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六篇 属死的职事--字句的定义(一)

 

读经:哥林多后书三章七至十六节

‘那用字刻在石头上属死的职事,尚且有荣光,甚至以色列人因摩西面上的荣光,不能定睛看他的脸;这荣光原是渐渐退去的;何况那属灵的职事,岂不更有荣光么?若是定罪的职事有荣光,那称义的职事,荣光就越发大了。那从前有荣光的,因这极大的荣光,就算不得有荣光了;若那废掉的有荣光,这长存的就更多有荣光了。我们既有这样的盼望,就大胆讲说,不像摩西将帕子蒙在脸上,叫以色列人不能定睛看到那将废者的结局;但他们的心地刚硬,直到今日诵读旧约的时候,这帕子还没有揭去;这帕子在基督里已经废去了。然而直到今日,每逢诵读摩西书的时候,帕子还在他们心上。但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

 

 上一篇说到“我们能成为新约有能的职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因为字句是杀死人,灵是赐人生命”,现在我们要来看“什么是杀死人,什么是赐人生命”。

 保罗在此给我们一幅非常清楚的图画,就是哥林多后书三章七节至十六节这一段话。按达秘译本,这一段是括号的话,是在三章六节‘因为那字句是杀死人,灵赐人生命’与三章十七节‘主就是那灵’之间插进来的话。

字句的内涵

 我们已经说过,在经历上我们这个人就是字句,主就是灵;而字句是杀死人的,惟有灵赐人生命。保罗有了这样的看见,就用了十节括号的话,叫我们看见字句的内涵。

 从七至十一节这段话中,就可把字句的定义的轮廓描绘出来:第一,字句是刻在石头上,是属死的职事(7)。第二,字句是有荣光的,且是大的荣光,叫人不能定睛观看。第三,字句的荣光是渐渐退去的。第四,字句是定罪的职事(9)。第五,字句是废掉的(11)。第六,字句是为着将帕子蒙在脸上的人的(13)。从这六点来看,就与我们平常所领会的字句是大不相同。我们要一点一点来看。

■字句是属死的职事

第一,字句是刻在石头上,是属死的职事-字句是有功效的,是有职事的,却是供应死亡的职事。

 我们以为字句是呆板的,是不起作用的。但是保罗说,字句是有果效的,就好像灵有果效一样!灵如何是有果效的,字句也同样是有果效的;只是果效不一样:灵的果效是叫人活,字句的果效是叫人死。保罗说,字句是杀死人的;怎么杀死人呢?字句来了,就把人带到属死的职事里去,带到死里面去。

 今天有果效的人太多了,牧师讲道也有果效,许多人环球布道也有果效。但他们的果效是在灵里呢,还是在字句里?是在生命里呢,还是在死亡里?因此,当你在服事的时候,不是果效的问题,乃是什么样的果效的问题;到底是把人带到灵里呢,还是把人带到字句里?

 实在说来,一个人只要摆出自己来服事主,定规有果效,而且是永远有果效。你不要轻易相信“工作没有果效”这种话;即使没有正面的果效,也会有反面的果效-叫该来的不来,叫该爱主的不爱主,叫该奉献的不奉献-只要你服事,定规有果效。但保罗在这里问:你这一种果效,是把生命给人呢,还是把死亡给人?人被你服事了以后,是更活了呢,还是更死了?若是死了,就是字句,就是属死的职事。

 我们要蒙神怜悯,有开启、有看见,当我们来事奉主的时候,不是问有没有职事的问题,乃是问这职事把你带到那里去的问题。我们对职事的观念是极为肤浅的,觉得一个人有特别的一分,那就是他的职事。我们观念中的职事,不是生和死的不同,乃是功用的不同。

职事是生与死的不同,不是功用的不同

 但保罗在这里给我们看见,职事不是功用的问题,乃是生死的问题。

 你的职事是叫人“生”的职事呢,还是叫人“死”的职事?你的职事是叫人得生命呢,还是叫人得死亡?你在那里尽职的时候,是叫人活过来呢,还是杀死人呢?

 今天在教会中,我们对于生死没有感觉,反而对于工作成败满有感觉。

 我们常注意聚会人数的增减,和工作的兴衰,但不注意人经过我们到底是生了,还是死了。保罗却对生死满有感觉。他所作的工,虽都不是轰轰烈烈的,却都是扎扎实实的-人得着了供应,教会得着了建造。

 我们只对工作有感觉-谁是被我带过的,我服事过谁。

 但是我要问你,你的职事是属灵的职事呢,还是属死的职事?在你服事的过程中,你是把人带活了呢,还是把人带死了?你是把人带到生命里呢,还是把人带到字句里?人经过你是更摸着灵、更摸着天、更爱主、更奉献、更有生命的长进、更同被建造呢,还是更被蹧蹋、更被报废、更下沉、更冷淡、更远离主?

 你要常常问自己,“这些人被我带过之后,他们活过来了没有?曾经经过我的那些人,他们今天到哪里去了?”你不要一直夸经过你的人多,你要问,经过你的人现在到底在哪里。如果到后来他们都没有灵,都没有生命,那你的职事就是属死的职事。

 教会是大的,经过的人也多,常常有许多可夸的。也许你可以夸口说,今天全球各地,无论是美洲、非洲,都有人被我带过。我可以携家带眷环球旅行,到处都有人可以接待我,给我吃,给我住。即便如此,如果他们个个都是死的,没有灵,没有生命,只能和你谈已过的历史和无穷的家谱,那就是可羞耻的,还能有什么夸口呢?

 若是我们到一个我们服事过的地方去,有人带我们观光,陪我们游览,带我们吃吃喝喝,那里却没有教会,没有主的见证,没有人为主站住,那是可羞耻的;就说出我们的职事是字句的职事,就是属死的职事。

字句杀死人,只有灵叫人活

 我们在服事里一定要有光,要看见字句是杀死人,只有灵叫人活,这是玩票不得的。许多的事,你可以随便开玩笑,这件事你不能开玩笑。我们里面一定要蒙光照,今天不是“作”与“结果”的问题,因为只要作,一定会有结果-不是属灵的职事,就是属死的职事-乃在于你的职事尽出来的时候,是叫人死还是叫人活,是把人刻进去、刻出来成为荐信,还是把人刻成字句的问题。

 教会要拔高,要从我们里面被拔高;不是服事得好坏的问题,而是我们这个人要被拔高。

 在西德,有一对夫妇是我以前服事过的。他们在当地教会中完全摆上自己,尽心的服事,叫我深受激励,叫我觉得我已往的服事真是值得!在这件事上,我没有意思要夸自己,我乃是有一个负担,我们不要作一个属死的职事,乃要作一个属灵的职事,到处供应生命。我这职事的结果一定要叫人得生命,人给我服事的结果,不能叫我羞耻,也不能叫主羞耻。

 我们该有这样的心志,这样的豪迈!

 这些年来,我在主前学一个功课,笃定一件事:无论我的年日有多长,无论我到那里去,我一定不把死服事进去,而是把生命服事进去。我不能服事出友谊来,我要服事出生命来;我不能服事出一班朋友来,我要服事出一班为基督和教会而生而死的人来!我要服事出一班人,一生是为基督和教会的。若不是这样,我宁可不服事。

字句是属死的职事

 弟兄姊妹,到底我们在这里干什么?我们不是没有事情干:要事业我们有事业,要钱财我们能赚钱。为什么我们撇下一切到这里来?因为我们里面清楚,惟有这一个才是存到永远的!我们既知这是永远的,为何不把永远的东西给人,而只给人一些外面的东西?没有把基督给人,没有把教会给人,没有把灵和生命给人,这就是字句,就是属死的职事。

 我里面有一个担心,只怕我们青年人服事到末了,个个都兴奋,都打成一片,到后来却没有一个人认识基督、认识教会、认识灵、认识生命,没有一个人显出该有的功用;那是可羞耻的。我们宁可叫主现在就停掉我们的服事,免得白占地土、浪费光阴。讲到许多事,我们都能容让,但讲到这件事,我们不能容让!

 保罗说,字句就是属死的职事,是破坏人、杀死人的。有人服事主到一个地步,对前面弟兄甩蕃茄;也有人服事出分争、分裂、意见来。这就是因为服事他的人,没有把灵带给他,没有把生命带给他;却把字句带给他,把死亡带给他。我们永远不能在字句里服事,而把死亡服事给人。

 有些弟兄姊妹本来很单纯,纯洁爱主,但一经过我们服事,就眼睛明亮,知道许多是是非非,知道别人的隐密事,成了消息灵通人士。我们若是这样来服事人,就是把死给人。我们不能有一分的职事,却是属死的那一分;我们一定要是属灵的那一分,在灵中把生命给人。人经过我们,不是给我们服事死了,而是给我们供应活了。

 今天我们在这里服事,每一个弟兄、每一个姊妹经过我们的手之后,他们都会改变-我们放到他们里面的东西,就要决定他们的将来。你若是把神放进去,他们就活了;你若是把死放进去,他们就都死了。这是一件严肃的事。

 保罗在这里说到字句,首先,他说字句是一个职事,是一个属死的职事。摩西那一个职事乃是一个属死的职事。摩西那一个职事是好的,是高的,甚至是大的,但是无论什么碰着那个职事,就摸着死。

■字句是有荣光的,却是叫人不能定睛观看

 第二,字句是有荣光的,且是大的荣光,是叫人不能定睛观看的。

 这一个职事是有荣光的,却是一个什么样的荣光呢?乃是一个叫‘以色列人因摩西面上的荣光,不能定睛看他的脸’的荣光(林后三7下)。那一个荣光是叫人看不得的,那一个荣光大到一个地步,是叫人无法定睛看他的。

 我举个小例子,比如有一位平常不大守晨更的弟兄,有一天他复兴了,就天天守晨更。结果才经过十天,“荣光”就出来了,却是属死职事的荣光。

 怎么说呢?

 他到聚会中就开始要求人说,“你们这些青年人不懂得守晨更多好。我天天守晨更,天天蒙恩;你们不守晨更,是懒惰的行为,不得供应,不得饱足!”这一讲完,底下的人的良心就被定罪了,灵就下沉了。这个荣光叫人无法定睛看他,这个荣光叫人惧怕,这个荣光也把死带出来了。

 我们得注意,在教会里不是有没有荣光的问题,乃是要问你的荣光是把人带到哪里。你是把人带到死的里面,是把人带到暂时的荣光里面,还是把人带到生命里面?

 一个人若是在字句里,在那属死的职事里,人不给他服事还好,给他一服事就是死。爱主的人给他一服事,就给他破坏了,就不能再往前了。我们得注意,在教会里的事奉,是该有一个高的、荣耀的情形,但不是用律法严严的辖制人,也不是用这个荣光来要求人。

 当我们接触人的时候,我们里面一定要说:“主阿,这一个人不经过我则已,若是经过我就要叫他摸着天,这一个人一经过我就要叫他摸着教会,这一个人一经过我就要叫他经历基督,这一个人一经过我就不再别有所归,再也离不开主、离不开教会。”这才是属灵的服事,才是满了荣光的服事,才能把人带到一个高的、荣耀的情形里。

 当你在服事的时候,不要以为有荣光就是有灵;许多的时候你是有荣光的,但是你那个荣光是叫人不能看你;换句话说,你把你自己作高了,你把你自己作特别了。这就是证明你已经到字句里面去了。

 教会中有两种人是碰不得的:一种就是刚刚进教会的幼小圣徒,你一碰他,他下次不来聚会了。你得爱他,要看他的情形帮助他长大。另一种就是“高”的人,人一见他就不能定睛看他的脸。我们这些年轻人,教会爱我们,给我们摆上许多的东西,供给我们好的环境,给我们好的配合,我们才能在这里有这样的训练,实在说是我们不配得的。但我们得注意,不要让这个人不知不觉的高起来,产生出一种荣光,是让人看不得的,是让人一摸着就被定罪了的。不要让人觉得我们高得很,大得很。

 这种荣光,如果说它不是出于主的,那真是冤枉。

 你说摩西脸上的荣光是不是出于主的?是的,它是从神自己来、经过摩西给人的。但是摩西给人的就是律法,是神借着人所设立的;这是一个相当好的东西,但不能把生命给人,反而叫人羞愧,叫人被定罪。

 我就怕我们这些青年人,不知不觉就有这种荣光出来,“我是青年人,我是接棒的人,我是教会的将来,老年人已经不行了,现在轮到我们了”。弟兄们,你可得注意,这就证明我们已经到字句里面去了。在字句里,就会有这样子的荣光。

 这样的荣光,不是神显出来的荣耀,却好像是神作出来的一种荣耀。当你碰见李弟兄,你碰见许多年长的弟兄们,你感觉他们有一种的荣耀,是神同在的那个荣耀。但是我们青年人往往给人感觉,我们好像因着什么而作出一种荣耀来;若是有这种情形,就是在字句的里头。

 我常常观察前面弟兄们,你和他们在一起,不是叫你不能定睛看他们,而是觉得很自然。那个生命在他们身上的确是丰富的,叫你尊敬,但是你不感觉他们是摸不得的。这就证明他们已经从字句里面出来了。

 你千万不要以为字句仅仅是杀死人的,字句乃是有荣光的。当然你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荣耀,乃是暂时的荣耀,是不持久的荣耀,是经不起神审判的荣耀。

■字句的荣光是渐渐退去的

 第三、字句的荣光是渐渐退去的。

 你怎么知道你到字句里去了呢?一面说,你在过程里你有荣光,而且这个荣光非常的高,叫别人不能看,甚至叫别人觉得为难;一面说,这个荣光不持久,渐渐就退去了。

 但是,一个在字句里的人,他对退去没有感觉,老是惦念那个荣耀。弟兄姊妹,你可要小心,我们这一个人都喜欢有这样的荣光,我们搞一搞就搞出一个所谓的荣光来。我们对渐渐退去没有感觉,反倒很怀念这个荣光。明明已经云消雾散、不留半点痕迹了,却还老记得哪一年特会圣灵浇灌,哪一年又出了什么事。

 我们应该对退去有感觉,忘掉这个荣光。无论你曾搞得多好,今天你也得把它忘了。若是我们对这个荣光的渐渐退去没有感觉,反而很怀念,这就证明我们不在灵里,乃是在字句里。无论什么事物,一在字句里面,是会渐渐退去的;无论什么事物,不管它多好,多荣耀,只要是字句作出来的,都不能持久,而且是要渐渐退去的。

 弟兄们,我们对渐渐退去的荣光该有如此的体会。任何事情,只要是在字句里作,无论多忠心、多摆上,到头来总会落空,总会退去。请你们丢掉这些字句里的荣光,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好好供应生命。不要搞聚会,也不要搞花样,更不能盼望能搞出个什么名堂来。就算你把它搞出来了。它也是要渐渐退去的。

 我们一定要蒙怜悯,不要活在字句里,要活在灵里。我们要问自己:我到底供应了多少生命?我到底帮助了多少人爱主?我到底帮助了多少人认识基督、认识教会?我到底帮助多少人摸着灵?

 当我们在这里学习服事的时候,但愿我们所服事的,就是经过多年,也不仅不退去,反而还结果增长。若是我们服事得正常,我们所作的,圣徒们慢慢会领会的。若是有一天弟兄来对你说,“弟兄,当年你所讲的,我不懂,但现在我懂了”,这样,你的服事就是正常的。若是你所讲的当时大家都懂,却慢慢都忘了,你的服事就是在字句里。

 我宁可我们的服事当时叫大家不能完全领会,但年日久了大家都能懂得并进入。今天我在服事的时候,也许人不懂,也许人不欣赏;但是因着我是在启示里,我是在生命里,我是在异象里,我是在教会里,我是在光里,我不断的把一些东西服事出来,慢慢的,他们就长了。他们愈长,就愈领会;他们愈长,就愈明白;他们愈长,就愈长到我所服事给他们的里面去。这就是灵,这就是生命。

 弟兄们,当我们刚学习来服事主时,一定要蒙怜悯,不要像个粗野的人,一味的冲、干、杀、拚,把人当作牺牲品。

 你今天所作的,总会有果子,可能今天看不出来,要三年、五年之后才看得出来-一个可能是在灵里,在生命里的果子;另一个可能是在字句里、在发死里的果子。今天在生命里服事的人,和那些在发死里服事的人,外面看是一样的,都是兴奋,都是好的。但是过了几年,很希奇,真正的光景就要显明出来:在生命里的果子是叫人长出来,在字句里的果子是叫人不见了。

 弟兄们,我们的事奉要对:只给正餐,不卖糖果;不能讨人的喜悦,不作马虎的工。

 我们一定要服事出一个有生命的东西来。李弟兄的服事就是如此,无论他到那里服事,都有果效,都满了生命:他到西雅图,有一些果子存在那里;到洛杉矶,也有一些果子存在那里;到安那翰也是如此。许许多多的弟兄都为他作见证,他们如何得了李弟兄的开窍,如何得了李弟兄的帮助,这真是荣耀!

 我们去服事人的时候,若是叫你觉得荣光四射,叫人不敢正眼观看你,叫人觉得羞惭退后、黯然失色,就是字句的服事。若是叫人在里面借着你供应的一个东西,转变了他的一生,走稳了跟随主的道路,就是满有生命的服事。

 求主怜悯我们,也求主更新我们的心思,转我们的观念:不要以为呆板的、木讷的、不善于发表的就是字句。要认识,字句乃是一个职事,是可以尽功用的,也是非常有果效的。但是如果这个果效不能把人带到生命里,不能把人带到基督里,不能把人带到教会里,反而不知不觉把人带到死的里面去,这一个职事就成为一个杀死人的职事,供应死亡的职事。也不要以为有荣耀的,就不是字句;字句是有荣耀的,但是这个荣耀是不能持久的荣耀。

 求神怜悯我们,叫我们拒绝字句的服事,单要在灵里的事奉;不要短暂的荣光,单要长存的生命的果效。──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