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廿三篇 尽职事的路()--不谬讲神的话

 

读经:

‘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乃将那些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道理,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林后四1~2)

不谬讲神的话

 尽职事的路,第三点是“不谬讲神的话”。

 什么是“不谬讲神的话”呢?

 达秘把它翻成“不虚讲神的话”。“谬讲”一辞,希腊文是“替换”的意思。这里的“谬讲”并不是第二章那里的“为利混乱神的话”-好像是摆地摊的减价叫卖一样。

 “谬讲神的话”与“为利混乱神的话”是不一样的。

 我们可以说,所有事奉神的人都不可能是个混乱神话的人,也都不应该拿神的话当作得利的门路,那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但是许多时候,神的话经过我们,却被我们加了一些脚注,加了一些颜色,加了一些我们自己的感觉,这就是保罗所说的“谬讲神的话”。

 也就是说,当你在为主说话时,神的话还是神的话,但是你在神的话上加了一些你自己的语调、你自己的发表,使话失去了它的本味。

神的话有神的味道-只把神给人

 整本圣经的话都有一种神的味道,这些话不给我们别的,只给我们神,只给我们基督,只给我们灵和生命,也只把基督启示给我们。这位基督就是话的源头、话的内涵、话的发表、话的口味、和话的实际。

 但是当我们来说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加了一些东西进去。本来神的话就是神的话,就是基督、就是灵、就是生命,可是神的话到了我们身上,我们就在这个之外再加上一些自己的东西。

 我们并没有意思要改变神的话,也没有意思用神的话来得利、得亨通。但我们总是觉得,只要把主的话加一加、调一调、弄一弄,弟兄姊妹就容易接受;就好像姊妹们作菜,似乎加上了调味品,东西就必变得好吃似的。我们原意都是好的。

冲淡神的话就是谬讲神的话

 在讲说神的话上,尽职事和工作的不同就在于-尽职事就是说神的话,神的话就是神的话,一句话也不更改;工作乃是说好听的话,中听的话,就是神的话“加”一些东西。

 为什么我们在教会中的服事不知不觉的变成了工作?为什么我们在教会中说了又说,讲了又讲,却不能叫圣徒产生该有的反应?不能叫他们得着该有的长进?原因就是许多时候我们在神的话上加上了太多的东西,以致神话中的营养都被我们破坏了。我们每一次把东西加进去,神的话就被冲淡了一点。这就是谬讲神的话。

神的话只该是神的话

 例如,主说,‘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就不能作我的门徒。(“爱我胜过爱”原文作“恨”。)’(路十四26)也就是说,原文是‘人到我这里来,若不恨自己的父母…就不能作我的门徒’。我们若不爱主过于爱我们的父母、妻子和儿女,就不配来作主的门徒,这是指着他们不能拦阻我们爱主、跟随主说的。有一天,他们拦阻我们爱主、跟随主了,我们若是不能恨他们,我们就不能作主的门徒。

 但是今天在教会中,有哪一个人敢起来说这样的话?这和我们的传统文化不合,是讲不得的。中国人讲“百善孝为先”,怎么可以爱主耶稣过于爱父母,更何况是恨自己的父母?所以连翻译圣经的人都不敢把它翻出来,只在下面加个小注-“爱我胜过爱”原文作“恨”。他们这么作,就是惟恐中国人因此而不愿意信主。这就是谬讲神的话。

 弟兄姊妹,圣经这样说,就应该是这样,神的话就该是神的话,是不能打折扣的,是不能增减的。如果你的父母很爱主,也不拦阻你爱主,你该为着他们敬拜神。但是,你还要认识,你不能爱他们过于爱主。若他们起来拦阻你爱主,限制你爱主、跟随主,你就不仅要爱主过于爱他们,更要起来恨他们,因为他们不让你爱主,不让你过教会生活,不让你一生奉献给主。

 你有没有听过这样的道?你们敢不敢有这样的心?

在神的话上加了调味料,就是谬讲

 许多时候我们就在这节经节中加上了调味品,说,“弟兄姊妹,我们不能不信主的话,我们该爱主过于爱父母、妻子,但是要有智慧。”这个“要有智慧”就是谬讲神的话。神话语的本意不是这样。圣经只有说,为着主,我们要有智慧,没有说恨父母还要有智慧。若父母因着你信主的缘故打你,你就要恨他们。

 你们要注意,我并不是造反,这是圣经的话,这不是我的话。如果父母、妻子、儿女没有拦阻你爱主,你不要恨他们,你该爱他们,但是不能比爱主更多。如果有一天你的儿女使你不能聚会、不能爱主,你的妻子不准你全时间,你的父母起来拦阻你把一切给主,你就该起来恨他们。你要有一个看见,如果没有主的呼召,即使我要全时间,主也不要;如果有主的呼召,无论是父母,妻子,儿女,谁也拦不了。

 我可以给你们作见证:当我父亲不止一次把我从家里赶出来时,我恨他,我的确恨他,我却不敢离家出走,因为我知道走了就是得罪主。父亲赶我走,我不肯走,我站在大门口,过两个钟头后,父亲气消了再回去就是了。

 但是我里面很恨!恨他为什么要拦阻我爱主,恨他为什么要拦阻我奉献、拦阻我把一切给主。有什么事比给主更荣耀?为什么哥哥们看电影,他不管;为什么哥哥们跳舞,他不管;偏偏要管我聚会?

 弟兄姊妹,今天我家里的人,包括父亲、母亲都得救了,就是因为我恨过。要是从一开始我“就有智慧”,我的家人可能不会得救;就是得救,也不会爱主。

 今天我们在为主说话时,常常不知不觉的,除了神、基督、生命之外,又加进了一些元素。这一个加,就是谬讲。

 这个谬讲更好翻作adulterate,这个adulterate是与adultery(淫乱)同一个字根。神的话该和神联在一起,是不能分开的。但是现在你把神的话联到许多的东西上面去,却没有联着神,没有联着基督,没有联着生命,没有联着灵,这就成了谬讲神的话。

 职事和工作最大的不同,就是一个在职事里的人,神的话对他就是神的话;而一个落在工作里的人,当他拿出神的话时,还要加一点人的智慧,把话染一染、调一调、加一加。

帮助人的话,定规也是触犯人的话

 这些“加了料”的话临到人身上,就不那么触犯人了。就是因着他的话没有那么触犯人,所以他的话也没有那么帮助人。

 但是,一个帮助人的话,定规也是触犯人的话。

 主耶稣在地上帮助了那么多的人,但是他也触犯了许多的人;保罗在地上帮助了许多的人,但是他也触犯了不少的人。

 在你帮助人的时候,你也在触犯人-你若讲“神的话”,凡是出乎神的,和神站在一边的,都要从“神的话”得帮助;凡是出乎鬼的,和撒但站在一起的,都要被“神的话”触犯。

 若不能说,就宁可不说,不要谬讲

 我劝你们,如果有一天,你觉得你没有办法站起来对人说“要恨你的父母”,你就不要说。你不要在说的时候加脚注,玷污了神的话。

 圣经中有太多的话,有太多的启示,有些是这个时候该说的,你就要直说;有些是这个时候不必说的,你就宁可不说,也不要把这些话的本质变掉了。如果你把话的本质变掉了,你就成了一个作工的人,你就不是一个建造教会的人。

说纯净的话

 我们要求主恩待我们,怜悯我们,在我们为主说话时,主的话经过我们,是纯全的,是干净的。我们不在主的话之外加上什么,而把口味变了,把味道冲淡了。

 譬如圣经说,‘若有人不爱主,这人可咒可诅’。圣经说可咒可诅,就是可咒可诅;你不要说,“但是我也懂,你们结婚了,家里有四个小孩,没有时间爱主了,可以原谅”。圣经只说可咒可诅,你不要把可咒诅的,改变成可祝福的。你不要在说完这句话后,自己觉得太凶了,就在末了加个脚注“但是我们爱主要有智慧”。你这么一加,你所讲的都白讲了,整个道的味道,都被你的“加”冲淡了。这就好像一锅很好的汤,却让一只苍蝇飞了进去;你作了很好的汤,自己却把它破坏了。这就是谬讲神的道。

 我们都应该这样对主说,“主阿,我愿照着你的话讲,我不加脚注,我不加调味品进去。你的话就是你的话。你的话是神,我所说的就是神;你的话是基督,我所说的就是基督;你的话是灵,我所交通的就是灵;你的话是生命,我所分给的,就是生命。我说话只把人带到神面前,带到基督面前,带到灵里,带到生命的享受里面。”

在生活中操练保存神话语的纯净

 你们若是愿意作一个不替换神的话、不谬讲神的话的人,你这一个人就要在日常生活里,操练保存神话语的纯净。你自己在你的生活里要追求,要照着神的话,一点一画的来追求。神的话怎么说,你就要成为怎样的人。神的话怎么带,你就要怎么跟。

 你在生活中对主的话认真,你在起来为主说话时,就能认真;你在生活里向主的话负责,自然在起来为主说话时,你的发表也能向主负责。

 我们这些为主说话的人,如果在许多的事上没有学习过,没有认真过,没有奉献过,那么,到了关键的点上,我们自己就先过不去了;我们起来为主说话时,也就无法向主的话认真、向主的话负责了。

 例如,以弗所书四章十六节说到,‘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许多牧师和传道人认为这节圣经今天是行不通的,是不可能实行的。

 当他们说到“百节”时,下面就加个脚注-不过是指好的节。

 当他们说“各按各职”时,也加个注-不过是生命老练的才有职,不老练的没有职;新得救的没有职,不爱主的没有职,软弱的没有职,怀孕的姊妹没有职。

 当他们说到“照着各体的功用”,也加个注-这个用有大用、小用,神重看的用、神不重看的用。

 还有,当他们说到“彼此相助”,就说,“年长的就帮助年轻的,老蒙恩的帮助初蒙恩的,有恩赐的帮助没恩赐的,绝对的帮助不绝对的,爱主的帮助不爱主的,肯拚的帮助不肯拚的,守晨更的帮助不守晨更的”。

 他们从来没有在这些话上拚过,所以他们来为主说话时,就必须要谬讲神的话。他们对主话的经历是肤浅的、是虚假的;他们追求主话、读主话的态度是随便的、马虎的、让步的、不认真的;自然当他们起来为主说话时,他们就会谬讲神的话。

 神的话是非常的干净、清爽、利落、再简单不过的了。百节就是百节,没有好节、坏节;各按各职就是各按各职,没有老练的、不老练的;照着各体的功用就是照着各体的功用,没有大用、小用;彼此相助就是彼此相助,没有老蒙恩的、初蒙恩的,只要是在生命里,就可以彼此相助。

有教会地方立场,才能不谬讲神的话

 我在这里插进来一些话:你们不要轻看地方的立场;若没有地方的立场,没有一个人敢不谬讲神的话。惟有在教会中,当弟兄姊妹看见合一的立场,看见神所要的乃是一个见证,人才敢起来单纯的说神的话,神的话就是神的话。

 今天整个基督教,没有一个团体不在工作的原则里,没有一个团体是在职事的原则里,因为他们把立场丢掉了。因着没有立场,圣徒就失去了约束:这次我不喜欢长老会,我就到浸信会去;下次我不喜欢浸信会,我就到灵粮堂去;再下一次我不喜欢灵粮堂,我就到感恩堂去。没有人能约束我,没有人可以对我说厉害的话,他们都得把捧着我,否则我就到别的地方去。

 但是在教会里不是这样。在教会中人人都得学:说话的人要学,听话的人也要学。听话的人要常对主说,“主阿,但愿我常听见你的话”;说话的人也要常对主说,“主阿,但愿我不谬讲你的话。当我为你说话的时候,你的话就是你的话,叫你的话不因为经过我就变淡了、变随便了,就失去味道、失去冲击力、失去能力了!你的话在我身上,经过我出来,必须就是你的话”。

 若是我们青年人在教会中开头就学这些,教会就要大大的蒙祝福。因着我们摸着了供应的诀窍,我们是在职事的原则里,教会定规要被建造,圣徒们定规都要蒙恩。

在职事里,不谬讲神的话

 我们一定要认识,一个在职事里的人,当他为神说话的时候,神的话就是神的话。

 但是一个在工作里的人,他为主说话的时候,总是要衡量他的话到底对工作好不好,能不能讨听的人的喜欢。有一位弟兄,从我们中间离开了之后,就在美国的中国人中间作其工。有人告诉我,他在那里有许多的话都不敢讲,因为话稍微说得重一点,人就不来了。弟兄姊妹,这就是谬讲神的话。

 谬讲神的话,就是因着盼望讨人的喜欢,而把神的话冲淡了、变味了,不是原先的那一个负担、那一个意思。这也就是在工作里。

 我们要想服事主,“说话”是一个主要的项目。想要服事主,就得注意神的话,就得讲神的话。

 但当你来讲神的话时,你要注意不要把神的话谬讲了,不要把神的话调味了;你不要在神的话之外再加上许多东西,神的话就是神的话。有一些话时候未到,主叫你不要讲;但是你如果要讲,就得讲神的话。

 你不要讲神的话又加上脚注,又加上理论,又加上什么调味品。到末了,你以为你这样讲能叫大家都欢喜,然而,你不知道你已经把神的话出卖了-神的负担没有了,神的盼望没有了,神的建造没有了,神的见证没有了。

 求主怜悯我们。──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