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廿七篇 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

 

读经:

‘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并且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林后四5)

 使徒保罗说,‘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并且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林后四5)一面来说,他在这里告诉我们,他是传基督,不是传自己。另一面来说,他在这里见证,他的地位乃是一个仆人的地位。

惟有作奴仆的,才能不传自己

 弟兄姊妹,你要知道,在教会生活中,越年幼的人,越是主人,越能使唤弟兄姊妹,越是在弟兄姊妹的上面。而越老练、越成长、越蒙恩、越有启示、越有经历的,越要成为教会中弟兄和姊妹的奴仆;因为一个不传自己,只传基督的人,乃是一个作奴仆的人;也惟有作奴仆的人,才能不传自己,只传基督。

服事主的实际-作众圣徒的仆人

 当我们来服事主,必须要看见,我们不仅是主的仆人,我们也是教会中弟兄姊妹们的仆人;我们不仅在这里服事主,我们服事主的实际就是弟兄姊妹们。

 “你要作一个真正服事主的人,你必须要作弟兄姊妹的奴隶;你若不能作弟兄姊妹的奴隶,你就不能作一个真正主的仆人”,这一个观念在基督教里是不存在的,这一个观念在我们中间许多时候也不够清楚。

 我们观念是,我们在教会生活中是要往高处爬的;其实在教会生活中,我们乃是往低处走的。我们的观念是,教会生活是要借着显明叫我们特殊;其实在教会生活中,我们乃是要借着生命的长大,而成为弟兄姊妹的仆人。

 在教会生活中,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被冤枉、受委屈、受限制、不平的感觉?就是因为我们没有看见,我们乃是弟兄姊妹的奴隶。换句话说,我们没有看见在教会生活中,每一个人都有权利践踏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权利使唤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权利让我们受委屈、让我们受为难。教会中的弟兄姊妹,他们乃是一班叫我们觉得为难、叫我们受委屈、叫我们受压、叫我们受限制的人,因为我们乃是弟兄姊妹的奴隶。

 这一个基本的观念,要清楚的种在我们的里面。这一个观念不清楚,我们不可能在服事主的路上走得好。

我是一个奴隶

 一个服事主、服事教会的人,要服事得好,就必须先要有一个清楚的认识-我是一个奴隶。

 青年人往往没有这一个观念。他们总以为他们尊敬长老们,也尊敬前面的弟兄们,所以有一天你们也理当得到别人这样的尊敬。这就是没有作奴隶的观念。

 若是你到一个教会去服事,你有一个态度,你是带着一颗这样的心-我来了,我这个奴隶来了,你们都有权柄践踏我、支配我、影响我,叫我受委屈,因为我是奴隶,你们才是主人。那么,教会的前途是不得了的。

作终身为奴的仆人

 一个作奴隶的,就是一个卖给了主人的人。这一个奴隶,是终身的奴隶,是终身不能改变身分的奴隶。

 你若真正是一个服事主的人,你就是一个作奴隶的人。无论你到那里去,你不是要得人的服事,你乃是要服事人;服事到一个地步,你要受委屈,你要被践踏,你要被使唤,你要受影响,甚至你的全人失去了合理的生活;而这一切只为着让他们在基督里长大。你若是肯这样作奴隶,教会自然就得建造。

 你在一个地方服事,到底你是最大的呢,还是最小的?到底是大家都使唤你呢,还是你使唤大家?到底是你带头的呢,还是他们带头?许多时候我们在教会中不是作仆人,反而像是竞选出来的官,我们在教会中作父母官、作清官、作好老师、作社会工作者。我们难得有作仆人的经历。

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

 保罗说,‘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你到底怎么作弟兄姊妹的仆人?作仆人的人是没有自己的意见、没有自己的喜好、没有自己的选择、没有自己的打算、也没有自己的主权的。

为叫人得益处

 一个作仆人的,他的眼睛永远是看着主人。他只问一件事,“什么能叫主人得着益处?”

 你到美国的餐厅去吃饭,就有侍者请你坐,然后把菜单递给你,然后说,“愿你享受美好时光”,就离开了。你只要菜单还拿在手上,绝对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什么时候你把菜单往桌上一放,立刻就有一个侍者过来。这时你若说,“对不起,我还没有看菜单”,他立刻又走开了。一直要到你再招呼他,否则他不会来打扰你。

 在国外的饭店,特别是高级的侍者,他们很老练,知道你什么时候要加咖啡,什么时候要加水。你只要眼睛往咖啡杯上瞄一瞄,他就过来了。他永远配合你的需要,你稍有一个动作,他就过来了。

 你可以看见,一个服事人的人,他的生活不是以他为出发点,而是以他所服事的对象为出发点。他只问一件事-什么对人最好。一个作仆人的人,是失去自己的兴趣、主张、要求、喜好的。他的存在只有一个意义,就是怎么样能够叫主人喜欢、得益处。

 今天一个服事人的人,乃是在教会中作仆人的。因着他是个作仆人的,他整个的人关注在弟兄和姊妹的身上。他一直要问自己:怎样做才能对弟兄姊妹有好处?怎么才能叫弟兄姊妹更长大,叫弟兄姊妹更蒙恩、更多的经历基督、更多的被带到基督里面?他这个人的存在失去了自我,他这个人的存在乃是为着弟兄姊妹的益处。

因弟兄姊妹而受约束

 我们今天不仅要说,我是主的仆人;更要学习说,我是弟兄姊妹们的仆人。

 今天在教会生活里,有心的对待没有心的,就应该这样;老练的对待年幼的,就应该这样;有学习的对待没有学习的,就应该这样;成熟的对待没有成熟的,就应该这样。那些在教会中久的、有启示的、有亮光的、有经历的、肯摆上的、有奉献的、愿意把一生为着教会的,他们的生活要被控制在弟兄和姊妹的手里。他们的眼目所注视的,永远就是弟兄和姊妹。

 在我所在的地方,那里有一班弟兄,有一班姊妹,为着他们,我常常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连作梦都是梦到他们怎么能够长进,怎么能够爱主,怎么能够有功用,怎样能被成全,怎样能在教会中被显明出来。有谁不晨更,我里面就难过;有谁不祷告,我里面就焦迫;有谁不传福音,我里面就过不去。我整个人是受他们影响的。

 当他们长得好的时候,我何等的喜乐;当他们爱主的时候,我何等的受激励,但是当他们在主面前的光景微弱的时候,我整个人的生活也开始不正常了。这就是作仆人。作仆人不是外面的,作仆人乃是里面的;作仆人不是我们的所作,作仆人乃是我们的所是。

 我们这一个人就是弟兄姊妹的奴隶。因着这个缘故,弟兄姊妹们就约束了我们的生活,约束了我们的脚步,约束了我们的言行,约束了我们在生活方式上的选择。在所有一切的事上,我们所关心的,乃是如何叫弟兄姊妹得着益处。这不是一件小事。

 我们服事主的人,不要老把自己摆得那么高。我问你,“你是谁?”你若说,“我是服事‘主’的,我是‘主’的仆人”。这个的确是好。但是你要知道,当你说,“我是主的仆人”的时候,你所服事的,不仅是天上的那一位,更是祂的身体,就是教会。

 也就是说,当我在这里服事主的时候,我就是服事教会;当我在这里把一切给主的时候,我就是把一切给了教会。我是一个主的仆人,我的生活是受弟兄姊妹影响的生活,我的生活是受弟兄姊妹控制的生活,我的生活是在弟兄姊妹约束底下的生活。

 这就是保罗所说的“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