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五篇 在建造教会的事上,我不能

 

读经

‘并不是我们凭自己能承担什么事,我们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祂叫我们能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因为那字句是杀死人的,灵是赐人生命。’(林后三章5~6原文)

我们的“有能”乃是出于神

 哥林多后书三章五至六节,‘并不是我们凭自己能承担什么事,我们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祂叫我们能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因为那字句是杀死人的,灵是赐人生命。’保罗在给我们看见了什么是香气的事奉之后,在此接着给我们看见灵与字句的不同,并看见不是我们凭着自己就“有能”,我们的“有能”乃是出于神。

 ‘祂叫我们能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这里有一个对比,就是“我”与“主”的对比:我无能,主有能。保罗这段的负担,乃是从“我”带到“祂”,再从“祂”带到我身上来。他先说“我”-我不行,并不是我凭自己能承担什么事;然后说“祂”-祂行,祂能叫我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

 你若要看见什么是“灵”,你必须学这个功课-看见“我不行”,看见“祂行”。祂的“行”就是祂运行在我的身上,叫我能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我们若是蒙怜悯、蒙开启,就要看见并不是我们凭自己就能“有能”,我们的“有能”乃是出于神。当我们看见了香气,看见了主的经营、主的建造时,自然就承认“我”是无能,主是有能。

 一面来说,保罗作了很强的见证说,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是我们用永生神的灵刻出来的;但另一面来说,保罗也给我们看见,并不是我们凭自己就“有能”,我们的“有能”乃是出于神。

在属灵的事上,我不能

 当我们初期来跟随主时,常听说“我不能,神能”;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自认是“有能”的,连我们谦虚的说“我不能”,也还都是“我能”。

 譬如说,遇到此路不通,就换一条路;到一个地方不喜欢,就换一个地方;我们从里面就是认定“我是能”的。又譬如,为什么你是这么难被人来摸?为什么你是这么硬?为什么你是这么难接受别人的帮助?这些都说出我们能,我们太能。此外,我们能读书,我们能赚钱,我们能有许多的抱负……,我们在一切的事上,都表现出自己是个“能”的人。

 甚至在教会生活中,我们也披上了“虚假的不能”,里面却是非常的“能”。我们的主日讲台,都是自己已经满了把握,祷告不过是形式,装模作样,哪有谁是战兢恐惧的仰望主?我们的服事,似乎从来没有摸过香气,从来没有看见神的心意、没有看见神的建造。

 在许多的事上,我们几乎无所不能:我们有劲头,有口才,会讲道,又会编辑……在在都看得见我们的能!

 但是,我愿意告诉你,属灵的事奉,不是我们的眼所能看得见的。

 你想要帮助圣徒吗?你看不见你能;你想要叫人奉献、叫人爱主吗?你看不见你能;你想要建造一个让神心满意足的教会吗?你更是看不见你能。当你来摸到教会的建造,来摸到如何把人刻进去、刻出来,使人成为你的荐信,你就要承认说:我不能。到这时,你只好起来说,“主阿,别的我能,在属灵的事上,我不能!”

 保罗说,“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什么是字句?我们应该清楚,若不是灵,定规就是字句,在字句里就是不能。

 你一定要看见,你就是字句,字句就是不能;换句话说,你就是不能,你无论作什么都不能。你以为只要好好讲道,就能出事情?不,要出事情,必须主来作。主若不作,你讲得再好、再卖劲,讲得个个都受感流泪、都奉献,仍是白搭。

 若是在我们的事奉上,没有让灵流出,没有让香气溢出,这一切都是白搭,都是徒劳;即或我们的道能叫人感动得痛哭流涕,也都会烟消云散,都会归于无有。我们一定要领会,在事奉主的事上,一摸着新约的职事,我们就知道:我不能。因为这不是讲道的问题,也不是才干的问题,乃是一个香气,要叫人死、要叫人活的问题。

 在属灵的事上,在建造教会的事上,你必须看见你不能。

 你需要向主说,“主阿,只有你能建造,我不能;要叫人爱主,只有你能作,要叫教会复与,只有你能作。”

 为什么我们不能?

 因为摸着属灵的事,不仅不能凭我们消极的血气、天然、肉体,就是我们积极的天分、干劲、口才也不能。凡是属人的东西,没有一样能把教会建造起来。教会的建造完全是灵的事,没有了灵,就什么都没有了。换句话说,教会的建造完全是主来作的,离开了主,就什么都没有了。

借着审判,认识自己不能

 今天也许我们都懂这些道理,但是我们这个人还需要经过审判,才能认识自己不能。

 我刚到国外,学习自己作饭。记得有一次买了一打蛋,就把蛋放在窗户上。第二天早晨拿下来一看,个个都冻裂了,因为天气太冷。在这件事上,我受了审判:连怎么存放鸡蛋都不会,何况是作饭?从那次后,我就不敢夸口会作饭了。

 在属灵的事上也是如此,必须经过审判,才会知道自己是无能的。必须有些教会给你“冻坏”了,叫你蒙了光照,叫你经过审判,你才会承认自己的不能。我就怕我们把教会服事坏了,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把大学工作作垮了,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们常常是已经懂了“我不能”,但一碰见事情,我们还是出于自己,不是出于神。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没有经过审判。我们这个人是拒绝审判的人:主明明把一些环境显给你看,叫你知道你不能-不是因你口才不好、干劲不够、热心不足,乃是你这个人就是“不能”-但是我们经过一次再一次的挫折,仍然没有光,仍然自以为能。

 在教会中,应该是愈长愈不能。

 但是事实却是相反;我们起头的确是觉得不能,却愈长就愈觉得能-长到后来,意见多,看法多,打算多,盼望多,也衡量这事、测量那事。这就证明我们这个人还没有受过审判,我们还是一个“能”的人。

 为何在教会中有这么多的意见?

 因为太多人自以为能!你若不能,焉会有意见?你有意见,就证明你能。

 为何在教会中有这么多难处?

 因为太多人自以为能!没有多少人像保罗一样,一面在灵里把教会刻出来,一面又见证说,并不是我们凭自己就能“有能”,我们的“有能”乃是出于神!

 我们要在神面前蒙怜悯,要对主说,“主阿,求你给我一个审判!”

 我们要与主有这样的合作,里面要有这样的开启,“主阿,盖房子,我能;写文章,我能;作事,我能;解经,我能;讲道,我能;作许多的东西,我都能。但是,在建造教会的事上,我不能!”

 若不是主祝福,没有一人能建造教会;若是主祝福,似乎你并不比以前卖力,教会却得着了建造。不是你作不作的问题,乃是主祝福不祝福的问题!

 弟兄姊妹,我们要在这些事上受主的审判,好叫我们认识,在一切的事上也许我都能,但在建造教会的事上,我不能!

 我们如何能刻出荐信?如何能使别人成为我们的荐信?惟有认识“我不能”。因为我就是字句,主是灵;只有灵能,字句不能。所以保罗这时起来作这个见证:并不是我们凭自己就能“有能”,我们的“有能”乃是出于神。

 保罗所以能作这个见证,因为他在这事上受过审判,到一地步,他能深深体会-在属灵的职事上,在教会的建造上,我不能;是祂叫我能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一切都在于祂!

神能,我不能

 弟兄姊妹,我们来摸属灵的事奉,在起初就该对“神”与“我们”有基本的认识。

 对我们,不是我们凭自己就有能;对神,我们的有能乃是出于神,是神叫我们有能。

 我们要接受这个审判,要认识我们所自以为有的“能”是不能建造教会的。例如,我们能搞得人人痛哭,我们也能搞得人人悔改,但若不是出于神的,痛哭不能建造教会,悔改也不能建造教会。

 你要想把“信”刻出来吗?你要人成为你的荐信吗?你要在灵中服事,使教会建造吗?这一切都根据于你认识你不能,认识那一个属灵的事奉是你不能的。

 我初期到美国,受差派到华府服事,摆进了许多心血,也得着了一批人,经过了多年,只有一个人是硕果仅存的。这叫我在主面前俯伏,我对主说,“主阿,我不能!我虽能讲道,能叫人流泪,能叫人奉献,但建造教会,我不能!”弟兄姊妹,我们若能有这样的看见,我们这个人就改变了。

 我们以往都接受“神能,我不能”的教导,却不知道真正的“我不能”到底是指什么,所以常常挣扎。明明我们有许多的能-能读书、能作事、能讲道、能服事、能传福音、能照顾人……,若要一味否认这些,未免太抹杀事实,叫人不服气。但是我们要注意,“能”与“不能”不在这些事物上面,乃是在神的心意上面。要摸着神的旨意,摸着神的经营,摸着神要得着的建造的教会,摸着神荣耀的见证,就要认识在这一切上要有主的怜悯-因为我不能!

灵能,字句不能

 有了这一个认识,我们这个人就改变了,因为这乃是属灵的,并不是字句。

 字句虽有许多好的东西,但神却只要灵;惟有灵能供应生命,惟有灵能建造教会。你若有这个看见,你每一次预备主日讲台,感觉就不一样;你每一次为主说话,感觉就不一样;你和弟兄姊妹交通,感觉就不一样;你就不敢再依赖自己已往的老资格、老经历。你就体会不是凭自己就能有能,你的有能乃在乎永生神,你只能深深的依靠神,而在灵中来尽你的职事。

 我举一个例子,比方林弟兄和陈弟兄先后来找我,他们两个有同样的问题。林弟兄来了,我给他一个回答,他满意的走了。陈弟兄也来了,我就如法炮制的给他相同的答案,他也满意的走了。同样的答复,却是不同的源头:前面一个是我不能,我倚靠主,凭灵作的,所以弟兄得了生命的供应;后面一个是我能,我倚靠自己,凭字句作的,所以弟兄只得着问题的答案,并没有摸着生命。

新约有能的执事-香气,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

 这个有能的执事就是香气,香气就是有能的执事;保罗在第二章是用“香气”,但在第三章就用“有能的执事”。

 祂叫我能成为有能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今天你若要来看你的职事是属于字句的,还是属于灵的,就看你的职事是不是“有能”的职事;若是,就是属于灵的,否则就是属于字句。若属于字句,就是杀死人的职事,因为字句是杀死人的。

 新约有能的职事不是出于字句,乃是出于灵。

字句杀死人,灵赐人生命

 但字句和灵的深度,却因着我们的认识和感觉而不一样。

 我们总感觉字句是呆板的,灵是活泼的;我们总领会谁会跳,谁就有灵,谁安静,谁就无灵。所以天生内向的人,因为蹦跳不起来,有时就自暴自弃,以为无法属灵。这样的领会法,就证明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灵,我们完全是在字句里。

 保罗的领会与我们大不相同,甚至比我们严重多了。他说,‘因为那字句是杀死人的,灵是赐人生命’。保罗感觉字句是杀死人的,灵是赐人生命的。在他的感觉里,字句一来,人就死了,因为字句杀死人。

 我们没有这种感觉,连我们说“今天聚会好死”,也不感觉其严重。我们没有一个启示、一个认识:灵来了,人就活过来了;字句来了,人就被杀死了。我们也没有一个感觉:我起来为主说话,若是没有灵,就是活的也被我杀死了。反而暗自欣赏所讲的道,为自己发表还不错而沾沾自喜。

 我们对“字句杀死人”没有严重的感觉。你要知道,字句一出来,人就死了;字句一出来,教会就被破坏了;留在字句里,人就永远无法长大。我们灵里该有这个焦迫:主阿,我不要字句,我只要灵!

 若我们今天只领会字句就是呆板、木讷、没有风趣、没有笑料,这些领会都是外行话。我知道有一位弟兄不大会讲道,但是每次他一站起来,就给人生命的供应;他叫人摸着的,不是他的口才,乃是他的灵。弟兄们,我们一定要看见,不是口才好坏的问题,不是比喻多寡的问题,不是风趣与否的问题,不是讲道长短的问题,乃是生与死的问题,乃是灵与字句的问题。

灵与字句是生与死的关头

 我们很少领会在不在灵里是生死关头-在灵里就赐人生命,不在灵里就把人杀死;在灵里尽职分,就赐人生命,不在灵里尽职分,就杀死人。

 有的弟兄姊妹原来很好,但经过我们的服事,活的就变成死的。有时我们把人杀死了,但因着他们还是留在教会中,我们还以为他们是忠心。其实他们已经成了机械人,只是履行宗教的义务,完全没有生命的表显。我们只在意他们是否履行我们的要求,却不在意供应他们生命;我们只注意他们是否准时赴会,不注意他们是否得着餧养和供应。

 今天我们可以带人逢会必到,奉献钱财,又参加各样服事,但在主再来的那一天,我们要发现他里面并没有加增生命。

 那时谁来负这个责任?

 我真怕有一天当我们都站在基督台前时,那些经过我们的服事的弟兄姊妹,他们的生命竟是那样的幼嫩。那时我们该如何面对他们?

 若我们服事到末了,我们所服事的人,都没有生命的供应,完全是在字句里长大的,我们如何去见主呢?这不是有否读经、祷告、尽功用、奉献的问题,乃是到底是灵还是字句的问题!在字句里就杀死人,在灵里才赐人生命。

活在审判中,活在新约有能的职事

 弟兄姊妹,每一次我们来服事主的时候,总要向主说,“主,因着你的怜悯,我来服事你,不是我有能,乃是你使我有能。主阿,使我活在灵里来叫人得生命!”

 这不是小事。我里面的负担真重!我们这个人总得先受审判,对主说,“我凭自己不能作什么,我需要你的怜悯!”不只如此,连我们的事奉也必须受审判,必须是一个有能的职事,是凭着灵、属于灵。今天我们所需要的乃是灵,因为我们一凭着字句,人就被杀死。

 我们一定要定罪“字句”这个东西,恨恶它过于一切。若是儿童聚会被我搞垮了,不羞耻,但是人给我杀死了,真羞耻;一个聚会聚不起来,不羞耻,但是人若没有从我得生命的供应,可羞耻。工作被我作垮了,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人一交给我,我一定要叫他们在灵里得生命。这就是那新约的职事。

 愿主怜悯我们,不要光把这些当作道听,要知道我们这个人就是字句,我们的血轮里都是字句。我们是最爱字句,最宝贝字句的,我们这个人所要的就是字句。我们务必要蒙主怜悯,对主说,“主阿,求你在我身上动工,更多审判我,好叫我认识,我虽能作许多,但是若要叫人得生命,若要叫教会得建造,我就一无所能。必须你来作,只有你能叫我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叫我不凭着自己,不凭着字句,只凭着灵来分赐生命。”

 这个事奉不简单,但这个事奉有价值,因为这就是香气!要问你的事奉有否香气,就要问你这个人是否被审判过,审判到一地步,叫你深深体会:讲道、作工我都能,但建造教会我不能,我不敢凭自己,只好切切的倚靠主,倚靠灵,我不敢再倚靠自己的口才和热心。惟一能叫我得着帮助的,能叫我有能的,乃是主,乃是灵!当我活在灵中时,我就是新约的执事,就能在灵中供应生命。

 但愿我们不是一个在字句中杀死人的人,乃是在灵中成为一个有能的执事,能供应人生命!──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