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篇 帮助人喜乐

 

读经

‘我呼吁神给我的魂作见证,我没有往哥林多去,是为要宽容你们。我们并不是辖管你们的信心,乃是帮助你们喜乐;因为你们凭信站立。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们那里去,必须大家没有忧愁。倘若我叫你们忧愁,除了我叫他忧愁的那人以外,谁能叫我快乐呢?我曾把这事写给你们,恐怕我到的时候,应该叫我喜乐的那些人,反倒叫我忧愁;我也深信,你们众人都以我的喜乐为自己的喜乐。我先前心里难过痛苦,多多的流泪,写信给你们;不是叫你们忧愁,乃是叫你们知道我格外的疼爱你们。’(林后一23~4原文)

一个紧紧联于教会的人

 哥林多教会有一种拒绝保罗的情形:他们责怪保罗没有去哥林多是因为不敢去,责怪保罗是一个是而又非的人。针对这件事,保罗说,‘那把我们和你们紧紧的联于受膏者,并且膏我们的,就是神。’这里保罗表明自己是一个紧紧联于教会的人。

神能为我作见证

─ 是一个联于神的人

 在这里保罗接着提出他的见证,他说,‘我呼吁神给我的魂作见证,我没有往哥林多去,是为要宽容你们。我们并不是辖管你们的信心,乃是帮助你们喜乐;因为你们凭信站立。’

 保罗在前面说得很清楚,他说,我对你们说的话“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在你们中间所传的耶稣基督并不是是而又非的(林后一18)。保罗是这样的一个人,但这时他却又好像被逼到一种情形,叫他不仅告诉哥林多人他有一个可夸的良心(林后一12),现在他还要呼求神,他呼天唤地的要天地的主出来为他这个人作见证。

 在这节圣经中,我们摸着一个非常宝贝的东西,那就是保罗在这里有一个宣告,“当我来跟随主时,我的神与我是合一的。到时候,我的神要出来替我作证。现在姑且不谈属灵,也不谈良心,现在我是把自己摆在你们面前,我要呼求我的神出来替我作证。”

 弟兄姊妹,你来事奉神时,一定要和神有这样的关系-你可以叫神出来替你作证。你若是不能叫神出来作见证,这条路走一走你就会害怕;你就会有所疑惑:我是不是讲错了?我是不是作错了?我是不是得罪了人?

 我们常是不够纯净的;若在事奉中我们敢叫神出来替我们作见证,这表示我们这个人是清洁的,我们对教会是没有贪图的,我们在教会中是没有个人盼望的,我们的一切都是为着教会的。这样的事奉才是真实、有价值的事奉。

 所以,保罗有这一个宣告-我要呼求这位和我同工的神替我作见证,我所作的一切,神都知道。祂知道我为什么这么作,祂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定规我的行动,祂知道我为什么这样生活;祂知道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为着教会能得着益处。换句话说,保罗这样的事奉是紧紧的联于神的;神不仅替他的工作作见证,不仅替他的良心作见证,神还要出来为他这个人作见证。

 我们读到这里就能懂保罗为什么能建立教会,为什么能兴起那么多处的教会。保罗为着教会好像成了愚昧人-教会弃绝他、误会他、论断他,把他摆在一边-他还是能起来说,我是交通于基督的苦难,我是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但是因着我是这样的关心主的教会,我的良心要见证我的所行、所说都是为着教会的建造,我不只自己见证,我还要神起来给我作见证,见证我是如何的为教会。我的事奉是联于神的,不管你们批评我、攻击我,我的里面总是很有把握。

─ “是为要宽容你们”

 保罗为什么不去哥林多呢?保罗说:‘我没有往哥林多去,是为要宽容你们。’保罗是一个不在肉体里、没有己、也不看人脸色行事的人,若是他真到哥林多教会,他怎么会不处理那些不正常的情形呢?他怎么能不给他们一种管制呢?但是保罗看他们还是年幼的,他从特罗亚到马其顿,故意不从哥林多经过,为的是要宽容他们。

 保罗为着教会的心情是生活上的,他知道应该怎样带领教会,他也知道教会应该怎样才能往前。这一次在保罗的感觉里,他如果去了,对他们会有一种责罚和管教。这样,也许教会就因着他的去而回转了,但是他也知道,有些弟兄会受不了。

 他们中间许多人是保罗带到教会里的,现在他们拒绝保罗,保罗知道如何运用他的权柄来对付他们,保罗知道怎样将他们暴露。但是保罗不愿轻易对付他们,不愿轻易叫他们为难,不愿轻易指出他们的错,叫他们不能往前。

 保罗说,我呼吁神给我作见证,我是多爱你们,我不到你们中间,是怕那些毁谤我的人再也活不下去;我不去,是为宽容你们。我呼天唤地的求神来为我作见证,不是为着我,我呼天唤地是为着你们!

─ “不是要辖管你们的信心”

 一个建造教会的人要有这样的心。就一面来说,我在神里面有个负担完全是为着教会的;就另一面来说,我这样的要教会长大、成熟,不是为着我在教会中的“好”,而是为着教会好。保罗说,“我们并不是辖管你们的信心,乃是帮助你们喜乐;因为你们凭信站立。”保罗不是辖管别人信心的人,他是帮助人喜乐的。

 在教会生活里,不错,我们有管制,我们有顺服,但是无论管制也好,顺服也好,我们都不能去摸着人的信心,信心是个人向神负责的。有人吃素菜,有人吃肉;有人蒙头,有人不蒙头,这些东西都不该叫我们来辖管人的信心。弟兄姊妹有某种的生活,这是他们在神面前信心的问题,这个不能由我们来管制。

 保罗没有拿出他的标准、没有用他使徒的权柄来对付人、辖管人。他觉得时候还没到,他去是要使他们喜乐。保罗的心是把他自己完全的摆在教会中,他对人没有控制,只有扶持;他对人没有要求,只有帮助;他对人没有律法,只有供应。

 我们的信心,就是我们向主负责的情形。我们要注意,不要在不知不觉中对人产生要求,超过他在主面前能够向主负责的度量。他若只能向主负责这么多,他里面只觉得他应该向主负责这么多,我们就不能去辖管他。

 我观察基督教,看见那儿满了辖管人信心的情形,他们用“愚民政策”,惟恐人摸着主,惟恐人长大,因为人一摸着主,一长大,就要离开他们。那些组织是撒但利用的工具,把许多可爱的圣徒都拉了去,叫他们没有办法好好的生长。

 一个人若正常的得救,正常的爱主,正常的在灵里,他是自由的,也是单纯的。但是他若不幸碰到一个基督教团体,那个宗教团体立刻把一些规条律法加进来,辖制他的心,会叫他不能照着灵的自由来事奉神。今天有许多爱主的弟兄姊妹被掳到巴比伦去,他们领头的弟兄把他们笼罗在手里,控制他们,灌输他们思想,不让他们在灵里得自由。

 我们都盼望所服事的人长大;但是有一种的盼望会使人愈过愈长进,也有一种的盼望会使人愈过愈在辖制之下。在教会生活的实行里,我们不能给人感觉到这里有一个“铁腕政策”-顺我者生,逆我者死-我们要让主有主权,才不至于变成辖管别人。即使在聚会中,我们也要让灵有绝对的主权;我们不只操练灵,我们还要顺从灵,不把聚会弄成一定的章程,使灵无法自由的运行。这是很严肃的事。

 圣灵为什么在聚会中没有自由?因为我们不知不觉就管制了人的信心。以前我读到“见与闻”,麦雅各看见牧师讲道讲不清楚,他有负担,他就上前去请牧师下来,让他上去讲。那时我就想,“主阿,什么时候教会中也有这样美丽的情形出现呢?”

─ 愿意帮助你们喜乐,不愿意你们忧愁

 我们千万不要辖制人的信心,我们要帮助人喜乐。“帮助人喜乐”的意思,就是保罗说的“好叫许多的人为我们献上感谢”,他要弟兄姊妹的脸有一种喜乐的光景。

 我们一定要认识保罗这句话,‘我们并不是辖管你们的信心,乃是帮助你们喜乐。’保罗这里的意思是,我和你们在一起,只要你们长进,我就喜乐,只要你们喜乐,我就喜乐。我所有的事奉,我所有的工作,乃是为着使你们喜乐。

 这种情形是正常的,这种情形也是荣耀的,这话应该种在我们里面。向着神,我是呼天唤地求神出来替我作见证;向着你们,我是何等愿意你们又长进又喜乐,我真是不愿辖制你们的信心。这是一个正常服事主的人为着教会该有的态度。

 二章一节,‘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们那里去,必须大家没有忧愁。’这是个很特别的点。我曾观察许多前面的弟兄,我里面体会他们只愿意使教会喜乐,一点不愿意叫人有忧愁。

 为什么保罗能够造就这么多的教会?为什么那么多的教会能够借着保罗得祝福?为什么主愿意给他那么多启示?因为保罗是一个联于弟兄,并为弟兄而活的人,他这些话是向着反对他的人说的。这些话也是出于他的经历;他说,“我再到你们那里去”,可见他曾去过哥林多,去处理教会的一些问题。那时他可能还年轻,一面帮助了教会,一面也叫教会中一些弟兄受了责备,叫他们的肉体被暴露,就产生忧愁。所以这次保罗说,‘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们那里去,必须大家没有忧愁。’这时,他的灵不是一个作工的灵;他去不是为讲道,也不是为改正,更不是为着处理局面,他的去是为叫教会喜乐。

 他说,‘我自己定了主意,’他告诉自己,如果上次我错了,这次我不能再错了,我这次必须使大家没有忧伤,不能再有忧伤留在教会中,教会中不应该有那么多的忧伤。保罗的感觉完全进到哥林多教会去,他的感觉非常细嫩,他要帮助弟兄姊妹得着喜乐。

 每一个事奉主的人都应该有这一种细嫩的感觉。我们在教会中,不该感觉自己懂得多少道理、会作多少的工,我们必须是一个会叫教会喜乐的人。

完全联于教会,完全为教会而活

 在一章里保罗的话那么强,到了第二章他的态度突然软下来,变成爱的话-‘倘若我叫你们忧愁,除了我叫他忧愁的那人以外,谁能叫我快乐呢?’我的确喜欢这句话。也许你们会奇怪,不是有主在保罗身边可以叫保罗喜乐么?不是活在灵里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么?弟兄姊妹,属灵的事都是有两面的。譬如说,我的灵很强,也很对,但不小心伤了一个弟兄,又伤了一个姊妹,然后我仍能灵里刚强,像没事一样,我愿意告诉你,这种情形会使教会落入忧伤里。

 保罗是联于教会的,他是为教会而活的人,当他见到弟兄姊妹进入一种不能喜乐的情形里,他的里面就难过了,他的联于教会是把他这个人摆在教会里:教会喜乐了,我才能喜乐;教会忧伤了,我就没有办法喜乐。

 我们对教会的感觉都很浅,我们还没有进入与弟兄姊妹同死同活的感觉,在神面前我们和弟兄姊妹还没有一同背负见证的感觉,我们只对聚会的好或不好很有感觉。保罗不是这样,他这个人不仅被主夺去,不仅被主的负担夺去,不仅是联于基督,他的生活更是完全联于教会,他是完全为教会而活的人。

 我们到各地服事教会,必须有这样的负担,我们不能带着蓝图和理想到一个地方,然后坐在开山机上奋力的大作一场。不,我们到一个地方必须满了属天的感觉:我们的喜乐和忧愁,都不在自己的手里,我们的喜乐和忧愁是联于教会的。我们看见弟兄姊妹又长进又喜乐,我的里面就欢喜!我若曾叫那一个人忧愁,他的忧愁,就成为我的忧愁,除非那一个人喜乐起来。这样,你的奉献就不仅是属于主,你的奉献更是属于身体的;你的生活不仅是高的,你的生活更是实际的。

 在我们青年人中间必须有这种为教会而活的情形出来,我们见到任何弟兄姊妹,我们都要珍惜,都要爱护,都要他们喜乐。今天,教会在建造上产生难处,和不容易建造起来的因素,就是教会中缺少这样的人。

 在教会中一般青年人,说爱主,都很爱主;说奉献,都奉献了;说摆上,也都尽其所能的摆上了,但是为什么没有建造的情形显出来,反而在一起彼此“比较”,彼此有“受压”的感觉呢?都是因着我们没有认识教会建造的实际的缘故。

 我们若是认识教会建造的实际,我们就不需要这样受压。我知道和我在一起的弟兄,与我是一个。他们的祷告就是我的祷告;他们的软弱就是我的软弱;他们的得着就是我的得着;他们忧愁,我就不能喜乐;我必须使他们喜乐,我才能喜乐!弟兄姊妹,我们把这样的实际带到教会里来,教会就不可能不被建造。

盼望与教会一同经历喜乐

 三节,‘我曾把这事写给你们,恐怕我到的时候,应该叫我喜乐的那些人,反倒叫我忧愁;我也深信,你们众人都以我的喜乐为自己的喜乐。’保罗完全被调进教会里去了,他不在教会之外,教会就是他,他就是教会,他活着就是教会。

 他对于那些因他话语忧愁的人,里面有一个恳求,“主阿,你的话出去了,要产生果子;这个人忧愁了,求你救他,也求你救我;因他忧愁,我就过不丢,我的担子卸不下来。”也许那个受责备的人蒙了光照,也悔改了,但他的灵还在忧愁里面;而因着他没有喜乐,保罗也没有办法喜乐。

 不但保罗自己有这样的经历,保罗要求哥林多教会的弟兄姊妹也要有同样的经历。他似乎是说,“就算你们是忧伤的,当你们读到这封书信时,我要你们现在喜乐起来,因为你们知道,惟有你们喜乐,我才能喜乐。”保罗如何为哥林多的教会,他要哥林多的教会也如何为他;他如何把一切给哥林多教会,他要哥林多的教会也以他的喜乐为喜乐!

 教会真是美妙!全世界惟有教会是这样,这是从建造产生的。我是不能叫弟兄姊妹忧愁的,弟兄姊妹也不能叫我忧愁;我是为着弟兄姊妹的喜乐而喜乐,他们也是为着我的喜乐而喜乐,我们都要在基督里彼此又长进又喜乐!──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