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卅一篇 经历莫大的能力()──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

 

读经: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林后四7~9)

第二阶段-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

 前面说到经历莫大的能力第一阶段-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接着,我们来到第二阶段的经历,就是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

 我能向你们作见证,这几年来,我已经没有什么“四面受敌”了;该骂我的已经都骂过了,该为难我的也都已经为难过了。今天我的父母不仅不叫我为难,反而叫我要照顾自己。有时候我的母亲甚至说,“唉,我真是想不到,在我的儿子中,竟然有一个是服事主的。一想到他是服事主的,我的里面就安息了。”这时她领会了,“我这个儿子,外面和其它的儿子都一样,但他有个不同,他是服事主的。我有这么一个服事主的儿子,真是太好了。”所以我现在没有外面的为难了,四面没有什么受敌的了。

 当你让里面的这个能力-宝贝显出来的时候,只有开头那一点点的经历四面受敌,再进一步,就是心里作难。

 四面受敌是别人加给的,心里作难是从你自己出来的;四面受敌是所有一切你所认识的人,都起来反对你,心里作难是你这一个人在你跟随主的时候,你开始对自己打问号,你开始对教会打问号,你开始对主打问号。

因自己的不足而心里作虽

 首先,你的自己叫你作难。

 当我们起初来跟随主的时候,我们对自己满了盼望,对自己满了把握,我们满腔热血的来走主的道路。所以那时虽然四面受敌,却不能拦阻我们往前,不能叫我们不跟随主。

 但是慢慢的,我们就认识,跟随主不仅有外面的为难,更有因我们自己的不足而有的作难。

 这个不足叫我们觉得,“主阿,难道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吗?难道我就是这样跟随主吗?难道这就是我的人生吗?”这时我们就认识,真正的为难不是外面的,真正的为难乃是我们这一个人;我们所经历的,叫我们为难,我们这个人更叫我们为难。

 当我刚刚起来爱主的时候,我真是愿意抛头颅、洒热血,我真是预备把一切都摆进去。我以为当我这样奉献以后,我就圣洁了,我就不会犯罪了,我就不会爱世界了,我就不会有贪婪了,我这个人必定是一个百分之百、完完全全跟随主的人。

 但是当我这样一奉献以后,我发现我的心灵固然愿意,我的肉体却是软弱的。就算我可以都摆进去,但是我这个人实在构不上。我开始问,“主阿,我这个人真是叫我为难阿!像我这样的人,还能有用吗?像我这样的人,还配事奉你吗?像我这样的人,你还有路吗?像我这样的人,还能为你说话吗?像我这样的人,还能好好追求你吗?”许多时候,在我里面有这样的为难。

 这时,我开始认识我这一个人乃是一个限制主的人,是一个软弱、贫穷、堕落的人,我开始经历叫我为难的就是我这一个人。这一个为难,就是我对自己打了一个非常大的问号;这一个为难,不是从外面来的,乃是从里面来的。

 所以,“心里作难”乃是联于我们这一个人的,我们这一个人就是叫我们心里作难的原因。我们一跟随主,一走主的道路,我们就认识,第一个真正叫我们作难的,乃是我们自己,乃是我们这一个人。

 自己叫自己心里作难的主要原因,就是你常为着“你就是你”而懊恼;你懊恼自己既不是加百列,也不是米迦勒,只是一个破破烂烂的人。虽然大罪不犯,小罪却是不断;虽然爱主,却常常想开溜;虽然肯拚、肯摆上,却总想多睡十分钟的觉。这些情形常叫你心里作难。你就发觉,原来跟随主的难处,不是在外面,而是在你这个人的身上。

 这是心里作难的第一面。

教会叫你心里作难

 心里作难的第二面,就是教会;就是你越跟随主,你越发现,教会真叫你心里作难。

 我们开始来跟随主的时候,有一个清楚的异象,也有热血。

 这个异象就是一个荣耀的教会;我们看见,基督要用话中的水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

 然后我们就有满腔的热血;为着这个荣耀的教会,我们把自己奉献给主,也起来宣告说,“如果一个人不来服事主,他真是愚昧。要作人,就得作个基督徒;要作基督徒,就得作个爱主的基督徒;要作个爱主的基督徒,就得作个在主恢复里的基督徒;要作个在主恢复里的基督徒,就得抛头颅、洒热血,把一切都摆上去,作一个完全拚进去的人。因为主的教会实在太可爱了,实在太荣耀了,实在太宝贝了。”

 但是,老实说,今天我们说教会可爱,教会荣耀,教会宝贝,就像我的儿女说他们爱我一样的不可靠。

 我给我的孩子们买糖果,带他们上馆子,他们就抱着我说,“爸爸,我爱你”。我的心里真是喜乐。但是我知道他们爱的不是我,而是糖果、水饺;我不给他们买糖,不带他们上馆子,他们就不抱我了。他们还不知道什么叫作爱父母,他们还不知道什么叫作一切为着父母。当他们在那里说“我爱你”的时候,他们并不是说谎,但是我里面知道,这不是爱父母,这是爱糖、爱水饺。

 我们刚刚爱教会,也是这个爱法。当我们说我们爱主的教会,不是因为教会就是教会,乃是因为教会合乎我们的心、满足我们的意,教会太叫我们心满意足了。

 但是,我们在教会生活里一段时间,慢慢的,我们就要发觉问题不是那么简单,我们总觉得教会好像不如从前那么好了。

 这就好像有人说,一九七○年代的教会真好,蒙恩久一点的就说,一九六○年代的教会才好!再蒙恩久一点的又说,一九五○年代的教会才真的好!还有的就说,你把一九五○年代的教会拿去和上海教会复兴的时候比一比,那就差得远了……。这说出,虽然教会是永远往上走的,但是在我们的感觉里,教会好像一年不如一年,好像是一直往下去的。虽然我们看见一个事实-教会一直在变,而且越过越蒙祝福,越过越兴旺,但是在我们的感觉里,永远是刚得救时的教会最好。

 你越爱教会、越关心教会,慢慢的,好像你就越发现教会不合你的口味。所以你就要问,“主阿,教会难道就是这样吗?”这时你开始对教会作难了。你不知不觉就会说,“我一直盼望教会大复兴,难道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吗?我一直盼望更多教会兴起,难道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吗?我所盼望的教会,难道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我们越服事主,越跟随主,越在教会生活里,越为着教会,越有心全时间服事主了,我们对教会也就有了一个盼望:教会应该有个什么样的情形,教会应该有怎么样荣耀的光景,教会应该怎样成为主的见证,要像一座城造在山上不能隐藏……。这些盼望都是对的,主也都会成全的。

 但是奇妙就在这里,在这个过程里,我们不是荣上加荣,乃是作难加上作难。

 我能够作见证,我服事主这么多年来,感觉荣耀的时候很少,作难的时候倒是很多。好像每一步都很为难。譬如说,讲道叫我为难;讲浅了,有些人得不着帮助;讲深了,也有些人不得帮助,常常觉得真是为难。

 又譬如说,我一想到一些弟兄姊妹的将来,也叫我为难;我一想到他们中间,将来有的人到美国留学去了,有的人开溜了,有的人发财去了,有的人只爱儿子、不爱主了,有的人只管丈夫、太太、不管主了。我这么一看教会,好像永远没有象样的时候,我就泄气了。

 再譬如说,看看教会传福音,我们祷告了半天,研究了半天,传了半天,传的人传得满头大汗,邀请人也邀请得满头大汗;结果有七十多人记名,但是受浸的不到七位;到末了只剩一个活在教会中。也叫我觉得为难。

 还有,多年来我们传福音,好像人不一定得救;得救了,不一定肯受浸;受浸了,不一定肯爱主;爱主了,不一定不搞头脑、不搞花样;不搞头脑、不搞花样的,不一定有用处。我这么一看,心里真是作难,不禁要说,“难道就是这样吗?”

 这些情形似乎要叫我说,“教会生活真是苦阿”,几乎不知什么叫作“哦,可爱的教会生活,我们在这里天天有吃喝;何必挨饿?何必干渴?让我们一同来享受”了(补充本诗歌713)

 奇妙就在这里,当你说垮了,垮了,但是你离开一段时间,你再回来看,人都还在这里;教会虽然常常不叫你满足,一直叫你为难,却是一直在建造。而有时候你觉得很兴奋,但教会不一定得着建造。因此,我们看见,教会的建造,不是从兴奋里头出来的,乃是在作难的里面出来的。

 有时你觉得,“主阿,我上当了,前面弟兄都是骗人的。把我们搞到教会生活中,现在都走不掉了。哦,主阿,真是倒了楣了。”如果你真是这样祷告,那你就有福了,因为在这个时候,教会是你的。

 一面你觉得,“主阿,这就是可爱的教会生活阿?怎么只天天吃吗哪?一点也不刺激,一点也不兴奋,一点也不叫人里面觉得高昂?”一面你又觉得,“感谢主,这两年,主又带教会更认识祂了,这两年,主又兴起一些人了,这两年,主又作工了。”教会似乎是不往前的,却是不断往前的。

 虽然在这个过程里,每一个人都感觉自己刚爱主的时候是教会最好的时候。但是,实际上教会永远是今天比从前好-今天的启示比起十年前的启示、比起二十年前的启示,那是高得太多了;今天主在教会生活中的实际,比起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教会生活中的实际,那是高得太多了。

 主不喜欢我们走基督教的路。在基督教里,没有心里作难;这个礼拜堂办得不好,再找个礼拜堂;这一个又不好,就再找一个;再一个不好,又再找一个。但我们一来到教会中,就栽在教会生活里,就一生一定永定的来为教会心里作难。

前面弟兄叫你心里作难

 此外,前面弟兄们也会叫你心里作难。

 在你刚刚爱主的时候,你对前面的弟兄尊敬得不得了。你看他们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肉身长大的;好像他们所领受的启示,都是作梦得来的,不是流泪流出来的。所以在你的感觉里,这些前面弟兄真了不得。等到有一天,你看见他们软弱了,看见他们发脾气了,你就要觉得失望了。

* 根据自己的标准就会心里作难

 弟兄姊妹,我们这个人不知怎么回事,对前面弟兄有一种的要求,这一个要求不是根据主的盼望,而是根据我们的盼望。主知道我们如何,所以主带领我们的时候,是根据我们的情形来带领我们。但是我们不认识人如何,我们对弟兄们的盼望,乃是根据我们的幻想。我们一想到某弟兄,就是“笑容满面,像大哥哥一样,不会发脾气。他如果发脾气,全教会都靠不住了”。有一天,你会发觉他也有脾气,只是他发脾气的方法不一样就是了。

 我告诉弟兄们,你在教会中久了,慢慢的,你会为着前面弟兄的情形心里作难。如果你长得好,就没有这个难处;如果你长得不好,你就会说,“唉!教会真是叫人失望,许多的弟兄和姊妹都叫人失望!”

 所以你得学,主从来没有告诉你,这个人是保罗第二,那个人是彼得第二。就算有保罗第二,保罗也不是那样的完全。在圣经里,保罗一样的叫人失望。

* 圣经中的例证

 我们看保罗这个人,他写加拉太书写得多严肃;他说,‘无知的加拉太人哪……你们受了那灵,是因行律法呢?是因听信呢?’(加三1~2,依合和版另译)然而,当他到了耶路撒冷,却守律法,剃了头了。当然这时可以说,‘……向律法以下的人,我……还是作律法以下的人,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林前九20~22)

 然后,我们还看见,保罗明明是因着剃头,圣灵来管治,叫他被人抓去,他还说他的受审问乃是因死人复活的道(徒二十三6)。当然保罗也有他的说法,他也许会说,“我若不跟他们传死人复活的道,就没有人会抓;他们抓我,乃是因着我到处讲死人复活的道的缘故。”

 总之,你去读圣经,你就会发现,好像圣经中也有许许多多的人、许许多多的事叫人作难。大概只有老约翰似乎是没有叫人作难;你看他写的约翰壹、贰、参书,及启示录,那时候的他的确是老练。但是他在使徒行传里,却一样有软弱。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幻想家,我们对教会有幻想,对弟兄姊妹也有幻想;这个幻想叫我们不根据弟兄姊妹的所是来爱他们,而是根据我们所盼望的来爱他们。你所想象的情形是你编出来的,不是从圣经里来的。所以无论你对自己的观察,或是对人的观察,都觉得不合乎你的口味,都觉得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个情形。这些这就是为什么到后来你在教会中走一走,就走不下去,觉得愈走愈难。

* 有耶稣基督的面,就不至失望

 你要知道,在教会中,特别是大教会,各种样的话都有,各种样的意见都有。我也常接到一些徒增纷扰的信,或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信。为什么人的意见那么多,闲话那么多?为什么有那么多对人、对教会的要求?这些都显出我们有许多根据于自己的盼望。结果就叫我们这个人缺少一种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的情形。

 弟兄姊妹,对于这些情形,我们都要学着说,我不大懂;对这样的情形,我们都要经历“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因为当你的心转向这位神,结果神的光、神、荣耀、知识、照亮,就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任何时候,主耶稣的面显出来了,在你的里面,所有的难处就都过去了。

 为什么常看见有些弟兄姊妹在那里论对错、争是非?都是因为我们看见别人不行,看见教会不行,看见前面弟兄不行,甚至连主也不行!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里面缺少了活活的主的面。

 失望都是从我们失去了主的面而来的。如果今天一切的事情临到了,你都把它转到主的面上去,就不会有失望。无论多少的为难,无论多少的重担,无论多少的委屈,你只要能够转到主耶稣的面上去,你就没有失望。这么多年我学习来跟随主,我就摸着这个为教会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的诀窍。

 今天,教会都是因为缺少主的面光,没有耶稣基督的面,所以难处都出来了。我们不肯和人谈实际的事,我们不肯和人说实际的话,我们不肯给人实际的帮助。我们这个人不知怎么回事,我们离开基督的面,也让别人离开基督的面。所以在我们身上没有这一种深刻的经历-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如果今天在教会中,我们弟兄们都学习碰到人就把人带到主的面里去,无论什么事都把人带到主的面里去,教会不会有难处的。

主自己叫你心里作难

 我们这班跟随主的人,要有一个认识,如果你是个活在主面光中的人,你定规是个四面受敌的人,也定规会心里作难,叫你不知道还能不能作下去,还能不能走下去。不仅对你自己是这样,对教会也是这样;不仅对教会是这样,甚至对主也是这样。

 一个跟随主的人,到后来会觉得主自己也叫他作难。

 他常常会有个感觉,“主阿,你不够有智慧,主阿,你这个带领有问题。”若你没有好好跟随主,你还不会说这样的话。一旦你决定跟随主,宝贝就要显在瓦器里,你就会觉得为难了。因为主的作法似乎非常的不智慧,似乎作一作,就不合你的意了,似乎带一带,就不顺你的心了。

 我跟随主这么多年来,我常说,“主阿,你确定你是对的吗?”譬如说,我今天早上身体很弱,一直出汗,脑子不大清楚,前面一句讲什么,下面一句应该怎么讲,我都不大清楚。照这种情形,我就要问主了,“主阿,你如果要用一个仆人,你起码得保守他的身体,叫他大脑清楚,哪里有像你这么不智慧的主呢?你把我搞成这个样子,我怎么替你讲道呢?主阿,你果然是这样带领吗?难道你就只会这样带领吗?难道你就不会走别的路吗?”

 早期我对主很有把握,联考发榜,名字漏掉了,我能笃定的说,“是主”!三百分录取,我考二百九十九分,我也能笃定的说,“是主”!那时候一切都是主,主的带领都是好的。我相信主会带领,主可信托,我对主有把握。慢慢跟随久了,一发觉主的带领很特别,就会问,“主阿,难道你真的在那里吗?如果你真的在那里,你会允许我到这个地步吗?”

 此外,我年幼的时候,很想好好干一番。慢慢的,主带我有一些特别的经历,经历到后来,觉得自己不管用,就常常问主,“主阿,难道你就是这样吗?”

 有一首诗歌说,“哦,主阿,照你美意,愿我能以顺服。”末了说,“历忧或是历乐,愿我仍能来归,助我仍能来歌,照你旨意得成。”这首诗我唱了这么多年,我都是唱“历忧仍然历忧”,我觉得我没有“历乐”过,因为觉得跟随主是倒了大楣了。

 我早期盼望怎么能成为主的一个仆人,但是才过一周,就觉得失望了,知道我这个人没有用了。有一次甚至发脾气,把圣经包起来,发誓再也不读圣经了。

 我能作见证,这么多年来,我心里作难的时候多,特别是在联于主的事上,主好像专门会叫我失望。无论我盼望什么,祂都叫我失望。

 奇妙就在这里,在我觉得好像没有出息,觉得心里好像作难了,却有个宝贝从瓦器里面显出一个莫大的能力来,这个能力叫我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

有“这宝贝”,就不至失望

 今天“这宝贝”要叫你经历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

 对自己,你觉得自己不行了,你却还在这里;

 对教会,你觉得教会不行,但是教会往前去了;

 对主,你觉得主似乎错了,却能经历主是照着祂的上好来带领你,叫你走主所要你走的道路。

 我们要感谢主,这宝贝摆在瓦器的里面,不是理论的,乃是实际的;这宝贝要叫我们经历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