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九篇 属灵的职事

 

读经:

‘祂叫我们能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因为那字句是杀死人的,灵是赐人生命。’(林后三6原文)

‘何况那属灵的职事,岂不更带有荣光么?’(林后三8原文)

‘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果从主的灵变成的。’(林后三1718)

 

 哥林多后书三章六节说,‘祂叫我们能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因为那字句是杀死人,灵是赐人生命。’(原文)三章八节说,‘何况那属灵的职事……。’这里说出新约有能的职事,就是属灵的职事。

 从六至十八节,我们看出这职事有九个特点:第一,这职事是属灵的(8);第二,这职事是长存的、有荣光的(11);第三,这职事是叫人称义的(9);第四,这职事是有盼望,能大胆讲说的(12);第五,这职事是主的自己(17);第六,这职事是叫人得以自由的(17);第七,这职事是为着敞着脸的人的(18);第八,这职事是返照主荣光的(18);第九,这职事是荣上加荣的(18)

■这职事是属灵的

 新约的职事乃是属灵的职事,所以一个新约有能的执事,首先他的职事必须是属灵的。

 当人里面摸着了灵,摸着了生命,这生命在他里面不断的成为他的享受,不断的成为他的经历,末了,这生命在他里面实化成为一个负担,这负担成了他的动力,使他有一个发表,而这发表成为一个负担从他的灵中推出来,这样的负担就是属灵的。

 灵是很特别的,你一摸着,就不容易忘记。你领会与否,清楚与否,都无关紧要,只要你一摸着灵,你的职事就是属灵的,就是长存、不能废去的。希奇就在这里,有一些事物我们似乎懂了,但过一会儿就忘记了;有一些事物我们好像不懂,却一直留在我们里面,叫我们一生丢也丢不掉。

 我们一定要在主面前有这种的体会,有这种的认识:跟随主,不是外面的兴奋热闹、瞎热心;跟随主乃是灵的事,跟随主的道路是灵的道路。

 我们不是光有忠心、劳苦,还必须是灵里的故事。虽然跟随主也需有热心、忠心和劳苦,但这些都不是根本,根本乃是我们在灵里面摸着一个属灵的职事。这一个属灵的职事冲激了我们,流过了我们,遇见了我们,供应了我们,这个流通和供应,就叫我们成为一个有新约职事的人,也就是有属灵职事的人。

■这职事是长存的、有荣光的

 这属灵的职事也是长存、有荣光的职事。

 三章八至十一节说,‘……那属灵的职事,岂不更有荣光么?……这长存的就更有荣光了。’这里“岂不更有荣光么”也可译作“岂不更存在荣耀里么”。这存在是力量的存在、动力的存在,能叫我们有力量走前面的路,进而把我们带进长存的荣耀里去。

 不是说一个人摸着了属灵的职事,他就永远刚强。不,只要我们还在肉身里,我们就仍有肉身的缠累。倪弟兄在歌中之歌中也说,无论我们多属灵,只要我们还在肉身里,就仍有“黑影”的时候(歌四2)

 当我们来跟随主,我们不会天天得胜、天天刚强,也不会永远光明、一直在灵里。相反的,我们会许多时候有软弱,有限制,有失败,有叫我们觉得为难、忧伤的,甚至以为走不下去了。

 但这一切都问你是否摸着过那属灵的职事。只要你摸着了,在你最软弱、失败、下沈、灰心时,你里面会有一个声音提醒你,“你摸着过我,你遇见过我,你的心被我所夺过,你无法离开我的面,因为这属灵的职事乃是长存的。”

 也就是说,灵一出来,叫你里面摸着属灵的职事,就不放你过去。你软弱吗?那属灵的职事不放你过去;你灰心吗?那属灵的职事不放你过去,你愿意有你的打算吗?那属灵的职事不放你过去,你想拣选你的道路吗?那属灵的职事不放你过去。有的时候,你似乎得了胜,你可以爱世界,你可以拣选你的道路,你可以随意往来,但你里面总有一个东西会起来反抗,会一直不放你过去。这就是长存、有荣光的职事。

 在我这二十多年跟随主的路上,主带我经过一些荣耀的事物,我虽无法道出其中究竟,却叫我一生永远不能忘记。不是说我永远没有软弱,但是这荣耀的感觉一直在那里。许多时候我软弱、下沈、不想走主的道路,希奇的是,我所摸着的感觉就回来光照我,供应我、冲激我、提醒我,带着我再往前走一步。

 在这里,保罗之所以有这样的把握,是因为他知道,神叫我们能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不在乎我们的奔跑,乃在乎祂的怜悯,因祂乐意把这属灵的职事供应我们,叫我们摸着、享受、受激励,而改变我们的人生。

 这是另外一个境界的事物,不是外面的忠心、劳苦和努力,乃是里面我们有否摸着属灵的职事,因这职事我们就摸着了荣耀,就摸着了长存的,我们这个人就改变了。

 所以,我们在事奉的时候,如何能成为有能的职事呢?就是不凭着字句,乃凭着灵。这灵要带给我们属灵的职事,这属灵的职事要供应出长存的果效来。

■这职事是带进称义的

 这职事也是带进称义的。

 称义,就是我们与神和好,叫我们里面有安息、有平安,叫我们觉得神对我们的要求已经完全达到了,叫我们觉得神满足,我们也满足。

 许多时候,我们听前面弟兄释放话语,都会在那话语的光中受审判,为自己的光景忧伤痛悔,向神认罪悔改。在这时候,却有另一个感觉并行着,叫我们深处有赦罪的平安,觉得与神之间已没有任何问题。

 也就是说,本来我在理论上和神没有问题,但里面却没有把握;现在我是在光中认识自己和神有问题,而里面却有出人意外的平安。这时我能从深处发出颂赞说,“主!赞美你,我终于在你面前没有问题,我终于能讨你的欢喜,我终于能在你面前合乎你的心意!”

 这真是奇妙,外面似乎是满了是是非非,但在里面却有说不出的喜乐、平安和安息,这就是生命的事,这就是称义的职事。这就是因着属灵的职事带进长存的荣光,因着长存的荣光而带进称义!

 你永远要记住一件事:你碰见灵,你就碰见荣光;你碰见荣光,你里面就安息,你能说“现在我终于和神没有问题了”,这就是那称义的职事。

■这职事是有盼望、能大胆讲说的

 属灵职事也是有盼望、能大胆讲说的。

 三章十二节,‘我们既有这样的盼望,就大胆讲说。’为什么一个人愈在灵里,他的胆子就愈大呢?因为他一在灵里,他就深知他里面所经历的乃是真实的东西,他就有盼望、有把握,他就能大胆讲说。

 当我们第一次经历这属灵的职事,经历了灵赐生命而重生得救的时候,立刻我们就大胆讲说,到处见证“耶稣是救主”。为什么?因为在那个时候,我们的灵摸着了一个盼望,这盼望就叫我们能大胆讲说。

 那么,为什么得救年日久了之后,我们却变得畏畏缩缩、不敢夸口、豪迈不起来呢?因为没有这属灵的职事。人一不在灵里,里面就缺了荣耀的盼望,以致不敢大胆讲说“爱主真好!撇下一切跟随主,最是值得”,连对自己都不敢这么讲。我们若在灵里,这属灵的职事就带进长存的荣耀,带进主观的称义,带进荣耀的盼望,而叫我们能大胆讲说。

 大胆讲说,不是因着胆子壮,也不是因着性格强;乃是因着人摸着了灵、摸着了生命、摸着了属灵的职事,而在称义的职事里满有荣耀的盼望,这时才能起来大胆讲说。

 摩西将帕子蒙在脸上,是因为他知道他愈讲人愈死。但我们这些新约的执事,我们是愈讲人愈活,人愈摸着灵、摸着生命,人愈有盼望,教会愈得着建造;因为我们是摸着了一个盼望,叫我们这一个人成为大胆讲说的人!这就是新约有能的职事,这就是那属灵的职事。这个真是荣耀!

 今天,我们不是在旧约里,乃是在新约中;我们不是在定罪里、咒诅下,乃是在生命里、在称义中;我们不是在字句里,乃是在灵里;我们所得着的不是暂时的,乃是永远的。今天,我们所摸着的东西太高了,太好了,太荣耀了,所以我们这些事奉主的人,就成为大胆讲说的人。

 我们要求主叫我们看见,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不是出于字句,乃是出于灵。所以我们要有属灵的职事,就要摸着这个灵,才能在灵里给人生命、给人称义、给人盼望,也才能在灵里大胆讲说。

■这职事就是主的自己

 属灵职事的第五个特点-这职事就是主的自己。

 为什么我们能如此放胆?因为这职事就是主的自己。

 当你在那里供应灵,把基督供应出来的时候,人从你那里所得着的,就不是道理,也不是字句,人所得着的乃是主自己。有的人讲道是叫人得道,我们的讲道是叫人得主自己;有的人作见证是叫人得见证,我们作见证是叫人得主自己。

 这属灵的职事所供应的就是主自己-你碰着这个职事,这个职事就把你带到主面前去。这就是保罗所说“要把各人完完全全的成长在基督里面”(西一28下原文)。保罗是为此劳苦,我们也要为此劳苦,就是叫人得着主的自己。

 我们常把前面弟兄当作“万能钥匙”,能解开一切的结-婚姻的结、职业的结、家庭的结、属灵问题的结。但是前面弟兄不是要供应我们“万能钥匙”,乃是要供应我们“万能基督”。今天婚姻的问题能不能解决不重要,有没有基督才重要;职业的问题能不能解决不重要,有没有基督才重要;在教会生活中有没有被误会、被藐视不重要,有没有基督才重要。

 今天我们稍一不小心,就变成“婚姻介绍所”,专门关心人的婚姻;就变成“难处解决所”,专门解决人的难处。但人今天的问题,不是婚姻的问题,不是职业的问题,乃是有没有基督的问题。

 请问,什么时候你有了基督而有问题呢?

 今天你有一切的问题,我相信多半都是因为你没有基督,都是因为你不知不觉的把心放在主之外的事上。弟兄姊妹,你若有基督,你就没有问题。你的心不要放到主之外的事上去,因为我们这分属灵的职事所供应的就是主自己。

 保罗说,这职事就是主自己。

 他说,‘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林后四5)保罗什么都不卖,只推销主自己;什么都不供应,只供应基督。所以当人来摸着他的职事,他的职事就是主自己。他又说,‘主就是那灵’(17),当他凭着灵的时候,叫人摸着的就是主。

 保罗的尽职是把基督给人,没有把基督以外的给人。这就是保罗的职事,也就是属灵的职事。

■这职事是叫人自由的

 属灵的职事也是叫人自由的。

 三章七节说,‘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自由不是从劝导来的,也不是从安慰来的,乃是从和灵接触出来的。你摸着灵、接触到灵、享受到灵、经历到灵,灵这样给你遇见,灵成了你的供应,成了你的能力,成了你的生命,就叫你得以自由。

 自由不是唱诗或不唱诗,不是坐着唱或站起来唱;自由就是灵!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这一个自由不是放任,乃是在灵里碰见主所产生出来的结果-是我在灵里碰见了主,就在我的里面满了灵,而产生了自由。

 一个属灵的、供应人生命的执事,他无论到那里,一定把“自由”供应教会;他无论到那里,一定把灵里的自由带给人。

律法叫人没有自由

 我们这个人天生就在律法之下:一个小孩开始学说话时,都会说“不”,这个“不”,这就是活在律法之下,因为他自己已经有一个标准、一个要求,他的生活开始根据于他的标准,这个标准就是律法。

 我们天生就在律法下面,我们是在肉体的律法长大的,我们的血液、细胞是满了律法的,我们这一个人就是律法的大成。你里面是律法,外面是律法,你这一个人就是律法。这律法就叫人不自由。

 人似乎是自由的,却都是在律法下面。基督徒的生活过得不正常,就是因为不是活在灵里,而是活在律法之下。人一没有灵,律法就来了;人一没有灵,标准就来了;人一没有灵,捆绑就来了。人也总是因着盼望自己多属灵、多属天、多长进,而活在律法的捆绑里。人生来就是活在律法之下的。

“自由”就是活在灵的引导下

 为什么你有律法?

 因为你没有灵的引导;只要你有灵的引导,你就没有律法。什么时候灵不能引导你,什么时候你就是在律法之下。

 有的人聚会、尽功用、忠心、服事,是在律法之下,有的人却是在灵的引导下。不在乎外面的表现,乃在乎灵。我们所有的追求,乃是追求基督;一切在基督以外的追求都是律法,一切在基督以外的自由都是捆绑。

 但是主的灵来了,就叫人得以自由。只要你在这件事上让主的灵运行,你在这件事上就得以自由,因为这一个生命的职事,乃是叫人自由的职事。我们固然在律法下,但只要灵来了,我们摸着灵、享受到灵、被灵充满、浸透,我们就从律法里转到自由里。

 这一个自由不是放任,乃是活在灵的引导下;在灵的引导下就没有律法。

 我们要成为一个属灵的执事,必须不断的操练灵、享受灵、浸透灵、并供应灵,叫人摸着灵,并得着灵中的自由。灵在那一件事上运行,那一件事就得以自由;灵在那一个人身上运行,那一个人就得以自由;灵在那一个习惯上运行,那一个习惯就得以自由。人在灵里生活的时候,他这一个人就得以自由。

 你要自由,就要学习在一件一件的事上,在一点一点的行动上,都在灵里,让灵来通过。在你的服事上、供应上、追求上、生活上,都要让灵通过。一让灵通过,你就不在律法的下面,你这个人就得以自由。

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

 所以保罗说,这个属灵的职事有一个特点,就是叫你得以自由,因为这职事乃是把灵给你。灵一来了,你一碰着灵了,你就自由了。许多时候,我们的难处乃是把我们自己摆在律法之下而失去了自由。你要清楚,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一个有能的职事,就是叫人摸着灵、享受灵、浸透灵,而在灵里得着完全的自由。

 我们在神面前服事主,总要看见这一条线,若没有看见,就不知不觉落到字句里去了;一在字句里,就杀死人了。你要在生命的在线,你要在灵的在线,才能在灵里产生负担,负担产生发表,发表借着灵推出,就叫人摸着灵、摸着生命,叫人得以自由。

 所以这职事是叫人得自由的职事。

■这职事是为着敞着脸的人的

 这职事也是为着敞着脸的人的。

 三章十八节,‘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好像从镜子里返照……。’每当有人在供应生命的时候,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接受,问题是在于他的脸是否敞开。弟兄姊妹,你需学习作一个敞着脸的人,你的脸一敞开,随时随地主有引导,灵有运行,你就能预备好来接受。

 一个敞着脸的人,定规“不主观”,定规“不为己”。

“主观”叫我们不能敞着脸

 一个主观的人定规不是一个敞着脸的人,定规是一个关闭的人。什么叫“关闭”?关闭就是主观;人一主观,就关闭了。你可要注意,你若是主观,即或有一个最大的使徒在你旁边,你定规也得不着帮助。没有一个主观的人能接受主的启示-但我们却是天生主观的人,这真需要主的怜悯!

 你为何出代价参加属灵训练?你盼望得着什么?是盼望作长老,或是作使徒?但愿你们都能回答说,“除了主之外,我没有任何盼望”。你要知道,任何在主以外的盼望都叫我们主观,叫我们不能敞开。

 若是你盼望训练之后,带聚会更有方法,讲道更有口才,读经更有窍、更有光……,这些都是人的主观。若是你能说,“我来乃是主的引导,主说什么,我都接受”,你就是一个敞着脸的人,这样,光在你身上定规是强的。

 今天,我们的难处就是我们并不是一个敞着脸的人,我们一来参加训练,就主观了,就盼望有所得-何时弟兄才训练我带聚会?何时弟兄才训练我作长老?何时弟兄才训练我传福音、带人得救?若是你这样盼望,你就永远失望。

 我们的难处就是主观-对人主观、对事主观、连对自己也主观。我们对什么人是好人、什么人是坏人、什么人是好弟兄、什么人是坏弟兄,分得一清二楚,这都是我们太主观了。你要知道,再好的弟兄也有难处,再坏的弟兄也有生命,不要对自己的看法太有把握。要学习不主观。

“为己”也叫我们不能敞着脸

 不仅“主观”叫我们不能敞着脸,连“为己”也是如此;一个为己的人,再大能的职事也不能供应他。

 主所量的生命的职事,乃是为着不主观、不为己的人。

 在美国开工的早期,我跟李弟兄到处奔跑。那时他讲的道几乎都是一样,重复再重复,我以为是炒冷饭,里面相当失望。这就是我“为己”、我“主观”。

 若是我不为己,无论李弟兄怎样讲,即使他讲上一句,我能背下一句,照样能蒙光照、得供应,照样能享受生命、接受职事。但是,一个主观、为己的人,永远是遮蔽的。

心要转向主

 要除去一切的遮蔽,在于你的“心”转向主,不主观、不为己。

 所以在教会生活中,我们若要作个敞着脸的人,必须不主观、不为己。你的心必须像一张白纸,摊开在主的面前,主无论怎么写,你都能阿们,都能欣然领受,这样,这个职事就是为着你的。

■这职事是返照主荣光的

 属灵职事的第八个特点就是好像镜子返照主的荣光。

 也就是说,每次你来遇见主,你就碰到一个活活的人,这活活的人会影响你的一切。每次你来到主面前,好像拿起镜子来照,就遇见镜子里面的人,就是主。你一遇见祂,祂就影响你。

 这就如一对老夫妻,他们彼此天天看,就彼此返照,所以就彼此相像。别人看见他们,就看出他们是夫妻,因为他们笑起来,嘴角的勾法是一样的,眼睛的瞇法是一样的,脸上的皱纹是一样的。他们天天彼此观看,天天彼此返照,到后来,两个人就是一个样子。

 我们每一次到主面前来,都必须看到一个活活的形像。这样,这一个属灵的职事就不是给你方法,也不是给你道理,乃是给你活活的基督。每次你碰着这活活的基督,就看了一次基督,借着一再的看基督,看到后来就满了基督的返照,而叫你变成主的形像。所以这返照的过程,乃是喜乐的过程。

 这属灵的职事,不只带来荣光、长存、称义、大有盼望、大胆讲说,也除去你的帕子,将活活的基督给你,使你过一个享受的生活。每一次你碰见这职事,就叫你活过来,叫你摸着活的基督;一次一次的供应,就有一次一次的返照,就叫你这个人改变,而满有基督的形像。

 耶利米书十三章二十三节说,‘古实人岂能改变皮肤呢?豹岂能改变斑点呢?’我们是改变不来的,我们愈想不发脾气,偏偏脾气不断。但是,基督徒的路不是改变的路,乃是“返照”的路。不要盼望自己有改良,乃是接受这新约的职事,让这个职事把活的基督供应你。每一次的供应,都是一次的返照;一再的返照,就叫你变成主的形像。

 这就像夫妻的改变一样,年日一久,丈夫就变得像妻子,妻子就变得像丈夫了;不是咬着牙摹仿出来的,乃是在一起生活而活出来的。我们的变化就是如此,我们正常的变化,乃是借着这属灵的职事一次一次的将活的基督供应我们,叫我们一次一次的接受祂的返照,而至终就变成主的形像!

■这职事是荣上加荣的

 新约职事也是荣上加荣的。

 一个正常的职事,不应该把方法带给人,不应该把道理带给人,只该把基督带给人。一个正常的职事,是要把人带到基督面前,叫人摸着主、享受主、接受主的返照再返照,叫人不断的改变,到末了就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

基督徒的生活是荣上加荣的生活

 基督徒的生活,不是苦难加上苦难,对付加上对付的生活,而是返照加上返照,荣耀加上荣耀的生活。基督徒不是活在被十字架重压的苦难里,而是活在生命的供应里。我们虽然会经历一切的苦难,却是一直接受返照再返照,却是遇见主再遇见主,我们就不断的改变,叫我们的生活成了荣上加荣的生活。

 基督徒的生活应该是荣上加荣的生活,应该是每一次遇见主,就觉得荣耀,再遇见主,就更荣耀,再遇见主,再满了荣耀的生活!

 我能作见证,在我已过跟随主的生活中,外面可喜乐的不多,倒是经常有黑云;有时有外面的兴奋,但不久又摔了下来;有时被主扶起,却又常跌倒。但是就在最痛苦的时候,当我来亲近主,里面却总有说不出的荣耀,叫我不禁高呼,“主阿!赞美你,像我这么不配的人,竟然能交通于你的苦难,竟然能摸着你的荣耀!”倪弟兄的那一首“在你里却安息”(倪弟兄旧诗集),就是在这荣耀的经历里写成的。

成为一个有属灵职事的新约有能的执事

 我们来跟随主,必须在生命里来这样的经历,要不断的有基督,不断的活在主的面光里,不断的在一切的事上对基督有主观的经历,不断的联于我们的弟兄,并为我们所看得见的弟兄而活。在这样的情形里,主就能把我们作成一个有能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

 这时候,我们的职事就能是属灵的、荣耀的、长存的、叫人称义的,我们就能满有盼望,且能大胆讲说;也因着我们所供应的是活的基督,就叫人得以自由;我们就能起来作见证-我们的脸是敞开的,我们是和主面对面,常常让主返照的,我们的生活是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这一个就是生命的职事,就是属灵的职事。

 求神怜悯我们,但愿我们里面摸着一个东西,说,“主阿,我是何等愿意活在你面前,何等愿意常有你的面光,在一切的事上,满有主观的经历,不断的联于弟兄们,并为我所看得见的弟兄们而活!使我能成为一个有属灵职事的新约有能的执事,好成为教会的祝福!”──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