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篇 基督馨香之气(续)

 

读经

‘然而那把我们同你们,坚固的联于那受膏者的,就是神;’(林后一21新译)

‘感谢神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并借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林后二14)

‘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这事谁能当得起呢?’(林后二16)

‘我们不像那许多人,为利混乱神的道;乃是由于诚实,由于神,在神面前凭着基督讲道。’(林后二17)

‘我们岂是又举荐自己么?岂像别人,用人的荐信给你们,或用你们的荐信给人么?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写在我们的心里,被众人所知道所念诵的。你们显明是基督的信,借着我们修成的;不是用墨写的,乃是用永生神的灵写的;不是写在石版上,乃是写在心版上。我们因基督所以在神面前有这样的信心;并不是我们凭自己能承担什么事,我们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林后三1~5)

‘我们与神同工的,也劝你们,不可徒受祂的恩典。’(林后六1)

产生馨香之气的四个属灵生活操练

 哥林多后书第一章和第二章是保罗写他传记的引言,在这两章里面,你可以摸着保罗的负担,就是在他的生活中有四个非常宝贝的属灵生活操练;这生活操练的原则乃是经历基督,因着经历基督而有夸胜,也是因着经历基督而对基督有更深、更高的认识。有了这一个操练,就能产生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馨香之气。

 这四种操练就是:第一,要活在主的面光中;一个要成为香气的人,他必须是一个活在主面光中的人。

 第二,在一切实际的事上,要主观的经历基督;一切的人、事、物从我身上经过,或者我从人、事、物上面经过的时候,在我身上都要产生一个对于基督的主观经历。

 第三,要联于我们的弟兄;哥林多后书一章二十一节说,‘然而那把我们同你们,坚固的联于受膏者的,就是神。’这就是说,神坚固的把我们联于你们,再把我们一同带到基督那受膏者那里。所以这里有一个非常实际的功课:若是我们没有坚固的联于我们的弟兄,我们就不可能联于那受膏者。在我们的生活里,我们要操练在一切的事上联于我们的弟兄。

 第四,要为着我们身边的弟兄而活;我们要为谁而活呢?我们不仅要为基督而活,也要学习为弟兄而活。

 弟兄姊妹,这四个操练是一个正常生活的实行。每一个愿意事奉主的人,他一定要从他自己的追求里面出来,从他自己属灵的盼望里面出来。每一个愿意事奉神的人,一定要因着神的怜悯,带进这些生活的实行。在他的生活中,他是一直活在神的面光里,他是一直活在对基督主观的经历里,他是一直活在与弟兄姊妹的联结里,他也是一直活在为弟兄而活的光景里。当我们有了这些操练,我们就能经历基督,就能因着经历基督而有夸胜,对基督有更深、更高的认识,至终产生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馨香之气。

 这四个操练,是我们每一个蒙恩事奉主的人必须具备的最基本操练,也是一个事奉主的人必须从里面活出的生活。我们所盼望的属灵生活,如果没有经过操练,那么在我们身上都不过是荒渺的,都不过是虚无的,都不过是空洞的。我们如果要在神面前有一个实际的经历,叫我们这个人有一分职事能让神使用,我们就必须注意这四件事。这四种操练一面是说到主的,一面是说到教会的;说到主的一面,我们需要祂的面光,需要对祂有主观的经历;说到教会的一面,我们需要联于我们的弟兄,需要为看得见的弟兄姊妹而活。

 这四个点就是哥林多后书第一章和第二章的中心,给我们看见保罗的生活如何是满了实行的生活。他在这四点上的实行,叫他末了成了一个馨香之气。

借着活在主的面光中成为馨香之气

 在哥林多后书的开头,保罗似乎是说,我来写我的见证,我先不谈我所得的启示,也不谈我所有的经历,我先来说说我的生活。

 保罗有一个什么样的生活呢?首先,他这个人乃是活在主面光中的。

 他是不断的活在主的面光中-主不断的向他显现,主不断的成为他的光照、成为他的指引。因着有主的面光在他的面前,所以他所作的一切,在消极的一面,受到了约束、受到了儆醒;在积极的一面,受到了鼓舞,得着了帮助。就消极一面来说,他不是一个野蛮、粗鲁、狂傲、随便的人;就积极的一面来说,他成为一个与主联合、与主同行动的人。

 保罗在这里见证说,我从来没有一个时候是没有神的面光的。我是一个活在神同在里的人,我是一直让神在我的身上检查我、照顾我、供应我、带领我。我和这一位神是有一种联合的关系,这一个联合不是理论上的,乃是在生活的实行里的。

 弟兄姊妹,我们一定要看见,保罗在他的生活里是有基本操练的。他不仅有异象,他更有实行。他的异象真大,大到一个地步,连犹太总督非斯都都起来说,“保罗,你的异象太大了,叫你这个人颠狂了”(徒二十六24)。但是,他更是有实行。就着异象来说,他是摸着了天;就着实行来说,他乃是把天的实际带到他的生活里,让这一位主的面光,光照他一切的生活。

 就着消极一面说,主的面光光照他;就着积极一面说,主的面光引导他、鼓舞他。就着消极一面说,因着神的面光在这里,有许多不能见人的事和许多不能见神的事,他无法再去作;就积极一面说,因着主的面光在这里,他就有把握,他就有胆量,他就有胆识,他就有气概,他就可以豪迈,他就可以起来说,我这样行走,乃是行走在神的上好里面(腓三8)

 弟兄姊妹,基督在我们里面作人位,就是活基督,就是这个面光;这个面光是照耀的,这个面光是活泼的。主对我们不能只是一个理论、道理或教训,主对我们必须是一个活活的人;我们的生活、动作,都该有这位活活的主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生活、行动的实际。

 我们与主不该有分离的情形,我们不该有时候有主,有时候没有主;有时候遇见主,有时候没有遇见主。我们在神面前该有一种操练,无论作事、无论生活,我们都知道主和我们是在一起的。我们的深处应有这个体认 ─ 主在这里。一个成为香气的人,他的第一个操练,就是无论是在教会生活中、在工作中、或是在日常生活中,基督在他身上都是活活泼泼、实实际际的一位。

主的面光远超过主同在的感觉

 说到主的面光,我们必须认识,主的面光和主的同在是不一样的。在跟随主的路上,我们可能有“主同在”的感觉,却可能不大有“主的面光”。主同在的感觉并不证明我们有主的面光,因为主的面光远远超过主同在的感觉。主的面光是告诉我们,这一位主是活的,是实实在在的,就在我们身旁,就在我们里面;祂的面光能笼罩我,祂的面光会限制我,祂的面光叫我儆醒,祂的面光叫我在祂面前成为一个敬畏祂的人。

 在我们天然的观念里,我们以为一个弟兄有聚会,能在会中祷告、尽功用,有主的同在,就是一个不错的基督徒了。但是一个真正跟随主的人要远超过这些,他必须有主的面光。

 譬如说,一个弟兄有一天出差,在外过夜,当他想到家人的时候,他可以感觉到家人的同在,但是他没有家人的面光。若是他睡在家里,或许晚上孩子们要跑进跑出他的房间好几次,一会儿说他听见了一个奇怪的声音,一会儿说他被蚊子咬了一口等等,这些事虽然很令人头疼,但这就是面光。同样的,主的面光来了,祂会常常题醒你,常常搅扰你,常常限制你,叫你里面有一种敬畏祂的感觉。

有主面光的人才能在凡事上经历基督

 为什么你这么自由,你想作什么,就去作了呢?这就是证明你虽然可能有所谓“主的同在”,却没有主的面光。你没有认识谁在你的旁边,谁在你的里面。没有主面光的人,不可能在一切的事上经历基督;没有主面光的人,只能在特殊的事上经历基督。

 倪弟兄在“正常的基督徒信仰”里说,神奇的事不可能不断的发生,神奇的事永远是相对的。神奇的经历不是从面光出来的,而且同样的事也不可能一再的发生。若主只是一个在车祸时保守全家大小平安的主,那么主对我们只有在那个时刻是又真又活的。在那种经历中,基督不是一个人位,基督只是一个“超能力”!只在特殊事上经历主的人,根本还没有走上生命的道路。

 在生命的路上,基督不是神奇的,祂乃是一个活活的人;因着祂是一个人,祂才有一个面光在我们身上。主的面光是在我们里面,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我们都有一个感觉:基督就在这里。因着对“基督在这里”的认识,这一个人就会在一切的事上经历基督,而满了生命的经历。

借着对基督有主观经历成为馨香之气

 第二,保罗在一切的事上,对基督有主观的经历。

 保罗见证说,每一件事情从我的身上经过的时候,都叫基督在我身上加多。我每经过一事,不是长了一智,乃是长了更多的基督;每经一物,基督就增长;每走一地,基督就增长;每一次的事奉,基督就增长。我是一个不断的让基督在我身上增长的人,我是一个在一切的事上经历基督的人。

在一切的事上联于基督

 这些话说起来很容易,实行起来却不容易,因为我们不是一个容易经历基督的人。我们喜欢看得见的,不喜欢看不见的;虽然我们都爱基督,都享受基督,都愿意把我们的一生献给基督,甚至在祷告唱诗的时候,都愿意说,“主阿,你得着我的一生,在一切的事上我都愿意以你为大”。但是,基督是看不见的,当事情临到的时候,无论大事也好,小事也好,重要的事也好、不重要的事也好,不知不觉我们这一个人就落到事物里面,而忘记了基督。

 今天在教会里,在圣徒中间,就是缺少主的面光,缺少在一切大事、小事上,对基督有主观的经历。我们喜欢作,喜欢作出果效,喜欢外面的祝福;我们喜欢许多叫我们里面得满足的外面的事物。

 但是保罗与我们不同,他乃是经过一切外面所作的,这一个人就被作到基督里面去了。换句话说,不是我传福音带多少人得救的问题,乃是借着传福音,把我自己传到基督里面,也把基督传到我里面的问题;不是我带领青年聚会的问题,是借着带领青年聚会,这些青年人就把我带到基督里面,也把基督带到我里面的问题。

 香气的产生乃是借着对基督主观的经历;若是基督在我身上没有成为一个主观的经历,那么无论服事青年也好,传福音也好,讲道也好,作工也好,在我身上都不能产生香气。

 一个对基督有主观经历的人,当一切的事临到他身上的时候,他不是联于事,也不是联于人,他乃是联于这一位基督。无论是什么人或是什么事,带给他多痛苦,多忧伤,多为难,这些都能把他带到基督的面前。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总要记得,保罗这个人所以能成为一个有职事的人,乃是因为他不仅有启示、有异象、有看见、有面光,他这个人更是一个在一切的事上能彀经历基督的人。我们愈是对基督有主观的经历,自然我们这一个人就愈能成为一个事奉神的人;我们的生活就愈能是一个事奉神的生活;我们这一个人就能彀成为馨香之气。

在一切事上经历“祂是主”

 我绝对信,今天我们每个人都相当愿意活在神的面前,来向神负责。在此我们能不能彀完全得胜,能不能彀活出我们所盼望的,那是另外一件事;但是我们的心总是愿意讨主的欢喜。这一个心愿是好的、是宝贝的;但是,这个心愿并不是经历,这一个心愿并不证明或代表我们摸着了基督、享受到了基督、经历到了基督,也不能代表基督成了我们的实际。若是我们愿意好好的来跟随主,让主有路,我们就要学习在一切的事上,对基督有主观的经历,在一切的事上,我们能起来见证说,“这是主”。

 在约翰福音二十一章,我们看见一个经历“祂是主”的事例。在主钉十字架以后,彼得和门徒们就再去打鱼。当他们整夜没有打着什么的时候,主在岸上预备了饼,预备了鱼,然后就问他们说:“你们有吃的没有?”他们说没有。主说:“你们把网撒在船的右边,就必得着。”他们把网撒下去,就打上许多鱼来。

 那时候,首先对基督有主观经历的是谁?乃是约翰和彼得。约翰说,“是主”。而彼得就跳下海去,他已经等不及船靠岸。他想,“我要游到主那边去,我要快快快到主那边去,我要去见我的主。”

 你要知道,就着彼得来说,那是一个很羞耻的经历。当主复活以后,主已经说“和彼得”了(可十六7),他已经知道耶稣复活了(约二十6~7),主也已经向他显现过了(约二十19~21)。但是有一天,为着生活的需要,他竟带着门徒们去打鱼,因为他们的确没有吃的。这些人到一个情形,什么也没有了。

 感谢主,这时候主来了!他们上岸以后,看见那里有鱼、也有饼。你一定要信,这些饼不是主去买来的,这些鱼也不是主钓上来的,这些鱼和饼乃是在主创造的大能里产生出来的。在这里,他们没有一个人敢问祂,“你是谁”,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主”。

摸着一位活活的基督

 在这个事例中,一面我们看见门徒们打上鱼来了;另一面我们也看见,照着神创造的大能,神可以供应门徒们一切的需要。主似乎在这里告诉他们:你们的生活,以后是两面的 ─ 一面来说,你们要倚靠我创造的大能,我创造的大能要供应你们一切的需要。你们需要鱼吗?我有鱼;你们需要饼吗?我有饼;你们需要食物吗?我有食物。你们所有的需要,我都能为你们预备。另外一面,你们的生活,也必须是一个劳苦的生活:你们需要打鱼去;你们需要在我的旨意里面、在我的丰富里面去打鱼。你们的生活是在我创造的大能里,也是在你们的工作、你们的劳苦里。

 弟兄姊妹,这一切到末了,归结点乃是在于这位活活的主。这位主成为整个事件的高峰 ─ 活活的主向他们显现,活活的主向他们说话,活活的主行了神迹,活活的主给他们有预备,活活的主和他们同工,活活的主也成为他们的享受。这一个就是对基督有了主观的经历。

 许多的时候,我们对祷告有经历,我们对读经有经历,我们对聚会有经历,我们对爱主有经历,我们对许许多多属灵的事物有经历,但是我们缺少对这一位活活的基督有主观的经历。

 保罗这一个人有一个特点,他所摸着的,不是属灵的事物,他所摸着的乃是属灵事物的内涵 ─ 活活的基督。他不仅是在那里讲道;他讲道的时候,他摸着了一位活活的基督。他不仅是在那里受苦;他受苦的时候,他摸着了一位活活的基督。在一切的事上,他这一个人乃是经历了一位活活的人,就是我们的主基督。弟兄姊妹,我们需要在生活里有一种的操练,这一种的操练,就是叫我们的生活成为一个对基督有主观经历的生活。

借着联于弟兄姊妹成为馨香之气

 第三,保罗的第三个操练,是联于他的弟兄姊妹。

 保罗的生活是一个联于弟兄姊妹的生活;他在第一章的末了至第二章(21~14),题起了三件事:联于教会,联于弟兄,联于同工。

联于教会

 首先,他题起他和教会之间的关系。他说,我和你们是紧紧的、坚固的联结在一起的(21)

 这一个联结与我们和基督的联结不同;这一个联结是一种的依附(attachment):我没有你,我不行;你没有我,你也不行;我没有你,我不能事奉;你没有我,你不能得供应;我需要你,你也需要我。当我们中间有这一种的联结,这一种的联结就把我们引到基督那受膏者那里。换句话说,当弟兄们有这样联结的情形,膏油就来了,那位受膏者就在我们中间,成为我们的实际。

 在教会生活中,当你愈经历基督,“你”就愈不见了。刚进教会的时候,你这个人是大不可言的,全教会几乎没有一个人合你的胃口。但是你若长进了,愈对基督有主观的经历,就愈把你经历到主的建造里去。渐渐的,你就不会觉得你与弟兄姊妹不同,也不会觉得你是一个属灵的超人,你反而会珍惜弟兄姊妹,你会把你生命的经历带到教会中,你会把自己带到弟兄姊妹中间去。你能起来见证说,“那把我们和你们紧紧的联于受膏者的,就是神!”

联于弟兄

 然后,他题起一位弟兄。在哥林多教会有人娶了他的继母,为这件事,保罗曾经发了脾气(哥林多前书)。他说,‘你们……并不……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林前五2)’。他还说,‘我身子虽不在你们那里,心却在你们那里,好像我亲自与你们同在,已经判断了行这事的人(五3)’。他这些话真是又厉害又沉重!感谢主,哥林多教会蒙了光照,悔改了,就把这人赶出去。之后,这个人也悔改了,于是保罗就在后书二章说,‘这样的人……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要向他显出坚定不移的爱心来’(林后二6~8)。

 保罗题起教会,说明他和教会是联起来的,这是我们容易理解的。但希奇的是,当他题起弟兄时,他所题起的是什么样的弟兄呢?是一位娶了继母、没有盼望的弟兄。事实上,这样的弟兄再也不能作长老,再也不能作执事,再也不能作神的出口,是一位几乎再也不能尽任何功用的弟兄。但是保罗的感觉不是有没有盼望的问题,不是将来是否作教会柱石的问题,而是,只要是一位弟兄,就是他所宝爱的。

联于同工-兄弟提多

 最后,他提到同工提多。二章十三节说,‘那时因为没有遇见提多,我心里不安,便辞别那里的人,往马其顿去了。’主带保罗到特罗亚,并且给他开了门;但是因着提多不来,保罗就辞别特罗亚的人,往马其顿去了。许多的人解释说,保罗切切想见到提多,是因为保罗非常关心哥林多教会的情形,盼望借着提多得到哥林多前书的回音。其实在那个时候,保罗已经知道哥林多教会接到了他的信,并且有了好的反应。他之所以要见提多,乃是因为属灵上的原因。

 提多是保罗的晚辈,是保罗的学生,是接受保罗带领的一个青年人。为什么保罗的心这么渴慕要和提多在一起,好像惟有那样才能好好的来服事主?这个我们不懂。但是我们知道,提多是保罗的同工。保罗是这么的联于同工。

 我们需要求主让我们看见,我们若是没有这样的经历,我们就不可能成为香气。这一个经历能够真实的把我们显出来 ─ 显出我们这个人到底在那里。年轻的人不需要提多,年长的人需要提多;会作事的人不需要提多,倚靠主的人需要提多。如果你是有干才的,你是会作工的,你是会事奉的,你是会讲道的,你是会带人得救的,你的办法多得是,你就不会需要提多;但你若是一个倚靠主的人,你非需要“弟兄提多”不可!

 原则上,我们的生活乃是一个联于弟兄姊妹的生活。因着联于弟兄和姊妹,我们的生活就不敢随便,不敢放纵,不敢无所谓,不敢独断独行,不敢给自己采取一个立场、下一个断案。

 保罗给了我们三件事来看他如何联于弟兄:第一件事是指着他与教会的关系,乃是彼此坚固的联于基督的;第二件事是指着他如何顾念一个堕落的弟兄,第三件事是指着他如何需要一位与他一同服事主的年轻同工。这三件事见证保罗有一种生活,乃是联于弟兄姊妹的生活。

联于弟兄姊妹,就是为教会而活

 你怎么知道你是一个活在教会中的人?你怎么知道你是一个为教会而活的人?就要看你这一个人到底有没有联于你的弟兄姊妹。你若是一个联于弟兄姊妹的人,你定规是一个为教会而活的人。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个操练不是一件小事情。你一定要看见,这不是我们原来有的性格。中国人有一句土话,“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换句话说,一个人做事很起劲,两个人做事就牵扯,三个人做事就走不动了。我们爱主的人,特别是有冲力、有马力、肯拚、肯干的人,非得要学一个厉害的功课,就是要找一个非常慢的弟兄,要找一个似乎是不肯拚的弟兄,然后紧紧的联到他们身上去。你愈会联于弟兄姊妹,你这个人就愈成为一个香气。

 我们以为我们凭自己能彀作出许多任务来,但神要问我们这一个人到底是不是一个香气。若是我们要成为一个香气,我们不仅要学习有主的面光,对主有主观的经历,我们还要学习认识,我们今天的生活乃是教会生活。而教会生活不仅是聚会,不仅是交通,不仅是有弟兄姊妹,不仅是有配搭,更是我们这一班人必须成为联于一些弟兄和姊妹的人。也就是说,有一些弟兄姊妹是联到我们身上的,他们影响我们的心境,影响我们的情感,影响我们的负担,影响我们的往前,影响我们在主面前生活的方式,甚至影响我们事奉的方式。

 你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一件小事,年轻的人都是喜欢随意往来,正如主对彼得说的,‘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约二十一18)。年纪愈轻的人,就对自己愈有把握;年纪愈轻的人,就愈喜欢自己作出一些事情来。换句话说,一个年轻人,当他在开头来服事主的时候,总是自由的,总是随意往来;他的服事总是缺少配搭,缺少在教会里的交通。

 弟兄姊妹,我们的软弱不可怕,我们的失败不可怕,我们孤立了就可怕。你要看见,没有一个事奉主的人,他是能彀孤立的。无论他多属灵,无论他多高,无论他多属天,无论他多超越,无论他多丰富,无论他在主面前有多深的经历;甚至他和保罗一样,有保罗的启示,有保罗的负担,有保罗的异象,有保罗的经历,有保罗那些生活上的丰富;即使这样,他还得看见,他还需要一个“提多”,他还是需要联于一些弟兄姊妹。

 因着我们联于弟兄,我们就有一种操练,无论作什么事,我们是不单独、不独立的;我们是寻求交通、寻求保护的。若我的弟兄不是和我一同有负担,若我的弟兄不和我同在,若我的弟兄没有体会到我今天在主面前领受的,我就觉得不够。我的生活是联于我的弟兄姊妹,我的弟兄姊妹是联到我的生活里面的。

 在基督教里,喜欢个人有发展,喜欢个人有知识,喜欢个人发达,喜欢个人作工。但是在教会中却不是这样,我们需要一班联于弟兄姊妹的人;我们有什么负担,有什么追求,在主面前有怎样的操练,这一切都是联于我们的弟兄姊妹,也都是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经历的。

 一个不能联于弟兄姊妹的人,就是一个不能在神手里让神使用的人。一个人若是要让主使用,这个人必须成为一个联于弟兄姊妹的人。

借着为弟兄姊妹而活成为馨香之气

 第四、保罗也是一个为所看得见的弟兄姊妹而活的人。

 保罗说,‘我不是自由的么’(林前九1),‘难道我们没有权利…但这些权利我全没有用过’(林前九4~15)。保罗在这里让我们看见,我们的生活不是为着我们的,我们的生活乃是为着别人的。许多的时候,我们可以是自由的,但是为着弟兄姊妹的缘故,我们成了不自由的。我有一点领会,为什么许多在主里年日久的弟兄姊妹,他们有许多地方原可以非常的自由,但是他们却为着教会的缘故,宁可放弃他们的自由。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要使用这一个自由,无形中就教弟兄姊妹受到了亏损。

 我们的生活不能为己,我们的生活要为教会;我们的生活不能为着一个理论的教会,我们的生活要为着看得见的弟兄姊妹。我们的生活必须和教会是联起来的,所以当我们在地上生活的时候,若是主怜悯我们,给我们一个正常的生活,这个正常的生活,就必须是一个为着所看得见的弟兄姊妹而活的生活。

 若是弟兄姊妹不能因着我的生活得着益处,不管这样的生活有多好,我都要把它放到一边去。我们说为基督而活,那是非常理论的,但是说为看得见的圣徒而活,在我们身上所有的一切就变得非常实际。

 我们都是爱主、爱教会的,但是我们中间缺少一种情形 ─ 我活着不是为自己的长进,不是为自己的功用,我乃是为着我的弟兄而活。我们在神面前要有这种认识:我活着不是为自己,乃是为教会;我所看得见的弟兄姊妹就是我生活的中心。当弟兄姊妹得着福气的时候,当弟兄姊妹有了长进的时候,我里面就有说不出来的喜乐。我觉得弟兄姊妹的长进,胜过我的长进;弟兄姊妹的得着,胜过我的得着。

 就连我们参加各种的属灵训练,也都是为着弟兄姊妹的。我们在训练中得了光照,得了启示,蒙了祝福以后,就要把这些带到教会里。训练不是要把我们作得特殊,作得单独,作得属灵,反而我们所有的都该是为着我们的弟兄的。这就是保罗的见证 ─ 一切都是为你们。

结语

 在保罗的四个操练里,前面两项说到基督,后面两项说到教会。说到基督的时候,乃是说到基督的面光,说到对基督的经历;说到教会的时候,乃是说到和圣徒们之间该有的一种联结,该为教会而活。一个人若没有这样的生活,这一个人就永远不可能成为馨香之气。

 保罗因着有这四个操练,就叫他能起来作见证说,‘感谢神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并借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这事谁能当得起呢?’(14~15)

 保罗来作他自己的见证,保罗来写他自己的传记,他说,“我这一个人乃是一个馨香之气。我这一个人能彀叫人死,也能彀叫人活。而我能叫人死叫人活,并不是我作出来的,乃是我就成了这个实际,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你若愿意作一个事奉主的人,你就必须要看见,这不仅是一个启示的问题,更是一个生活的问题;不仅是一个看见的问题,更是一个操练的问题。我们若要一生好好的跟随主,这四个东西必须种到我们里面,成为我们一生的操练:主的面光、对基督主观的经历、联于我们的弟兄、为我们所看得见的弟兄而活。有了这四个基本的操练,主对我们就是丰富的,我们在召会中也是丰富的;而我们将丰富带到召会中时,并不是叫我们特别,乃是要叫我们成为召会的祝福。这四样的操练会叫我们属灵的生活实际而有果效,叫我们成为香气。这是何等的宝贵。──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