是哥林多教会所作的愚昧事,把他迫到一个地步,不能不说出来,他还是把这些经历藏在自己的心里,免得人把他看高了,以致他在人的心中代替了主。虽然他这次说出来是由于环境造成,我们却不能忽略,这也是圣露的工作,祂要藉着保罗所经历的,向神的儿女宣告,神的用人成为神权柄的出口的路径。

 

外面的经历──十字架的道路

  人到神面前去的路,是主自己打开的,也是主自己走出来的,那就是十字架的道路。这路是可以把人带到神的面前,但这路的性质没有改变:谁要走到神的面前,谁就要接受十字架的经历。没有经历过十字架,就不能带出神的荣耀和权柄。

  十字架不是叫人受苦,在地上受苦的人多的是,受苦并不就是十字架。十字架的真意是叫人的活动停止,是叫人的自己死,是叫人从以自己为中心的心思中脱出来。从今以后,不再是自己活,乃是让基督从我这个人身上活出来。主越多的从我们的身上活出来,神的荣耀和权柄就越多的显在我们身上。十字架的道路,是神的用人该选择的唯一道路,也只有走在这条路上的,才能让神得着他作为神的用人。属灵的事是没有快捷方式可走的,也不能以学问、才干,或其它的事物,来代替十字架的经历。只有十字架的道路,才能把人引进神荣耀的丰富里。

  保罗一生中遇上许多受苦的事,但是宝贝的是,他不是白白的受苦,乃是在受苦的遭遇中接受了十字架,吸取了十字架的经历,造就了他自己,使他成为神的用人。保罗在这里不是在说十字架的道路,而是在走十字架的道路。十字架的道路不是为了给人说的,而是为了叫人走的,走在其中的,就接受了十字架的工作。人的自己下去了,神的能力就出来,因此叫人认识,人自己不是什么,乃是神自己要作什么,是神自己负责去作好祂所要作的。

  保罗在这里说了好些话。能领会他说这些话的目的,就知道他不是在夸耀自己的经历。他说这些话是不得已的,他叫我们看见,他虽然经历了那些不简单的遭遇,那些经历却不是他所想夸耀的。‘我再说,人不可把我看作愚妄的,纵然如此,也要把我当作愚妄人接纳,叫我可以略略自夸。我说的话不是奉主命说的,乃是像愚妄人放胆自夸。……我说这话,是羞辱自己,好像我们从前是软弱的。’(十一1621)越多遭遇难处,就越觉得人自己的无可夸。人的天性都喜欢夸自己,但是,十字架的工作使人不敢夸自己。难处不就是十字架,但是难处能把人带到十字架那里,使人认识自己脆弱,使人认识自己的无可恃,也无可夸,只能在那里死。若人要夸就只能夸主自己,因祂叫我们在十字架的死地里活过来。

 

不是自己的所是

  人总以为自己的所是是宝贵的,是可夸耀的,只要有一点点可夸之处,人就以为那是他的把握。靠守律法称义的人很重视自己的出身,因为他们以为神一切的作为,都是根据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因此只要与亚伯拉罕有血统的关系,又是以色列的后裔,他们在人面前就有可夸的地方,因为他们已经在神面前取得了蒙恩的资格。他们这样看神的应许也不是不对的,只是看得不完全。他们只看见亚伯拉罕的血统关系,却没有看见亚伯拉罕与神中间的信心关系。保罗也可以这样说了:‘若是要夸出身,我的出身也不坏。’他说:‘他们是希伯来人么?我也是。他们是以色列人么?我也是。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么?我也是。’(十一22)但是,这些出身的所是没有加增保罗与神中间更深密的关系,也没有加添神要使用他的根据,相反的还使他一度成为神的仇敌,作了罪人中的罪魁。当他碰到了十字架,他看见了自己原来是他所珍爱的所是,都成了阻挡神作工的东西,也是拦阻他自己得着神的原因。这些原来他以为有极高价值的所是,不但没有帮助他得着神,反倒使他拒绝神。这样的看见,使他不要再夸耀自己的所是,也不敢再倚恃他的所是(参腓三47)。

  一位年长的弟兄告诉我一件事,他在加拿大一处地方,遇见一个刚从某一间有点名气的神学院读完课程的青年人,来到那处地方作传道人。这青年人公开的说:“所有在教会中超过五十岁的传道人,都应该退休,因为这些人多是不懂圣经的原文,神不能再使用他们。”这个倒是新闻。神不能使用不懂原文的传道人,这个道理我真的是第一次听见。不过我想,带领那青年人得救的人,很可能也是个不懂原文的人哩。人都重视人自己的所是:“我是圣经原文专家”,“我是神学博士”,“我是神学教授”,“我是……”;能带出神的权柄和能力的人,他们只会说:“我什么都不是。我只是一个被主用十字架拆毁过的人,叫我只知道基督就是我的所是。”经过十字架对付的人,都不敢夸自己的所是。夸耀自己所是的人,都不是认识十字架的人,更不是走在十字架道路上的人。现在肯接受十字架的人并不多,这就是主的荣耀、权柄和能力,在地上受到限制的主要原因了。

 

不是自己的所作

  保罗为主实在作了许多的工作,也经历了不少的难处。在这里保罗所列举出来的,不过是他前期服事主时的记录。若是把使徒行传中所记载的,和没有记载的,都加在一起,那些难处的次数和内容就更要惊人。保罗若要夸自己所作的,他实在有资格随意的说:‘他们是基督的仆人么?(我说句狂话)我更是。’(十一23)保罗这样说,不是在张狂,而是在说出他虽是为主作了许多的工,也经历了许多的难处,但他不敢夸耀这些。虽然这些都可以为他作事奉神的凭据,证明他为主的劳苦,但他列举这些,是为了说明人所作的,也不能作为自夸的依据。

  没有经过难处的人,都羡慕能“为主受苦”,一来是可以作些人以为时髦的事,二来可以给自己增加向人炫耀的资本。经历过难处的人,他们就不是这样想。主怜悯,他们不会怕难处,也不会在难处面前退缩,神的用人是不会顾惜自己,也不理会自己的安危,但他们一定不敢以经历苦难为自夸的资本。他们都知道不是自己能承担难处,凭自己只有跌倒失败的分,凭自己只会头也抬不起来。在事奉中,他们明白自己所能作的是何等的微弱,都是主藉着他们作的,主若不作工,他们什么都作不来。

  ‘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十一2328)保罗列出这一大堆的事,我们千万不要以为他在夸自己所作的,这个想法是不对的。我们可以这样想,这里所列举的事,没有一件是好受的,一般人恐怕连一件都受不了。可是保罗受过了又再受,这不就是有可夸的吗?但是保罗没有这个意思。他的意思是要我们去想,为什么他不怕难处?为什么他不在苦难的面前退下?是谁能使他这样的站住?这正是圣灵要我们去想的。保罗这样的勇往直前,不辞劳苦,除了在表面上证明他是神的用人以外,还有更深一步的事要我们去认识,要我们知道,一切都是主自己作的,不是保罗作成的(参一89,四7)。

  保罗也是血肉之躯,和我们一样是有感觉的人。他不是有过人的胆识,但是他知道自己是仆人,他要顺服主的差遣。不错,在受差遣服事主的过程中,他有许多的苦难,这些苦难使他无法再有自己的活动,这些苦难成了他的十字架,他在那里进到死地,也在那里遇见了复活的主。复活的主成了他的能力,成了他的供应。他深深的知道,作工的不是他,担起一切的也不是他。他在这些经历中,是显得无能为力的,使他能在重重的难处中走过的是主,所以,人所看见他所作的,也不是他所能夸口的。

 

‘就夸那关乎我软弱的事便了’

  说过了一大堆经过难处的经历,保罗说出了他真正要夸的,不是他是什么,不是他作了什么,也不是他已经有了什么,而是所要夸的只是他的软弱。‘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十一29)他不单因别人跌倒而心里焦急。他知道自己的不可靠,不可恃,所以他也为自己焦急,恐怕有一天,他自己也会跌倒。别人看保罗是刚强的,他却看自己是软弱的。‘我若必须自夸,就夸那关乎我软弱的事便了。’(十一30)越经历了十字架的工作,越知道自己是什么,有什么。我们不过是个软弱的人,不过是个一无所有的人。

  保罗举出他逃出大马色城的事,说出在难处中,他也和常人一样有害怕的,和别人一样是软弱的。但他能接受难处,在难处中显得刚强,那全是主的扶持。他深深的知道,承认自己软弱,就是让神在他身上有作工的机会,使他从软弱变为刚强。全是主作的工,人能夸耀什么呢?几年前,一个年轻人写了一篇文章,去批评一位年长的弟兄,说他对别人的责备不采取解释,这样很不应该,他的意思是有理便要辩明。里面明亮的人都明白,不是要争一时的理,而是要活出一个怎样的人。谁没有软弱呢?但有几个人真知道自己的软弱呢?没有经过十字架的人,都看自己有理。经历过十字架的人,都知道一切都在乎主,并不在人自己。

  十字架的经历是透过苦难而显在人的身上的。多经苦难可以叫人看见主对人的使用,但苦难的更深的作用,是让人经历十字架,使人更多的隐藏,让主更多的显出。主在人身上显出来,属灵的权柄也自然的给带出来。十字架的经历产生属灵的权柄,有了属灵的权柄才能造就人。神的用人必须有十字架的经历,也要有乐意接受十字架的心志,这样才能带领神的众儿女同奔十字架的道路,成就神荣耀的计划。── 王国显《神的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