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九篇 灵与教会

 

读经

‘那把我们和你们紧紧的联于受膏者,并且膏我们的,就是神;祂又用印印了我们,并赐那灵在我们心里作质。’(林后一21~22原文)

神一切应许的实际都在基督里

 神是一位有旨意、有目的、有计划、有经纶的神,祂要得着一个建造的教会。祂因着这个永远的旨意,就给了我们许多的应许。这些应许无论是有条件的、没有条件的,那应许的实际,都是在基督里面。神在基督里把一切都给了我们。

 我们经过基督,就产生了阿们:我们在什么话上经过基督,我们在什么话上就有阿们;我们在那一个启示上经过基督,我们在那一个启示上就有阿们。神给我们的都是主观的,不是客观的;神给我们的都是可经历的,不是为着谈论的;神给我们的都是实体的,不是虚浮的。

 为什么保罗事奉神是那样的有把握?因为他在每一件事上都经过基督,在基督里他有一个“是”,经过基督他有一个“阿们”。所以他所起的意,就不是按着肉体起的,他的服事教会是在一切大事上、小事上,都和主有联合的。他不断的经过基督,一切的事在他身上都是阿们的,他所传的话就没有是而又非的;他不断的经过基督,在他里面就有享受、有把握,在他里面就明亮,他知道他所信的是谁。因着他知道怎样在一个一个真理上经过基督,怎样在一件一件教会生活的实行上经历基督,他的生活里就满了经历基督丰富的实际,叫神因他得荣耀。

经历基督的两面-灵与教会

 保罗先给我们看见神有应许,再给我们看见神应许的中心是基督。接着,他要带我们看见如何经历基督。

 他在哥林多后书一章二十一、二十二节说,‘那把我们和你们紧紧的联于受膏者,并且膏我们的,就是神;祂又用印印了我们,并赐那灵在我们心里作质。’他在这里带我们看见,经历基督在于两个方面:一是灵-那灵作质;一是教会-我们和你们。我们有了灵,我们有了教会,基督在我们身上才不是客观的。

一、紧紧的联于教会

 神在我们中间有一个坚固的建造,是不能被拆毁的。

 在哥林多教会中,有人说,我是属亚波罗的,有人说,我是属矶法的,还有人一些人认为保罗到马其顿去,就是不与他们在一起,就是和他们分开。这时,保罗题示他们说,不是这样的,我们与你们乃是被紧紧的联于受膏者的,我这个工人和你们的关系,不是外面的关系,乃是在生命上的关系;我和你们有一种生命上的联结,这种联结是不可能被分开的。

 经历基督有一个先决的条件,那就是我们这个人要紧紧的联于教会;你一定要摸着“你们和我们”。

 我们和世人之间的不同,甚至我们和基督教里的圣徒之间的不同,就在于我们中间因着神的怜悯,有一种坚固的建立,把我们坚固的联于教会。今天我们是为着教会而活,我们的生活和教会是不能分开的。

 在基督教里,圣徒是自由流荡的,他喜欢那个“会”他就去那个会,等他不喜欢那个会,他就另找一个什么“堂”;他们不能见证在他们中间有一个坚固的联结。

 感谢神,祂怜悯我们,叫我们不仅看见了神,看见了基督,我们也有一种生活,乃是结实、坚固、彼此建立的生活。我们是被建立在教会里,我们和教会是一直有关系的,教会是我们生存、存在的缘由。我们有基督,我们也有教会;我们为基督,我们也为教会;我们完全为基督,基督在我们实际的经历里也就是教会。

 保罗说到教会时,他说得很简单,他说,“把我们和你们紧紧的联于受膏者”;也就是说,我们是建造在一起的,我们是在基督里面,在我们中间是有一个生命的联结的。我们有基督还不够,我们还需要紧紧的联结在一起。这种生命的建立,不是任何闲话可以拆毁的,也不是任何主意可以动摇的。

 我是在教会中长大,我可以见证,不论是对年长、对年幼,我和他们之间那一种的关系,不是任何批评、任何论断所可以破坏的,因为神已经把我们紧紧的联结在一起。

 我们不能活在是非、对错里,一下论断谁怎样定意,一下又批评谁没有长进,这些都是卑下的。保罗摸着一个高的东西,他的负担就是要教会得益处,在他的心情里,他和教会的关系乃是神所建造起来的-那把我们和你们紧紧的联于受膏者,并且膏我们的,就是神。

 弟兄姊妹,我们要紧紧的和教会有生命的建立,若没有这样的建立,是非一出来,我们就站不住了。许多时候撒但进来给我们许多问号:真是这样的吗?这样是值得的吗?那个弟兄的确是这样吗?这时我们必须看见神所作的,神是把我们和弟兄姊妹在基督里紧紧的联结起来,我们和弟兄姊妹的关系是在生命上的联结,这个联结是不可以分开的。

 你若曾经跟随前面的弟兄学习事奉,你里面会对他们满有感觉-是因着他们走在前面为你开了路,你才走得上去;这时无论谁前来对你说这些弟兄的消极的话,你里面一定是抗拒的,一定是排斥的;因为在你里面有一个经历,基督已经把你紧紧的联结在这些弟兄身上,是无法被分开的。

 弟兄姊妹,你要有紧紧联于教会生活的实际,你才能好好走主的路,才不会上上下下、起起伏伏。我真是愿意问你们,你们联结于教会有多少?联于教会不是一件小事情。经历基督丰富最实际的路,就是把自己联于教会。

 有一位事奉主的人要离开他所服事的地方,在那个送别的早晨,弟兄姊妹分列在他的马车旁挥泪,马车要出发了,他的妻子突然哭着对他说:“约翰,我受不了,我们不能离开他们。”他也流着泪说:“我也有同感,我们留下来罢!”后来他写了一首诗歌:“福哉,以爱联系,圣徒心心相契……一人心伤,众人泪淌,充满同情心肠。”(诗歌621首)

 我们不能因着教会的光景好就服事,光景不好就不服事;我们不能因着教会是顺服的就宝贝她,不是顺服的就不要她;我们也不能觉得在教会中有路就留在教会里,没有路就离开。保罗那种“把我们和你们紧紧的联于受膏者”的情形,是我们不可缺少的。

能为教会死,才能为教会活

 在教会中有些年长的弟兄姊妹,他们在教会中数十年,似乎没有作什么,只是默默的聚会。但是你若去和他们交通,你就会发现他们那种联结于教会的心情,他们那种联结于教会的生活,使你觉得教会的建造实在是从他们产生出来的。这个联结是“死”的表记,只有愿意为教会死的人才有这样的联结。

 这个训练开始时我题过,“不能为主死的人,就不能为主活”;今天我要进一步的说,“不能为教会死的人,就不能为教会活”。我们若有死的心志,若有死的态度,愿意为教会死,那么,我们与教会紧紧联结的实际就产生出来了。

 以前我见过儿童服事征召小牧人,刚开始来了很多人;不久之后,好些人就不服事了。追查原因,有人觉得不合他的意,就不服事了;有人觉得不痛快,也就不服事了。这都是因为缺少与教会的联结。

 若是我们的生活联结于教会,我们就会有真实属灵的学习,我们就肯为教会死。我们认识,合我意的,这是教会,不合我意的,还是教会;给我盼望的,这是教会,不给我盼望的,还是教会。我为基督活,我为基督活的实际乃是为教会活;我为教会活,就把为基督活的实际显出来了。

二、摸着灵就摸着教会

 另一方面,我们要看见,属灵的事都是在灵里;没有灵,就没有属灵。有一次和李弟兄在一起,我说:“在美国,‘教会’的光比以前更清楚了。”李弟兄说:“在每一个阶段都是比前一个阶段更清楚的。主在台湾的恢复,就比在大陆清楚;主在美国的恢复,就比在东方更清楚。”为什么是这样的呢?因为李弟兄愈过愈把我们带到灵里。

 人摸着灵,就摸着教会;人不摸着灵,就看不见教会。在这个训练中,我觉得你们都是好弟兄、好姊妹,都是有心的,但是有一件事叫我担心,就是你们的灵太弱。弟兄姊妹,我们不仅要有心,我们还要有灵,因为智慧和启示都是在灵里,所有属灵真实的认识都是在灵里。

让灵掌权产生膏油

 保罗在下面加上一句话,‘并且膏了我们的,就是神。’这话的意思是说,这个联结不是外面的事,乃是在灵里的事。“膏”是灵掌权的结果,什么时候灵掌权了,什么时候就有膏油了。譬如说,你去看电影,没有让灵掌权,膏油就不见了;你安静的读主的话,让灵掌权,膏油就来了。

 膏油是在神主权里产生出来的;没有主权,就没有膏油。主的膏油在你里面给你经历有多少,是根据你的主权让在主手里有多少。你愈让主有主权,你就愈有主的膏油;因为基督就是作王者,祂是带着王权,把膏油倒下来。

 膏油在那里呢?膏油是在教会里。保罗就是在主的王权之下;当他和教会一同往前去的时候,他和教会就是一个,他在他们中间是有膏油的。灵使我们在教会中经历基督,灵也让主作王产生膏油。我们释放灵、运用灵,把自己摆在主的王权下,这灵在我们身上就要像膏油一样滋润我们、缠裹我们、安抚我们。

 有好多次,我站在讲台上,不知道要讲什么,也不知道要怎么讲,后来我知道这是主权的问题。你站在讲台上,要问你的良心有没有亏欠,你的奉献绝对不绝对。若是你的良心没有亏欠,你的奉献是绝对的,你是联于教会的,你是在主权里面,就有膏油在你身上,膏油和主权都在这里,你就不必害怕了。

生活以膏油为中心

 我们的生活应该以膏油为中心,没有膏油,我们的生活就不正常。你若行走在主旨意之外,不论从外面看是多好的,你都不会有膏油。每当膏油不见时,你就知道该马上停下来,因为那基督作主的实际已经失去了。

 我们是一个有膏油的人,我们的生活是一个有膏油的生活,我们的职事是一个有膏油的职事,膏油在我们身上应该是满了活泼,满了运行,满了正常的运作。所以我们若愿意在主恢复中作种子,就必须注意膏油;要常常问自己:在我身上有没有膏油的涂抹?有没有因膏油产生的能力?有没有因膏油产生的禁止和鼓励?

灵的三方面-作王、印、享受

 二十二节说,‘祂又用印印了我们,并赐那灵在我们心里作质。’保罗说到灵的三方面:第一,灵是作王的;第二,灵是印;第三,灵是享受。照我们天然的观念,应该是先有印,后有膏油;先打过印,然后才属于祂。但保罗说,先有膏油,后有印。因为印的实际是在膏油里,有膏油,就有印的实际。但是有印的,不一定就有膏油-所有蒙恩的圣徒都是被主印的,但不一定个个都有膏油。

 我们要学习让主有王权,叫我们身上有膏油;因着这个膏油,在我们身上就产生一个见证,见证我们是被那灵印的,这个印见证我们是属主的。

 正常成长的途径是这样的:你一得救你就有印,并有那灵在里面成为质,这个质给你享受了,把你带到主的王权里,叫你有膏油,这个膏油把你带到身体生活的实际里。但在这里,保罗是先题到身体,再题到油,再题到印,末了用质作结束。

那灵作质,带我们进入一切的实际

 什么是质?质就是豫尝,质就是那丰富享受的实际。虽然那灵的丰富,是要等到有一天那灵用复活生命的大能,使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把我们带到永世里,我们才知道有何等的丰富,但是今天在我们里面有一个灵,这个灵已经给我们豫尝到天上的丰富。

 保罗为什么以质作结束呢?因为在这卷书里,他讲的不是真理,他讲的完全是经历,而灵在我们经历中是最主要的。

 是什么把“是”带给我们?是什么把“阿们”带给我们?那是那灵的质作出来的结果。今天我们的身体虽然还没有得赎,我们还活在肉身的辖制里,但是那灵把神的丰富、神的荣耀、神的能力、神的圣洁都带到我们里面,成为我们的生命和实际,使我们经历了神性所是的一切,也经历了神能和神所作的一切。

 基督徒的生活是灵的生活。保罗在前面题起十字架、好的良心,以及他如何服事教会、如何与教会联合,这一切的末了,乃是那在他里面的灵把神性所是、神所能、神所作的一切丰富都带到他的身上,成为他的实际。

 为什么他可以经历十字架?为什么他可以经历基督的苦楚?因为他有灵。为什么他的良心可以作见证?因为他有灵。为什么他能仰望主的再来?因为他有灵。为什么他说的话不是而又非?因为他有灵。为什么他联于教会?为什么膏油在他身上?都是因为他有灵。保罗的生活是那灵作质作出来的结果。

 弟兄姊妹,基督徒生活的宝贝都在于这灵。没有灵,十字架是咬着牙背负的;没有灵,良心不可能是干净的;没有灵,不可能不是而又非;没有灵,不可能见证耶稣基督;没有灵,不可能活在神应许的实际里;没有灵,不可能联于教会;没有灵,不可能享受膏油;没有灵,一切属灵的事在我们身上都是虚无飘渺的;但是灵来了,就把神性、神能统统带到我们里面,作成我们的实际。

 今天我们所需要的乃是这灵。保罗把在他身上所受基督的苦楚、他良心的见证、他的夸口、他所传的话、神的应许、他与教会的联结等这一切讲完之后,他作了一个非常实际的总结 ─ 我有灵。灵在他的里面是一个享受,是一个实际。

 我们极容易受习惯的限制,在聚会中,前面的弟兄怎么带,我们就怎么跟,别人怎么教,我们就怎么作。我们很少去突破一个聚会,我们总不能脱出教养的束缚,我们缺少灵里的自由与超越。在一个正常的聚会中,应该是这个有话语,那个有诗歌,这个有祷告,那个有分享;我们来在一起,没有道理,没有拘束,我们只有灵,我们只懂灵,我们只要灵里的自由。

 保罗就是把这么高的东西带回到简单的实际里。他说,‘又赐那灵在我们心里作质。’有灵,就有实际。这灵不是我们的喊叫,也不是某一种的作法方式,灵就是灵,这灵是我们的动力,是我们跟随主的源头,也是我们爱主心情的发起;有灵,就有一切。

 但愿主对灵的负担,成为我们对灵的负担;但愿保罗所宝贵的,不是我们所轻看的,保罗所倚靠的,不是我们放在一边的。当我们来看保罗这个职事时,我们向着主该有这样的心情,“主阿,你如何叫保罗借着灵作质,产生如此荣耀的生活,也求你照样把灵给我,叫我里面也产生如此荣耀的生活。让质在我身上成为我的实际,叫我能从是、非、对、错、刚强、软弱中出来,进到一切属灵的实际里。”──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