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四篇 刻在心版上

 

读经

‘我们岂是又举荐自己么?岂像别人,用人的荐信给你们,或用你们的荐信给人么?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刻在我们的心里,被众人所知道所念诵的。你们明显是基督的信,借着我们修成的;不是用墨写的,乃是用永生神的灵刻的,不是刻在石版上,乃是刻在心版上。我们因基督所以在神面前才有这样的信心。’(林后三1~4)

 

前言-实行馨香之气的四个要项

 在保罗身上我们看见,馨香之气的产生不是容易的,乃是经过许许多多的奉献,经过许许多多的眼泪,经过许许多多的摆上和劳苦,才叫这个人在神面前终于有一种情形出来,那就是在基督的得胜里夸胜,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馨香之气。这样的香气能叫人死,也能叫人活。

 从外面看,要有许许多多的经历才能把香气产生出来,但是我们来实行如何成为一个馨香之气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有一种的生活,第一,我们事奉必须是灵而不是字句;第二,我们的事奉必须是职事,而不是工作;第三,我们的事奉必须是传基督耶稣,而不是传自己;第四,我们的事奉必须是凭着信心,而不是凭着眼见

 我们的事奉是不是一个香气的事奉,就要问自己,我现在的服事是灵的,还是字句的?我现在的服事是职事,还是工作?我现在的服事是传基督,还是传自己?我现在的服事是凭信心,还是凭眼见?这四个实行就能决定我们的香气如何。

一、我们的服事必须是灵,不是字句

 首先,说到我们的服事必须是灵,不是字句

 这个香气若是真实的,它乃是从灵出来的,绝不是从字句出来的。若是你的服事满了字句,只叫人听道而己,那绝不会有香气,你的服事就要叫人既不死也不活!你服事来服事去,被你服事的人都依旧不变,本来就爱主的还是爱主,本来就不爱主的还是不爱主;本来就聚会的还是聚会,本来就不聚会的还是不聚会。在你身上没有一种情形-你一在那里,人或者就是活,或者就是死!

 在字句里,叫人没有什么感觉;实在说,叫人没有什么感觉,就是叫人的灵死了。

 在美国我曾经和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作邻居。她知道了我是个服事主的人,就很高兴的告诉我,她在主日学教了四十多年,她的班上有两百个儿童。她非常兴奋的说,“我一直告诉人,我也顺便告诉你,你到天堂会看见我哟,你到天堂会看见我哟!”

 这种的服事就是死字句里的服事。一个人爱主爱了几十年,看见的只有这一点点-你到天堂会看见我哟!你想这种老师会带得出什么学生?这种服事叫人的灵死了,叫人灵里迟钝了,叫人灵里没有感觉了。

 若是你的服事把人带到一种习惯里,你的服事把人带到无所谓里,在被你服事的人身上没有动力、没有炸力、没有冲力、没有能力,那你的服事就是字句的服事。

二、我们的服事必须是一个职事,而不是工作

 第二,我们的服事必须是一个职事,而不是工作

 我们的服事不是工作的问题,乃是职分的问题。一个正常的服事,是你愈在服事中尽你的职分,被你服事的人就愈活。我们不能会讲几篇道了,懂得一点真理了,就到一个地方作工;这不是一个职事,这乃是把服事当成一个工作来作。

 作工虽然会有暂时的果效,但尽职分会有生命的果效;作工是叫人死,尽职分却叫人活。我们要在神面前有一个心志,“主阿!求你把我作成一个职事。大职事或小职事对我并不重要,但是我要有一个职事。我要把我的一分尽在教会里面,我不要在教会中作一个工。”

三、我们的服事必须是传基督,不是传自己

 第三,我们的服事是传基督,不是传自己

 我们的服事只应该把基督给人,我们不能传到末了,把自己的名声传出去了,而没有把基督传出去。

 我们的事奉不能照着我们所想的,以为只要祷告就应该会产生许多事工。不,主说我们是“小群”,主也说我们是“芥菜种”,我们这些人是非常小的,是人看不见的。若是有一天你的服事叫你被显扬了,那你就要注意了,可能你已经离开香气的原则了。

 但是如果你因着怕被显扬而消极不前,什么也不作,那你绝对不是香气,你可能是“死气”!你不能退缩,你仍要积极,你要照着灵里生命的感觉服事主。但是,你要认识你是一个香气,而不是一个工人;你是传基督,而不是传自己。

四、我们的服事必须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

 第四,我们的服事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

 我们要照着信心在盼望里撒种。保罗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林前三6)这个栽种和浇灌是在信心里的。如果神不叫人生长,保罗栽种了也是白栽种,亚波罗浇灌了也是白浇灌;只有神来了,才能叫人生长。

 在我们的服事里,我们不是以人数为中心,在我们的服事里,我们是以主为中心;在我们的服事里,我们乃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

是灵,不是字句

生命重于实行

 我们这个人要成为馨香之气,我们的服事必须是灵,不是字句。

 保罗在这里举了一个例子。他对哥林多人说,‘我们岂是又举荐自己么?岂像别人,用人的荐信给你们,或用你们的荐信给人么?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刻在我们的心里,被众人所知道所念诵的。’(林后三1~2)这里保罗把教会的实行分作实行的(你们的荐信),和生命的(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两面。

 实行的一面是必须的,但是比不上生命的一面;生命的一面是更高的。

 当弟兄们在众教会之间彼此来往交通的时候,有带“介绍信”的需要;这信告诉别的教会,他是在那一个教会得救的,他是怎样的一个弟兄。

 但是保罗和哥林多教会的关系不是实行的一面,保罗和哥林多教会的关系乃是生命的一面。我们事奉的时候,是需要在实行的范围里,但是神更要我们到生命的范围里。

 如果我们太注意实行的一面,忽略了生命的一面,我们这个人就容易陷在事情的陷阱里。我们里面若被许多实行的事务充满,就不能超越到生命里去。实行那一面的事务固然是应该作的,也都是好的,但是这一些事务,往往会让我们的生命不能流到弟兄们中间去。

 在保罗的事奉里,他注意实行,他更注意生命。

 我们刚刚起来爱主的时候,叫我们兴奋的大都是实行的事务:作“小牧人”会叫我们兴奋,“带诗歌”会叫我们兴奋,“作儿童负责”会叫我们兴奋,每一次升官都叫我们兴奋。在这些实行中你固然要忠心,但是不要让实行把你拖去,而忽略了生命。

 我们要从实行这一面出来,进到生命的那一面去;因为实行的一面是对事的,生命的一面是对人的。我们若仅仅在外面把事情作好,没有好好的活到弟兄姊妹身上,我们就不是一个服事的人,我们所写的荐信,就不过是字面的,不是生命的。

字句联于实行的一面,灵联于生命的一面

 字句把我们带到实行的一面,灵把我们带到生命的一面;而我们今天乃是在生命里来服事主。

 我们不是仅仅把聚会的时间定好了,椅子排好了,人安排好了,事务方面全定规妥当,教会就被建造了。这是不可能的。在教会中,我们必须是把人摆在生命里,我们是在灵里把基督供应到人里面去。

在灵里结出事奉的果子-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

 保罗就是这样来服事圣徒。

 保罗是在灵里把哥林多的弟兄姊妹生出来,没有保罗,不会有哥林多教会。所以他说,“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

 保罗能指着哥林多教会说,这是我的荐信!证明保罗的事奉结了生命的果子,哥林多教会就是保罗的果子。

 人如何知道有使徒保罗呢?他们只要看见哥林多教会,就知道有使徒保罗;因为没有使徒保罗,就没有哥林多教会。

 弟兄们,你到一个地方服事,过一段时间,你再到另一个地方服事,再过一段时间,又换一个地方服事,有没有一个地方你敢指着她说“这就是我的荐信”?

 我们在一个地方服事,不管我们是全时间的,或不是全时间的,我们总要把这个荐信服事出来。我们不要到一个地方讲讲道,作作工,搞得兴奋热闹,然后我们走了,大家也都走了。我们到任何地方学习服事主,我们里面要有负担,我们里面要明亮,我们里面要有启示,我们要供应人生命。

 我们总要服事到一个情形,被我们服事过的人就成为我们的荐信-他们一个个能起来见证,他们所以爱主,是因为我们爱主,是因为某一天我们的某一篇信息叫他们摸着了灵,某一天我们为主说话的时候,叫他们看见了主的恢复,某一天我们帮助他们认识了教会,某一天我们又帮助他们奉献给教会,某一次我们帮助他们如何过一个信心的生活……等等。

 我们和弟兄姊妹的关系必须是这样的生命的关系。

在生命里刻出荐信

 我们的荐信是在生命里面刻出来的。

 如何刻呢?就是要经历哥林多后书一章、二章,操练如何交通于基督的苦难,如何在凡事上主观的经过基督,产生阿们。若是你这样对神满有经历,对人满有生命的供应,那么你无论到那里去,都刻得出来这个荐信。

 今天我们就是李弟兄的信。若有人要知道李弟兄是谁,他来看我们就知道了。弟兄们,我们千万不要忙着作事而忘了人,不要作了许多事务,却找不到生命的果子

 一个人要成为香气,他必须这样一步一步的活在主面前,活在主的面光里。他要在每一件事上联于基督,联于教会,为弟兄而活,叫他长到一个情形,那些被他服事过的弟兄姊妹,都成为了他的荐信。

 因着他这个人在主面前被击打、被琢磨、被对付;在他身上有眼泪,在他身上有奉献,在他身上有灵,在他身上有生命,这就叫他在主面前是一个丰富的人。当他把这个丰富带到弟兄们中间,他写的荐信,就不是写在外面的,他的荐信是写在里面的;他写的不是事务,他写的是生命。他写的是深奥的事,就是基督。他是把基督写到人里面去,他带人爱主,人就爱主了;他帮助人奉献,人就奉献了;他帮助人爱教会,人就爱教会了。

 弟兄姊妹,你们能不能带着你所服事的人,对别人说“我带这些信给你看,这些人都是我的信”?你们能不能对别人说,你所在的那一个教会,因着有你在那里,多少人就更爱主了,多少人就摸着主的恢复了,多少人就更摸着灵了,多少人的生活就转变了?因着有你在那里,教会的光景就更往上去了?

刻在心版上的荐信-刻出来,也刻进去

 哥林多人是保罗的荐信;刻在哪里呢?是刻在保罗的心版上。

 我们一定要学,一面我们要把人刻出来,一面我们要把人刻进去。

 刻进来和刻进去是同时进行的;当我们把人刻出来的时候,也是我们把人刻进去的时候;我们不仅外面把人刻出来,我们还得把人刻到我们里面来。当我们不断的供应灵,不断的供应生命,就我们这面来说,我们是把人刻出来;但就另一面来说,我们是把人刻到我们里面来。我们有没有把人刻出来,是根据我们有没有把人刻进来。我们若不能把人刻进来,我们也就不能把人刻出来。

 有一件事,我一生也不会忘记。有一天李弟兄忽然问到我婚姻的事,我告诉他,我有一位非常爱主、非常好的姊妹。他听完这话,一时间变得很严肃,一个人坐在椅子里,好久一段时间,动也不动,也不看任何人,口中喃喃的说,“感谢主,感谢主,感谢主……。”那时我领会了婚姻是一件慎重的事,是开不得玩笑的。那一次他所给我的影响是一生的,他是这样的抓住机会,把人刻进来,也把人刻出去,他是这样的来服事弟兄。从那一次我就领会,每一个人在神面前生命的长大,都是从产难里出来的,我们在带领弟兄姊妹的事上,不能随便。我从他学会了怎样去照顾人。

 我们把人刻出来,我们也把人刻进去;这就是说,我们一面在人身上花工夫,一面也是在自己里面加重量。如果我们在人身上花工夫,却没有在自己里面加重量,那我们就不配去服事任何人。我们来服事人,不是今天把人找来改正改正,明天把人找来对付对付;不,那些作法是堕落的;我们每把一个人刻进来,都是加一个重量到我们身上

 为什么青年人的事奉常是呼之欲出,却老是作不出来呢?因为在我们把人刻出来的时候,没有把人刻到自己里面去。所以当一个高昂的特会过去以后,热闹的场面过去了,人也都不见了。

 若是你一边把人刻出来,一边把人刻到你里面去,这个代价就大了-刻进去的东西是不容易拿掉的-当他们的情形不好,你会难过焦虑;当他们得胜了,你就喜乐;你这个人是绑到他们身上去的。你要为他们花许多时间到主面前去,他们会开始影响你的生活,他们会影响你和主的关系。

 要让一个人刻到你里面,你就不再那么完整了;人愈多刻在你的里面,你就愈多被破碎。你会为爱弟兄的缘故舍去许多的事,放下许多你觉得是好的东西,你里面一些合法的东西必须被挤出去,只有这样弟兄才能刻到你里面。

 可能你会说,“这个怎么行得通呢?”弟兄们,你们千万不要以为我们爱弟兄了,爱姊妹了,爱教会了,我们就不能爱妻子、不能爱儿女了。不!正好相反,你会更爱妻子,更爱儿女,只有爱得更多,爱得更真,爱得更纯洁!真正爱妻子、爱儿女的爱是在灵里,那一个爱是经过主的;不在灵里的爱是不可靠的。

 只有在灵里的人,他才懂什么叫作爱,只有在灵里的人,他才懂得什么叫作为妻子守着自己。当我们把弟兄当作神所爱的,用神的爱在他们身上劳苦的时候,我们才能把人刻出来。

 至终,这样的荐信成为‘被众人所知道所念诵的’(2节下)。当你把弟兄刻进来以后,这个就成为你的生活了。你的生活就是这些弟兄姊妹,你的口里一直谈着他们,你的心里一直挂着他们,连别人都知道这些人就是你所照顾、所挂心的。

借着供应生命,写出“基督的信”

 然后保罗说,‘你们明显是基督的信,借着我们修成的。’(3)这里的“明显”,不是完成式,而是进行式,可以翻译为“明显的宣告”。也就是说,你们是不断的在那里有一个宣告,我们就是基督的信,是借着保罗“修成”的。“修成的”,最好翻作“供应出来的”。保罗在这里题到他写信的路是在于“供应”。哥林多人是保罗在生命供应里面写出来的

 我们若不学习走供应的路,我们就会蹧蹋人,我们就会把人破坏了。

 譬如说,我们把一个大学生找来,给他作一个“小牧人负责”,起初他会很高兴他在教会中有事情可作。但是等他大学毕业了,他会作很多事了,他的魂大起来了,这个“小牧人负责”还会使他满足吗?绝对不会的,这个时候他会把这个服事丢掉,他这个人也就被蹧蹋了。

 保罗在这里有生命的供应,他就把哥林多教会供应出来了。

 在我们的服事里,要注意让神在我们里面成为实际,要让神从我们身上有生命流出来。这样,人摸着我们,经过我们,就被我们供应出来了。我们要在主面前负一个责任,无论我们在那里服事,我们要借着供应生命把“基督的信”写出来。

 你到底能把信刻出来多少,就问你生命的供应有多少;你到底能帮助人有多少,就问你生命的供应有多少。你生命的供应若是丰富的,你生命的供应若是强的,你生命的供应若是带着光的,这个信就要被你刻出来了。

 从今天起,我们不要去作“青年负责人”,我们要作一个“青年供应者”。若是没有供应而负责任是羞耻的;负责任而没有供应,该去向主悔改;负责任而没有供应,该去向主认罪。我们若是没有供应就什么都写不出来,我们若是没有供应就什么都是假的

 我们要常问自己,我和人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把生命供应出来?我进到聚会中,能不能把生命供应出来?

 有生命的供应,就能把人刻出去,也能把人刻进来。

信不是用墨写的,乃是用永生神的灵刻的

 保罗说,我所写的信,不是用墨写的,乃是用永生神的灵刻的(3节下)。保罗向哥林多教会所说的话,像两刃的利剑一样,满有灵,满有生命。当灵从他身上出来的时候,能力出来了;当灵从他身上出来的时候,启示出来了。他的话像两刃的利剑,刺到人的里面,把人的思念和主意都辨明,骨节和骨髓都刺入剖开。保罗是用灵的剑把人刻出来,他不是用墨来写的。

 有人问我,“朱弟兄,你为什么那么注意‘灵’?你好像什么东西都看不见,只看见灵。好像没有灵,你就死了;有灵,你就活了。”是的,弟兄们,没有灵就什么都没有。你想要把人刻出来,你要有灵;你想要把人刻进来,你要有灵。你的事奉如何,是根据你的灵如何!若是你没有灵,你把弟兄姊妹的名字安排来调度去,把服事项目改来改去,这都是外面的架子,永远不能取代生命的供应。

 保罗把基督刻在人的心版上,这个“心”包括良心、心思、情感和意志;而良心是灵的主要部分。

 我们来摸一个人,我们就是来摸一个人的良心;一摸着人的良心,就碰着人的灵;当一个人的灵活过来了,他的心就软化了,他就归顺基督了。

 保罗的服事是一个有雄心的服事,他不是天天在那里应付琐琐碎碎的小事。他这个人真是大,整个地球都是在他的眼下,他要把这些统统写成他的荐信。

 他用他刚强的灵,他用他丰富的灵,把他里面的生命释放出来。他的灵一出来,就把人从刚硬里带到柔软里,就把人从黑暗里带到光明里,就把人从无知里带到认识神里。他来了,要把人的心意夺回,使人都归服基督。

因基督所以在神面前才有这样的信心

 在结束的话里,保罗说,‘我们因基督所以在神面前才有这样的信心。’(4)“信心”可以翻作“信赖”。在保罗作工的时候,他不是靠着他的肉体,也没有用手腕,更没有靠着地位;他的服事是“凭着永生神的灵”,“经过基督”,“在神面前”-这个成了他的把握。

 如果你的服事是凭着肉体,凭着血气,凭着口才和知识,那么有一天你离开了,你所服事的人也就离开了。但是如果你的服事是让永生的神从你身上出来,进到人的里面,你是把人刻出来,也把人刻进去,这时候你里面就会满了信托,你里面就会满了信赖,你里面就会满了自信;你的里面知道你的事奉是有长存果效的,你的里面知道你所写的不是短暂的,乃是要存到永世的。

 但愿所有服事的人都有这样的信赖。

 求主怜悯,借着这些话开启我们的眼睛,使我们的事奉往上拔高,成为有灵和在灵里的事奉。──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