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篇 谢恩的脸

 

读经

‘弟兄们,我们不要你们不晓得,我们从前在亚西亚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祂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现在仍要救我们,并且我们指望他将来还要救我们。你们以祈祷帮助我们,好叫许多人为我们谢恩,就是为我们因许多人所得的恩。’(林后一8~11,和合版)

使徒保罗的苦难

苦难来自于与主联合而产生的属天负担

 哥林多后书一章八节说,‘弟兄们,关于我们在亚西亚所遭遇的患难,我们不愿意你们不知道,就是我们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在圣经里查不出保罗在亚西亚受的是那一种苦。从保罗的感觉我们体会,他指的苦很可能不是外面环境上的,而是指里面的因负担上的沉重而产生的煎熬。

 圣经上曾记载他在路司得被人用石头打,人以为他被打死了,把他拖到城外去(徒十四19);也记载他在以弗所同野兽战斗(林前十五32)等,但是此处没有题这些外面的环境。在我们的感觉里,苦难的环境来了,我们就受苦了;但在这里保罗的感觉是,我摸着神的心意,里面的负担来了,我就受苦了,我就活不下去了。

 譬如说,当他在以弗所看见满城的偶像,他里面就产生一个负担,他里面就有一个压力,叫他觉得连他的生存都是一个挣扎。他与神联合、与神同工到一个地步,主看见偶像如何过不去,他看见偶像也照样过不去;在他里面产生一个属天的东西,使他整个人似乎要爆炸。这时他的心情就是:我是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好像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我自己心里也断定若是这样下去,我必定要被压死了。

因着属天负担与主同受苦难

 保罗这一个人有真实和主同受苦难的经历,在他里面有一种要把神的心意推出去的情形;因此,他的苦难乃是因着属天负担而有的苦难。

 我们来学习事奉主,一定要认识,我们的事奉不是外面的,乃是里面的;我们的事奉不是作出来的,乃是从负担中炸出来的。我们不能仅仅靠安排去事奉,而是里面要有一个大能大力冲击我们,叫我们成为一个有负担、让神控制我们的人;叫我们只要看见神的心意还没有完成,教会还没有建造起来,我们就不能好好的活下去。

 弟兄姊妹,我们不是仅仅在外面求主来击打,求主来破碎-因为这些都还是理论的-我们更要问主,“主阿,我是不是一个活在击打里面的人?我是不是一个活在破碎里面的人?主阿,在我里面有没有一个重担?有没有神的国、神的义和神所要建造的教会在我里面,叫我发疯,叫我不能自已,叫我不懂得什么叫作喜乐,叫我不能过正常的生活?”我们若让这些在我们身上成为我们的实际,就是经历基督的患难,并且能叫基督的患难成为我们的享受。

真实的属天负担叫人不信靠自己,只信靠神

 若是这一种情形从我们里面出来了,我们就要见证,‘叫我们不信靠自己,只信靠那叫死人复活的神’(9)。这里的‘只信靠那叫死人复活的神’的“信靠”(trust),意思是叫我们不信靠自己、不相信自己,只信托、只相信那位叫死人复活的神。

 有谁可以靠自己来传神的福音呢?有谁可以靠自己建造教会呢?有谁可以靠自己让神的旨意通行呢?我们是无法靠自己来服事主的。当我们里面有负担,看见神的工作,看见神的需要,我们立刻就被带到一个地步 ─ 不敢靠自己,也不能靠自己。

 譬如说,你在预备主日信息,你若单摸着一些话,你会有把握;若你摸着的是一个负担,你要把弟兄姊妹个个带到这个信息的实际里,你就没有把握了。那天晚上,你定规不敢睡大觉,你要说,“主阿,被压太重,力不能胜,主阿,求你怜悯,明天早晨的信息,只有圣灵才能讲,我不会讲!我就是讲,人也不能明白,只有圣灵才能叫人领会。”

 这样,你所依靠的就是叫死人复活的神,在这样的负担里讲出来的道,乃是从一个炸力里出来的。这个负担成了一个生产之苦,如同一个母亲到了时候要把孩子生下来一般。保罗里面那种要生产的苦难,把他这一个人的炸力逼出来了。到了时候,炸力要从他身上出来,是人拦也拦不住,挡也挡不了的。

相信惟有神能叫死人复活

 服事教会实在就是叫死人复活;没有一个人没有这样的看见而能服事教会的。事奉主不是讲道给人听,事奉主不是劝勉人,事奉主乃是一件叫死人复活的事。你要叫一个不信主的人信主,要叫一个不爱主的人跟随主,要叫一盘散沙的弟兄姊妹成为一个建造的教会,这完全是一件叫死人复活的事,也是一件只有神才能作的事。

 我得救以后热心过一段时间,带了四、五个人得救。没想到几个月以后,我就没有兴趣聚会了。直到一年后,有位弟兄在学校走廊上碰到我,请我参加学校聚会,我口里应付他,心里并不真想去。可是等到时间一到,有声音催促我,“你不是说要去么?”那时我里面还真觉得不去不行,搞不清楚是什么心理,我只好去聚会了。

 那次聚会总共才四个人,整个聚会就是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怎么唱诗,也不懂怎么读经。但是就在那个聚会中,和那几个弟兄一祷告,真希奇,我的里面就有一个东西出来了,“从今以后我一定要爱教会,从今以后什么代价我也不怕,我要绝绝对对的跟随主”。到底是什么摸着了我?是神自己,只有神能叫死人复活。

 保罗知道,要让这个炸力出来,是永远无法靠自己的 ─ 没有一个人能用他的方法,把他里面的负担作到弟兄姊妹身上;没有一个人能凭自己的本领,把主所给他看见的作在弟兄姊妹身上。要把一个属灵的东西作到教会里,要让弟兄姊妹属灵的情形更拔高,要让教会建造成为神在灵里的居所,他只能倚靠那叫死人复活的神的灵工作。

在患难中仍与神配合

 一个真实的执事,在他事奉的时候,他里面有一个属灵的东西占据他,叫他活着就是为着神所给他的那一个看见。即或在外面有各种环境来剥夺他、击打他、破碎他,他的里面还是和外面配合的。因此,当外面有十字架的破碎、击打时,就不会把他愈作愈硬,反而是愈打眼睛就愈明亮,愈打里面就愈有负担,愈打这个人就愈和生命调起来,愈打就愈经历基督,愈打就愈让炸力显出来。这样的生活乃是一种与神配合起来的生活。

 保罗的见证就是这样。这里有一个主的仆人,他遭遇苦难,力不能胜;但是当他看见有人拜偶像,看见那么多人不要神,看见那么多人和神联不起来,看见教会还没有被建造,看见弟兄姊妹还没有长进,这一切属灵的东西就都堆到他的身上,成了他的负担了。他乃是过一个与神配合的生活。

信靠“祂曾”、“祂仍要”、“祂将来还要”

 十节说,‘祂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并且仍要救我们,我们指望祂将来还要救我们。’保罗说完了他的苦难,就有了这一段结束的话。这一段话结束得非常好,他在这里见证,“我有基督的苦难,基督如何受苦,我也如何受苦。但是我知道‘祂曾’、‘祂仍要’、‘祂将来’─‘祂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并且‘仍要’救我们,我们指望‘祂将来’还要救我们。”我们是否也能这样夸口?

 我能作这样的见证:有的时候我觉得不可能再事奉下去了,不可能再跟随下去了,不可能再走这条路了,主却把我从那种光景中救了出来。虽然今天我还在那个“死亡”的里面-我里面的负担是不停的,我里面的异象若没有实现,我就一直活在那个负担里,我是天天活在死的里面。但是我知道,“祂曾”救我脱离那极大的死亡,“祂现在”仍要救我,而且我指望“祂将来”还要救我。

 保罗对基督的见证,他的感觉是高的、超越的、大的、实际的。他起来夸基督曾救过他,现在也救他,他往后仍旧把自己交托在这位可信的主手里。他知道无论是过去,无论是现在,无论是将来,他的主永远又真又活的在他的身上成为他的实际。这样的跟随、这样的事奉、这样的基督徒,真是荣耀。

 神来了,祂会救我!祂不只过去救我,今天救我,祂将来还要救我,祂永远要负我的责任。这一位基督是我永远可信的,这位基督是永远常存的,祂要照神永远的旨意带领我们经历一切,好来建造教会,叫祂自己得着荣耀。这是我们的主,这也是我们的道路,阿利路亚!这一条道路是高的,这位基督是荣耀的;这条道路是宝贝的,这位基督也是实际的。这样的跟随主,没有一点苦巴巴的感觉,里面满了盼望。这样跟随主的生活,真是荣上加荣!

 所以,我们千万不要落到宗教里去,不要被宗教缠累,我们要有一位活的、有心意的、有盼望的基督。祂把神的旨意涂抹在我的里面,成为我的负担,我就借着这一个负担,成为一个被压太重的人,叫我信靠那位叫死人复活的神。

需要许多谢恩的脸

需要教会的祈求

 十一节,‘你们以祈祷帮助我们,好叫许多人为我们谢恩,就是为我们因许多人所得的恩。’这里的“人”直译为“脸面”,涵示藉欢乐的脸面献上感谢;“许多人”意思就是有许多欢乐的脸为我们献上感谢,就是有许多谢恩的脸。

 这段圣经似乎完全不合逻辑,保罗的经历是那么丰富,那么完全,他却还要回头来说,我需要弟兄们为我祷告。保罗不是一个没有启示、没有负担、没有动力的人,也不是一个没有主拯救的人;但是他总是联于弟兄们,他说,我还是需要教会的帮助。在保罗里面,永远只要一个东西 ─ 我就是要基督,我就是要教会。

 更希奇的是,保罗竟然是要求一个满了“擘饼”、“蒙头”、“分门别类”、“结党”等难处的教会为他祷告!对于哥林多这个教会,连保罗自己都说,“我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我要把你们看作属肉体的”。人的观念是:我有这么多的基督,我就可以不要教会;我有正当教会生活的时候,我就不需要主了。即使我要教会代祷,也要找一个刚强的教会。但是保罗是何等的不同,他乃是请求一个软弱、属肉体的教会为他祷告。

 保罗把基督说得那么高,却把自己说得那么卑微;他说,“你们以祈祷帮助我们,好叫许多人为我们谢恩”。这里我们摸着一个真正属灵的人,他是属灵到无有、属灵到教会里去了。他在主面前有那么丰富的经历,他这个人却一再的消失、一再的削减,卑微到一个地步甚至要求教会为他祷告。

 保罗的里面对教会满了尊敬。刚强的教会是教会,软弱的照样是教会;得胜的是教会,有启示的是教会,有难处的还是教会。在神的眼光中,都是可宝贝的教会。我们对教会需要有保罗这一种神圣的感觉,对教会需要有一个惧怕的感觉,不敢随便的批评。

 哥林多这个充满难处的教会,仍然是教会,保罗还要求这个教会为着他以祈求帮助他们,好叫许多人为他们谢恩。保罗的意思是,“你们与我们的难处,就是你们为我们的祷告太少。你们批评我是假使徒,又说我用心计牢笼你们,你们又说我气貌不扬、言语粗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消极的话?因为你们没有为我祷告”。人家批评他,他却说,“弟兄们,你们要以祷告帮助我们,好叫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为我们谢恩。”

祷告的脸 ─ 谢恩的脸

 许多“人”就是许多的“脸”(Bible King James Version),祷告能使许多脸变成谢恩的脸。你为某一个弟兄姊妹祷告,你愈祷告,你的脸就愈圆;你愈祷告,你的脸就愈有神的光采;这个脸就变成一张谢恩的脸。

 我们要常把弟兄姊妹放在我们的祷告中,我们要因许多人所得的恩向主感谢。你若不为使徒祷告,你会批评使徒;你若为使徒祷告,你就要为使徒赞美神,你的脸就要变作赞美的脸。为什么谈起教会,你的脸不圆呢?因为你的祷告太少。你若多为教会祷告、多为前面弟兄祷告,你的脸就要变了,长脸变圆,苦脸变甜,祷告的脸变作一张甜美的脸、谢恩的脸。

 哥林多教会愈为保罗祷告,就愈能为保罗向神赞美,“主阿,保罗所得的那么多恩典都是为我们,保罗有那么多的经历,都是为我们,保罗有那么丰富的基督,都是为我们。”

 保罗在这里是一个通路,是一个管道;神借着他到教会里去,教会借着他到神里面;基督借着他成为教会的实际,教会借着他进到基督里面。所以当保罗为着主经历许多苦难,他要求教会为他祷告。当教会为他祷告的时候,他们的脸就成了谢恩的脸。

 哥林多后书这一段开始得多好:这么好的使徒,这么好的基督,这么好的教会!──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