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十篇 蒙怜悯,不丧胆

 

读经:

‘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乃将那些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话;只将真理显明出来,好在神面前将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林后四12,另译)

 我们要成为馨香之气,我们的服事必须是灵,不是字句;也必须是职事,不是工作。

是职事,不是工作

 哥林多后书四章一至二节,保罗题起事奉的原则;他说,‘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或作这职事),就不丧胆;乃将那些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话;只将真理显明出来,好在神面前将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

 在这短短的两节圣经里,我们看见了两种的事奉方式:

 一种是职事,一种是工作。

在职事里的事奉

 一个在职事里的事奉,乃是先有一个正常的人;因着是一个正常的人,他就有一个正常的路;因着有一个正常的路,他就有一个健康的果。

 什么是职事?什么是工作?

 职事和工作是对比的:

 第一,职事是从一个正常的人出来的;若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就不可能有一个职事。

 第二,职事是从一个对的路出来的;工作和职事不同就在“路”上。有的人因为人不对,就走在一个错的路上,这个路就叫他成为一个作工的人。或者说他所作的就成为一个工作,而不是一个职事。

 第三,职事能产生一个健康的果来;一个对的路就产生一个健康的果。

人-是一个蒙怜悯的人

 保罗在这里作见证说,‘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事,就不丧胆。’保罗先说到他这一个人-他是蒙怜悯的人,他是有职事的人,他是一个不丧胆的人。

路-有正确的路

 保罗题起他的路。他的路乃是,‘我将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我也不行诡诈,不用手腕’。

 一个人行诡诈,就是说一个人很有技巧。这里说的行诡诈,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坏。这里的意思乃是说到一个人有技巧,他知道如何作就会有路。

 有一个美国人看到中国人,就下一个断语,“犹太人把所有人的钱都赚了去;中国人却把所有犹太人的钱都赚走了”。这里说出中国人很精明。精明的人都是爱“作工”的;“作工”是在中国人的血轮里,不需要人教他作工,他自然就会作工。

 一个人会作工的人,他在处理事情的过程里,总是加了一个手腕进去。他对作工很有办法:我今天这样讲,讲不动你,明天就那么来搞你。明天那么搞你,若还不行,我后天就换个方式再来搞你,我总得把你搞成我所要的那个样子。

 这就是保罗在这里所说的“诡诈”,并不是指着罪说的,乃是指一个人很有技巧。

 保罗在这里说他服事的路:

 第一个是把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

 第二个是不行诡诈,或者说是不用手腕;

 第三个是不谬讲神的话。

果-有健康的果

 一个对的人,就有正确的路,而后就产生一个健康的果。

 这个果就是‘将真理显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换句话说,这个果不是一个作出果效的果,乃是活出来的果。

职事与工作不同

 所以,今天在事奉的路上,你永远不能离开这三点:

 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有什么样的路;

 你结什么样的果。

 你若是一个正常的人,你就能走正常的路,你就有一个正常的果。你若是一个不正常的人,你定规有不正常的路,你定规结出不健康的果。

 职事和工作的不同,乃是从这里出来的。

或职事、或工作,关键在于“人”如何

 如果你说,今天我们殷勤劳苦,就是工作,多多祷告,就是职事;如果你说,天天在外面跑,就是作工,整天关起门来,读经、祷告,就是职事。不,如果是这样,你就抹煞了保罗一生的劳苦。

 保罗要起来说:

 “我是比众圣徒格外劳苦的,我是天天作主工,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拳打,又居无定所的,我这个人是个满了劳苦的人。

 说作工,没有人作得比我还要厉害。论劳苦,我是更多的;论下监,我是更多的;论鞭打,我是过重的;论冒死,我是屡次有的。

 我这一个人是完全拚上去的,我完全是一个作工的人。

 但是我这个人却是一个对的人!

 因着我是一个对的人,所以当我在那里作工的时候,就不叫作工,乃叫作尽职事。”

根据人的所是,非根据人的所作

 但是今天有的人因着他这个人不对,他来服事时,他的服事就自然成为一个工作。

 所以职事和工作最大的不同是在于这个人-

 一个对的人,无论他作什么,他都是在尽他的职事。

 一个不对的人,无论他作什么,他都是在那里作一个工作。一个不对的人,连他的祷告也是一个工作。人出了问题,他的所有、所作都出了问题。

 所以,什么是工作,什么是职事,不是根据你所作的,乃是根据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是个作工的人,无论你如何作,你都是在工作的原则里-

 你听见别人祷告,你也祷告,那个祷告,是工作。

 你听见别人讲道,你也讲道,那个讲道也是工作。

 你听见别人这样生活,你也这样生活,那还是工作。

 因为你这个人是一个不正常的人,是一个不健康的人。

 因着你这个人不正常、不健康,所以无论你作什么,都是一个工作。

 职事和工作的不同,并不是外面的,乃是里面的。保罗传福音,别人也传福音,都是传福音。但是因为保罗是某一种的人,他有一种传福音的方法;别人是另一种人,他们有另外一种传福音的方法。结果,就成了两种人,有的人就叫作尽职事,有的人就叫作作工。

作一个有职事、有托付的人

 为什么我要一再的说这个话?因为这是我们一生所要面临的大问题。

 我们常听弟兄姊妹说,“不要作工,我们乃是为着一个职事”。你若是不要去作工,你就必须要注意,你要成为一个在主面前是有职事的人,要成为一个在主面前是有托付的人。

 当你这一个人是个对的人,是个有职事的人,当你这样来尽职的时候,就不是工作;你若不是这样来尽职,你不过是要建立一个工作,你不过是要讨人的欢喜,不知不觉的,你就会落在作工里。

 想要为主作工,是在每一个人的血轮里的;每一个信主、爱主的人,都会有一个要事奉主的心愿。这个事奉主的心愿是好的、是宝贝的、是有价值的、是从神来的,但是因着我们这个人不对,当我们要起来服事主的时候,我们不知不觉的就进到一个工作的里面去。

成为一个对的人

 到底你这一个人在神面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到底你在主面前是怎样的光景?

 到底主在你身上作了多少的工作?

 到底神遇见你有多少?

 到底这一位神给你有多少的启示?

 到底你这一个人在神面前有多少的炼净,有多少的击打,有多少的折磨?

 这一个要来断定你是一个作工的人,还是一个尽职分的人。

 一个尽职分的人,不是以事工为重点,乃是以人为重点。

 先有人,才有路,然后才有果。人若是不对,路定规就不对,所结的果也定规就不对;人对了,路才有可能对,果才有可能对。所以当我们要来服事主时,我们需先看重我们这个人。

 但愿我们都告诉主,“主阿,但愿我成为一个对的人,但愿我这一个人在你面前,因着你的怜悯,能彀有一个职分。”

因着蒙怜悯,得不配得的职事

 保罗在这里表明他这个人乃是一个有职分的人,神在他身上有一个托付;而这个托付乃是在怜悯里面出来的。

 怜悯就是我们得着所不配得的,经历所不配经历的。

因着蒙神怜悯而成有职事的人

 今天我们是一班蒙怜悯的人-

 我们所站的地位,是我们所不配站的;

 我们所过的生活,是我们所不配过的;

 我们所有的奉献,是我们所不配献上的;

 我们在这里的祷告,是我们所不配祷告的。

 今天,我们这一些人乃是在神的怜悯里。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一定要认识,保罗在这里见证他的职事,他乃是说,“我有了这职事,我这职事乃是在神的怜悯里面出来的。我有这职事,乃是因为经历了神的怜悯;因着神的怜悯,叫我这个人成为有职事的人”。

不是作工的工具,乃是蒙怜悯的人

 在一个有职事的人的眼光里,他这个人如何,才是他尽职事的根据。

 在工作里,是工作的价值高,而人的价值不高;在职事里,是人的价值高,而工作的价值不高。

 若是今天我要作一个工作,我只要把它作出来就好了,我这个人不过是一个工具。今天在基督教里,人还是这样的领会,以自己是神所用的工具为傲。他们以为,神这样用我这个工具,所以产生了这么大的一个工作-神借着我救了人,神借着我得了人,神借着我兴起了一个一个小团体,神借着我兴起了一个组织,神借着我兴起了基督教里另一个分支分派…。

 这都是因为这些人乃是在工作的里面。

 但是一个在职事里面的人,他来看自己,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工具;相反的,他有一个认识-他乃是一个蒙怜悯的人。

 现在各大学开学了,各分家也有青年聚会了。一面来说,我们感谢主,好像圣灵在教会中有一种的带领。另一面,我愿意对你们青年人说,你们千万不要到一个地步-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

 问题乃在于当你在小组里的时候,你要问说,“我是蒙怜悯的呢?还是只要把小组作出来就行了呢?”一个是以人作中心,一个是以工作作中心;一个是我这一个人在神面前有蒙怜悯的经历,一个是我这一个人得着了一个身分来发挥,盼望产生出某一种果子来。

职事是联于神的怜悯,不是联于工作

 保罗在这里说到他的职事,乃是说到他这个人是一个蒙怜悯的人。

 他说,‘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在这样一句简单的话里,说出一个事奉主的人的感觉,说出了他在主面前的心情,说出了他在主面前的认识。

 他似乎在这里见证说,我这一生的服事,都是我所不配得的:主向我显现,是我所不配得的;主在大马色的路上呼召了我,是我所不配得的;亚拿尼亚按手替我祷告,是我所不配得的;我能到安提阿的教会,是我所不配得的;主借着我兴起许多的教会,是我所不配得的。

 他完全不觉得主借着他作了许多的事,他只觉得他今天有这个职事,完全是神的怜悯。他的感觉,他的心情、他的认识乃是,今天我在这里所有的一切,完全是我所不配得的,完全是主的怜悯。

 我们这个人是肤浅的,是粗野的,稍微作一点工,就觉得自己是主的仆人,被主大用了,自己兴起了什么,又作了什么,是被某某人带领过的,又帮助谁过了关口的,那个教会又是因着自己得着建立的……。我们这个人不知不觉的把职分和怜悯分开,而把我们这个人和工作联起来了。我们忘记了我们乃是一班蒙怜悯的人。

 我们不知不觉的就进到一个工作里面去,常常搞一搞,就兴奋起来,就沉醉于肉体的酒。我们常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某某校园工作是我兴起来的,某某人是我带得救的,某某人是我训练出来的,某某人是我帮助过的……,这都是因为我们这个人有问题,我们把职事联于工作了。

 保罗在这里说到职事的时候,不像我们的感觉;他乃是说,“我是蒙怜悯,才有了这个职事。”

 弟兄姊妹,请问你,你是在工作的里面,还是在见证或职事的里面?当你接触一切事情的时候,你的感觉是在怜悯的里面,还是在成就感的里面(包括失败在内)

 若是你今天碰着一件事情,你的感觉是蒙怜悯,这就是一个职事,这就是一个见证。

 若是你碰见一件事情,你就感觉这是你的成就,这是你带领的,这是你作的,这是你产生的、你帮助的;或者感觉是是非非、对对错错,该怎样,不该怎样;这些就要叫你失去你的职事,就要把你这个人带到工作里面去。

 你要看见,今天我们在神面前是为着一个见证,我们这个人必须是一个馨香之气。

 我们怎么能彀成为馨香之气呢?

 乃是因着神的怜悯,叫我们有了一个职分。

 所以你若是在教会中去摸谁作了什么,谁又没有作什么,那个弟兄讲得好,那个弟兄讲得不太好,那个弟兄真是明亮,那个弟兄又不太明亮…,这些都证明我们这个人还没有进到蒙怜悯的感觉里。

 我们若认识今天一切都是在神的怜悯里,今天一切都是神量给我们的,叫我们得着我们所不配得的,就没有一个人可以自夸,个个人都要起来作见证说,这完全是神的怜悯。既然是神的怜悯,一切我所作的、所有的,都是联于神,而不是联于事。

 譬如说,今天我们在这里开展一个大学的工作,这是神的怜悯,这不是神的工作。今天我们在这里有六十多处弟兄姊妹之家建立起来,你知不知道要有多少神的怜悯?你以为弟兄姊妹住在一起,一切就都成了吗?住在一起才是肉体被暴露的开始。如果住在一起一年、两年、还肯留在那儿、还有动力,这都是因着神的怜悯。

 但是我们容易联于工作,多少校园工作啦,多少弟兄之家啦,怎么传福音啦!我不是说这些错了,这些都是对的,这些都是必须要有的。但是在整个的过程里,我们的感觉是怜悯呢,还是成就?

 你的感觉若是蒙怜悯的,你定规是一个祷告的人,定规是一个活在主面前的人,定规是一个不断仰望主的人,不再凭着自己的士气、自己的才干去作工。

 但若是你摸着的是成就感,你为着成就而兴奋,你就从对主的倚靠里,从得着不配得的里面,落到一个工作的里面去。

 保罗说,职事乃是活在怜悯底下产生出来的。我们蒙怜悯,有了这职事,就没有什么可夸的,所有的一切都在乎神的怜悯,若是没有神的怜悯,一切就都枉费了。

既是蒙怜悯,就能不丧胆

 那么,保罗怎么来尽职事呢?

 他乃是不丧胆。

 保罗为什么不丧胆?因为他知道他能有这分职事完全是神的怜悯,完全是他所不配得的。

 你若不认识神的怜悯,就会常常胆怯,因为你整个的生活,是根据你的情形。

 譬如说,你今天晚上要讲道,你为此祷告得多,预备得好,你站起来就有把握,胆子就特别大。如果你昨天才对付罪,今天早上也祷告了一个小时,偏偏下午睡过了头,晚上你再起来讲道,你就丧胆了。这就证明你是根据你的情形来尽职,你这个人还在工作的里面,而不认识你的职事乃是和怜悯联起来的。若是你事奉主,是在怜悯里,就不根据你的情形,你就不会丧胆。

 如果今天我在这里说话,完全是因着神的怜悯,既然是神的怜悯,是我所不配得的,我根本就不配在这里说话,这就和我的好、坏,我的刚强、软弱,我的得胜、失败,我的预备、或没有预备,没有多少关系,而是和我的灵如何非常有关系。

 如果我里面有一个认识,知道凡事都是神的怜悯,我有这一分职事完全是神的怜悯,是神从灰尘中把我提拔出来,是神向我显现,是神向我启示,是神自己来带领、来祝福,是神自己来作工、来引导,是神自己把丰富加在我的身上,是神自己在我身上有变化,那我就无可丧胆了。

在工作里就丧胆

 如果我有一个自高的感觉,认为我是从美国回来训练你们的,那我就要天天丧胆了。发了脾气,我就丧胆;早晨不彀儆醒,我又丧胆,我这个人动不动就丧胆了。为什么丧胆?因为我以为是我自己在这里服事。

 为什么一个服事主的人,有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就胆怯了?就是因为他不是在那里尽职事,他乃是在那里作工。作工的人,作作就胆怯了。今天有一个机会,很合式、很顺利,就作得很起劲!明天不合式了,环境不顺利了,“拉班的脸色”不如前了,就作不下去了!为什么作不下去?因为本来神就没有要你在这里作工!

结 语

 ‘我们既然蒙怜悯,有了这职分,就不丧胆’,保罗的这一句话虽是简单的,却是叫人满了响应、满了享受。他说,我这一个人乃是一个在神怜悯里面的人;因着在神的怜悯里,所以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所不配得的,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我所不配作的,我所服事的一切都是我所不配服事的。我的所有、有作、所服事的一切,完全是神照着祂格外丰盛的恩典量给我的,所以我就不丧胆。

 但愿我们都能在这件事上,好好把自己奉献给主,能对主说,“主阿,但愿我是一个有职事的人,一个正常的人,而不是一个作工的人。”──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