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十二章

 

里面的看见──主的启示

  凭着自己的热情,人不能维持他在十字架道路上继续不断的向前奔走。他一定要在里面有所看见,才能坚定不移的走在这条道路上。保罗的属灵经历也是如此。他活在与主紧密的交通中,主向他说话,主向他显现,主也给他启示。更深的认识了主,就叫他更多的跟随主,更乐意的走在主的道路上。在外面看他的遭遇,他是卑微极了。但是在他里面,他却是面对面的遇见了主,让主的丰富充满了。有了里面的看见,才能支持外面的奔跑。里面的看见叫他更深的认识主是谁,认识祂要作些什么,和祂为什么要这样作。

  服事神的人一定要知道主要作什么,和祂为什么要这样作。不知道这些,人就只看见工作,没有看见神的计划和心意。不少人拚命的作基督教的工作,但没有太多的人去作基督的工作。作人的工作会受人的欢迎,作基督的工作,不一定会受人的欢迎,大有可能是受人的反对与不同情。作为神的用人,一定要从与主的交通中接受启示,在里面有看见,有认识,也有把握知道所作的是在神的计划和心意中。作出神所要作的,就带出神的权柄,使人真正的得着造就。

  从书本上得来的是人的知识,从思想中归纳出来的是人的主张。这些都没有让神得着什么,也没有给人真实的属灵帮助。我们不说书本和思想没有用处,但我们要积极的指出,在与主交通中所得的启示,直接在神的话中所得的亮光,要使服事主的人里面有实在的属灵内容。人的道理不能代替主的启示,与主的交通也不能为寻求知识的努力来代替。没有直接的遇见主,就没有条件作一个带着神权柄的用人。

 

隐密处的交通

  隐密处的交通是指两方面的事情,一方面是指个人与主单独的交通,另一方面是指在交通中给带到与主面对面的经历。隐密处的灵交是神的用人事奉生活的基础,没有交通就没有事奉。旧约的祭司承接圣职,要藉着献平安祭去完成,就说明了要在交通中引进事奉。在交通中认识主,吸取主,然后在事奉中宣告主,彰显主。

  主藉着保罗向人宣告隐藏在万世以前奥秘是有原因的,因为保罗常常活在与主的交通中,在交通中接受了主的启示。藉着哥林多人的反对,圣灵把保罗的属灵秘密公开出来。保罗把他的属灵经历隐藏了十四年,没有人知道他有这样深与主面对面的经历。就是他说出来的时候,他还是隐藏了自己。与主交通得越深,人的里面越充实,人在外面越隐藏,主在人的身上越显露。当我们看见主的丰富显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那人定规是隐藏在主里面而生活的人。要凭外面去认识一个活在基督里的人,那结论一定是不着边际的,就如哥林多人看保罗一样,一面从他身上遇到神丰盛的恩惠,一面又不了解保罗这个人。

  保罗提到在与主有隐密的交通时,‘他被提到乐园里,听见隐秘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十二4)这个‘他’就是保罗自己,因为下文说:‘为这人,我要夸口。但是为我自己,除了我的软弱以外,我并不夸口。’(十二5)保罗的经历顶深,他在交通中看见主,也听见主所说的,和关乎主的一切启示。这一切在天上所看见和听见的,成了保罗以后事奉主时,按着神的管理释放出来的真理的内容。保罗是神的用人,神用着他来宣告神的启示,因为他在交通中接受了神的启示,他里面实在是领会了神的启示。

 

不代替主的地位

  像保罗这样的人,他‘就是愿意夸口,也不算狂。’(十二6)他有别人所没有的经历,也有别人所没有的认识。他不必夸张,只是照实直说,实在也不能算是狂妄。‘只是我禁止不说,恐怕有人把我看高,过于他在我身上所看见所听见的。’(十二6)人的天性都喜欢出人头地,尽量找机会在人面前显扬自己。但是真正认识主的人却不是这样,越认识主,越要隐藏自己,越在主里面进得深,越知道自己微不足道,里面有一个恐惧,就是怕自己在人的心中代替了主的地位。

  作为一个能带出神恩典的用人,常常又会有与上面所说的苦难相反的际遇,不是遭遇反对和逼迫,而是受到人的称赞和抬举。这对一个作工的人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很容易落入自高的陷阱里。最好是神的儿女都学会了不高举人,但是即使神儿女不高举人,而作工的人又喜欢人高举他,还是没有解决问题。多少人自封为“奋兴家”、“解经家”、“布道家”;作牧师的人,别人不称他为“牧师”,而亲热的称他为“弟兄”,他也满肚子的不高兴。说真实的话,所有这些喜欢接受人称赞的人,或是自以为是该受人赞赏的人,都不是真实认识主的人。我这样说,会得罪不少有名望的人,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就是我不说,事实也不会改变,我说了,反倒使众人都一同儆醒。

  保罗是真正认识主,在经历上认识主,在启示里认识主的。他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在那里面对面的遇见主,看到主的显现,听到主的启示。人到了天上,要狂也狂不来了,看到了天上荣耀的事物,想要得着人的高举的心思也不敢去想了。在天上那荣耀之处,若不是主的恩典,人根本就不能到那里。就是到了那里,若不是因着主,那里的一切荣耀,都与他没有关连。人到了天上,所看到浩瀚与伟大,看到神所作的完整事物,人就变成比在空气中的微尘还要微小,不敢再要求人赞赏,就是出自衷心的敬佩,也不敢接受。保罗就是这样,真实的认识了主,就知道人算不得什么,就怕别人‘把我看高了’。所以他一再的要求神的儿女,‘你们效法我们,不可过于圣经所记。’(林前四6)保罗也要求神儿女们效法他,因为他效法基督,他若是不效法基督,人就不必效法他。他是这样的高举基督,不叫自己越过了应在的位置,遮挡了基督,代替了基督。没有里面的启示,人就不会隐藏降卑。真正认识主的人,只让基督受高举,不敢代替祂的地位。

 

实际的顺服

  保罗怕别人把他看高了,也恐怕他自己‘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十二7)神怜悯他,不让他落在恐惧中,就给他在环境上有一些安排,叫他得着保护,使他儆醒。人若是时刻活在苏醒的灵里,便不会有什么愚昧的。但人毕举竟是人,属灵人也仍然是人,总有灵里沉闷的时候,使人的自己再有活动的机会。神要保护祂的用人,使他们时刻倚靠恩典来活着,在恩典上更新,能以守住作仆人的地位,祂就允许一些事情发生,或是安排一些事情,把祂的用人催迫到赐恩的主面前,在那里取用新的恩典,去活出新的得胜。

  人对发生在他周围的事情,可以采取两个不同的方向去处理。一是向环境低头,退出跟随主的行列;一是退到主面前,仰望主的怜悯,接受主所允许发生的一切,藉着主的扶持,去向环境夸胜。前一样的处理方法,不是神的用人所该选取的,后一样的方法,是神的用人唯一所该作的选择,就是顺服神的一切安排。不管是神定意的,或是神允许的,都从主的手中接过来。

  过去的经历,加上里面的看见,实在能叫一个人明白神的荣耀与丰富。但是没有再加上不住的顺服,这个人还不能时刻活出神的荣耀和丰富。顺服神对人的自己来说,实在是不好受,但顺服神是接受神权柄的唯一表现,再没有别样可以代替顺服,来作为接受神的权柄的表现。因此实际的顺服,是引出人所学习认识到的神的荣耀和丰富。

 

‘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

  神给保罗的保护,是在他的肉体上加了一根刺。这刺在肉体上拿不掉,刺在肉体上又不舒服,这样叫保罗感到为难。但这根刺又实实在在的是从主来的保护。从人的角度看来,这根刺只是苦恼,并不是什么保护,非要设法把它弄开不可。但是保罗看见了人所没有看见的,他知道这根刺是神的保护,他就默然接受了它,好得着神给他的保护。

  这一根刺究竟是什么呢?‘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十二7)因着这些攻击,保罗只能紧紧的靠着主,不敢自高,也不能倚靠自己。保罗有许多在受苦中得胜的经历,也有许多灵里的启示,又有作工的殷勤,也有爱人的火热,但是有些人就是不喜欢他,不欣赏他,不卖他的账,叫他感到难堪,感到不舒服。保罗并没有得罪他们,但他们就是要对付保罗,毁谤他,辱骂他,困堵他,不给他作工的机会。他作了工,他们就来拆毁,这可使保罗苦恼了。要改变环境,这是他无能为力的事,要忍受这种苦待,又看不见尽头,进退两难。真正追随主的人,也常会碰到这种光景,那滋味实在不好受,尤其是给一些称为弟兄的,更要给你制造一点难处,你心里就有苦难说了。若是在难处中看见了神的手,整件事就有了转机,起了变化,难处就成了恩典。

  为着这一根刺,保罗曾‘三次求过主’,叫这根刺离开他。这刺若是只给保罗一点点的不舒服,我相信保罗也不会向主求什么,他三次的为这根刺求主,这刺也实在叫他太难受。但是主给他看见,为了他的好处,这刺是不会拿开的了,他知道是主的意思,他就不再求了。他从主的手里把这根刺接了过来,他顺服下来,他以实际的行动来接受主的权柄。这根刺虽然仍然留在他身上,但不再成为重担,而是成了恩典,成了他的保护。

  神的用人的一切,包括事奉、道路,和生活,都不是根据自己,而是单单的根据主。这是主在地上所走过的路。‘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约五19)‘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约五30)这就是顺服,这就是接受主的权柄,接受权柄的才是仆人。福是从主手中接过来,祸也是从主手中接过来,祂既用自己的生命将我买回来,祂必定把祂的最好为我作安排。我能明白,或是一时不能明白,这都无关重要,只要看见又接受主的权柄就够了。

 

‘我的恩典够你用的’

  顺服是人脱离自己的倾向,转过来接受神的定意和安排。只看见顺服的表面的人,都觉得顺服是太苦恼的事,也觉得神向人的要求太严厉。但是实际活在顺服里的人,他们的感觉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固然他们是看见服神的权柄的问题,更进一步,他们是看见顺服是引进神的丰富的导管,没有顺服就没有神丰富的入口。神的丰富一进来,人因顺服而感到的苦恼便消踪灭迹了。不单是根本没有苦恼存在,连苦恼的痕迹和苦恼的影儿也都不存在。站在外面来看顺服的学习,顺服似乎是可怕的事,进入了顺服里去领会顺服,顺服又成了可喜乐的事。事实上,顺服是确实把人带进享用神丰盛的恩典里,不懂得顺服的人,永远是在神丰盛的恩典的外边。

  保罗为挪开那一根刺求过主三次。主没有答应给他挪开,却告诉他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十二9)神要求他接受祂的安排,但神答应要用恩典来供应他,叫他能承受得起,不至后退。神藉着所安排的,和所允许的事物发生,使人在其中知道自己的光景。就我们的实际情形来说,不管蒙恩到了何等程度,我们的本相还是软弱败坏的。在顺境中,它不会显出来,在逆境中,它就显露无遗。保罗所经历和所认识的,使他到了天上,若不知道自己的本相,就会觉得自己生命全然成熟,毫无缺欠了。神容让人对付他,不管你认识主有多高,也不管你经历了主有多深,人就是不佩服你,不欣赏你,不欢迎你,毁谤你,阻挡你,与你作对。遇上这种情形,人的气愤便出来了,灰心也出来了。但是气愤没有改变环境,灰心也没有得着人的同情,这时候,整个人在神面前瘫痪了,不再跟随主又不是,要继续跟随主又没有力气。这时候,认识自己原来的所是和所有固然不可靠,就是以后的属灵认识和经历也没有提供足够的助力。人的自己仍旧是那样的软弱和败坏,也就在人感到绝望无靠的时候,主新鲜的恩典供应来了。人的灵里苏醒了,看见主扶持的手没有离开过我,就在这时候,腰挺起来了,头也抬起来了,人又再一次站住了。道路上的难处,把人迫进神新鲜的恩典供应里。人不仅是得着保护,也能坚挺的站在见证的地位上。

  因此,保罗说:‘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十二910)人知道自己软弱,才不敢再挣扎,就是挣扎也是白费力气。承认了自己是软弱的,就不再拒绝神的手,神的恩惠与能力,就源源不绝的来到。承认软弱就是支取基督的方法,顺服神就把难处转变成为祝福。神的用人都该不住的在顺服的功课上更新,藉着不住的顺服,把已有的学习,和主新鲜的供应,都一并成为自己和神的儿女们的祝福,使神的能力、荣耀、智慧,和丰富,都在神的用人身上显出来。实际的顺服,把过去的经历,和里面的看见,并主新鲜的恩典,都放在一处调和起来,叫神的用人成了显出属灵权柄的人,使神的教会得造就。

 

‘显出使徒的凭据来’

  圣灵用着保罗的属灵学习和经历,明确的向我们指出,神的用人所该追求的内容,和追求被主使用的正确道路。一般人看事奉神,都是着眼在工作上,因此也就注意工作的方法,以为要事奉神就要知道怎样去工作。我们不否认作工要有一定的方法,但是,工作方法不是大前提,工作的人才是大前提,是问题的焦点,这是必须确实知道的。对的方法也不能把没有内容的工作变得有实质。愿意神使我们清楚的看见,工作方法是次要的,注意作工的人,才是为事奉神作好的准备。作工的人不对,就是有对的工作方法,也只能产生极坏的结果。

  别人不欣赏保罗,关于这点,他一点不以为意。虽然他一再的说,他在所作的事上,没有一件是在‘最大的使徒’以下,但他然看自己是算不得什么的,他仍是默然的服事教会。保罗这个人对极了,神能用着他带出属灵的权柄。‘我在你们中间,用百般的忍耐,藉着神迹、奇事、异能,显出使徒的凭据来。’(十二12)神能用他,因为他不为自己求好处,反倒把各样的好处带给哥林多教会,不累着哥林多教会。神能用他,因为他与神有深的交通,有实际的顺服,神就在他身上找到出口,能藉着他显出祂的能力和权柄。藉着神的使用,‘显出使徒的凭据来’。

  人的欢迎或是不欢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在神的手中被祂所用,以实际的属灵果效来回答反对的人。到现在,这地还是不属神的,地仍被撒但所强占,因此,神的用人不能盼望能受地上的人欢迎,也不能盼望在地上有通达的路程。但是,神用保罗为事奉神的人走出了一条路,叫神所用的人得着指引。我们不求外面事物的增加,来作我们事奉神的依据,我们只求神能得着我们这个人,用我们流出祂的权柄和能力,显出祂的荣耀和丰富。我们看准了,事奉神是活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也不是作出来的。

 

‘我们所求的,就是你们作完全人’(十二14∼十三14

  圣灵使用保罗写哥林多后书的时候,正是保罗准备要第三次到哥林多去的前夕。他盼望藉着这封信,把在哥林多教会中走迷了的弟兄姊妹挽回过来。这分心情实在叫人感动!这一些人对付保罗不留余地,什么话都说了出来,叫保罗心里伤痛,为他们而流泪。但是奇怪的是,保罗没有因此而生气,也没有因此而灰心。虽然心中的苦恼是不轻的,但他不单能容忍得下,而且更进一步的要帮助他们苏醒,扶持他们脱离人的迷惑,能以正确的活进基督里。这样大的量度,这样宽的胸襟,不是一般人所能作得到的,就是保罗自己也作不来,那全是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破碎工作的果效,使基督的生命充满在他里面,叫他不为求自己的满足而活,只为叫主的心意满足而活。

  神的用人一定要在主里给造就出这样的一种品格,神在人的身上就能大大的作成祂自己的工。一个人不经过神的拆毁,就不能甘心放下个人事业上的雄心大志,就算能放下对属地事物的野心,也得难放下对属灵事物的野心。追求属灵事物当然比追求属地事物超脱得多,但是一旦搀进了个人的野心,要在属灵的境界内打自己的天下,这个属灵事物也就因此变质了。保罗在主的管理下活出了神的用人的模样,这正像一面镜子,照出我们原来的样貌。我们往下再看看,保罗里面所存的意念究竟是什么。

 

‘我所求的是你们,不是你们的财物。’

  在一般人眼中看来,事奉神也算是一门职业。既是职业,自然就产生个人利益与报酬的问题,这问题虽是庸俗,但不失为合情合理,就是接触上了,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在保罗的心中,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他绝不把事奉当作一门职业,也绝不把事奉当作得利的门路。在他的历史记录中,他曾在主里接受神儿女们爱心的记念,但他亦常靠自己的双手,供给自己和同工们的需要(参徒二十34)。他在神儿女中间,活出一个‘施比受更为有福’的榜样。

  在真正的神的用人心中,真的要有这个高贵的品质。他知道所事奉的是谁,也知道他事奉的内容是什么,更有把握知道,他事奉的价值是如何的永不过去,也是高得不能测度。不要说神透过神儿女们的爱心有记念,就算是没有什么记念,也值得把自己摆在事奉的祭坛上,不计算代价的服事主。这不是唱高调,而是一件活生生的事实。保罗是这样的活出来,历代到今天,不少神的用人们也是这样的活出来了。他们不是在地上没有别的路可走,才无可奈何地选上事奉神的路。事实上,是他们为了爱他们的主,甘心放下在人世间的前途与权利,乐意的选上服事主来度过一生,使他们在地上的年日,不住的流出神丰盛的恩典。有了准确的服事神的目的,就带出了尊贵的服事内容。

 

事奉的目的是要得着人转向神

  若是为了解决生活问题而去事奉神,这就是为了生活而工作,比为了工作而工作更不如。神的用人的服事就不是这样,他们作工的目的是向着神,虽然有权利从人中间收取生活的需要,但他们的眼睛却注视着神的信实,而不是对人有所要求。在他们的心思里只有一件事,就是要作好主所托付给他们的工。

  ‘如今我打算第三次到你们那里去,也必不累着你们。因我所求的是你们,不是你们的财物。儿女不该为父母积财,父母该为儿女积财。’(十二14)这个心思是何等的明朗!把神的用人的意念显明出来,他们的劳苦并不是为着自己得着地上的好处,而是为了别人得着天上的好处。人若是为自己的好处去劳苦,他必然不能叫人遇见神,也不能叫人得着神。服事的目的是为了叫人的心转向神,而不是为了建立作工的人的事业,也不是要表现工作的成效。神须要人,神的用人就注意为神去得着人,神得着了人,神的用人就喜乐。这喜乐比一切属地的好处都有意义,并且还有永存的价值。神的儿女都能体会这一点,当我们看到有人决意要相信主,心里的激动与喜乐会是何等的大!同样的,一个人在心志上完全的归顺神,也是叫神的用人得着满足的喜乐,因为他们事奉的目的是要为神去得着人。

  人不认识属天的好处,神的用人就谆谆善诱的把人带到神面前,去接受生命,去享用神的丰富,去接上荣耀的计划。保罗看神的儿女是自己属灵的儿女,他为着他们永远而真实的好处而劳苦。他实在是站在为父的地位上,以为父的心情去看待神的儿女。他并不要从人那里得什么,他只要得着他们,把他们带进属天的祝福里。他的劳苦就如同父母为儿女积财一样,把丰富的产业留下给儿女,但是他所留下的,不是地上的财物,而是天上的丰富。保罗的心思何其宝贵,神用着他向众人摆明一个神所用的人的样式。神的用人都存这样的心思活在神的面前,神在人中间就大得荣耀。

 

‘我也甘心为你们的灵费财费力’

  心里看见了神荣耀的计划,在服事神的工作上,就把自己完全的投进去。我深深的感觉到,神的用人一定要明白的领会,神一切的事物,都是在恩典中向人显出来的。没有一点不是恩典,全然是恩典。神选召我们是恩典,我们接受了神的恩典,一开始与接触,祂就把我们浸润在祂的大恩典里。祂接纳我们,是我们进入祂丰满的恩典;祂使用我们,是我们流出祂恩典的丰满。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事奉神,我们可以这样说,事奉就是高举赐恩的主,彰显祂的恩典。

  保罗在服事神的路上,走出了一个极美的见证,向人说出一件真实的宝贵的事实,就是我们所事奉的这一位神,是值得我们摆上一切去服事的。祂要我们所作的,也是值得我们摆上自己的所有来跟上去的。他向哥林多教会说:‘我也甘心乐意为你们的灵魂费财费心。’(十二15)他不为自己去筹划要得什么,反倒把自己所有的也放进事奉里。人既是神的,人所有的也一样是神的;人既为神所用,人所有的也自然的给神使用。在保罗的心中,他实在是以能为神的儿女作一点事,给他们一点服事,作为他的喜乐和光荣。在神的家中,多有这样乐意交出去的弟兄,那实在是个极大的祝福。如今神家的衰微与荒凉,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向主要的人很多,肯为主摆上的人很少;向人有所要的人更多,乐意给出去的人太少。这一来,神的工作就给限制了。求主把我们不住的溶解在祂的恩典中,把我们造成流出祂的丰富的器皿。

 

同一个心灵,同一个脚踪

  保罗整个的心思和感情都放在哥林多的教会,但是哥林多教会好像并不领情,还说他是‘诡诈,用心计牢笼’他们。面对着这样的指控,实在叫人啼笑皆非。但是要解开这种指责的死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感谢主,这事在保罗身上并没有造成太大的难处,反倒把他在神和人面前的廉正给显明出来。廉正的生活实在是神用人的一个记号,也是能与同工们和谐配搭的秘诀。是记号也好,是秘诀也好,都不是装作出来,而是切切实实的活出来的,是主充满在人的里面,而人也是以主为满足的结果。事奉神的人,不能以主为满足,为喜乐,定规是活不出廉正的生活见证来。一个事奉主的人,眼睛不是看着主,老是在计算着自己的所得,老是在人中间比较自己和别人的所得,这样的人绝不能事奉主,也无法与别的弟兄一同配搭服事。

  保罗自己是廉正的,他的同工也是廉正的,这样的事实一摆出来,那些没有根据的指责都消踪灭迹。保罗理直气壮的向毁谤他的人请问:‘我所差到你们那里去的人,我藉着他们一个人占过你们的便宜么?我劝了提多到你们那里去,又差那位弟兄与他同去,提多占过你们的便宜么?’(十二1718)这些服事主的人,没有一个是为利而作工。保罗不是,提多不是,‘那位弟兄’也不是,他们都是清心的服事主。说实在话,在人的眼中看来,服事主是最清苦的,若是为一己的私利而生活,那是没有理由选择服事主这一条路来走的。但话又说回来,人的诡诈真的会把敬虔当作得利的门路,大大的损害神的见证。这些人都不是因着爱主而服事主,多半是因为在人中间找不到个人的出路,才混进事奉主的人中间去混饭吃。这样的人,外面似乎是在事奉神的人的行列中,但事实上,他们绝不是神的用人,因为他们不光没有事奉主,相反的只是替事奉主的人造难处。

  保罗可以信任提多,也可以信任‘那位弟兄’,在他们同工中间,彼此可以信任,因为他们的心都是向着主所喜悦的事,他们的心思都是为着神儿女在神面光中长成,他们中间只有彼此的扶持,和互相的勉励,在他们中间没有人的利益冲突,只有共同讨主喜悦的目标,一同追求满足神计划的要求。这是何等美的见证!保罗能坦然的说:‘我们行事,不同是一个心灵么?不同是一个脚踪么?’(十二18)是的,是同一个心灵,是同一个脚踪,因为他们都是跟随主,顺服主。没有个人的主张,也没有个人的雄心大志,更没有个人的计划和理想,只有主的心思,只是顺着作生命的基督来定规道路与方向。他们实在是神的用人,活出了个人跟随主的路,也出了同工们配搭服事的路,为要把人带到神的面前。

 

‘都是为造就你们’

  保罗不管哥林多人怎样的误解他,他能坦然的向他们说:‘我们本是在基督里当神面前说话。’他不是为自己说话,而是见证神自己的定规。‘亲爱的弟兄阿,一切的事,都是为造就你们。’(十二19)这是保罗的心声,他作什么事,都是为了神的儿女得造就。能叫神儿女得造就的,他会不顾一切去作,不顾他个人的安危,只要使神儿女得造就就行了。不能叫神儿女得造就的,怎样都不能使他动心,他不能看着神的儿女受伤害。这是好牧人的生命在他里面管理着他,使他活出好牧人的样式。

  神的心思就是神的用人的心思,神的意念就是神的用人的意念。神的用人能脱离工作而转向见证,就是因着他在神的心思和意念中失去了自己。按人的本性,都喜欢看见外面的工作成绩,可以沾沾自喜。教会的人数多起来了,工作的范围也扩大了,是可以叫人喜乐的。但真正为神所用的人,他所经历的却是神的儿女真正的得着造就。神的儿女没有得着造就,人数的增加和工作的扩大,不单不能叫他喜乐,反倒增加了他的忧虑。

 

一切都是为了显出基督身体的见证

  保罗为哥林多教会在神面前有一个等候,盼望他们再次相见的时候,彼此之间都有大喜乐,因为彼此都转向了神。神在他们中间得到喜乐,他们也在神里面得到喜乐。但是能不能进到这种光景里去呢?就要看神的儿女肯不肯转向神,转向神的见证。‘我怕我再来的时候,见你们不合我所想望的,你们见我也不合你们所想望的。又有分争、嫉妒、恼怒、结党、毁谤、谗言、狂傲、混乱的事。且怕我来的时候,我的神叫我在你们面前惭愧。又因许多人从前犯罪,行污秽、奸淫、邪荡的事,不肯悔改,我就忧愁。’(十二2021)人的心思不是一同的向着主,彼此间就有了不同的心意,彼此间就对对方产生失望的情绪。就算是一部分人的心向着主,另外一些人的心却不向着主,也一样的发生相同的难处。难处既然发生了,那要怎样对付这难处呢?

  难处的根源是人不明白神的心意,没有看见身体的见证,都是坚持自己的意见和主张,都在为自己的看法辩护。分争、嫉妒、结党……等等混乱的事,明显是破坏了身体的见证。看见身体见证的人,都十分珍惜神的见证,不甘心这见证因自己而受破坏,因为神在地上所要得到的,就是这一个见证。当人蒙了光照,看见了自己的愚昧造成身体的见证受损害的结果,就会不敢再坚持自己的愚昧,不敢再和同作肢体的过不去。这样一来,身体的见证就有了恢复。

  在属灵的混乱中,保罗忧愁,教会也忧愁。这是众人都有过的经历,都懂得每个人的滋味是如何的不好受。因为神的儿女们忧愁的时候,神也因此为他们担忧,天上和地上都缺了喜乐。这样的事情,一定不能长久的存留。神的用人首先要有这样的敏感,也把神的儿女带进这个感觉里,一同仰望主,救我们脱离属灵的混乱,再次恢复我们,叫我们重新的活在身体的见证里。神的用人要为神的计划作守望的人,也为神的儿女作守望的人,使神的心意成就在神儿女身上,神的儿女都在的造就里成长。

 

敏锐的属灵反应

  从人看来,对事情的反应只会忧愁是太懦弱了。但是他们只看见事情发生的表面,没有看到所发生的事情的性质。对事来说,保罗没有在真理上有一点点的容让。但对人来说,他十分清楚的知道,这些都是同作肢体的神的儿女,只能在温柔里给他们扶持,给他们挽回,这才是正途。给人打击是太容易作的事,但这样作并不能成全神的心意。只有在爱中的体谅与同情,才能叫人在迷途中回转。

  作爱心挽回的工作,是要肯付代价才行的。更要有敏锐的属灵感觉的反应。只有在看透了撒但的诡计,才能忍受人所加在自己身上的难处。也只有体会神的心情,才会更进一步的给神的儿女更大的同情。会与神表同情,才会体恤人的软弱而加以援手。按多年来的观察,神的儿女当中,多数还是掐着别人的喉咙而定人的罪,而懂得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的人少。

  任凭别人践踏,还能关心别人的属灵前途,这不是人所有的学识所能供应的,人对受践踏的反应就是反击和报复。感谢神,保罗的反应不是这样,而是加倍的怜爱,更深的为教会儆醒。他忧愁,因为他领会神的忧愁,神的儿女不长进,作父亲的神怎能不担忧呢?神既担忧,神的用人又怎能不忧愁呢?这都是活在生命的交通中所带来的结果,活在生命的光中,才能胜过撒但的诡计,揭开它的真面目。在生命的光中行走,才能带给神儿女在灵里苏醒的恩典。── 王国显《神的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