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篇 得不配得的

 

读经

‘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就是发慈悲的父,赐各样安慰的神。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祂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我们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我们受患难呢,是为叫你们得安慰得拯救;我们得安慰呢,也是为叫你们得安慰;这安慰能叫你们忍受我们所受的那样苦楚。’(林后一1~8,依和合版另译)

怜悯的“父”

 哥林多后书一章三节说,‘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就是发慈悲的父,赐各样安慰的神。’这里的慈悲(mercies)应翻为怜悯。保罗认识我们的父神,是怜悯人的父,也是赐各样安慰的神。这里的“怜悯”是复数的,也就是说,我们是一直得着怜悯,一直得着我们所不配得的。

 保罗来写他的一生,他在哥林多后书这一段引言里就说,我要赞美我的神,因为我领会,我这一生都是在父的怜悯之下,我这一生所经历的都是我不配得的,这一位怜悯的父一直带领我经历我所不该享受到的。我这一生一切的经历都不是平常的,都不是卑贱的;我这一切的经历乃是神照着祂永远的计划,在时间里作到我身上的。

 他接着说,‘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祂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4)在三至四节里,我们看见父,看见患难,也看见教会。

 这一位父是发怜悯的父,这一位发怜悯的父一直给我们一些不配有的经历。这些经历是什么呢?就是各样的患难。弟兄姊妹,我们要认识,保罗题到患难的时候,他的感觉非常高,非常荣耀。他题起患难,题起十字架,题起为着主受苦,他感觉这些乃是那一位发怜悯的父,照着他所不配有的量给他的。

神量给我们的,是我们不配得的

 许多事物是我们所配得的,譬如说,吃的、穿的、住的,这些是我的需要,这些都是我配有的,因为我是人。但是当我为着主摆上的时候,当我为主背起十字架的时候,这些是我所不配有的,因为我不过是个人;然而神却发怜悯,照着祂的怜悯,量给我各样的患难。

 人的感觉以为,“是我看上了主,我把一切摆上为着主,我来为主作一点事,这对主是多么光彩阿”,但保罗的感觉却是,“我这一生的经历都是父在祂的怜悯里量给我的,不是我该得的,不是我配得的,是神愿意量给我,把这一切都作在我身上的”。

 弟兄姊妹,或许你已经作了好几年的基督徒,但是你有多少的经历,叫你感觉是你不配得的?你有没有领会,许多事在神眼光中是平常的,但是也有许多事在神眼光中是特殊的?我们如果要在主面前经历那些特殊的、不配得的,我们就不能单单经历那些平常的。许多时候,我们一背十字架,就咬着牙,拚命的祷告,“主阿,我实在走不上去了,求你加添心力”。不是说这样的祷告不好,毕竟这还是操练有主的同在,但是如果我们的感觉被主更拔高一点,我们就要说,“主阿,感谢你,这件事是我所不配得的”。

 保罗观察他这一生,他有一个很特别的认识,“我要感谢主,我这一生所有的经历,都是我不配得的”。一个人能这样写传记真是好!弟兄姊妹,当我们见主的时候,我们是否也能告诉主,“主阿,我回头看我的一生,你所给我这一切都是我所不配得的”?若是我们今天比来比去,争来争去,夺来夺去,那我们所得着的都是我们配得的,到那一天我们就不能说“怜悯人的父”,我们只能说,“公义的主阿,求你按着你的公义审判我”。因为我们得着的都是配得的,都是在公义的原则里的。我们若是在神的怜悯里生活,我们就能在神的怜悯里来赞美神。

有受“苦难”的心志

 保罗的经历是从患难开始的,你我也要从这里开始。我们不需要去求苦难,不要去求麻烦来找我们,那是愚昧的。但是我们要有一个受苦的心志,我们要有一个受苦的灵。我们里面对十字架要有这样的认识,一切事情的临到不过是叫我们交通于祂的苦难。保罗是从患难起家的,这一个苦难成了他一生的见证。

 在使徒行传里,保罗到大马色,犹太人要杀他;他到了耶路撒冷,耶路撒冷的弟兄们不理他;后来碰到巴拿巴,把他带去见使徒,他起来放胆传福音,犹太人又要来杀他。他是一路经历患难,从一开头,他基督徒的生活就是一个患难的生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患难呢?因为他里面摸着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成为他的动力和炸力,当这个炸力从他里面出来时,叫人不能抵挡,人就只能用肉体对付他。

 为什么你没有患难呢?因为你在或你不在,都没有什么差别。如果你在神面前有异象,摸着那个炸力,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家庭就要变成你的患难,再好的妻子都要找你麻烦,再好的丈夫也要和你过不去,再好的父母也要把你赶出去,再好的儿女也要来抱怨你。当我们看见神有一个大的需要摆在那里,我们把自己摆在神所要的里面,患难就来了。

 保罗一生的见证是经历患难,来补满基督的患难,好叫召会得着建造。

在患难中得神的安慰

 保罗说:‘……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父神,就是发怜悯的父,赐各样安慰的神;祂在我们一切患难中安慰我们。’(3另译)这个安慰不仅仅是一个安慰,这一个安慰在原文里有鼓舞 (cheer up) 的意思;换句话说,这一个安慰不是讲好话,这一个安慰是有能力的;这一个安慰不仅仅是客观的安抚,这一个安慰乃是对主有主观经历的。

 这经历不是外面的,乃是里面的;不是理论的,乃是实际的。这种安慰不是虚空的妄言,这种安慰乃是一个实际,叫人不只摸着安慰的话,更是摸着那个安慰的人。不是人的脑子里得着理论上的安慰,乃是人的灵里得着供应,得着充实,叫人里面有一种喜乐的情形。

 因着神的安慰,保罗在一切的事上经历了这一位神是他的鼓励,是他的喜乐;虽然患难不断的临到他的身上,但是借着这一切的患难,他对主有一个特别的经历,就是能从患难里产生出喜乐。

 当我们活在对基督主观的经历里,我们就会产生出一种喜乐的光景,产生出一种得了鼓励的光景,叫我们来跟随主的时候,就像诗篇所说的‘他们行走,力上加力’(诗八十四7)。这一个经历在我们身上是宝贝的,因为这经历不仅带我们经过苦难,也带我们经历这一位主如何是我们的安息,如何是我们的能力,如何是我们的供应,如何在我们里面成为一切的安慰。这一个安慰能叫我们在一切的患难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乐。

 跟随主甜美的地方就在这里。若是我们仅仅聚会,仅仅祷告读经,仅仅释放操练灵,仅仅跟随主,甚至仅仅出代价,而缺少了在日常生活里受苦难,并借着苦难经历基督而有的特别的安息、鼓励和安慰,那我们就还没有对基督有实际、主观的经历。

用神所赐的安慰来安慰人

 保罗接着说,‘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4节下)从这里我们看见,保罗这个人是完全不自私的。当他得着喜乐的时候,他里面很清楚,这一个喜乐不是为着他,乃是为着教会的。

 事实上,保罗所经历的每一个喜乐、每一种的安慰、每一样的鼓励,都不是为着他,乃是为着教会的需要。他认识,当神建造教会的时候,他这个人乃是一个凭借。他在苦难中经历神是一位怜悯人的神,经历主是一位安慰人的主;因着他这样不断的经历神,神就能不断的通过他,把神自己供应给教会。

应付“教会”各种的需要

 今天教会的情形满了需要的情形,但是我们发觉我们不能应付教会的需要。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缺少神的怜悯;我们虽然有许多的经历,但都是我们配得的,我们缺少“不配得”的经历。我们若有“不配得”的经历不断的作在我们身上,我们就会不断的经历基督在我们身上成为我们的安慰,成为我们的喜乐,成为我们的供应,以及成为我们的能力。我们这一个人要因着基督欢乐起来,这一个欢乐就叫我们把所经历的基督带到教会里面,成为教会的祝福。

 保罗的生活有一个中心:我活在地上的目的就是把天带到地,把基督带成教会中的实际。我如何把基督实化在教会中间呢?乃是我这一个人常常经历我所不配有的。在这些经历中,主如何是我的鼓励,是我的安慰,是我的力量,是我的享受,是我的喜乐;我就把这一切的丰富带到教会里,叫教会得着真实的益处。

 当一个人来服事主的时候,他从起头就该有一个认识 ─ 他需要借着神的怜悯,经历一切不配得的,而把这一位基督活活的经历在他的身上,也活活的流露在教会里面。

 弟兄姊妹,若是我们要成为一个有职事的人,我们都必须对主说,“主阿,我所经历的一切带领、一切引导,都证明你把我摆在你的手里,叫我得着我所不配得的,叫我成为我所不配是的。是你的怜悯,让这一切在我身上都成为我的实际,也成为教会的祝福”。

 为什么保罗的职事是这样起头?因为保罗知道,使徒的职分是经历患难产生出来的结果。他这个人在神面前,一直被紧紧的握在神的手里,被神来对付、来琢磨、来击打、来雕刻,至终叫他这一个人满了对基督主观的经历;也借着这一切主观的经历,叫他成为一个丰富的人,把基督供应给教会。

得荣耀的一生

 保罗在这里似乎是说,“我这一生所经历的,都是我所不配得的。我哪里配被棍打?我哪里配被鞭打?我哪里配有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我哪里配有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这些都是我不配有的。若不是主的怜悯,我不过是迦玛列门下的一个门徒,在犹太教中作一个神学教授就是了。但是神今天把我从犹太教中救出来,把我从我老旧的背景里救出来,叫我成为祂的仆人,叫我经历各种的危险和患难,叫我经历各种逼迫和十字架。借着这一切我所不配得的经历,基督就成为我的实际,基督就借着我把祂带到教会里面来”。弟兄姊妹,没有一个人生比这样的人生更荣耀!

 求主血遮盖,我愿意作见证,若是今天我在地上没有主,没有基督,没有好好跟随主,我会是怎样的一个人?若是我考军校,我也许是个上校;若是我读大学、读博士,我也许是个教授;若是我作生意,我也许是个老板……这些都是我配得的,这些也都是每个人配得的。但是奇妙阿,像我这样一个人,今天却蒙神的怜悯,能够起来服事神、服事神的儿女,这个比一切的事都更荣耀!

 保罗说,‘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当保罗来看他一生的路,他里面有一个荣耀的感觉,“我要赞美、颂赞,愿颂赞归与我们的父神。我这一生的经历,原来是我所不配得的,却给我经历到了;原来是我所不配得的,却成为我的实际。我在这一切的经历里,经历这一位主叫我这个人喜乐起来,叫我在基督里有主观的经历,借着这些经历,把基督丰丰富富的供应给教会”。

盼望得着不配得的

 弟兄姊妹,配得的是什么呢?配得的是:种什么,收的也是什么。不配得的是什么呢?不配得的是:经历神的击打,让神破碎,在主面前劳苦,在主面前流汗,在主面前流泪。我们要对保罗一生的经历有深刻的印象,我们要有一个心向主说,“主阿,但愿你给我这一生的日子,是叫我经历我所不配得的”。

 今天我们不能单在外面有一个好的教会生活,在那个根基上,我们还必须经历一些我们所不配得的。当我们经历这些不配得的事,我们才知道主是如何加添我们力量,我们也才能把所经历的基督,实实际际的带到教会里,成为别人的享受、别人的安慰、别人的力量、别人的供应、和别人的喜乐。

 跟随主的人不能太聪明,聪明人所考虑的是该得的或是不该得的,这种人没有神的眼光。神的眼光是神要给你许许多多你所不配得的。所以我们不要衡量说,我已经在教会里多年了,我是不是应该作长老了?我已经全时间多年了,我是不是可以开特会了?这些打算都是在配得的原则里。凡是你得着了你配得的,你都没有奖赏;凡是你得着了你不配得的,那些都要成为教会的祝福。

 我们天然的人总是处处要得着所配得的,不然我们就觉得受了伤。所以许多时候,我们碰不得,我们摸不得,我们讲不得,我们劝不得,我们只有恭维得。世俗的观念都是“我配,我配”-我配作老板,我配作生意,我配搞前途-但是你要知道,这个“配”里没有基督的安慰。

 若是你把“配作老板”放下,把“配作事业”摆在一边,把“配搞前途”舍在一旁,为要得着你所不配得的-愿意叫人轻看你,藐视你,批评你,看你是万物中的渣滓,是在人眼中毫无前途的-你就能经历到基督如何是你的能力、喜乐、享受、和安慰,基督也就成为你一切供应的源头。借着这个供应,你就能把基督带到教会里面。

 弟兄姊妹,我们要在不配得的原则里蒙恩典,对主说,“主阿,世人亨通,我也亨通,这是我配得的,我不要。世人不能撇弃一切,我能为主撇弃一切,这是我所不配得的,我要”。当这个不配得成为我们的实际,在我们身上就能有一种安慰;这个安慰里就有鼓励,这个安慰里就有喜乐,这个安慰里就有享受,叫我们把一切基督给我们所经历的放在教会里面,成为教会的祝福。

经历基督的苦难

 五至六节说,‘我们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我们受患难呢,是为叫你们得安慰得拯救;我们得安慰呢,也是为叫你们得安慰。这安慰能叫你们忍受我们所受的那样苦楚。’这是说到一个死而复活的律。

 ‘我们既多受基督的苦楚’,这里所说的基督,不是指着一个名,乃是指着一个人;不是说我在基督的名里受苦楚,乃是说我受基督这个人所受的苦楚。也就是说,我受基督所受的苦楚,我交通于基督所受的苦难,基督的苦难就是我的苦难,我的苦难就是基督所受的苦难。

 基督受什么苦难呢?基督的苦难就是道成肉身,基督的苦难就是虚己,基督的苦难就是十字架,基督的苦难就是把祂自己完全倒出来而成功救赎。

 圣经里题起的患难有两种:一种是“配为这名受辱”,为着基督的名受羞辱;另一种是“虚己的患难”,正如主本有神的形像,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8)

 保罗所经历的患难,不是为主的名受患难,(更不是受圣灵管治、击打的患难,)乃是为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叫他多受基督的苦楚。保罗成为一个好像被人低看、经历苦难的人,他的全人是被摆在羞辱里面,他是全人活在患难里。他经历的不是一般的苦难,乃是让这个己被倒尽的苦难。

 基督受的苦乃是不合法的苦,所以,当我们来受基督的苦楚时,我们所受的不是一个照着规矩的苦,乃是一个不照规矩的苦;不是一个有理的苦,乃是一个无理的苦。譬如说,你明明爱主,别人偏说你不爱主;你明明是最积极的,最热切的,别人偏说你完全不懂得作人;这就是我们受一种虚己的苦难。这不是世俗里的苦难,而是基督所受的苦难。

 许多时候我们受的苦难不过是自己惹来的:读书不用功,考了五十九分;开车超速,被警察开罚单;或是因为作了某种事,给神对付了一下,这些苦难并不能建造教会。能使教会得建造的患难,乃是因为你爱基督,你爱教会,你活在神的面光里,你在一切事上经历基督,这位主就来剥夺你、破碎你、叫你虚己、叫你成为奴仆的形状。这种十架的苦难,不是为主名受羞辱,而是把你这个人摆在羞辱的里面,要叫你成为一个可以安慰别人、鼓励别人、带别人享受基督的人,你成为一个把教会带到与基督同受患难里面的人。

受苦难、得安慰,为叫教会得安慰、得建造

 基督的苦难是为着产生教会;我们所受基督的苦难是为着建造教会。保罗说,‘…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西一24)基督经历了患难,教会就产生了;我们经历了患难,教会就建造了。今天我们这些得救的人所以能成为教会,是因着基督受了患难;今天也因着我们受了患难,教会才能被建造起来。

 保罗在这里见证说,‘我们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5)因着我们有这样的患难,所以我们在一切的事上,有一切的安慰。基督在十字架上时没有安慰,今天我们却不断的有安慰。当我们为着建造教会而受基督的苦难的时候,主就不断的在我们身上成为我们的安慰。我们经历患难的原因是为着教会,为要使教会因着我们所得的安慰得着安慰、得着建造。

 保罗在六节也说:‘我们得安慰,也是为叫你们得安慰;这安慰能叫你们忍受我们所受的同样苦难。’这安慰是个种子。当我们在教会中受到了某种患难,就产生某种安慰。因着我们有这样的安慰,把这一个安慰带给教会,就叫教会长大。

一切的经历是为着教会

 保罗和教会是分不开的,他是一个完完全全活在教会里、联于教会的人。他完完全全活在弟兄中间、联于弟兄。在保罗身上,他不懂什么叫“我属灵”、“我长进”、“我有盼望”、“我有功用”,他只知道他要对基督有主观的经历,使教会对基督也有主观的经历;他只知道他要联于弟兄、活在教会中,而使教会有真实的建造。

 弟兄姊妹,当我们来学习服事主,盼望成为有职分的人时,我们必须认识,我们所有的经历都是为叫教会得着建造。在保罗的身上,没有一个经历是单单为着经历的,他所有的经历都是为着教会。相反的,我们常常宝贝自己的经历,因为我们的经历只是为着经历。只有当我们的经历是为着教会,教会才能得着建造,我们的经历也才会有实际。

 教会什么时候能长到让主能彀自由,是根据有多少弟兄姊妹把自己交在主的手里,让主先在他们身上能够自由。我们必须让主剥夺我们,带我们经过一切的患难,带我们经过一切我们所不配得,却能叫我们得着一切在基督里的享受和供应的,然后再借着我们,把这一个享受、供应带到教会中间。这样,教会就能长到让主能彀自由。

 我们这一辈子所能得着最大的祝福,就是不断的得着我们所不配得的。因着神的怜悯,我们经历主的苦难,使我们对基督有一种非常甜美、非常主观的经历,这一个经历会叫我们成为教会的祝福,这一个主观的经历也就是产生香气的源头。

 这就是保罗的见证 ─ 我这一生就是基督与教会。基督量给我一切我所不配得的,基督又在这一切我所不配得的里面成为我的实际。然后我把基督给了教会,使教会在基督里面有更深的、更超越的经历。

 愿意神祝福我们,把这些观念种在我们身上,让我们宝贝这些的观念。当我们有这样的观念,我们的事奉才能正常,我们所走的路才能正常。──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