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八篇 在灵里与在字句里

 

读经:哥林多后书三章七至十七节

 

香气与字句

 保罗用哥林多后书三、四两章来说明什么是香气:第一,是灵,不是字句(6);第二,是职事,不是工作(1~2);第三,是传基督,不是传自己(5);第四,是凭信心,不是凭眼见(7)。这就是说,我们跟随主是凭着灵,不是凭着字句;我们事奉主是凭着职事,不是凭着工作;我们事奉主是传基督,不是传自己;我们的道路是凭信心,不是凭眼见。保罗说了这两章的话,就是要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步-我们的事奉,乃是一个香气的事奉。

 保罗也在第三章里,给“字句”下了六点的定义:第一,字句是刻在石头上属死的职事(7节)。换句话说,字句是有职事的,字句也是有供应的;但那个职事是属死的职事,那个供应是死亡的供应。第二,字句是有荣光的,是有果效的(7)。第三,字句的荣光是渐渐退去的(7);所以我们所作的,如果它成为渐渐退去的,我们就该知道我们的事奉是一个在字句的事奉里。第四,字句是定罪的职事(9);这个职事把人带到一个定罪里-虽然能把人暴露出来,却不能把人带到生命里。第五,字句是废掉的(11节)。第六,字句是为着蒙着脸的人的(13节)。

 保罗在这里非常厉害的说到香气,这个香气乃是灵,这个香气不是字句。灵和字句的区别,乃是生命和死亡的区别-灵来了,人就活了,字句来了,人就死了;灵来了,人就得生命,字句来了,人就得死亡。

字句的职事与果效都是属死的

 字句是有职事的,但这职事却是属死的职事;字句也是有果效的,但这果效却是叫人死。当字句活动的时候,是不断的叫人死。

 我们要切切注意,你若不是在灵里、在生命里,你所作的以为是最好的,不知不觉都要叫教会受亏损。有些似乎是最好的东西,因为经过人不够干净的手,就出了问题,就如今天有一些人拿倪弟兄的书来打击教会。这真需要主开我们的眼睛,也需要主的怜悯,使我们不作个在字句里服事的人!

字句的荣耀是渐渐废去的,生命的荣耀是永存、不废去的

 属死的职事是有荣耀的,却是渐渐废去的。在字句里,虽然当时是非常的荣耀,然而到末了就渐渐退去了。

 字句的路是容易的路,是一下子就能显出荣光来的,但这荣光却要废去:当有一天带头的改变的时候,这荣光就废去了;当有一天那个领袖走的时候,这荣光就废去了。因为它不是在生命里建造出来的,它是借着人的办法、口才、能力、组织作出来的。

 教会不能是这样;教会的路,乃是生命的路。

 在教会这生命的路程中,一路上不是那么的荣耀,反而是不断的有产难,每一步都非常的艰苦;但是等你回头看时,你就满了喜乐,满得安慰,因为你要看见主的祝福和工作,也要看见劳苦的果效。

 在字句里,虽然当时非常的荣耀,到末了就渐渐退去了。例如,在印度尼西亚一带相传有一大复兴,后来查出是假的,荣耀就渐渐退去了。为什么?因为在那里,没有人出代价,没有人经历产难,就没有什么可以长存的。

 教会的路是相反的。

 教会的路,每一阶段都是一个灵的阶段,一个生命的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有非常艰苦的过程。但是到末了,却都要留存下来,成了永远的。

 我们在跟随主的路上,常看见主的作为,也常希奇祂在全地上所作的事;但在过程中,我们却不觉得有任何的特别,有任何的荣耀。正如倪弟兄所写的诗歌,“有时是有青天,经常是有黑云……迫我学习忍耐、迫我不得不来寻求神心,神的喜爱!”(倪弟兄旧诗集)这才是生命的路,也是灵的路。这不是外面的热闹奋兴,似乎满了荣耀;乃是被主击打,被主琢磨,虽不是那么有荣耀,却是长存的荣光,永远不能废去!

 这几年我服事主,最叫我得鼓励的就是不废去。教会虽有软弱,但却愈走愈好,因为教会是一直往前的。

在灵里,叫人得生命;在字句里,叫人得死亡

 保罗在这里题起,旧约的职事是字句的职事,是杀死人的职事。这说出我们的事奉若是在字句里,不能供应人生命,就是把人杀死了。这不是一件小事情。

 当我们起来为主说话的时候,里面要有一个认识,或者我们是在灵里、把生命给人,把人点活了;或者我们是在字句里、把死亡给人,把人杀死了。当我们起来服事主,我们这一个人是有果效的:不是生命的果效,就是死亡的果效。

 保罗说,‘祂叫我们能成为新约有能的职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因为那字句是杀死人的,灵是赐人生命。’(林后三6)到底什么是字句?这并不是我们所领会的,以为字句就是指呆板、木讷说的。保罗在此题起了旧约的职事,字句的职事,并没有说字句是呆板的、是叫人睡觉的。不,他乃是说,字句是杀死人的。

 你的事奉若不在灵里,就是在字句里;若是你不能供应人生命,就是把人杀死。你一定要看见,字句是杀死人的,什么时候人碰着字句,人就被杀死了,人就走不下去了,你的事奉就成了一个死亡的事奉。

 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我们的感觉是工作的问题,保罗的感觉是生死问题;我们的感觉是成功的或是失败的,保罗的感觉却是长存的、或是废去的。所以我们该有这样的认识:不是我们能不能帮助人的问题,乃是我们是叫人活,或者是叫人死的问题。我们或者是在灵里,叫人得生命,或者是在字句里,叫人得死亡。

 我们要有这样的认识和开启,向主说,“主阿,无论我到那里去,我不在乎我的服事是成功或失败,我乃在乎我的服事是生命或是死亡。主阿,叫我里面有这个认识,有这种的焦迫。”

 今天我们来服事时,不能看外面的成败,我们要从工作里出来,转入生命里。我们要知道,我们无论到那里事奉,都是有果效的事奉,不是叫人死,就是叫人活。我们把灵给人,人就得生命,我们把字句给人,人就得死亡。不是成败与好坏的问题,乃是生命和死亡的问题。我们在开头服事主的时候,都要有这样的认识。

要在灵里事奉,把生命给人

 我们常为自己找理由说,“我之所以作失败了,作坏了,是因为长老、同工、年长的弟兄姊妹们不扶持我!”我愿意这样说,不要为自己找理由。你若是香气,你若有灵,我不信谁能拦阻你。你若没有灵,没有生命,我也不信谁能把你扶起来。

 有时我们有个观念,以为只要前面弟兄提拔、提拔,就好了,就作成了。这几年我服事主,从没有人提拔我,我也没有提拔人。因为我知道,我们中间的路,是生命的路,不是地位的路。我们和弟兄姊妹之间的关系,完全是生命的关系,没有别的掺杂。

 我只管供应生命,把生命流露出去,人就被点活了。我在灵里供应生命,不需要提拔人,他自然就会长大;不需人作我的左右手,他自然就能和我同心,自然就能和我同命、同工、同灵、同异象、同配搭、同争战。并不是我把人提拔出来,乃是我用生命把人供应出来。

 这个一定要在我们里面成为异象。我们不是世界的组织,我们所作的与世界的是何等的不同。我们在灵里,必叫人活;在字句里,必叫人死。无论我们作什么,都有果效-我们在灵里,主就以生命报答我们;我们在字句里,主就以死亡加给我们。

 一个在灵里事奉的人,他的事奉乃是把人作到生命里去;一个在字句里事奉的人,他的事奉乃是把人作到死亡里去。一个在灵里事奉的人,他愈事奉,教会越有生命;一个在字句里事奉的人,他愈事奉,教会愈干瘪。教会是生命丰盛,或是下沉死亡,教会是灵里自由,还是仪文规条,端看我们的事奉是在灵里,还是在字句里。

 一个正确的事奉,完全不是方法对错的问题,不是腔调如何的问题,不是活泼还是呆板的问题,乃是灵的问题。你若是在灵里将你那一分的职事推出来,生命就来了,供应就来了,享受就来了,人也就都活过来了。若是你没有灵,只有字句,大声也好、小声也好、蹦跳也好、庄重也好,无论你怎么作,到末了人定规都是死的,因为字句是杀死人的。

灵的事奉和灵的生活

 今天我们整个的事奉必须是灵和灵里的事奉,今天我们整个的生活必须是灵和灵里的生活;在灵里就有事奉,在灵里就有生活。在灵里供应生命,在灵里建造教会,在灵里帮助圣徒,在灵里叫人长大。在灵里就让每一个圣徒有喜乐、有平安、有饱足、有力量,在灵里就叫每一个圣徒有光照、有启示、有异象、有恩典。

 但是灵若不见了,字句就来了,所有相反的东西就都出来了。

 在字句里人就被杀死,在字句里人就失去指望,在字句里人就不能往前,在字句里人就干瘪下沉,在字句里人就失去爱主的心,在字句里人就觉得跟随主没有味道,在字句里人的教会生活就要被摧毁。

 这真是一个生死攸关的事。

事奉主的生活是最严肃的生活

 我们这一生是何等严肃的一生。

 世人在乎发财不发财,在乎作官不作官,在乎受教育不受教育,在乎结婚不结婚……,这些都没有我们所摸着的严肃;我们所在乎的是,我这个人是不是一个香气?是不是一个在灵里的人?无论我到那里,能否给人生命、叫人活?还是不过是一个字句、到处散布死亡?这才正真正严肃的事。

 今天我们要不断的有这一个看见、这一个认识,要时常题醒自己:我们的事奉乃是生和死的问题,我们的事奉乃是或者叫人死,或者叫人活,我们是一个能叫人活、叫人死的人。没有一种生活比这种生活更严肃。

 最严肃的生活,就是事奉主的生活。

 一个事奉主的人,他可以在灵里,也可以在字句里;他在灵里的时候就叫人活,他在字句里的时候就叫人死。我们是叫人得生命的人,也是叫人得死亡的人;人遇见我们的时候,可以因着我们灵中的供应,就经历了一切正面的事,也可以因着我们字句的杀死,就经历了一切反面的事。

 一个人是在灵里,或是在字句里,就要决定他的果子如何。

 一个事奉主的人,即使他是满了生命的经历,满了对基督的认识,满了对教会的爱护,但是,什么时候他在灵里,他摸着灵,他供应灵,他运用灵,他就叫人得着了生命。什么时候他到字句里去了,他就杀死了人。愿主怜悯我们,叫我们成为一班在灵里供应生命的人。

持守在灵里的单纯,不走“滑”的路

 什么事物容易叫我们落在字句里,而不在灵里?就是我们这个人不知不觉就变“滑”了。

 若是不小心,我们在教会里走一走就走滑了-我们懂得如何把责任推到一边,懂得如何不必实际去劳苦,懂得如何在教会里成为明星-这一个完全是字句的路,这个路是走不得的。

 有的人喜欢走“小路”-喜欢有一个“专长”。譬如说,有人专搞小先知书,有人专搞诗歌,这些都是求外面荣耀的路,却都是容易的路,都是属死的字句的职事,都要废去。

 还有的人喜欢耍小聪明,就是事情一来,他就溜了,去享他的福去了。有时我听见弟兄跟我说,“某弟兄很‘滑’,需要他的时候,他偏不在,不需要他的时候,他才出现!”我听了就非常痛心。因他这个人走上了小路。

 姊妹们更要特别蒙主的怜悯,因为姊妹们特别有小聪明,容易滑,为自己保留太多,路容易走得弯曲。

 早上无法起来守晨更的人不可怕,但滑了就可怕,人一滑,他这个人就废了。

 我们若不懂在灵里的宝贝,只知道搞“专长”、走“小路”、耍小聪明,这些就说出我们这个人“滑”了。你得注意,这个“滑”不知不觉就要把我们这个人荒废掉,这个“滑”保证我们这个人将来就是一个杀死人的人。

 弟兄们,你千万滑不得,你要起来作一个在生命里的人。你务要愈发郑重所听见的话,因这些话是生死攸关的话。这些话,你若不能领会,你就不能好好的走路;你领会正确了,你一生的路就走得又准又稳。

 我们的路应该是简单的、单纯的-不懂怎么作明星,也不懂怎么把责任推出去,只知道要活在灵里,要尽自己的那一分-我们就能在灵里赐人生命。

 我们真需要祷告说,“主阿,怜悯我,叫我不滑,叫我在你面前结结实实的来跟随你,来走你的路,叫我走到路终,好让主心满意足!阿们。”──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