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廿一篇 职事与工作的不同

 

读经:

‘祂叫我们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林后三6)

‘我们不像那许多人,为利混乱神的道;乃是由于诚实,由于神,在神面前凭着基督讲道。’(林后二17)

‘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乃将那些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话;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神的像。’(林后四1~4)

‘因为我们不敢将自己和那些自荐的人同列相比;他们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林后十12)

‘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五7)

职事与工作的不同

 职事和工作不同:

 就着外面看,两者都是在那里作工,都是在那里劳苦。但是就着内涵,职事所注重的乃是人,而工作所注重的乃是工;职事乃是由一个正常的人出来的,而工作却是借着工把人当作工具来利用;职事乃是完全向神负责,而工作乃是向果效负责。

职事叫人紧紧联于神,工作叫人离开神的面

 一个在神面前有职事的人,他的态度乃是一个蒙怜悯之人的态度。

 他里面认识,他的所是、所有、所作,和他在生活里联于主的那一切,都是他所不配得的。若是没有主的同在,没有主的祝福,没有主在他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恩典,他是无法得着这一分职事的。

 他里面又认识,什么时候他和神有了问题,他的职事就有了问题;什么时候他不活在主面前,他不能向神负责,他就不能运用他的职事,他就失去了功用。

 这样的认识就叫他紧紧的联于这一位神。

 一个在工作里的人,他可以为着工作,把神放在一边;他可以为着工作,把神的同在、神的旨意、神的目的、以及祂今天在地上的引导放在一边。他的心是坚硬的,坚持要把一个工作作出来,因此这就叫他离开了神的面。

 弟兄姊妹,我们这些服事神的人,什么时候离开了神的面,我们就进到了工作的里头,我们也就不再有这一分的职事了。

没有神,就没有职事

 职事和工作是不同的。

 保罗在这里见证,职事乃是为着神。他说,‘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他一题到这职事,是紧紧的联于神的怜悯的。他知道,他所以有这职事,完全是神的怜悯-没有神,就没有职事;没有神的旨意、神的同在、神的引导,就没有职事。

 什么时候我们把神从我们的服事里挪开,或者我们注意事工过于注意神,我们就立刻落在工作的里面。但是,这里我们也要注意,许多时候,我们劝人不要作工,但不一定就是保罗在这里所说的不要作工。我们一说不要作工,有时就不知不觉连职事也丢掉了。我们好像还是在事奉神,却失去了殷勤,失去了劳苦,失去了负担,失去了动力,失去了那种在神面前拚的情形。

职事是既劳苦又是联于神的

 一个正常的服事,是劳苦的、是殷勤的、是有负担的、是有动力的、是全人摆进去的;不仅如此,在这一切之中又是紧紧的联于神的。

 当保罗起来见证他的职事时,他不是说,因着我有口才、有知识、有经历、有组织的能力、会拚、会搞,所以我才有职事。他乃是起来宣告说,我是不能离开神的人,我若没有神的同在、引导、面光、祝福,我就无法来尽职事;因为没有神,就没有职事。

工作是联于“利”的

 我们要看见,职事和工作基本上的不同,乃在于人的不同。有一种人,是联于神的,他在那里事奉,就是尽职事;有一种人,是联于利的,他在那里事奉,就是工作。

 保罗在二章十七节说,‘我们不像那许多人,为利混乱神的道。’弟兄姊妹,这个“利”所包括的,远比我们今日所知道的还多;有的人爱名,有的人爱权,有的人爱钱,无论如何,这些都是爱“利”。人只要一为“利”,这个人就立刻失去职事,成为在工作里的人。你若是一个因着爱“利”而作工的人,你定规是混乱神的道的人。

 一个人一不持守神,立刻就被带到工作里去,他就在神之外要名、要权、要钱……,这些都无法使一个人构成神所要的职事。

青年人也会落入追求“利”的陷阱里

追求知识

 青年人年纪还轻,也许不一定要名,要权,要钱,但是青年人也有青年人所要的“利”。

 第一,青年人追求要知识-青年人总喜欢自己比别人知道得多。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也是如此。直到有一天,我读了倪弟兄“神话语的职事”,里面有一句话很厉害的摸着我。他说,“你这一个人,记住了许多东西,结果让你这个人没有记性,你这个人在神手里就没有用处。”那一天,我非常蒙光照,我仆倒在地,祷告主说,“主阿,求你叫我成为一个在你和你的事物之外没有记性的人。”主实在听了我的祷告,这些年来,许多的人、事、物,我都记不住;但是有一些东西我一旦摸着了,就不过去。有一位弟兄说,这就是有选择性的记性,该记的记住了,不该记的忘掉了。

 不是知道得多的人,就有职事;知道得多反而叫人成为一个作工的人。

 我们该追求知识,而且愈多愈好。但是我们要注意,不要叫知识把我们从对神的倚靠里带走了。什么时候我们这样的“读”、这样的追求,叫我们离开了神的面,叫我们对神不彀倚靠、不彀亲近、不彀信赖,叫我们对自己有把握,对自己的看见有把握,什么时候我们就要学习把“读”放到一边,回到神的面前。因为,我们的职事乃是在神怜悯的底下产生出来的,我们的职事乃是在神怜悯的底下来生活的;今天我们是因蒙了怜悯才能有这职分,是因蒙了怜悯才能有这样的生活。

追求“有功用”

 第二,青年人追求“有功用”-青年人不怕人要求;要求愈多、愈高,就愈过瘾,就愈觉得自己有功用。这是青年人不知不觉就不倚靠神的第二个陷阱。

 青年人盼望在教会中有功用:盼望能在教会生活里,怎样叫自己忙碌,怎样叫自己觉得重要,怎样叫自己有机会摆上,怎样叫自己能拚进去、能奔波劳苦。盼望从早上到晚上有许多的事,等待着他去作,等待着他去解决。弟兄姊妹,这一个时候,我们很容易不知不觉的被带离开神的面。

 许多的时候,工作把我们的弟兄姊妹荒掉了。不是因为教会的带领有错,也不是因为教会对我们的盼望有错-教会总是愿意借着各样的服事来成全人-但是人一落到作工里,忙来忙去,这个人就荒掉了,抱怨就出来了,就想逃了。

 你要知道,所有想逃的人,开头都是为“利”来服事-想要更有功用;“利”一来了,就把我们从与神的联合里带开,就叫我们混乱了神的道。末了,叫我们走不下去。

要生命长进的成就

 第三,青年人追求生命长进的“成就”。

 一个人对生命长进有要求,是绝对不会错的;但是难处在于我们所盼望的,不是生命成长的本身,而是生命长进的那种结果。

 现在我要问你们,到底你们为什么来参加训练?是蒙怜悯来参加训练,还是要来为利混乱神的话?你是因为活不下去了,才来参加训练,还是想借着这样的训练,好使你有某一种的功用?你要小心,连这一个长进的要求,也会叫你这一个人离开神的面。

 我们每一年都有两次特会,也有青年训练。在一个个的过程里,大家摸着的感觉很高,也很真实,到末了也流着泪把自己奉献给主。但是这些年来,这些人到哪儿去了呢?他们不见了,没有感觉了,甚至也好像不大需要主了。

 为什么呢?弟兄姊妹,你若仔细的去看一看,就会发现,原因是在整个过程中,不一定是将人带到神的面前,而是将人带到某一种情绪里,这就叫我们没有留下该有的果子。

 这就是缺少神的怜悯。一个人若是在神的怜悯里,他这一个人就不会离开神的面,就会紧紧的持守在神的面前。一个人若是缺少了神的怜悯,不知不觉就挂到“利”上去了。这个“利”是因着要生命长进到某一种“成就”而产生出来的;这些都是因着没有和神联起来。

为“利”就联于工作

 所以一个青年人如何断定他所要的是一个工作,而不是一个职事,从这三方面可以看出来:第一,要知识;第二,要有功用;第三,要生命长进的“成就”。这些东西一出来,就要把他暴露出来。

 有一次,我听见李弟兄要在训练中释放希伯来书信息。我一听见,整个人非常兴奋,因为希伯来书的确丰富。而且我还告诉弟兄姊妹务必要参加这一次的训练。但是等我回到家,主就问我,“你到底为什么去参加训练呢?”这一问,就把我这个人暴露出来了。我立刻对主说,“主阿,我不是一个干净的人,我竟不是为着得基督去的。主阿,赦免我!”我若能说,我去是联于神的,是为得基督的,这就是职事,而不是工作;我若说是要去听“希伯来书”,那就是工作。这是青年人常会落入的陷阱。

 就着一面来说,我们既不要名,也不要利,更不要权;但另一面,我们青年人也要一些的东西,叫我们不知不觉的从神的面光被带开,叫我们忘了神,而进到一些其它东西的里头,这一个就是工作。

 一个在工作里的人,乃是一个要利的人;这个利,可以是工作,可以是工作的果效,可以是知识,可以是生命长进甜美的果子,但无论如何,这一些东西,都不是神的自己。

 要注意,我们这些有心服事主的人,在我们年纪轻的时候,就要对自己宣告,“我这一生所要的乃是一个职事,不是一个工作,所以我要紧紧的联于神;在一切我所行的事上,我要紧紧的联于神,不是联于神之外的东西。”

职事是联于神自己的

 一个人是不是在职事里,乃是根据他是不是联于神、倚靠神。一个在职事里的人,是不能没有神的,他需要紧紧的联于神。

 你要花一切的代价来联于神;没有一个代价比这个更高。你不要以为你肯拚、肯劳苦、肯摆上,就是在职事的原则里。不!殷勤、劳苦、花工夫等,这些实在算不得代价。全世界没有一个人是不劳苦的,只要你是一个正常的人,都需要劳苦,都需要拚。你想得名、想发财、想有成就等,都得劳苦。在这世上,谁不拚,谁就要被淘汰。

 甚至连农夫们也都很拚,他们的拚,是我们所无法领会的。在我所在的教会MANSFIELDS那里,有一些弟兄是种地养牛的,在冬天最冷的天气里,他们还要在半夜起来给牛挤奶。有时我想,我们传福音、作主工都太轻松了。

 弟兄姊妹,职事和工作的不同,关键不在于你作了多少,完全在于你是不是联于神。我盼望你们在这个训练的起初,就要认识职事和工作的不同,要对神说,“神阿,求你怜悯我,这样的训练,不是把我训练成一个作工的人,求你使我不断的被带到你的面前,带到你更深的旨意里。主阿,怜悯我,叫我成为一个联于你自己的人!”

论到“这职事”

 保罗不是说“有了像我这样的职事”,保罗乃是说,“我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事”。换句话说,“这职事”是在前面题过的。

这职事就是在灵里的职事

 所以,“这职事”就是哥林多后书三章六节所说的,‘祂叫我们成为这新约有能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因为字句杀死人,灵赐人生命’。达秘译本是把这节圣经节直接联于第十七节(七至十六节那一段是括号的话);十七节说,‘如今主就是那灵。’保罗所说的“这职事”,就是用灵刻在人心版上的那一个职事,就是灵的职事。

 一个新约有能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换句话说,职事就是灵,没有灵,就没有职事。你若想要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你必须是一个有灵的人。

 我们这一个人要成为执事,不仅须要联于神,并且还要有灵。你没有灵,你就不能成为执事。你盼望在神面前尽职事而不是一个工作,就要问你的灵如何,不要问你作了多少。灵与职事是联起来的,有了灵,才谈得上职事。保罗说,我今天能成为新约有能的执事,乃是凭着灵。灵乃是我服事的资本。我今天是一个正常服事主的人,因为我是一个有灵的人。

 保罗说得彀清楚了,他这一个职事,不仅是联于神的,并且是在灵里实化出来的。什么时候你把灵从他身上拿掉,他就没有了职事。

 弟兄姊妹,我总觉得你们爱心有余,灵力不足。你要知道,缺少灵,就缺少职事,因为灵就是职事。为这缘故,你要在祷告上注意你的灵,在读经、祷读的时候注意你的灵。你要成为一个有职事的人,就要操练你的灵,餧养你的灵,供应你的灵,保护你的灵;不要糟蹋了你的灵,也不要摧残你的灵。你的灵正常了,职事就在这里。

 保罗说,‘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事’,这里,“这职事”就是灵的职事。这灵就是他的资本,他有这个资本,自然就有了运作,自然就有了显明。

尽职事就是把灵“刻”到人的里面去

 这个显明就是同章二节所说的“刻”。你有灵,就有刻,没有灵,就只有外面的教导。有的时候,我们参加前面弟兄带领的聚会,许多的信息我们不可能都完全记住,却有个东西刻进来了。“刻”和“教导”是不一样的:外面的教导过一些时候就过去了,是暂时的;刻乃是永远的,是不过去的。

 新约的职事和工作的不一样就在这里:工作是讲作法、技巧,是不需要灵的;工作不是刻的,乃是作出来的。而一个新约有能的执事,他不仅是联于神的,而且他那职事的本身就是灵。当他在那里尽职事的时候,就把灵刻到人里面去。

 这是职事和工作不同的最要命的点。你若把主日讲道的信息背得很熟,预备得很好,却没有灵,这样的讲道就是工作。因为灵是职事的根本。

 一个执事,他所该注意的,不是他要讲什么、作什么,他所该注意的乃是灵。青年人所该注意的不是要得什么,乃是注意有什么刻到里面来。

没有灵就什么都不是

 一个有职事的执事,他是联于神的,是不敢和神稍离的。他知道,这个职事完全是在怜悯里的,离开了神,职事就没有了。

 并且,职事的本身就是灵,没有灵就没有职事。

 而这一个灵从他身上显出来,或者说这个资本从他发表出来,就自然的有一种果效,就是刻到人的身上去。一个真正生命的供应,不是讲得好,乃是刻上去,刻上去是有痕迹的,是有改变的。例如一个杯子刻上花纹,这一个刻就影响了它的形像,叫它有了改变。

 弟兄姊妹,若是今天我们为主说的话、讲的道,到末了,别人都说好,人却没有改变,这就证明我们为主说话已经失败了!若是话说得好,定规是把一个东西刻到弟兄姊妹里头去。虽然话好像不很清楚,却叫人摸着了一个东西。

 记得有位弟兄叫Moor House,有一天到慕迪那里去讲神的爱;那天刚好慕迪不在。慕迪回来后问他的一位助手说,“Moor House讲得怎样呢?”他的助手回答得非常好,他说,“我说不上来,你去听听看。”换句话说,Moor House的话刻进他里面了。不是讲得好不好的问题,乃是有个东西种到弟兄姊妹身上去了。

 后来慕迪听了之后,也给刻上去了。从此,他的讲道就变了。本来慕迪的道是完全讲审判的,从那天开始,他的信息转了,他讲爱了,因为那一天他摸着了神的爱,神的爱“刻”到他里面去了。

 这一个就是职事。这一个职事不是我来作一个什么工,来说服什么人;乃是在我里面有一个摸着,这个摸着在灵里成为我的实际;然后,我在灵里把它发表出来,借着这个发表,刻到人的里面去。这一个在灵里的刻,就是新约的职事。

 求主怜悯我们,叫我们个个都注意灵,都知道没有灵就什么都不是。有灵,就有自然的果效,就是灵里面的刻。我的灵出来,就刻到人的身上去;我们里面满了灵,人的身上就满了主的雕刻,这一个刻就是职事的果子。──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