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廿五篇 尽职事的路()-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

 

读经:

‘我们既然蒙了怜悯,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乃将那些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话;只将真理显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神的像。’(林后四1~4,依和合版另译)

‘因为我们不敢将自己和那自荐的人同列相比;他们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林后十12)

‘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刻在我们的心版上,被众人所念诵的。你们明显的宣告是基督的信,借着我们供应成的,不是用墨刻的,乃是用永生神的灵刻的,不是刻在石版上,乃是刻在心版上。’(林后三2~3,依和合版另译)

 “是职事不是工作”末了的一点,说到一个职事该有的生活,乃是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的生活。

“荐”的结果乃是“刻”

 前面说过,“荐”在哥林多后书是很重要的一个词,说出了一个神的仆人作工的态度和结果-他作工的态度是“荐”,结果乃是“刻”。“刻”乃是“荐”出来的结果,是刻在自己的心版上,也刻在别人的身上。

 保罗说,‘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刻在我们的心里,被众人所知道所念诵的。你们明显的宣告是基督的信,借着我们供应成的,不是用墨刻的,乃是用永生神的灵刻的;不是刻在石版上,乃是刻在心版上。’(林后三2~3另译)

 保罗在这里题起这个“荐”就是“刻”。对于尽职事的人,他们的作工态度乃是“荐”,而其结果乃是“刻”。我们愈能让神把我们“荐”出来,人就愈能被“刻”出来。

 就着保罗来说,他乃是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就着教会来说,因着把教会刻在他的心上,被人所知道所念诵,结果就成了一封基督的信,是借着这一个荐而刻出来的。

一个推荐、雕刻的生活与工作

 一个事奉神的人的生活,就是一个“推荐”的生活,他的工作就是一个“推荐”的工作。

 我们天然的想法,以为我们在这里作工,作出果效来了,从六个人作成十二个人,再由十二个人作成廿四个人,这就是作工。

 但是保罗给我们看见,我们正常的作工,应该是一个“推荐”。这个荐的结果,应该是一个“雕刻”。

 因此,如果我们要作工,我们必须摸着两点:我们的作工就是我们的推荐;我们推荐的结果就应该是一个正常的雕刻。

一个推荐、雕刻的服事,就是职事

 一个正常的推荐产生出一个正常的雕刻,这就是职事,而不是工作。

 工作乃是用一些方法,带着一些负担,配合一些真理,产生出一个果效;而这个结果是果效归果效、人归人。譬如说,你今天到一个地方去服事,因着你会作工,你真理清楚,你有动力、有负担,结果那地的教会就兴旺了。等到有一天你离开那地方了,结果你把那里的弟兄姊妹都忘了,那里的弟兄姊妹也把你忘了,这个就是工作。

 如果你在一个地方服事,服事到末了,圣徒接受了圣灵的推荐,叫他们灵里有了一个印证,有一个感觉-你这位弟兄的确是神的仆人。更进一步的,就是你要离开了,还能唱“福哉!以爱联系”,你们的心还是彼此联在一起的。虽然因着前面弟兄的安排,你不得不离开他们,但是你还会回去和他们见见面。这个就有一点是把弟兄姊妹刻到你的身上来了。

 若是你走了,弟兄姊妹还能在良心里作见证说,今天这里的教会能这么强,这样兴旺,能继续往前,是因为你在那里的时候,你把某一种圣灵的工作雕刻到教会里面去了。这就证明你是尽职事,而不是作一个工作。

“灵荐”与“自荐”

自荐-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

 保罗作工的观念是灵荐,是圣灵雕刻的工作。

 但是,我们里面没有这些观念;我们天然的观念是自荐-我们的领会是成功或失败,得着或失去,我们的感觉是在一个肉体的领域里。所以保罗就指出,有一班人是自荐的人,他们在那里服事,是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保罗说,这是不聪明的、不智慧的、不通达的(林后十12)。

 今天,神在教会里所有的工作,都是根据于祂的旨意、祂的目的、祂的计划。神根据祂的旨意、目的、计划,就有了一个经纶;按着祂的经纶,圣灵就作工在教会中。我们什么时候离开了这个大的异象,我们什么时候就堕落了。

“自荐”,是因为没有看见神的经纶

 为什么你会自荐?为什么你会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

 就是因为你这一个人生活的中心离开了神的旨意、神的目的、神的计划、神的经纶。你在一切的事上,不是根据神,乃是根据你,你这个人自然就变小了。

 一个正常的感觉是,“主阿,求你怜悯!我这个人太限制你了,明明三个月可以作出许多事,但是因着我没有学习,在你面前领受得不彀多,拚得不彀多,却要花半年,甚至九个月或一年才行。本来这剩下的九个月或半年,可以到非洲、美洲作更多的工,就是因着为我的无用,成了你的拦阻,使你受了许多限制”。

 但是,我们很难有这个感觉。相反的,我们觉得自己又能作工,又能带聚会,我们一点不能领会圣灵那种的迫切。今天,圣灵何等迫切,要把教会建造起来;圣灵何等迫切,要叫全地各大洲都有主的见证兴起来。但是我们不仅没有能力,我们里面也没有感觉,结果我们就成了一个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的人。

 因着我们忘记了那个大的,我们就落到小的里头去了;我们忘记了那个高的负担,就天天在那里享受一点点的成果-我把这个教会、这个大学作得还不错;我今天讲的道还不错;今天那个擘饼聚会,要不是我点了那首诗歌,那可糟糕了。

 我绝对信,你我都有这种情形。这就是用自己比较自己。

 有的时候,我们也会不知不觉的成为一堆,几个人成为一个交通亲密的小党派,谁也不愿得罪谁,所以就彼此恭维说,“某弟兄现在好长进”、“某弟兄现在真属天”;这都是用自己比较自己。

 你为什么不把保罗拿来比一比,保罗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有这个危险,又有那个危险,你不看这个,反而一天到晚用自己来比,“那个弟兄今天来的时候,本来不太用灵的,结果给我这么一搞就活了,阿利路亚……”。你看这个臭不臭?自荐的人有一个特点,就是用自己来度量自己,用自己来比较自己,叫教会在不知不觉中受了亏损。

 我们若没有摸着神的经纶,我们就要活在另外一个境界里,活在“彼得打鱼”的境界里。

 什么是“彼得打鱼”的境界?

 在主从死里复活并向门徒们显现之后,彼得又带着门徒们去打鱼。这时候主来了,不仅叫他们打着了鱼,并且为他们预备了饼和鱼。主在这里再向他们行了一个神迹,似乎是要带他们再往高处去。希奇的是,这时,只有彼得跳到水里游过去见主,其它的人却数鱼去了,数了“一百五十三条”!似乎有人还预备把鱼背回去卖呢!

 他们为什么这样度量呢?他们这样度量就是因为里面还没有得着一个高的启示。

 再举个例说,我的大女儿爱漂亮,喜欢叫我帮她梳头发,有时要绑红丝带,有时要绑绿丝带。当每次梳完头发的时候,我就会告诉她,“哦!妳好漂亮”。然后她一定会非常兴奋的跑到镜子前面去,一面照,一面笑。我看到她这种情形,就求主怜悯我可别像她那样,一面照,一面笑。

 这是什么呢?这就是用自己度量自己。

 再譬如说,有的人难得带人得救,但他一旦带人得救,就态度也变了,语调也变了,感觉也变了,他整个人“高”起来了。他还没有把人带大,只不过带人得救而已,就感觉自己很了不得了。

 他为什么这么小、这么低呢?就是因为他没有摸着神是一个有旨意、有目的、有计划的神;他没有摸着神的经纶。

摸着神的经纶,就不再自荐

 神是有旨意、有目的、有计划的神。因着祂的旨意、目的和计划,祂就有了一个经纶,借着祂的经纶,祂要在宇宙中、在全地上作一件大的事;而我们这些人都是祂经纶的伙伴,是祂经纶的一部分。

 我们一摸着这个,就不可能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我们立刻就认识,今天主所要作的,太多、太大、太荣耀、太光明了;主在地上所要得的见证是何等荣耀、何等得胜、何等明亮的见证。如果你摸着这个高的启示,你就要在神面前仆倒,承认你的无有,说,“主阿!求你赦免我,我是一个限制你的人。”

 今天在我们服事主的路上,我们若对于神的旨意、神的目的、神的计划、神的经纶、神今天在地上所作的事,看见得多,也认识得多,我们就不致用自己度量自己,也不致使我们这个人落到卑下的情形里去。

 若是今天我们所有的生活都是在神这个荣耀的经纶里,我们一摸着神这个经纶,我们就恨这个“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了,我们就不再自荐了。

尽职事乃是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

 这里保罗说,我怎么尽职事呢?我乃是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这个“荐”就叫我这一个人成为尽职事的人,而不是一个作工的人。

尽职事,是“刻”不是“作”

 许多服事过你们的弟兄们的服事,有的是作,有的是刻。

 有的人是在这里作一个工;等他走了,你们也把他忘了。

 有的人是刻一个工;他在这里先把你们刻在他身上,再把主的工作刻到你们身上,你们和他之间产生了生命的联结。这生命的联结是在圣灵的主权里雕刻出来的;这生命的联结是年日所摧残不了的,是时间、环境所摧残不了的。

 弟兄姊妹,我们今天在教会中来学习服事主,我们先要有这样的认识:我不是在这里作一个工作,我乃是在这里尽职事。

把自己荐与各人良心的职事

 我如何来尽职事呢?我乃是把弟兄姊妹刻到我里面,然后我借着与圣灵同工,把圣灵的工作刻到弟兄姊妹的身上去。因着我的刻,弟兄姊妹就长大;因着我的刻,弟兄姊妹也刻到我的心头上,这就叫我与弟兄姊妹中间产生一种关系。这个关系不是属肉体的、不是属情感的,乃是圣灵雕刻出来的,这一个就是尽职事。

 保罗说,我的服事乃是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

 当我今天在地上服事的时候,我的把握不在乎我,不在乎我的工作,乃是在于圣灵的工作。今天我知道你们是刻在我的心版上的,我知道是圣灵借着我把你们刻出来的。就着我来说,我有你们在我的心版上;就着你们来说,你们被刻成这个样子,是圣灵借着我刻出来的。

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

 这一个刻出来,就是我的荐信。

 所以保罗说,‘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刻在我们的心版上,被众人所知道所念诵的。’这意思就是,在我们的心版上刻着你们,叫别人一遇见我们,就遇见你们,因为你们乃是刻在我们心版上的。

 不仅如此,你们今天能在基督里有这种情形,乃是借着永生神的灵把它刻出来的。不是人在这里作,乃是神的灵在这里作;乃是我们和神的灵同工,神的灵借着我们把你们刻出来的。你们的被刻出来,就是我们的荐信。

 弟兄姊妹,今天我们都是李弟兄的荐信。在台湾,人没有办法破坏李弟兄,因为他写了一封强烈的荐信在那个地方。这信是怎么写的呢?一面来说,是他把我们刻到他的心版上;一面来说,是他和圣灵同工,圣灵借着他把我们刻出来的。

 一个正常的尽职事,都该产生一个雕刻品。你如果要在主面前尽职事,而不是作工,你总得在教会中产生一个雕刻品,而不是在教会中产生一个局面。

 雕刻品是不容易损坏的。刻在石版上的字,是不容易销损的,甚至永远留在那里了。

 弟兄姊妹,我们总得知道,一个在神面前尽职事的人,乃是一个摸着神的旨意、神的目的、神的计划、神的经纶的人;一个真正尽职事的人,乃是一个愿意和神同工,让圣灵借着他来雕刻教会的人。

福音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

 当保罗说到他是如何的将真理表明出来,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后,接着说,‘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神的像。’(林后四~4)

所传的福音就是荐信

 保罗的意思是说,我是怎样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呢?我的荐信就是我传的福音,我传的福音就是我的荐信,因为我不谬讲神的话,我乃是将真理显明出来。我这个人和我讲的是一个;我这个人的存心、态度、心愿、志向就是我讲的那一个;我这个人所是的和我所讲的,乃是配合起来的。所以当我把福音传出来的时候,我也把我这个人推荐出来。当一个人拒绝我的时候,也就是拒绝了我传的福音;当一个人接受了我传的福音,也就是接受了我。

 例如,今天全球基督教都在受我们的影响。无论他们怎么反对我们,多不喜欢我们,他们今天如果还能让圣灵作一点事,或是他们摸着了一点高的启示,都是经过我们来的。有一次我问李弟兄,“某弟兄是否曾经在我们中间”,李弟兄就说,“凡是今天在东方所有的名传道,或多或少都和我们接触过”。

不接受传福音的人,就在福音上被蒙蔽

 今天有很多人不走我们的路,却要讲我们的道。他们大量的买我们中间的书去作教材、作讲章、作内涵。但奇妙得很,无论他们怎么追求、怎么讲,就是摸不着那个中心的内涵,就是讲不出一个教会的样子来。

 譬如说,我们讲“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讲完之后,弟兄姊妹就显出一种光景;他们也讲“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讲完了,弟兄姊妹依旧不变。我们讲了一些信息,讲完,弟兄姊妹就走路了;他们也讲一些信息,讲完,弟兄姊妹还是在原地不动。

 同样的信息,同样的真理,也都在那里传,却有不同的结果。

 为什么不同?

 一种的传,他这个人和他的话是一个;结果有一些东西就被雕刻出来了。

 另一种的传,他这个人和他所传的不是一个,不过是借来一些,听来一些,拿来一些,结果他这个人还是被蒙蔽了,这个福音向着他还是蒙蔽的。

 为什么这个福音是蒙蔽的呢?因为他没有接受这个传福音的人。

 你以为可以不接受一个人,而只接受他的道吗?没有这回事!你若要接受真理、福音,你就得也接受传真理、传福音这一个人。

 譬如说,你不接受李弟兄,你就没有办法接受李弟兄的丰富;你要接受李弟兄的丰富,你必须接受李弟兄这个人。你不接受倪弟兄这个人,你就没有办法接受倪弟兄的丰富;你要接受倪弟兄的丰富,你必须接受倪弟兄这个人。

 你没有办法不接受一个人,而单单用这一个人的道。为什么呢?因为在圣经里,在正常的原则下,一个真正主的仆人,他的人和他的话是一个。他的话有膏油,因为他这个人有膏油。当你拒绝了这个人,而仅仅要他的话,你就是拒绝了膏油,你就是拒绝了圣灵。

 所以保罗说,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了,乃是蒙蔽在那些灭亡的人身上;我们不负这个责任。我们的责任乃是将真理显明出来,我们的责任乃是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我们尽了我们该尽的责任,最后果子如何,神自己会来负责。

 这里我们看到,保罗对果子如何,感觉非常的淡。

福音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

 有一些人乃是灭亡的人;这一些人,无论怎么听、怎么了解、怎么明白,都不能摸着实际。今天在美国的基督教,他们开始出一些书,这一些书就是我们的翻版。他们把我们的书读一读,再重新写一下,就印刷出版了。甚至有一个人还把李弟兄的书,把李弟兄的讲台信息,用自己的名字出售。这样的作法,一点价值都没有;这样的人,就被福音蒙蔽了。

 我愿意对你们说,基督教的世界大得很,我们不知不觉的会有一种情形:这个人来讲道了,我们去听一听;那个人来讲道了,我们也去听一听。这完全是属灵的外行。你如果认识属灵的事,你就知道,没有“去听人的道”这件事。你或者接受这个人,或者不要这个人。你若是要这个人,他的道对你有帮助;你若是不要他这个人,他的道对你是不会有帮助的。

 属灵的事就是这样。

灭亡的人被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

 保罗说,有一班人是拒绝我们的,他们就是灭亡的人。这种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

 这里的“神”是单数-指世界的那一个神。若有人以任何其它的东西取代我们的神,他所用来取代神的那个东西,就是世界的神。

 有的人在基督教里要名,有的人在基督教里要利,有的人在基督教里要工作,有的人在基督教里要有一番作为,他就得着了一个世界的神;这样的人定规会被弄瞎了心眼。

 这一班人,因为在神之外有了其它的东西,所以不知不觉就落到世界的神里面去了。他们一落到世界的神里面去,就成了瞎眼的人,就不能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

 光对什么人都有用,就是对瞎眼的人没有用。光来了,黑暗就走了。但是对瞎子,永远没有用,因为他看不见。一个人是瞎眼的,他不知道什么叫作光,什么叫作没有光。所以你不要让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

 这里“世界的神”,不仅仅是偶像,要将人夺去;并且要弄瞎人的心眼。若是有人在基督之外抓住了其它事物,立刻这个其它事物就成了世界的神,叫他瞎眼,连基督的光来了都看不见。

不以基督作中心,就要在福音上被蒙蔽

 我们要看见,只有基督才是神-基督本是神的像。

 基督的光就是基督,神所要给我们的就是基督。当保罗说,“只将真理显明出来,好在神面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意思就是说,他把真理显明出来的时候,他所带给人的就是基督。

 很可惜,今天有的人是灭亡的人,福音对他们是蒙蔽的。为什么他们是灭亡的人?因为他们在基督之外追求其它的神。

 今天你们来参加训练,若是没有对准基督,你们也会瞎眼,也会在福音上被蒙蔽。只要你把基督拿开,只要你在基督之外有了其它的东西,这一个东西都会叫你瞎眼,无论训练中说什么,你就是看不见。

 为什么?

 因为你这一个人没有以基督作中心,没有以基督作实际、作追求的目标;你这一个人在基督之外还有其它的事物,包括属灵的事物;你这一个人就成为一个瞎眼的人。这样,你就不能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你,就不能得基督这一位神。

一个超脱的尽职事

 现在你们应该能清楚到底什么是职事、什么是工作了。

 在职事里面的人,乃是一个蒙怜悯、不丧胆,弃绝暗昧可耻的事,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话,只将真理显明出来,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的人。他有个什么样的果子呢?就是如果我的福音蒙蔽了,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

 一个真正尽职事的人,他是超脱的,是完全从人出来、完全向神负责的。他是在神面前有一种情形,而把它荐与人。并不是他不关心人、不顾到人,而是他认识,人所有的蒙恩,都是从神而来。也就是,我如何蒙怜悯,但愿每一个人也都能蒙神的怜悯。

 这就是保罗所说“是职事,不是工作”。──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