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七篇 属死的职事--字句的定义()

 

读经:哥林多后书三章七至十七节

 

字句的职事是定罪的职事

 第四,字句的职事,是一个定罪的职事。

 一个在灵里的职事,所给人的不仅有光照,也有生命的供应;但是,一个在字句里面的职事,所带给人的不仅是暴露人,更是定罪人而没有生命的供应。

 今天我们要知道自己是活在灵里还是活在字句里,那就要问自己:当我在这里事奉主、为主而活的时候,我所给人的、所交通与人的,是仅仅把人定罪了呢,还是把人带到生命里?若你是一个在字句里面的人,你的职事就是一个定罪的职事,你的工作就是一个定罪的工作。你所能作的,就是把人带到被定罪的里面,却不能把人带到光照的里面,也不能把人带到得称义的里面。

 譬如说,我们常常在聚会中释放灵、尽功用,不知不觉这就成为别人的律法,要求别人也起来释放灵,要求别人也起来尽功用。我们不管人的生命情形,不管人的力量如何,也不管人的心情怎样,只知道抓住一个自己认为是好的、是合乎标准的、是神所要的事物,竭力的要推到人的身上去。这就是活在字句里。

字句带来定罪

 常常我们的本意是好的,但我们所接触的人却被我们定罪了。

 譬如说,我们在聚会中见证自己如何不看电视、如何把电视烧掉,但无形中却叫许多人的良心都软弱了,因为我们所作的乃是一个定罪的职事。

 今天,我们这个人常常是不蒙恩则已,一蒙恩就到了字句里去,就成为一个定罪人的人-我们蒙神怜悯不看电影,我们就成了一个定罪别人看电影的人;今天我们蒙神怜悯不看电视,我们也就成了一个定罪别人看电视的人。

 一个不在灵里的人,一个在字句里的人,不知不觉的,就成了一个定罪别人的人;他所有的祝福、所有的经历,都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定罪别人的本钱。无论他得着什么,他所得着的,都是叫他拿来定罪别人、要求别人-他经过什么苦难,别人就得经过什么苦难;他受过怎样的击打,别人也得受怎样的击打;他出过怎样的代价,别人也得出怎样的代价;他是怎么拚上去的,别人也该怎么拚上去;他是怎么守晨更,别人也得怎么守晨更。

 弟兄姊妹,有时候我对你们说很重的话,甚至责备你们,是因为看见你们的情形,我里面难过,我里面过不去。我应该在主的爱里把话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使你们有长进,使你们能往前。但是,我不能定你们的罪。

 我们的要求都是好的,都是因着爱主才对人有要求的。但是我们不知不觉就把人定罪了。所以你要注意,在字句里面的人,就是一个定罪别人的人,在字句里面的人,当他摸着别人的时候,就叫人被定罪了。你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在字句里呢?就问你自己有没有定罪人。

在定罪里,就没有建造

 你知道,教会生活最怕不知不觉中每个人的手上都有一个量尺,一碰到人,里面就开始量;这一个量就是定罪。

 早期我们有许多弟兄都很认真的学一个功课,就是彼此比功力,彼此度量,看看到底谁在前谁在后。我们一面口里说“感谢主,某某弟兄又蒙恩了”,一面却惟恐自己蒙恩不比人多,总想让自己长得更有光彩一点,更好一点,好把别人比下去。学到后来,我们自己都觉得可厌,自己都害怕起来,因为这样我们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定罪别人的人;也因着这样的比较、这样的量所带来的定罪,叫我们彼此不能建造。

 其实,生命的交通、身体的配搭,这教会中的等次都是非常自然的。在这件事上主给你有恩典,在那件事上主给我有恩典;在这件事上我得让你来,在那件事上你得让我来,这些都是非常自然的事。

 一个不在灵里的人,不可能认识这一个。

 一个在字句里的人,是一个定罪人的人:他喜欢自己有成就,然后用自己的成就衡量别人;他也喜欢自己活在一个标准里,然后用他的标准去衡量别人。结果,人碰见他时,人就被定罪;人见了他的面,如同见了摩西的面;人见了他的面,不知道什么是爱主,什么是生命,只想起什么事物还没有对付。最后,是叫人怕见他的面。

定罪的职事是有标准的

 一个定罪的职事是有标准的,是有测量的;一个定罪的职事是有光彩的,叫人见了他,就觉得羞耻、不好意思、为难、活不下去。

 我们在教会生活中追求长进,要非常小心,不要长进到让别人没有光彩了,让别人活不下去了。我是从青年人长上来的,我懂得那个过程。当我们年轻时,彼此比较的情形,就是如此。这些都是字句,都不是生命的,都是定罪的职事。

 在教会里,为什么字句是杀死人?因为一个在字句里的人,是一个有尺度的人。一个在字句里的人,是一个活在标准里的人,而不是一个活在生命里的人。他这一个人在教会里,无论如何都无法与别人建造起来。

长到生命里,长到建造里

 青年人为何不能建造在一起?因为青年人容易活在律法之下。

 愈年长的愈容易建造,因为年纪愈大、在主面前愈老练的人,他愈懂在教会中不能有标准,不能有尺度,不能有律法,不能有要求;在教会中,惟有生命才是有价值的。所以他们无论见到谁,他们所注意的,不是看人合不合标准,不是看人高不高,不是看人行不行,不是看人还看不看电视,不是看人守不守晨更。他们只注意怎么帮助人,怎么将人带进丰盛的生命里去:叫人里面有生命,叫人里面有基督,叫人里面有对基督的认识和经历,叫人里面有开启,叫人里面摸着天,叫人从软弱变为刚强,叫人从黑暗进入光明……。

 这样的人,自然就是一个分赐生命、与人满了建造的人。

 但是一个在字句之下的人,并不是这样;一个在字句之下的人,他是有标准、有尺度、有要求的。他是拿他自己的标准、尺度、要求,来衡量弟兄姊妹,他在教会生活里,不能和人建造起来。

 我们在主面前愈长,应该长到一个情形,人遇见我们的时候,只摸着生命。我接触过许多年长的弟兄,他们都有一个特点-可亲可近。为什么能如此?因他们的生命长出来,不是来定罪人的,乃是来供应人的。

字句的职事是废掉的

 第五,字句的职事是废掉的-所有在字句里的所作所为,有一天都要废掉。

 弟兄姊妹,当你来服事的时候,你要注意一件事:不要让你所有的工作、所结的果子,有一天都废掉了。若是如此结局,就真是可怜!

 今天你不要在乎这个聚会好、那个聚会不好;也不要问有什么人因你起来爱主、什么人得你的帮助。反而你要问一件事:这一个工作将来会不会废掉?而判断的根据乃在于你是在字句里事奉,还是在灵里事奉。

字句的荣耀是短暂的,是要废去的

 什么是字句里面的事奉?

 字句里的事奉有一个特点,就是虽然暂时有一种的荣耀,但是这一个荣耀到末了是要废去的,是留不下来的。

 在美国,基督教的势力相当庞大,单在克里夫兰附近,就有所谓“明日大教堂”,有号称全世界最大的主日学,也有所谓“浸信圣殿”;他们有金碧辉煌的建筑,有各式各样的活动,有轰轰烈烈的集会,但这些短暂的荣耀,到有一天都要废去。

 当你来服事时,你是在乎外面作得轰烈不轰烈,外面作得热闹不热闹,还是在乎一个圣徒经过你的服事,他会不会废掉?这是一个相当严肃的问题!

 若是一位圣徒经过你服事,他摸着了灵、摸着了生命、有异象、有启示、有对基督主观的经历,这样的服事就永远不废掉。若是一位圣徒经过你服事,他本来是有心的,但因着你把他带到劳苦里、事工里、工作里、果效里、外面的兴奋热闹里,就是把一个好好的人带到废掉的字句里去,这个人就废掉了。这样的职事,就是废掉的职事。

 弟兄姊妹,这是一件严肃的事。

要作不废掉的工

 当你到一个地方去服事,不要仅仅是请人吃爱筵,不要仅仅是与人作朋友。你到一个地方去服事,一定要服事出一些弟兄姊妹来,他们在神面前是不废掉的。这不是说凡是我们摸过的都活了(这是圣灵作的,我们作不了),但若凡是我们摸过的都死了,我也不信这是圣灵作的;我信是我们作的。

 总之,我们该有一个态度-我们要把人服事出一个情形,到后来是废不掉的。若是我们在那里服事了三年、五年,结果所服事的人都不被废掉,我们就有福了,因为这证明我们就是一个在生命里服事的人,我们的事奉,不是字句的事奉,乃是属灵的事奉、生命的事奉。

 今天我们要看见,我们的事奉,不是外面的,我们的事奉,乃是生命上的。

 我们的事奉,不是在外面搞兴奋、搞热闹、搞人受浸、搞人奉献……,然后提出洋洋洒洒的报告,交差了事。不,我们要作不废掉的工。今天我们不接触人则已,我们一接触人,定规要叫他不废掉;我们不劳苦则已,我们一劳苦,我们劳苦的果效不能废掉。我们不能作出一些工是过了三年、五年就被废掉的工。我们不能忍受这一个。

 我们的心志是,我不服事则已,我一服事,定规要是不能被废掉的。人一经过我,人就活了;人一经过我,人就摸着主;人一经过我,人就经历基督;人一经过我,就里面种进一个东西,是雨淋、水冲、风吹所无法摇撼、无法冲毁的。一个人只要被我服事过,他是不会被废掉的。

 弟兄姊妹,你有没有这样的心志?你要在主面前认真,你要告诉主,“主阿,我不活在字句里,我要活在灵里面,我不要作废掉的工。我所有服事的果效,必须长存到永世。”

 弟兄姊妹,我们要学习这样的在主面前服事,我们的事奉不能是一个被废掉的事奉。我们不能作一个工,作一作就不见了,作一作就没有了,不可以这样。我们的服事必须是不被废掉的。

前面弟兄的榜样

 你看看倪柝声弟兄的服事,看看李常受弟兄的服事,他们的果效是永远长存、不被废掉的。

 虽然倪弟兄下监二十年,又已经到主那里去了,但直到今日,仍叫许多弟兄姊妹念念不忘,一直交通他们如何得他的帮助,如何在他的特会中蒙光照,如何因着他的话语而能绝对的跟随主……。一直到今天,几十年过去了,我们在教会中仍能听到这许多感人的见证。

 这里有一个人,他所作的工,是不废掉的。

 李弟兄的工也是扎扎实实、干净利落、不马虎、不被废掉的。

 李弟兄曾作见证说,起头在美国开工时,有一天被邀到德州达拉斯城。邀请他的团体一再叮咛他,什么道都可以讲,就是不可以讲教会。李弟兄起头答应,后来实在忍不住,就讲出来了。那次,虽然得罪了那一个团体,却得着一个大有为的青年,就是现在德州教会的领头弟兄。这样的作工实在扎实,永远不被废掉。他的服事满了基督的香气,在这等人,就作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却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

在灵里的、在生命里的,就不废掉

 反观我们,为何我们的服事劳苦那么多,却是不出事情呢?因为我们的服事常是在字句里,而不是在灵里。

 在灵里的服事,是异象清楚、负担清楚的,所服事出来的,是在生命里的,这就定规不会被废掉。你若是异象不清楚,负担不清楚,不过只是为了一篇道、一个特会、一个工作,作来作去,人都被废掉了。我们务要认识,字句是废掉的;如果你事奉的结果是废掉的,就证明你是在字句的服事里,若是不废掉,就是在灵和生命的服事里。

 因此,我们都需要一再向主宣告,“主,我所作的工,不能被废掉!我不是因为人的安排、环境的需要来到这里,乃是因为里面看见了异象、有了启示、认识神荣耀的经营和人荣耀的目的而来这里。”我们在这样的异象里,积极的供应灵、供应生命,我们所作的工就不会被废掉。我们在这样一个异象里来服事,也把人维系在这个异象里,我们所作的工就不会被废掉。

 人的工被废掉,就是因为只作外面的,没有作里面的;只作到律法上去,没有作到灵上去;只作到字句里,没有作到灵里;这一切都会被废掉。惟有把人作到他的灵里去,叫他在灵里有启示、有异象、有看见,而因着这个看见有摆上,这一个工就不会被废掉。

 我们要求神怜悯我们,不要作一个被废掉的工。一年一年你在那里服事主,若你一离开,人就不记得你,不记得从你得到何种帮助,只依稀知道你是个好工人,这样,你就得好好到主面前去悔改。这是严肃的事!

 你不要忙了半天,到最后都被废掉了。你要向主说,“我所作的工,不能被废掉,我也不许可它废掉!当我在这里服事时,我把我的全人摆进去,全命摆进去,把主给我的负担摆进去。”当你有这样的实行,你的服事就不会被废掉。

 你要好好学,不要以为只要会带领聚会、会纾解人的难处、会作爱筵就够了,不,这些不是生命范围的东西,这一个范围太肤浅了。你一定要看见,事奉主是另一个范围的事,这一个范围是要你拚上你的命,是要你摆上你的全人、你的一切,是要你全付心血花在其中,才能出事情的,才能不被废掉的。

字句是为着将帕子蒙在脸上的人的

 第六,字句是为着将帕子蒙在脸上的人的。

 字句是一直会有的,因为字句是为着一班人,就是为着那班心地刚硬,脸上有帕子遮蔽的人的(林后三14~15)。

 教会永远会有这班人,在你服事主的路上,永远会遇见这班人。当你讲道,这班人不欢迎你所讲的道,不称赞你所讲的道,不满意你所讲的道。因为这班人就是不喜欢灵,只喜欢字句,像以色列人一样。

心地刚硬的人,就被帕子蒙蔽

 摩西上山之前,以色列人说,“凡神所吩咐的,我们都要遵行。”摩西下山后,他们却因摩西面上的荣光,不能定睛看他的脸,摩西只好将帕子蒙在脸上。

 照理说,他们看见摩西脸上的荣光,就该清楚知道他们是无法遵行神的律法,无法达到神的要求的。那时候,他们若是俯伏向神悔改,求摩西不要赐给他们律法,而再上去求神赐下一位救主,他们就不需要在旧约的时代里了。

 但是他们心地刚硬,明明眼睛不敢观看,还是硬着心守律法。三章十四、十五节说,这帕子还没有揭去,这帕子还在他们心上。因着人的心是刚硬的,人的心爱字句,就是爱没有灵的东西,爱那些被定罪的,将废掉的,所以就被帕子蒙蔽了。

 这个功课我们要学习:不要以为弟兄姊妹都是喜欢灵。你只能说大多数的弟兄姊妹都像婴孩一样,分不清左右。他们许多人不知不觉就活在字句里,不知不觉就有帕子蒙在脸上。但你自己要清楚。

 为何今天在国外,有些人读过倪弟兄的书,却写出东西攻击我们?就是因为他们的心地刚硬,根本就不要真理。连我们也在内,不知不觉就种进一些东西,叫我们厌弃真理,不要真东西。

 我们都要蒙主的怜悯,因为我们是主观到极点的人。我们是非常为己的,我们是到处为自己打算的人,我们不知不觉就维护自己们的利益,变成心地刚硬、而落到字句的服事里去。心地一刚硬,帕子就蒙蔽;帕子一蒙蔽,我们就只喜欢字句的杀死,而不喜欢灵和生命。

 弟兄姊妹,许多时候,我们不是没有主的光,主的仆人也不是没有把灵供应给我们,但因着我们落在字句里,心地刚硬、帕子蒙蔽,我们就承受不了这些东西。因着我们的心地刚硬,反去承受属死的职事、字句的荣光、和将要废掉的工作。

 为什么我们会去接受属死的职事、被定罪的职事、字句的荣光?就是因为我们的心出了问题。我们的心地刚硬了,生命就不容易进到我们里面。

 为什么这么多人爱属死的职事、字句的荣光、被定罪的职事、将废掉的荣光?因为人的心里刚硬,人的脸被帕子蒙蔽。人的心一刚硬,帕子就蒙蔽,这一个人在神面前就不能有正常的情形。

 我们完全是一个自私的人,只会为自己的利益在那里打算、作主。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遮蔽,不知不觉的就把我们带到字句里去,带到律法里去,带到属死的职事里去,带到将要废去的东西里去。

心转向主,帕子就除去

 我们将来的路是否走得正直,是否走得下去,我们将来在主手里是否有用,相当根据于今天我们是一个帕子蒙蔽的人,还是一个心向主打开、心转向主的人。

 三章十六、十七节说,‘但他们的心几时转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原文)我们的心若是在前途上、教会的地位上,我们的心若在任何主之外的属灵事物上,这一切都会成为帕子把我们蒙蔽,叫我们喜欢字句、喜欢律法,不能接受灵、不能接受生命。我们的心若是转向主,帕子就除去;我们的心若转向主,灵就叫我们得以自由。

 我们跟随主,是否能走得正直,走到路终,今天就要非常利害的问自己,“我的心如何?我到底要什么?我为什么在这里?世界可爱得很,我为什么不去爱世界?世界有前途得很,我为什么不去开展我的前途?我为什么不去过一个快快乐乐的人生?我把自己摆在这里,到底为的是什么?”

 这不是一件小事!

 那么,你为什么到这里来?

 是盼望能属灵吗?不!

 是盼望能有用吗?不!

 是盼望能服事主吗?不!

 你若想属灵,想在主手中有用,想服事主,这一切都会叫你的心刚硬,都会成为你的帕子,叫你不能接受生命,不能接受灵;叫你活在字句里,活在律法里。你要说,我在这里,是为了要将心转向主,好叫帕子除去。

 我要提醒你们,你的心一定要转向主,这样,帕子就除去,灵就叫你自由。什么时候,主之外的爱好、主之外的打算一进来,你的心就刚硬,帕子就蒙蔽,你就喜爱属死的职事,你也会成为一个属死的职事。这不是一件小事,我们要在主面前很小心,因为跟随主不是可以随便的。

 我们要学习把心转向主,不要那么主观,不要那么自觉,不要那么对自己有把握,这些都是肉体的东西,一落在这里面,就不懂什么叫作活在主的面光中,什么叫作在一切的事上对基督有主观的经历,什么叫作联于弟兄、为弟兄而活!

 我们要向主说,“主阿,使我的心再转向你,没有一件事情可以是我的遮蔽,没有一件事情可以是我的拦阻,没有一件事可以叫我离弃你的面。我不要属死的职事、字句的荣光、定罪的职事、将废的结局。我今天愿意心向你完全敞开,没有帕子,我今天愿意你在我身上的运行是完全的自由。”这不是一件小事,我们的心如何,我们的人就如何;我们的心如何,我们与主的关系就如何;我们的心如何,主向我们的显现和启示就如何。

 弟兄姊妹,为什么字句这么可怕-是属死的,是渐渐退去的荣光,是定罪的职事,是将废掉的,而今天却有这么多的人喜欢字句呢?就是因为我们的心不肯单单要主,总是在主之外,还贪求一些东西!

 在宗教里的人,明知去作死礼拜没有供应,为什么还喜欢去?因为他是尽一个宗教的义务,这样他才能贿赂他的良心!也是因为他的心不要主;他若真要主,就待不下去,必定另外寻求去处。这不是外面的问题,乃是人的问题;这不是外面工作果效的问题,乃是人有没有被带到永远长存、永不废掉的问题。

 我们的心若单单要主,我们就从字句里蒙了拯救,而活在生命和灵的境域里。求神怜悯我们,给我们一个悔改的心,一个愿意在主面前一直让祂光照的心,愿意将帕子除去,愿意拒绝杀死人的字句,接受叫人得自由的灵,愿意在主面前长得好,愿意在主面前能够永存。阿们!──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