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廿九篇 面光、宝贝与莫大的能力

 

读经:

‘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对神的荣耀的认识的光照,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耍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林后四6~8)

 一个传基督,不是传自己的人,必须有两面的经历:

 第一面是里面的经历;他的心是对准神的,在他的里面有耶稣基督的面光。他也是一个不离开耶稣基督面光的人,他是天天活在主的面光中,时时不断的联于主的面。

 第二面是外面的经历;例如,四面受敌、心里作难、遭逼迫、被打倒……等等。

“这宝贝”就是耶稣基督的面光

 说到里面的经历,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四章六节说,‘荣耀的认识的光照,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接着第七节就说,‘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这里说出,在保罗里面有一个宝贝,这个宝贝对他不是客观的,乃是主观的;这个宝贝就是耶稣基督的面,就是这位活活的耶稣。

 多年来,我一直把“宝贝”和“面光”分开讲。以往我们都以为,这宝贝就是我们里面的生命,瓦器就是我们这个人;瓦器若不打碎,这宝贝就出不来。所以我们就必须有外面的经历,必须四面受敌、心里作难、遭逼迫,被打倒,好让这宝贝出来。

 后来我才领会,这卷书不是一卷讲真理的书,乃是一卷讲经历的书。什么是这个宝贝呢?这个宝贝就是我们的心向着神而经历到的面光;这个面光才是我们的宝贝。这一个宝贝不是一个客观的东西,甚至不仅仅是重生的生命。这一个宝贝乃是经历基督的结果;或者说,这一个宝贝就是因着人的心单纯的向着神而有的对基督的经历的结果。

这宝贝-耶稣基督的面,成了我所传的基督

 到底什么是“这宝贝”?

 这一个宝贝不仅是基督作我们的生命,这一个宝贝不仅是在我们里面的那个复活的大能,这一个宝贝更是一个人因着他的心向着主,他就有了神,就有了荣耀,就有了认识,就有了照亮,而有了一个活活的人,就是基督的面光。这位基督在他身上成为主观的、掌权的经历;这一个对基督主观的、掌权的经历,就成为在他里面的宝贝。

 所以保罗说到他如何是传基督而不是传自己,他说,我乃是作了耶稣的仆人,并且我的心是单单的向着神。因着我的心这样的向着神,神就照在我心里,叫对神的荣耀的认识的光照,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这一个显出就在我的身上成为一个宝贝,这个宝贝就成了我所传的基督。

多有“耶稣基督的面光”,就多显出“这宝贝”

 弟兄姊妹,你们一定要看见,今天在每一个得救的圣徒里面,都有基督的生命。但是希奇的是,有的人的宝贝是大的,有的人的宝贝却显不出来。有的人一遇到环境,就整个人陷在环境里面,没有办法胜过,因为他里面的宝贝对他仅仅是个生命;有的人一遇到环境,却能胜过,因为他里面的宝贝对他不仅是个生命,更是一个在经历里面的耶稣基督的面。

 例如,大多数弟兄姊妹都经过考大学这个关,这个关一来(同样考得不理想),就显出里面宝贝的大小了。有的弟兄姊妹就埋怨主说,“主阿,你对不起我!”为什么会这样?不是他里面没有宝贝,乃是这个宝贝对他不是经历。

 有的弟兄姊妹却是将他们的心先对准神,说,“主阿,在这一切的事上,我只要有你!”心一对准神,神就来了,神的光就来了,神的荣耀就来了,神的认识就来了,神的光照就来了。然后,耶稣基督的面光就在这一件事上显出来了。

 耶稣基督的面一显出来,他就笃定了;有了这一个笃定,他就再也不会摇动了。他里面非常清楚到底他的路是怎么样的一条路,到底他的跟随是怎样的一个跟随,他这一个人不再是个飘浮的人。在这一件事上,他这一个人就有了耶稣基督的面光,而这一个面光就成为他瓦器里面的宝贝。

 又例如在出国这一件事上,为什么在有些人身上算不了什么,有些人却过不去?就是因为有的人在这一件事上心对准了神,而让神的光进来,成为耶稣基督的面光,成为一个宝贝。有的人在这一件事上心没有对准神,没有让神的光进来,没有耶稣基督的面光,宝贝对他是理论的,还不是实际的,不是经历的。惟有当这个宝贝成为实际了,人才会觉得妥贴。

 再例如婚姻这件事。我认识一个很好的姊妹,三十岁才结婚,主给她预备了一位非常好的弟兄。她原来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在这件事上过不去的时候就不聚会。后来因着心对准了神,让神的光照进来,结果她在婚姻这件事上就有了基督的面光,她这个人得着了完全的释放。

 对姊妹们来说,婚姻的事是个压力,但是什么时候妳里面对准了神,在这一件事上妳拣选了神,这一个拣选就变成了耶稣基督的面光,这一个耶稣基督的面光就会成为一个宝贝,这个宝贝就要从瓦器里面显明出来。

所经历的“面光”,成为里面的“宝贝”

 这个面光就是这个宝贝。如果你要在你的生活里满了“宝贝”的经历,你就要满了“面光”的经历,也就是你的心一定要不断的对准这一位神。

 当你的心对准神的时候,光就进来,耶稣基督的面光就显出来,耶稣基督的面一出来,这个人就没有问题了。这个宝贝就要显出莫大的能力,无论多大的难处,无论多大的压力,无论多大的艰苦,在你身上都不成为难处。

 我在一九五五年就有主的呼召,很清楚我一定要全时间服事主。但是我真正出来全时间服事主却是在一九六九年,中间隔了十四年。

 当我刚刚大学毕业,愿意出来全时间服事主时,弟兄姊妹不赞成。这就逼得我不得不到主面前问主,“主阿,我爱你,主阿,‘我’不配全时间来服事你吗?”当我正在“主阿,主阿”的时候,我里面对准了神,在全时间这件事上对准了神,我就再有一个祷告,“神阿,我愿意作一个全时间服事你的人,这一切都在你手里,你有呼召我就阿们。至于在什么时候,由你负责。”

 这样一对准神,面光就出来了,宝贝就出来了,这个瓦器-“我”-的价值就没有了。

 我觉得很希奇,像我这样急性子的人,居然等了十四年才真的全时间服事主;而且在这十四年里,我无论读书、找事、带职业,所经所历也都成了我后来全时间服事主的根基,成了我一生服事主的装备。在这过程里,我不觉得受压,也不觉得为难。

 为什么呢?

 因为在这些事上,我里面摸着了耶稣基督的面光,这一个面光就成为宝贝在瓦器里。这一个宝贝在我的生活里带领我经历一切的事。无论是什么事,这一个宝贝,这一个面光,都能带领。

人的价值不在于瓦器,而在于里面的宝贝

 然而我们的观念,对于宝贝和瓦器价值的对比不够清楚。

 我们不认为宝贝是在瓦器里,我们认为宝贝是在“金盒子”里。我们的想法是,“我们有这宝贝在金盒子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或是出于神,或是出于我们。我们四面受敌,也能不被困住;然后心里作难,我也不至失望;遭逼迫我也不被丢弃,打倒了保证不至死亡”。我们这个人对瓦器的估价很高。

 不要说年轻人是这样,连我们年纪大一点的,也常常把瓦器分类。

 我们在教会中常常搞瓦器分类,我们有瓦器编目:有的是头等瓦器,有的是一等瓦器,有的是二等瓦器,有的是三等瓦器。不仅替自己分类,也替别人分类。在我们的感觉里,好像瓦器和瓦器是有不同的。我们没有看见,当宝贝显出来的时候,瓦器的价值就失去了;瓦器是没有价值的,瓦器是可以打碎的,瓦器是不必要的,瓦器不过是陪衬出宝贝的价值的。

 有时候我们买东西,对于装东西的盒子比里头的内容还欣赏、还宝贝。今天我们在属灵上也是如此,我们常常珍惜瓦器而掩盖宝贝。

 在我们的感觉里,我这个瓦器里装着宝贝;不仅这宝贝好得很,我的“瓦器”也是不错的,是别人不可降低的,是别人不可轻看的!我们这个人说什么也不肯轻看自己这个瓦器。

 我们对我们自己这个瓦器很在乎。只要有人说你这个瓦器比不上别的瓦器,你就生气了;只要有人说最有盼望的不是你而是别人,你里面就不对了;因为你在乎你这个瓦器。

 这是今天教会生活中的一个难处。

 我们常常说“宝贝放在瓦器里”,我们却不懂宝贝,也不懂瓦器。若是我们懂“宝贝”,我们就会一直注意把心向着我们的主敞开,说,“主阿,求你不断的使我得着耶稣基督的面光,在每一件事上都能得着耶稣基督的面光。”若是我们里面认识我们不过是个瓦器,管它是江西的瓦器也好,台湾的瓦器也好,英国的瓦器也好,总归是个瓦器。这个瓦器无论多好,一和宝贝相比,就失去它的价值了,因为宝贝的价值太高了。

 一个传基督的人,一定要看见自己是谁-你自己是随时都可以被打碎的瓦器,你的价值不是在于“你”,而是在于你里面的宝贝。

 今天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不应是在瓦器里的生活,乃是一个在宝贝里的生活。无论这个瓦器多好都不是神所要的,神所要的乃是我们这一班人不断的经历这宝贝的丰富。

主的面光带来莫大的能力

 接着第七节下半说,‘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当这个面光给我们经历的时候,不仅带给我们一点享受、一点喜乐,不仅带来主的同在、主的照亮,更是带给我们一个能力。这个能力是至高的能力,是至大的能力;这个能力大到一个地步,什么也不能限制,什么也不能拦阻,什么也不能捆绑。

 有的人愿意全时间服事主,只因家人的一点反对,就退却了。为什么?因为他没有莫大的能力来胜过为难的环境。为什么没有莫大的能力呢?因为他的心没有对准主。心没有对准主,就缺少主的面光;缺少了主的面光,就没有莫大的能力叫他胜过为难的环境。

基督徒的生活乃是经历莫大能力的生活

 我们必须认识,基督徒的生活乃是经历莫大能力的生活。

 然而,我们的生活常是没有喜乐、没有光,甚至有时候和外邦人的生活没有两样。这都是因为我们缺少在一件一件的事上将心对准神而有的主的面光。面光一缺少,宝贝就缺少了;面光一缺少,能力也就缺少了。

 一个人愿意事奉主、跟随主、把一生摆在主面前,这是没有人可以拦得住的,因为在他里面的这个莫大的能力,是没有什么能拦阻、能捆绑、能阻碍的。如果他的跟随主是有人可以拦得住的,那就证明在这个人身上缺少了那个莫大的能力。

 这些年我跟随主,我知道没有一个人能逼迫我。我年幼的时候学习跟随主,我父亲把我赶出门,但是我不走。我在房子里,他打我,我就躲到门口去,在外面等一等,过几个钟头后回去就没事了。等到聚会的时候,我还是照样去聚会。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考大学,没有考取,其实我里头早知道自己没有考取。那天早上我就在想,爱主这么多年,爱到这么倒霉的地步,大学竟然没考取,我以后到底还要不要走这条路呢?说也奇怪,当我打开圣经,照着每天的进度读经,那天正好读到约翰福音二十一章,‘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约二一15~17)主连续问了三次,我说,“主阿,你知道我爱你。”我把圣经一合,往圣经包里一放,就去聚会了。我母亲在后面喊,“你今天还要去聚会阿?”对!我今天还要去聚会!为什么我要去聚会?因为那一个时候我的心对准了主,我有了主的面光,我有了这莫大的能力。

 弟兄姊妹,我愿意重复再重复的和你们说这些话,当我们的心对准主的时候,神的光来了,神的荣耀来了,神的认识来了,耶稣基督的面光就来了。耶稣基督的面光来了,就有莫大的能;耶稣基督的面光来了,就没有限制。

心不对准主,就没有这莫大的能力

 许多青年人都说,“我不愿意出国,我爸爸逼着我出国”,“我不愿意出国,我妈妈逼着我出国”。这都是骗人、骗自己的话。对这样的人,我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他自己要爱世界,就大胆的告诉人说,“我要爱世界,现在主没有给我恩典,我要爱世界去”,为什么要说是他爸爸、他妈妈逼他出国?有哪一个爸爸能逼孩子出国的?都是他自己的心没有对准主,他的心已对准了出国。他爱世界,他爱前途,他爱自己,他想要为自己打算,却还要为自己找理由、找借口,真是羞耻到了极点,一点骨气都没有。

 这样的人,不要说作基督徒不合格,连作人都不合格。今天我们中间若再有任何人说这种话,“我的爸爸叫我走,我的妻子叫我走,…”我们大家都要起来说,“弟兄,我们不同意你这样的话,你骗自己,你骗主,你也来骗我们?”

 有的弟兄说,“我现在太忙了,等半年以后、一年以后,我的忙碌过去了,就可以好好聚会,好好服事主。”弟兄姊妹,我告诉你们,我从来不信这些事。你说你忙,你忙什么?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在匹兹堡读书,我十个月就读出一个硕士学位,因为我没有钱,所以我非那么读不可。学校规定每学期读三门课,我读五门课,还得了几个“A”,主知道我怎么读书。我没有缺一次的聚会,也没有少一次的交通。明天要考试,今天有一个人来要听福音,我就马上去传福音,考试没关系,传福音要紧。主没有叫我羞愧,我也没有叫主受羞辱,因为里头有一个莫大的能力。为什么有莫大的能力?因为我的心单单的向着神。

 在我们里面的这一个能力,是莫大的能力。这一个能力是王的能力,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能力,是至高的、至大的。这个能力来了,就没有什么难处叫作难处;这个能力来了,就没有什么限制叫作限制。这个至高的能力来了,就给我们一个绝对自由的心,叫我们来跟随主。

 我们里面既有一个莫大的能力,有一个至高的能力,为什么这个能力没有在我们身上显出来?就是因为我们的心不干净,我们的心不要神,我们的心没有对准神,我们的心在神之外还有贪爱。

 弟兄姊妹,今天人的难处不在能力,乃在人的心没有对准主。人有了自己的打算,自己的考虑,自己的选择,当这些东西出来的时候,无形中就把主的能力限制了。

经历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

 很多年前,我读宋尚节的传记。他第一次蒙召去传福音的时候,他的孩子病在家里,他把他的妻子丢下,把他生病的孩子丢下,出去传主的福音。你知道,那时候人生病,就是在死亡的边缘上,没有什么药可治。为什么他能把一个生病的孩子丢在家里,丢给妻子,出去传福音?因为他有一个莫大的能力。你说这有一点疯狂,的确是疯狂!但是我信他里头很清楚,他知道他作的是什么。

 为什么人不懂得宝贝放在瓦器里?就是因为人没有耶稣基督的面显出来。

 你若愿意跟随主,你一定要操练将你的心向着主,要让主照在你心里。然后在你的里面产生一个荣耀的认识的光照,而这个光照不是为着引导、安慰,这个光照乃是把一个活活的人带给你。这个活活的人带给你的时候,就是“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

 弟兄姊妹,当我们里面清楚到底我们前面的路是什么的时候,我们就会全人摆到那个里面去。然而当你全人摆进去的时候,你要记住一件事,只要你的心是对准主的,在你身上就有一个莫大的能力。

 这一个能力如何叫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这一个能力如何叫耶稣基督升到天上、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这一个能力今天也要借着耶稣基督的面光实行在我们身上。这一个在我们身上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