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一篇 流泪,为弟兄

 

读经

‘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们那里去,必须大家没有忧愁。倘若我叫你们忧愁,除了我叫那忧愁的人以外,谁能叫我快乐呢?我曾把这事写给你们,恐怕我到的时候,应该叫我喜乐的那些人,反倒叫我忧愁。我也深信,你们众人都以我的喜乐为自己的喜乐。我先前心里难过痛苦,多多的流泪,写信给你们,不是叫你们忧愁,乃是叫你们知道我格外的疼爱你们。若有叫人忧愁的,他不但叫我忧愁,也是叫你们众人有几分忧愁,我说几分,恐怕说得太重。这样的人,受了众人的责罚,也就够了。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免得他忧愁太过,甚至沉沦了。所以我劝你们,要向他显出坚定不移的爱心来。’(林后二1~8)

不管辖人的信心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第一章的末了,说出他深处的一个体会:每一个圣徒都该照着自己的信心活在神的面前;他是向神负责的,神也是向他负责的。我们这些事奉主的人,不能因着我们是服事人的,就要来辖管人在神面前的信心;我们要让人活在神面前有一种的自由。所以保罗说,‘我不是辖管你们的信心,乃是帮助你们的喜乐;因为你们凭信站立。’(24)

不忽视教会的忧愁

 到第二章他说,‘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们那里去,必须大家没有忧愁。’(1)这里说出他里面有一个主意:我曾欠你们哥林多人一些东西,现在愿意借着我再到你们那里去而有一些补偿。

 保罗要补偿什么呢?原来保罗曾经在哥林多教会中审判了一位犯淫乱的弟兄;因着他的审判,使教会中有忧愁的情形出来;这个忧愁摸着了保罗这一个人,他盼望借着他的去,使教会中不再有忧愁。

 弟兄姊妹,在我们的服事里,我们要不断的把真理、把正路摆出来。当我们把真理、把正路、把正常的情形摆出来的时候,有一些弟兄就要被暴露、被责备,被带到一种好像是失败的感觉里。因着这一种蒙光照、被暴露、受责备,叫他们进入失败的感觉里,就产生出一种的忧愁来。

 我们不能轻视这一个忧愁;这不是对或错的问题,而是教会的问题。一面说,你把那个指正摆在教会里,是教会所需要的,是你该摆出来的,是没有错的。但是另一面,当弟兄姊妹有了忧愁,你就不能轻忽这一个忧愁。

 一个正常服事的人,不应该作滥好人;该暴露的就当暴露,该指正的就当指正,该责备的就当责备,要把真理摆出来。但是还要认识,当他把真理摆出来时,却不能叫人落到忧愁的里面去。

为教会心里难过痛苦,多多的流泪

 我们服事主不只是有为真理争战的问题,更是有关心人的问题。这些年来我可以作见证,许多时候我不能吃饭,不能睡觉,都是因着关心弟兄的缘故。

 保罗在这里没有告诉我们说,他的真理都是对的,所以该对付的他就来对付,该处置的他就来处置。保罗所摸着的乃是教会,他说,‘我先前心里难过痛苦,多多的流泪,’这个“难过痛苦”,与“基督的苦难”是同一个希腊字,中文翻译成“大灾难”。它是指在人身上有一种焦虑,有一种绝望的悲伤,觉得过不去、受不了。

 保罗说,我是心里难过痛苦,多多的流泪。这个“多多的流泪”在希腊文是一个非常强的语气,是人里面有一种叫他的眼泪禁止不了的情形,叫他这个人成为痛苦的人。在教会建造的过程里,就是有一班人,他们身上有一种的托付,有如大灾难一般,叫他们觉得非常痛苦。

 对于哥林多的圣徒,保罗说,‘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儿的。我是用奶餧你们,没有用饭餧你们;’(林前三1~2)这些话说得又沉重、又厉害。但是像保罗那种一边写一边流泪,一边写一边经过产难的光景是我们所无法想的;他乃是在“心里难过痛苦,多多的流泪”的光景下写信的(林后二4)

 在保罗的感觉里,不是教会不对了,他要来对付,他要来处理,他要把教会治理得像个样子。他在这里作见证:我是怎么写哥林多前书的呢?在我里面有一种极重的压力,我是一边流泪,一边把话告诉你们。在外面看,我的话又沉重又厉害,我的话有责备、有指正。但是当我在写这信的时候,我可以把我这个人剖开来给你们看:我是在产难里,我是在一个负担里;那一个负担叫我里面焦虑,叫我里面负重担,叫我好像经过灾难,叫我成了一个满了眼泪的人。

 保罗为着哥林多教会多多的流泪:想到哥林多教会不会擘饼,他就流泪;想到哥林多教会拜偶像,他就流泪;想到哥林多教会分门别类,他就流泪……。今天的教会就是缺少这一种的眼泪,我们有太多的眼泪都是为着自己流的:为考不取大学而流泪,为不能出国而流泪,为受一点为难、受一点委屈、受一点痛苦而流泪……。我们为自己流泪太多,为教会流泪太少;我们有太多的眼泪都是浪费的。我们没有让弟兄、让姊妹来消耗我们这一个人,我们缺少把自己消耗在弟兄姊妹身上的光景。

 一个爱教会的人永远不能是政客;他为主说话时,他的感觉是正直的,他的负担是绝对的,他向着主是有把握的.他的话是纯正的、明亮的,他的话有指引、有改正、也有供应。但是当他在建造教会时,他乃是一边暴露教会中各种的难处,厉害的对付、责备;一边他这个人是在那里哭、在那里流泪。在他里面觉得已经无可救药,毫无盼望,却仍然帮助教会,带领教会,带给教会亮光,要把教会带到正常的情形里去。

配上自己,摆上眼泪

 这样的服事是从人的里面出来的。当我们来服事主的时候,我们不要太注意外面,我们要注意里面;我们不要只注意有没有把弟兄改正,我们要问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

 你为主说话的时候,必须用你这个人来配合:你的话愈凶,你的祷告就要愈多;你的话愈强,你的流泪就要愈厉害。这样你才愈能把人带到光里。你若是真要把教会带到一个悔改的情形里,你必须是流泪的,你必须是在主面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忧愁的。

 你会有这样的祷告,“主阿,不是我话如何的问题,乃是你教会如何的问题。主阿,你爱你的教会,求你赐下亮光,叫你的教会满了启示。求你将你的教会从堕落里恢复到你所要的情形里。”这样,你才是一个建造教会的人。

 许多时候,我们迷信讲道,以为教会有难处,讲一篇道就可以把问题解决了。弟兄姊妹,当然我们要学习坦诚,在正直的灵里把从主领受的正确的路指引给教会,不能柔软,不能妥协。但是你还得问自己,“我这个人有没有配上去?在我的话里,我的灵如何?我曾否为人忧愁?我曾否经过产难?我是否多多的流泪?”你若是一个这样配上去的人,你自然能供应教会,你自然能帮助教会。就着外面,你似乎是对付了人,但在里面,你为着教会的态度,还是能够帮助教会往前去。

以流泪、经历难产的灵来服事教会

 这里所说的,与我们所领会的完全是两个世界。我们的事奉为什么没有果效?我们的话语为什么缺少能力?我们的供应为什么缺少真实的生命供应?不是话的问题,乃是人的问题;不是缺少话,乃是你这个人缺少流泪,缺少产难,缺少痛苦、焦虑。我们以为把话说出来就可以了,我们没有看见主今天所要的不仅是话,更是说那话的人,只有那种人才能把那种话说出去。

 你曾否为弟兄跪在主面前?你曾否为弟兄有那种经历生产之苦的感觉?我们有这样的心情,才能把生命带给教会。作工是可耻的,作人的工尤其是可耻的,我们必须要有为父的心肠,有为父的爱。

 很久以前,我听说有一种幼儿园,给孩子们吃镇定剂,孩子吃了镇定剂都睡觉了,替老师省了不少的事情。我们来服事弟兄姊妹,不能用属灵的镇定剂来镇定他们 ─ 和弟兄们祷告一下,安慰一下,握手言欢,作个朋友 ─ 而是对弟兄们的感觉要敏锐,负担要明亮;和弟兄交通的时候,要把真理摆出来。

 并且你还要是一个流泪的人。你要为着教会的建造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不能有一个正常的生活,好像你整个人完全被教会抓住了。我们学习服事主一定要摸着这样的灵,你摸着这样的灵,你的路就走得正。要让弟兄姊妹成为你的负担,挂在你的肩头上,成为你的负荷,让你没有办法过一般正常人的生活。

 保罗题到教会的时候.他是把他自己解剖开来给弟兄看,在他身上是如何有基督的苦难的 ─ 基督是如何借着死来产生教会,现在我写信的时候,我也是在经历这个基督死的苦难,我保罗就是在这样的经历里产生出这封书信来。

把弟兄当弟兄来服事

 如果你在预备主日的讲台的过程中,你仅仅得着一点的光,有一点的祷告,却没有将自己摆进去,也不为着教会流泪,这是可耻的。教会不是一个发表道理的地方,你若仅仅是为着把道讲好来求主给你亮光、给你引导,得着一点灵感,再配上一点经历,就去带一个聚会,仅仅是把弟兄姊妹当作你讲道的对象,这是不行的。

 一九七四我在美国,医生说我有心脏病。李弟兄知道了,立刻打电话问我是怎么回事,并问我能不能参加训练。我立刻表示,医生要我多休息,我知道训练是很严谨的,我若参加了训练又缺课就不好。他说,“你来罢!我给你安排住的地方,你一边休息,一边聚会,一边交通。”这样的服事叫我很受感动。李弟兄的服事是把弟兄当弟兄来服事,他不是把弟兄当作讲道的对象来对待,不是把弟兄当作工作的计划。在他的负担里,他所背负的是一个建造的见证,这一个见证是从保罗那样的灵里出来的。

 我可以作见证,我这一生是活在弟兄们的爱里,我不是活在弟兄们工作的计划里。在我一生许多个转折点上,都是因着我旁边有一些弟兄说几句话,那几句话就让我整个的人被开启。今天我看到前面弟兄,就常会想起在我年幼的时候,什么弟兄说过一句怎样的话,因着那一句话,让我属灵上有一个什么样的转变。

 在美国各州我认识许多弟兄,在我的祷告中,我常把他们的名字在主面前念一念:主阿,你必须保守这一个人。主阿,求你保守他!有一位弟兄写信问我读那一个系对于事奉主最合式。我回他一封信说,“弟兄,我常在主里想到你,我从来没有想过你应该念那一个系。我只有想到,你必须是一个一生事奉主的人。”因为念什么系都是一样,到末了我们都要服事主。

 我喜欢一首诗歌,‘若这事能够叫你们得益处,我有何代价不能付?若这事能够叫你们得益处,我一切重担不顾;虽然我知道前途艰难,我的泪眼要常现你前。若这事能够叫你们得益处,我的一切都付出。’(生命之歌51)这就是保罗的灵。

 真正的建造教会,是我们里面因着弟兄们而有的受压。这压力在我们身上愈重,我们里面的炸力就愈强,这个炸力要叫我们经过许多的事,而被带到活着就是为教会的情形里。我们若不摸这些根本的项目,只在外面学如何讲道,如何发表,我们就都要变成鸣的锣和响的钹了。

忧愁,为教会

 五节,‘若有叫人忧愁的,他不但叫我忧愁,也是叫你们众人有几分忧愁,我说几分,恐怕说得太重。’这一节中文翻得很好,意思是如果有叫人忧愁的,他不但叫我忧愁,也叫你们有几分忧愁。在今日的教会中,不缺少主张,也不缺少好的意见,但是缺少眼泪,缺少忧愁!我就怕这个训练会叫我们的眼睛明亮,叫我们的标准愈来愈高,到后来这些眼光变成一个尺寸,来量弟兄姊妹合不合我们的标准。

 在保罗的事奉里,看见一个弟兄有了难处,他是忧愁的;他看见在他服事的教会里有了不够正常的情形,他里面的感觉是忧愁的。保罗愿意哥林多教会像他一样,也能有几分忧愁。但因着哥林多人完全不能领会保罗的负担,所以保罗说,‘我说几分,恐怕说得太重了。’

 属肉体的人来到聚会中,说长道短,这样的人是没有什么忧愁的。教会的情形若是正常,就不该满了闲言闲语,教会的情形若是正常,是会有一些忧愁的。一个人跌倒了,好像我们都跌倒了;一个人失败了,好像我们都失败了;一个人不能积极的跟随主,好像我们都受到了影响了。我们应该有这一种常为教会情形忧愁的灵。

 弟兄们,教会的情形无论多好,我们若从神那里来看,都需有一个感觉,“主阿,还是不够!你要更多的祝福,更多的怜悯,更的来带领,主阿,为什么这个弟兄不能更爱你?主阿,为什么这个弟兄这么爱你,却不开窍?为什么这个弟兄这么长进却不成熟?为什么这个弟兄这么成熟,还不能在教会中尽他的功用?为什么这个弟兄已经尽他的功用,却还不能厉害的影响教会?”我们若这样来看教会,我们这个人就成为一个难过、痛苦、多多流泪的人。

一个为弟兄的灵

 六至七节,‘这样的人,受了众人的责罚也就够了,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免得他忧愁太过,甚至沉沦了。’这一节圣经是指林前五章一至五节,有人娶了他的继母,犯了大罪。保罗吩咐要把这样的人交给撒但,败坏他的肉体,好叫他的灵在主的日子可以得救。现在这个人悔改了,保罗吩咐哥林多教会要赦免他,免得他忧愁太过。

 主的赦免和主的行政是两件事,特别是犯淫乱的罪,可以得着赦免,在教会中却很难再有功用。他可以认罪、悔改,也照样活在教会中,但是你要知道,这一个人不能有用,主没有办法在这个人身上再有路。

 但保罗的灵完全是为着弟兄,这个为着弟兄不是在工作上的,乃是在生命里的。这一个弟兄并不是一个在工作上有用的弟兄,这一个弟兄不过是一个悔改的弟兄。但因着保罗的服事是在生命里的,这叫他在有那么多教会需要照顾的情况下,仍能为这样的一个弟兄流泪!保罗这个灵乃是一个为教会的灵。

不要使弟兄天天活在控告里面

 在前面保罗的话是厉害的 ─ 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并不悔改,要把这样的人交给撒但,败坏他的肉体。教会是轻慢不得的,教会里不能有酵 ─ 但是这么一对付,这个弟兄悔改了。保罗就说,‘这样的人,受了众人的责罚,也就够了;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免得他忧愁太过,甚至沉沦了。’

 “忧愁太过,甚至沉沦了”,原文的意思是怕那个人被过度的忧愁所吞吃了。那个犯淫乱的人,蒙了光照以后,他总有一个感觉:我犯了大罪,我羞辱了主名,我没有盼望了。这一种的哀痛能把人吞吃掉。所以保罗说,不要使弟兄天天活在控告里面,你们要赦免他,安慰他。

 保罗为这个犯淫乱罪的人流泪、痛苦,求教会赦免那个人、安慰那个人。保罗不管这个弟兄将来在主手中有没有功用,保罗所关心的是教会。这个弟兄是身体上的一个肢体,他不能让这个肢体蒙了光照以后,还天天活在忧愁里,不能让这个人被哀伤吞吃掉。

 保罗举了这样一个极端的例子给我们看见,真理永远要持守,但人若悔改了,我们的心就要软下来。

向弟兄显出坚定不移的爱心

 八节,‘所以我劝你们,要向他显出坚定不移的爱心来。’这一个娶了继母的人,是公开犯淫乱的罪,被教会公开摆在一边,不让他聚会。在这种情形里,他是永远不能再有功用,他就是回来,也不过是教会中的一个弟兄就是了。但是保罗要把那个人挽回过来,他劝弟兄们要向那个人显出坚定不移的爱心来。

 他在爱弟兄姊妹的事上没有任何别的盼望,保罗爱这位圣徒,仅仅是因着他和保罗有同样的生命。保罗为什么爱他?因为保罗有基督的生命,这个圣徒照样也有基督的生命;保罗是身体上的肢体,这一个圣徒照样也是身体上的肢体。

 当圣徒软弱的时候,得罪了主,得罪了教会,保罗要挽回这一个人,他要弟兄们去向他显出坚定不移的爱心。换一句话说,保罗的感觉是:愈是软弱的、没有用的、不可用的,愈需要花功夫。愈是这样的人,愈要多陪他,愈要多为他祷告。这就是教会建造的根。

 一个建造的教会,弟兄们必须有这样的灵,显出坚定不移之爱心的实行。没有这个,无论我们怎样喊“我们要建造”,都是理论的。要看见,少了这一个弟兄,就没有建造的教会。

 基督教够培养许多传道人出来,他们作了很多工作,但是主的见证在那里?主的爱在那里?教会的建造在那里?但愿在我们身上有这一个转。在教会中应该有建造的实际,能彼此赦免、彼此安慰,彼此显出坚定不移的爱心。

 弟兄们你要注意,圣灵的负担不是往工作那里去的,圣灵的负担乃是往教会里面去的;圣灵的负担不是建立一个工作,圣灵的负担乃是建立祂的教会。所以当我们跟随灵的时候,祂常常把我们带到弟兄姊妹中间去,要我们在弟兄姊妹身上花功夫。

 我可以作见证,为着一个在教会中犯严重错误的弟兄,我流的泪比为许多在教会中有功用的弟兄多。多少次我在主面前流泪,求主再把他带回来。我们要学习向这样软弱的人,显出坚定不移的爱心来。

 教会建造的诀窍是肯把自己花费在人的身上,肯把自己花费在弟兄姊妹的身上。我们的负担不该是推动许多的工作,不该是挂着许多的责任,许多的聚会,我们的负担该是人。必须把我们摆在人里面去,摆到人的中间去,这样教会就有盼望。

 教会今天缺少的,就是在我们中间显出那一种坚定、那一种不移的爱。无论弟兄有多少的失败,有多少的软弱,他们仍是身体上的肢体,是教会中的一分,是主所买来的,都有基督的生命。在我们中间若显出这种坚定不移的爱来,就要叫教会得着建造。

 主所要的见证不是在恩赐里,主所要的见证也不是在口才里;主所要的见证,乃是一班让主在他们身上有工作、能产生负担的人。这样一班人,他们所关心的就是人,他们的心是被所服事的弟兄姊妹占据的,他们的里面为弟兄姊妹的情形忧愁的。他们能与基督同受苦难,他们是多多流泪,把弟兄姊妹挂在他们肩头上的。只有这样的人,才是一个真正服事教会的人,也才能显出主所要的见证来。──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