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篇 基督馨香之气

 

读经

‘感谢神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并借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因为我们在神面前,无论在得救的人身上,或灭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气。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这事谁能当得起呢?’(林后二14~16)

‘我们…同工的,也劝你们,不可徒受祂的恩典。’(林后六1)

‘…我保罗…’(林后十1)

使徒保罗的榜样

 我们既然愿意在教会生活中成为一个生命的种子,那么,我们该是如何的一个人呢?在圣经里最好的榜样就是使徒保罗,他是被主兴起来作为种子的人。我们可以从哥林多后书来认识保罗这个人,因为这卷书事实上就是他的的传记。从这卷书信中,我们要来看一个事奉主的人该有怎样的一种生命经历,这经历又如何帮助他成为一个合式事奉主的人。

是一个馨香之气

 在圣经里题到事奉和事奉的人的生活,没有一段比哥林多后书二章十四至十六节说得更高。十四节的‘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这句话也可以翻作‘常在基督的得胜里帅领我们’。接着是说,‘并借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因为我们在神面前,无论在得救的人身上,或灭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气。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

 这一处经节说出我们的事奉乃是显扬基督的香气,不仅叫人活,也是叫人死。遇见得救的人,我们成了活的香气叫人活;遇见灭亡的人,我们成了死的香气叫人死。保罗说,‘这事谁能当得起呢?’(16)因为这是何等荣耀的一件事。不论如何,一个事奉神的人在神面前若是正常,他成了基督的馨香之气,就会活出这一种叫人活、叫人死的情形。

是与人、与神同工的;是可以见证“我”的

 接着,哥林多后书六章一节说:‘我们与神同工的,也劝你们不可徒受祂的恩典。’然后,十章一节的开头就说,‘我保罗,’说出保罗是一个与人、与神同工的人,也是一个可以见证“我保罗”的人。这些经节就显出职事的正确光景。

认识职事

 我们对于“职事”非常缺少认识,每次题到职事,我们自然就联想到以弗所书所说的“神所给召会的,有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人和教师(弗四11)”,或者想起在哥林多前书所说的“神在召会中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林前十二28)”。这说出我们对职事的认识不外乎两种:一种是身分的,一种是工作的。

 保罗虽然有最大的职事。但是他对职事的认识是超越的;他对他的职事没有说到身分和工作,乃是说到“香气”,说到“同工”,也说到“我”。也就是说,怎么样的人是一个有职事的人呢?第一,他是一个馨香之气;第二,他是不单独的,他是与别人、与神同工的;第三,他是一个经历基督、可以起来见证“我”的人。

 不错,神赐给教会的职事,是有使徒、是有先知、是有传福音的、是有牧人和教师,这些都是可宝贝的;但是如果我们没有正确的认识,如果我们里面所盼望的,并不是真正的职事,而是如何作使徒、作先知、作传福音的、作牧人和作教师,我们就要因着羡慕这些而产生野心-我可以有什么样的职事,主要给我什么样的托付,主要我作什么样的工-这些都是堕落的想法。

 在基督教里满了这样的情形。一个人得救以后,他一爱主,他一传道,立刻给自己取一个名字叫作“某某人的职事”。他以为“我有我的一分”,以为“我有我的工作”,但是在基本上,他不认识属灵的事,他也不懂什么叫作“代价”,他更不懂在每一个属灵职事的后面,需要有多少东西的建立。

 我们常听见很轻率的话,“我要作使徒,我要作先知,我要作传福音的,我要作牧人,我要作教师;有一天我要被主使用,有一天主要大大的用我”。弟兄姊妹,我们不应该这样来认识职事。职事是一个高的东西,职事是一个人在神手里被锻炼、被洗炼、被击打而构成出来的。所以保罗说到职事的时候,他没有题“我是一个使徒”,他说,“我是一个香气,我是与神同工的,我是一个满有生命经历、可以起来见证‘我’的人”。职事的产生不是便宜的,职事是必须付出一个大的代价才能产生出来的。

 在人的观念中,对于事奉主的感觉非常轻。人以为爱主了,有心了,能作一点了,能讲一点了,肯摆上一点了,就是一个事奉主的人。在圣经里绝不是这样。在圣经里,一个事奉主的人乃是一个在神面前满了经历的人。如果神在这个人身上没有雕刻、没有工作、没有启示,他永远不能成为神所要使用的人。

 保罗的职事在新约时代是最高的,当他来服事主、尽他职分的时候,他说,我是一个香气,我是与神同工的,我就是保罗,是一个经历过各样十字架苦难的人。他在这里所推荐的,不是他能作多少,也不是他作过多少,他乃是说,我保罗是一个香气,我保罗是一个馨香之气,我无论到那里,都带着基督的馨香之气。他也说,我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然后他又说,“我”就是保罗,是个满有经历的人。

 当我们来事奉主的时候,我们也要有保罗这样的认识:我们要让主在我们身上有对付、有工作,把我们作成一个香气,才能有一个真实的职事。今天我们在召会正确的带领之下,或许不至于标榜自己有什么职事,但我们对职事还需要更深一层的看见,不以为只要花上一点的功夫,只要有口才的恩赐,只要有初步的负担,就能够有一种的职事。

羡慕成为一个馨香之气

 弟兄姊妹,你若羡慕成为一个职事,你就必须成为一个馨香之气。

 神作事的原则是有果效的,神不喜欢用我们的“口”作事,因为这样作得少;神喜欢用我们的“味道”作事,因为那样才能作得广、作得深。我们若是一个香气,那无论在那里,无论说话不说话、作事不作事,只要我们这个人在那里,那地方的人就要因我们受影响。我们作工不能仅凭着我们的口、我们的话、或我们的脚奔跑。神所要的也不是我们外面的追求、劳苦和爱心,神所要的乃是我们这个人,从我们身上产生基督那馨香之气。

产生香气的缘由 ─ 借着对基督的主观经历和认识

 馨香之气的产生是借着对基督有主观的经历以及对基督有主观的认识。当我们在基督的得胜里夸胜的时候,在我们身上就有一种馨香之气显扬出来。一个正常事奉主的人,应该是活在“得胜者”的里面,常有在基督的得胜里夸胜而有的香气。

 譬如说,在主日聚会释放信息,有一种的讲法是死上加死,有一种的讲法是活上加活。信息所产生的结果如何,是根据你是在真理的知识里传讲,还是在基督的得胜里传讲。如果你是在基督的得胜里,这得胜在你身上是一个实际,在你里面有一个负担要释放出去,在你里面有一个担子要卸出去,你就要把这个得胜推到召会中去。这时候,你的话给人摸着的就不会是一个平淡的道理,你会叫人摸着一个冲击,摸着一个炸力,而在他的身上产生影响;你所关心的就不再是讲得好或讲得不好的问题。也许弟兄姊妹都忘了你讲的内容,但是你在那聚会中所给人的供应和享受会叫人忘不了。

 我们的传讲不能只给人基督的道理,叫人觉得“好”而已,因为“好”并不是得胜。在基督的道理里,样样都是好的;但是在基督的自己里,样样都是得胜的。我们经历了基督自己,不只是好,更是得胜。一个人摸着基督的道理,不过是一个好基督徒;若摸着基督自己,他就是一个得胜的基督徒。

因经历基督而有的香气

 哥林多后书二章十四节说,‘感谢神,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一个基督徒能在基督里夸胜,乃是根据他对基督有主观的经历。他所经历的是一位活的基督-经历这位主是升天的、是得荣的、是超越的,是万王之王,是万主之主。弟兄姊妹,这样的基督若给我们经历了,就带我们进入一种夸胜的情形里,这夸胜就是馨香之气。

 在我们这些爱主的人身上,我们需要在每一时刻、也在每一件事上,都有基督作实际。一切事对我们都必须是主观的;我们在主面前所听到的话,所祷读的经节,和主所有的交通,都必须带领我们对基督有某种的经历。这样我们才不会只是觉得属灵的事都是好的、良善的,我们乃是经历了基督,有了基督。我们有了基督,就会夸胜;有了夸胜,就有馨香之气。

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

 保罗接着说,‘并借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我们有了得胜的经历,我们还要对基督有认识,才能使我们成为一个有馨香之气的人。

 我初期跟随主的时候,我有许多的得胜,我称它为“傻乎乎的得胜”。我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常常在胡里胡涂的祷告之后,我就碰着一个东西,我的心情就被挑旺起来了,我就有了动力,这个就是得胜。但是在这个得胜里,我并没有一种对基督的认识。

 如果我们对基督有认识,我们就能不断的在基督的得胜里有经历。举例说,一位弟兄为着他的服事在主面前祷告,等到他在灵里碰着一个东西,得胜就出来了。他能说,“主阿,你是建造召会的主,你也是带领工作的主”。他在这件事上对基督有了主观的经历,叫他能在基督里夸胜。但是这样的得胜还不是认识,所以不能持久。他凭着这股干劲再去服事,可能维持三个月就又泄气了。他就再来祷告,再一次重新得力;这一次或许可以维持半年,但是不久又觉得沮丧了。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他是活在得胜里,而不是活在对基督的认识里。

 弟兄姊妹,每一次的得胜,都应该使我们对基督有更进一步的认识,叫我们这个人被拔高,不停留在原先的阶段里,只为着“得胜”而得胜。在我们里面要有一种深刻的经历,使我们因认识基督,全人被拔高。

 为什么我们常觉得事奉没有路呢?因为我们缺少认识基督。我们的事奉会如此平淡,变成一种劳苦、一种重担,甚至成为一种律法和要求,都是因为我们被工作的本身所捆绑、所缠累了。我们必须看见:一面来说,我们是服事一项工作,另一面来说,我们是服事基督;一面来说,工作的责任是在我们的肩膀上,另一面来说,是基督活在我们里面、和我们一同来担当这个责任。这主观的经历带给我们一种启示的认识,这启示的认识就带给我们更多主观的经历。这样,香气在我们身上就愈过愈浓厚,愈过愈能产生影响。

 当我们来事奉主,主并不是要我们在平面上,也不是要我们往上、或往下。主乃是要我们经历基督,使基督成为我们的实际,使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并带领我们借着夸胜对基督有更高的认识,至终使我们成为一个馨香之气。

 我们要为此向主说:“主阿,我愿意更多经历基督,并在基督里夸胜,叫我因认识基督而被拔高。主阿,我无论去那里,我不愿意给人的印象是我有口才、有知识、有动力、有爱心;我要给人的印象,乃是在我身上有馨香之气;一面作死的香气叫人死,一面作活的香气叫人活。”我们有了这香气,神就要照着祂永远的心意来作工。

我们负责成为香气,神负责工作的果效

 我们要看见,我们所负的责任是成为香气,神所负的责任是工效的果效。这与我们的观念正好相反;我们以为主是一个香气,圣灵作工,我们负责作出结果来。但是这里乃是说,我们是一个香气,我们无论往那里去,作工的结果不在我们的手里,乃在神的手里。

 有一次一位弟兄在聚会中传讲信息,之后没有一个人起来分享。过一阵子,一位弟兄哭着站起来,说,“我听了这些话真是感动,我相信其它弟兄的感觉也是如此,只是我们不知道该怎样作见证,因为我们被摸得太深了”。那一次主开了我的眼睛,我们不能从外面看有没有人起来分享、埸面热闹不热闹来决定聚会的好坏。那次的聚会没有见证,反倒成了一个最好的聚会。

 圣灵作工不是照我们的意思。在我们的感觉里,若是我传福音,人就要得救;主的意思却是,你去传福音,只要负责你是个馨香之气。而这香气如何在死亡的人身上叫他死,在得生命的人身上叫他得生命,这一切是在神的手里,不是在你的手里。

 我们如果有这样的认识,对我们会是一个拯救,我们的事奉也会非常的超越。我们负我们的责任,神负神的责任;有果子,没有果子;有祝福,没有祝福,都不在我们身上。我们只要负责经历基督,对基督有启示,对基督有认识,活在基督的得胜里,我们就能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馨香之气。

借着馨香之气在地上代表基督执掌王权

 当馨香之气运作的时候,对于灭亡的人,就叫他死;对于得救的人,就叫他活。保罗说,‘这事谁能当得起呢?’没有一个人讲的话能比保罗这句话更荣耀了。保罗有一个感觉,“我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我来了,不是摸着人现在的情形,乃是摸着人永远的情形。人若碰见我,就一定不一样;他或者是活了,或者是死了;这事谁当得起呢?”这是一个人在这宇宙中所能得着的最高荣耀。

 一个成为馨香之气的人,无论他到那里去,都是有果效的;这果效不是作出来的,乃是他这个人的所是产生出来的。这果效在有些人身上成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有些人身上成了活的香气叫他活,这果效远超过我们所以为的好或坏的观念。

 我们在一个地方服事,要有一个荣耀的感觉,“我不是到这里作工的,我乃是主的香气,是主把我带到这里来显扬祂的香气。这香气来了,有的人就要活,有的人就要死,谁能当得起呢?”这样的服事比地上一切执政的、掌权的都还要荣耀,这乃是把神的国度带到人的中间,把神的权柄和神的旨意带到人的中间。这个人活在地上就成为神的代表,这样的职分就是神所要的职事。

 一个人活在地上能够这样的代表神,真是豪迈!神量给爱祂之人的,实在太高、太荣耀了!祂叫我们成为馨香之气,我们无论走到那里都要产生出一个神所要的果效,或者叫人死,或者叫人活,叫我们把神的国度、神的权柄、神的荣耀带到地上。主今天量给我们的比世界的一切都高得太多了,高到一个地步,我们不屑于再去谈论所谓的丢弃世界,所谓的不爱世界。

 我们需要看见一个异象:神要得着一班有职事的人,他们是不在乎名分、地位,不在乎外面的显明如何,也不在乎是使徒、先知、传福音的、或牧人和教师的。神要这班人成为基督的馨香之气,要他们在地上代表基督执掌王权,叫他们能把人带到永远的生命里,也能把人带到永远的沈沦里。

 我们有了这样的认识,我们就会求主的怜悯,求主在我们身上作工。求主叫我们对祂有经历,使我们在祂里面夸胜;求主叫我们对祂有认识,使我们成为馨香之气。天天经历基督,活在启示的里面,叫我们无论到那里,都能产生神所要的果效。

满了馨香之气的一生

 弟兄姊妹,有职事的人是荣耀的,而这荣耀和地上的荣耀又是何等的不同。世上的荣耀是外面的,也是短暂的,是来了又去的;但是我们的荣耀是在于我们这个人被神作到永远的荣耀里去。

 这样事奉主的人生是何等的美、何等的有价值。我可以不是使徒,不是长老,我可以什么都不是,但是我能满有基督,满有经历,满有认识。我无论到那里,在我身上有馨香之气显扬出来:我到那里,生命就到那里,我到那里,生命的见证就到那里。

 如果我们真有这样的看见,我们就不会计较什么是出代价。事业、前途算得了什么?我们是神的儿女;撇弃世界算什么?我们有荣耀的心境,有荣耀的生活。我们不是咬着牙撇下世界,我们乃是欢欢喜喜的丢弃万事,当作粪土,因为我们看见了那更好的,我们看见那更有价值的。

 弟兄姊妹,我们要重新有一个祷告:“主阿,我根本没有什么可撇下的,我的一切都是你给我的,我的生命、气息、存留完全是在乎你。主阿,谢谢你,你所量给我的原是一种何等荣耀的生活,你给我的是何等的荣耀和盼望。我作不作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人和教师,我都不在乎,我只要求你将我作成一个香气,在我身上满了你的馨香之气。”──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