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篇 再得益处

 

读经

‘我要从马其顿经过;既经过了,就要到你们那里去;或者和你们同住几时,或者也过冬;无论我往那里去,你们就可以给我送行。’(林前十六5)

‘我既然这样深信,就早有意到你们那里去,叫你们再得益处。也要从你们那里经过,往马其顿去,再从马其顿回到你们那里,叫你们给我送行往犹太去。我有此意,岂是反复不定么?我所起的意,岂是从肉体起的,叫我忽是忽非么?我指着信实的神说,我们向你们所传的道,并没有是而又非的。’(林后一15~18原文)

为着教会的得益处,需有受苦的心志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六章五节曾经应许哥林多教会,他要从马其顿经过,然后到他们那里去,或者和他们同几时,或许在他们那里过冬;然后无论他往那里去,他们可以给他送行。结果他这个起意没有成功;当他传福音到特罗亚,就从特罗亚直行到马其顿(林后二13),而没有到哥林多去。

 这件事成了一个把柄,叫哥林多教会中反对保罗的人,起来说保罗是一个是而又非的人。因为他说要而没有去。哥林多教会因保罗作的事,对保罗产生一个估价,这种估价使保罗的职事受了影响,因此保罗非常厉害的来对付这件事。

 当保罗写哥林多后书时,已事隔一年或一年多。首先保罗向他们作这样的见证,‘我既然这样深信,就早有意到你们那里去’(林后一15)。保罗深信什么呢?在这里他似乎是说,我深深的相信我生命里服事的果子,应该有一种情形,叫你们略略的以我为夸耀,叫我在主再来的时候,也以你们为夸耀。在我们中间是有生命的联结,在我们中间是有一种生命的关系,我们是一同活在主面前的。

 保罗又为什么要到他们那里去呢?乃是为‘叫你们再得益处’(15节下)。保罗的意思似乎是说,“我来是要再来帮助你们,我来是要叫你们再得益处。你们说我是假使徒,你们说我用心计牢笼你们,你们说我要得你们的好处,这些我都不在乎,我相信主所作的,是超过我外面所看见的。从外面看,没有一样东西是叫我可得到鼓励的,但是我相信圣灵的果子。我有这样的相信,我就早有意到你们那里去,好叫你们再得益处”。这个就是事奉主的人活在主面前该有的态度。

 一个事奉主的人基本上该往艰难的地方去;保罗就是这样的人。哥林多教会拒绝他,他还是要往那边去;哥林多教会说他用心计牢笼他们,他还是要去叫他们再得益处。保罗不挑选一条亨通、通达、安祥的道路,保罗的灵是往艰难的地方去的灵。

 保罗的认识主,是从里面出来的。他既然深信在主耶稣的日子,要以哥林多教会为夸耀,他就非去把他们带到灵里,非要去把他们带到一个地步,教会里满了灵、满了生命,好在那一天他可以夸耀。他不管哥林多教会如何骂他、如何拒绝他,他就是有负担要去,叫他们再得益处。保罗的这种心志,就是中国话说的“赴汤蹈火”。

 弟兄姊妹,我们要事奉主,我们就得赴汤蹈火,什么地方难,我们就往什么地方去。在我们里面要有一个心志,“我不恋慕在大的教会,我不盼望有大的工作。主要我上山,主要我下山,主要我去拜偶像之地,我都肯去,我都有负担。我不管那地的情形是好、是不好,是容易、是不容易,我不走方便的路,我乃是走一条艰难的路。”

 哥林多教会拒绝保罗,批评他、论断他,但保罗还是要去。他在前书题了,他在后书再题,而事实上他没去。这里所题的,不是他有没有去的问题,乃是一个心志的问题。

 弟兄姊妹,你们的心志在哪里?你看保罗的心志,是要到一个反对他、拒绝他、论断他的地方去。他明知那儿是一条死路,他明知他们对他有问题,但是他要去。他不是在挑选他的道路,他乃是在建造主的教会;他不是作一个喜乐的工,他乃是作一个和基督同受苦难的工。一个人有这样的灵,他的事奉才是对的。

 你们真是要求主,不要叫你们贪享安逸,不要给你们亨通的道路。求主给你们一个心志,就是受苦的心志,一个交通于基督苦难的心志,一个愿意把自己摆在主手中,让主琢磨、雕刻、成全的心志,叫你们在主之外,没有任何喜爱和贪求,在事奉上没有自己的拣选。

 若没有这样的心志,你不过是教会所栽种的一盆花,是一个外面好看的盆景,不是一棵长在主面前的树。你永远不能服事主,不能把教会顶起来。

只要能叫教会得益处,任何地方都能去

 弟兄姊妹,千万不要把事奉主变成一个职业或变成一行;事奉主不是一种职业,也不是另一行,事奉主是最荣耀的职分。你无论往那里去,只要是主所命定的都是好的;你无论往那里去,都有一个负担,要把主的教会建造起来。这样的心志,就是保罗所说的‘我既然这样深信,就早有意到你们那里去,叫你们再得益处’的心志。

 这一句话读起来非常的美丽,深处却叫人摸着一个殉道的灵,叫人摸着一个受苦、受死的灵。保罗明知教会不要他、拦阻他,但他里面的负担却是要他们再得益处。为了他们能再得益处,他必须到他们那里去;他是带着一个负担去的,这是一个作父母的灵。

 我们一定要有这样的心志,我们不能老待在一个大的教会,既喜乐又有享受;我们要到外面去学一些功课。保罗因着什么功课都学过,他才能够那么丰富;保罗的丰富不是坐在家里而有的,他的丰富乃是为主争战而出来的。

 我的意思不是你们都要到各处去。但我们要有这个心志,只要是出乎主的,只要是对教会有益处的,任何地方我们都去。作工时凡事兴旺,我们阿们主,就是作工时苦不堪言,我们也能阿们主;最发达的道路,我们阿们主,就是最艰苦的道路,我们也能阿们主。这就是保罗的灵。

倾倒生命为叫教会得益处

 一面说,保罗清楚哥林多教会反对他的情形;但另一面,保罗却知道哥林多教会无论如何不能拒绝他,说他们不是保罗在福音里生的。他们里面总得认识,是保罗栽种了他们,他们是保罗福音的果子。一个服事教会的人必须有这样的心情。

 这些年主在我身上这个要求非常的严,凡我所服事过的人,我不能忘记他们;凡是我手里照顾过的人,我不能忘记他们。无论他们是好、是坏,我得把他们担在肩头上。在我的祷告中,我为自己向主无所要求-凡我所需要的,主统统给了我;在我的祷告中,大部份都是为人祷告,求主纪念一个个的弟兄和姊妹。凡我们所服事过的,在我们身上应该有一个感觉,这是我的孩子。

 这种心情是怎么有的呢?那是因着在你服事的时候,你曾把命倾倒给他们,你不顾性命的要你所服事的教会得着生命的益处。这样,就是你后来到别的地方去了,你里面的负担还是不会减的,因为这是你所生的儿女,这是你所看顾的儿女。这一种的心境我们一定要有。

 你对弟兄姊妹讲道容易,难的是讲道以后对人的负担。那些听过你道的弟兄,那些接受过你帮助的弟兄,他们一个个都要印在你的身上。你服事人是把基督服事到人里面;你服事过后,这些人就烙印在你里面,他们好像是从你这个人生出来的“儿子”,是与你无法分开的。有一天就是你离开了,这些“儿子们”还是挂在你身上的。

 我们里面要愈过愈让教会烙进来,我们身上只可有生命的东西。我们要在灵里背负弟兄姊妹,我们要让教会占据,要让教会占有,我们要倾倒生命,叫教会得处。你若没有这种负担,你所作的不过是基督教里牧师的工作,你就不是一个真正服事主的人。

叫你们再得益处

 接着保罗有一个辩护,‘我有此意,岂是反复不定么?我所起的意,岂是从肉体起的,叫我忽是忽非么?我指着信实的神说,我们向你们所传的道,并没有是而又非的。’(17~18另译)

 保罗没有到哥林多去;就着外面的事情来说,保罗似乎是改变心意了;但就着负担来说,保罗并没有改变。保罗起意要到他们那里去,并不是去不去的问题,乃是要叫他们再得帮助、再得益处。他们若得了帮助、得了益处,这就对了。所以保罗在一章末了说,‘我呼吁神给我的心作见证,我没有往哥林多去,是为要宽容你们。我们并不是管辖你们的信心,乃是帮助你们的快乐,因为你们凭信站立。’(23~24)

 保罗的负担一直没有变,他里面有个负担要帮助教会;他起意要到哥林多去,叫哥林多人再得益处。他不管哥林多人怎么说他,他总是要去。他起这个意是从肉体起的吗?他有这样的负担来照顾教会,难道是他的肉体吗?他要把教会带领、餧养长大,难道是他的肉体吗?保罗起来说厉害的话,‘我有此意,岂是反复不定么?’(17)

在异象和负担上笃定,没有是而又非

 保罗对付这件事的方法和我们不一样;若是我们,我们要说,“并不是我说谎话,我是不得已的,是主的引领把我带到马其顿,这是圣灵作的”;连这种的辩论都是“是而又非”。保罗没有辩论,他是指责他们说,‘我所起的意,岂是从肉体起的,叫我忽是忽非么?’(17节下)

 他又厉害的说,‘我指着信实的神说,我们向你们所传的道,并没有是而又非的。’(18)保罗的意思是说,“你们不要拿这件事来评估我;你们要用我的话来评估我。你们要把我所传的真理拿出来。你们要在我传的真理上看我这个人。我的话就是我,我这个人就是我的话,我的话并没有是而又非的”。

 弟兄姊妹,路是会变的,负担是不会变的;路是会因受引导而改变的,负担是不能变的。我们里面的负担若是联于基督,我们就能起来作见证,我所起的意,岂是从肉体起的?叫我忽是忽非么(17)?主在我身上的那一种要求,主给我的那一个负担,我是永远不会放的。我可以从这一条路走,也可以从另一条路去;道路可以改变,作法可以改变,但是我在里面的那一个主给我的托付,是不能改变的,因为那一个托付不是从肉体来的。凡从肉体出来的东西,都是忽是忽非的;所有在灵里的,都是有把握的。

 我们今天要在里面接受一种负担,我们要在灵里得着一个托付,叫我们这一个人完全被控制,叫我们的生活在主面前是一种笃定的光景,知道这是从基督出来的。

 一个事奉神的人,不该是个是而又非的人。他里面应该有把握,他里面应该有启示,他里面应该有认识,他里面应该有看见,知道他所信的是谁,也知道他这一生跟随主的价值在那里。

 我们跟随主的难处,许多时候就在我们这个人起起伏伏,上下不定,心怀二意。有时觉得事奉主好,有时觉得去作事好;有时觉得留在本国好,有时觉得出国好;有时觉得在大教会好,有时觉得在小教会好;有时觉得担负责任好,有时觉得不担负责任好。这一切都证明我们没有主的面光,对基督也不够有主观的经历,所以在我们所说、所作的事上,给人感觉我们好像是对的,又好像是错的,好像是有把握的,又像是没有把握的。

 我们的神是信实的,祂没有是而又非。一个服事主的人,他在神面前若没有主观的经历,若没有主的面光,他定规是个是而又非的人,一会儿这样说,一会儿那样说。

认识信实的神

 保罗在他所行的一切事上,都是笃定的,都是有把握的,因为他是活在神的面光里,他是在主观里经历基督。我们对基督若没有深的认识,没有深的摸着,没有高的认识,任何事情临到,都会叫我们是而又非。没有经历信实的神,就对神没有把握;信实的神在我们身上不够实际,我们就不能够有为着基督、为着教会什么都撇下的胆量。

 我们需要经历这一位信实的神和我们所传的话,叫我们不是一个是而又非的人。保罗在此就是满了把握,他知道他所信的是谁,他经历他所信的是谁,他也传讲他所信的是谁。

 一个跟随主的人在他的里面必须要有这种笃定的情形。这种笃定不是指事情说的,而是指异象说的,也是指负担说的。就着事情来说,事情可以改变,方法可以改变。若在事情和作法上坚持,那是老顽固的作法。在作法上我们不要执着,但在异象上、负担上、生命上,我们不可以是而又非!

 我们要知道我们所信的是谁,我们也要知道我们所传的是什么。我们知道我们的负担是什么,我们也知道我们为什么活在地上,为什么有这样的生活,为什么有这样的事奉,我们是活在这一种控制之下。这样,我们就能起来见证,“我向你们所传的话,并没有是而又非的。”

 弟兄姊妹,我愿意你们去祷告,求主把我们从福利平安的观念里救出来,叫我们有一个受苦的心志,无论那里都能去,只要让主为大,只要让教会被建造。叫我们的生活没有是而又非,叫我们的生活在基督里是笃定的,认识那位信实的神。──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