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卅二篇 经历莫大的能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

 

读经:

‘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明在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我们有这宝贝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林后四6~9)

第三阶段-遭逼迫,却不被丢弃

 经历基督这莫大能力的第三阶段,就是遭逼迫,却不被丢弃。

 什么叫作遭逼迫?就是有许多不合理的事临到你。

 什么叫作被丢弃?就是当这许多不合理的事临到你身上时,叫你有一个感觉,好像不再有人爱你了,不再有人理会你了,不再有人照顾你了,不再有人关心你的长大了,甚至到一个地步,好像连主也不管你了。

在被弃绝里经历耶稣基督的面

 一个人要经历耶稣基督的面,他必须常被带到一个地步,他是遭逼迫的。甚至到一个情形,他感觉是被丢弃了-被人弃,也被神弃。他感觉他完全没有路了。

 然而,我们要知道,这些经历都是叫我们认识,当我们觉得主不管我们的时候,就是主管我们最多的时候。

 诗歌四百二十四第四节说,“黑云罩我最黑时,正是你最近我”。当你觉得主管你时,主不一定管你;譬如说,当你起来传福音,搞得场面热烈,很多人愿意信主,你觉得真好的时候,你不一定觉得主在那里,那时主不一定管你。但是,许多时候你觉得为难、受压、痛苦,你觉得似乎主真不管你了,那个时候你来祷告,你的心反而能对准主,反而能让耶稣基督的面显出来,叫你觉得主真是在那里,主真是管你。

 在你感觉被丢弃的时候,你的心若转向神,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就照到你的心里来,叫对神的荣耀的认识的光照,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在这个时候,活活的主从你的里面显出来了。这位活活的主出来,就是宝贝显出来,莫大的能力就显出来,叫你胜过一切的难处,叫你胜过一切的限制。

 这时,你这个人是属天的,你这个人是超越的,因为你摸着了你里面的那个宝贝,摸着了那莫大的能力。你里面有了一个看见-我不能凭着自己作什么。在这个时候,你就能说,“这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

经历被丢弃,是为着经历不被丢弃

 当你感觉你被丢弃的时候,正是主不丢弃你的时候。

 今天我们都活在一个属灵的升平时代,我们所受的照顾,所处的环境,都预备得很好,所以我们不大有“被丢弃”的经历。但是当你从里面学习对准主,你就会有许许多多被丢弃的经历。

 被丢弃感觉是开始于遭逼迫。遭逼迫是你这一个人遇到一个不合理的待遇;而逼迫来了,刚开始会带给你一个感觉,“主不要我了,主把我丢弃了,我这个人没有什么价值,我这个人没有什么用处”。

被丢弃之时也是最不被丢弃之时

 可是什么时候在你的里面有一个体认-我是一个被丢弃的人,这个时候,也就是主特别拣选你的时候,也就是主特别祝福你的时候。因为末了你会领会,到底什么是主,到底什么是主的带领,到底什么是主的保守。当你摸着并且经历了这一个,你就不一样了。

 我在这里作个见证。我高中毕业那一年,考取了军官外语学校的翻译官。录取后,我就欢欢喜喜的等着开学。结果左等右等,没有收到开学通知单;然后就被调去当兵了。原先这个军官外语学校的条件是说免除入伍训练的,没想到我还是被调入伍了。这时我就有一点被丢弃的感觉;因为事情的来临不大合理。

 那时,台北刚好有教会的特会聚会。弟兄姊妹就常写信给我,题到信息内容多好,聚会多好。我读了那些信,就更感觉被丢弃,就对主说,“主阿,你不爱我;你若真爱我,你不会把我从聚会中拉出来。我是个愿意聚会的人,我也不是没有考取学校,怎么我会到这个地方来?”那一段日子,我常常是收到信就哭。信写得愈好,我愈感觉被丢弃。

 后来,我回去处理一些事情,刚好遇见了一位弟兄。他说,“朱弟兄,太可惜了,你刚刚错过了那么丰富的信息,现在你又要错过李弟兄的训练了!”他这一讲,我里面又觉得被丢弃了。哪有人爱主,连主都不要他的?那时候我的感觉是,“主阿,我真是爱你,但是你不要我!”就在我觉得没有盼望的时候,里面有一个声音说,“我不阿们你的感觉,我要你。”但是我还是不肯接受主所说的话,我也无法领会那个意思。

 然后我又再回部队去。就在途中一个小站上碰见火车交换列车,我正坐在窗口边,唱着,“十字架的道路要牺牲,要将一切献给神,……”一边唱,一边自我安慰。突然从对面的车厢跳下好多人,喊着,“朱韬枢,你又去啦?”他们都穿着便服,返乡休假去了,只有我一个人穿着军服往部队走。

 那时我刚起来爱主不过一年,但主竟量给我这样的环境。别人入伍训练四个月,我竟然要搞八个月,而且换了两个地方;连想爱主都不能,想好好参加训练都不能。我很生气的对主说,“主阿,我不干了!”那时我只有一个感觉-被丢弃。

 今天我回头看这一切,这的确是主的安排。我反而常常感谢主,“主阿,为什么在开始那几年,你对我这么好?”我在军中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磨炼,然后再来和一班弟兄姊妹接触时,我就知道不一样了。他们都参加了特会,听了道,知道基督是一切,也会讲,也写信和我交通了许多;但是在主面前,在真正对基督的认识,对人的破碎和灵的出来,以及对基督主观的经历上,他们就跟不上了。

 求主赦免我说这句话。后来有弟兄亲口告诉我,“朱弟兄,我真希奇,你一、两年以前所经历的,我要到一、两年以后才能经历得到,你怎么跑得那么快?”这都是因着我曾经遭逼迫,好像被主摆在一边,好像被丢弃了一样。

 弟兄姊妹,今天你们不要那么短视-我被谁重看,我被谁撇在一边-这不能讨主的欢喜。你要告诉主,“主阿,我的心要单单的对准你。”

 希奇的是,在我再回部队的第二周,就接到免训命令。我欢欢喜喜的回来,就赶上了李弟兄的三个月训练。从早晨到晚上,每周六天,那真是学得多。我里面就领会,“主阿,我感谢你!你最会照着我们所需要的来带领我们。”我们的感觉是被丢弃了,但是主的感觉是,在你觉得被丢弃的时候,正是你最不被丢弃的时候。

第四阶段-打倒了,却不至死亡

 经历遭逼迫之后,就是经历被打倒。

 打倒是什么意思?打倒就是放弃;如同拳击者被打倒,爬不起来,放弃了。也就是我这个人再也没有天然的力劲,再也没有盼望和打算了。

不被打倒就满了己意

 青年人一爱主,很容易就满有力劲、满有盼望、满有打算、满有计划。不知怎么回事,他们不知不觉的,就把传道变成三百六十行之外再加的一行。传道一旦变成一门行业,雄心就来了:从前我干的那一行是如何,今天我来传道了,我更是如何。你可得注意,这些都证明我们没有被打倒。

 一个没有被打倒的人,他是活在他的盼望里,活在他的计划里,活在他的打算里。因着他有盼望、有计划、有打算,所以他就活在许多活动的里面。他从早到晚都是活动:一早起来就想,今天该如何?今天该找谁?该作什么?他这个人一开头就活在一个打算的里面,而这一个打算全都是己意。

 譬如说,常听见弟兄姊妹在这个训练里说累,说忙,说要搞两套生活-训练中是一套,回到各教会、各分家又是另外一套。这些都证明你们还是凭己意活在许多活动中,你们还没有被打倒,你们缺少对准神,也缺少因为对准神而有的安息。

 我们有一首诗歌说,“神阿!你名何等广大泱漭,我今投身其中心顶安然,有你够了无论日有多长,有你够了无论夜有多暗。”(诗歌497首)在这儿有一个人,因着他对准神,他就胜过外面一切上上下下、起起伏伏、悲欢离合的情形,他的心仍是顶安然。

被打倒才能脱离活动

 今天,主要来带领我们,叫我们经历被打倒,使我们这个人收敛,使我们这个人从所有活动里出来。主要带我们到一个地步,有一天叫我们这个人被打倒。祂先是叫你四面受敌,然后叫你心里作难,遭逼迫,最后就是被打倒。

 什么叫作打倒呢?就是这一个人经过许许多多的事,神在他身上作工再作工,到一个地步,他这个人的野心一再被暴露,他这个人的干才一再被暴露;最后,叫他这个人对一切的事都抱着不可能的态度:服事主,不可能了!我被打倒了,我放弃了,现在我只能躺在这儿,叫我再作什么都不可能了!

 年轻人在还没有让主在他身上作过什么工的时候,都觉得自己行;及至年纪愈大,主在他身上作愈多的时候,愈觉得别人行,自己不行。当一个人看别人都好,而自己太差、自己完全不行时,这就是一个人躺在那里,被打倒了。打倒了,就是放弃了;打倒了,就是死了、完了!

 我们起初服事主的时候,都是觉得自己什么都行、什么都能作。但是到了末了,却发现自己什么也不行,这个人被打倒了。

被打倒才能承认自己不行

 这一个“打倒了”,叫我们这一个人躺在那里。我们以往活动多,现在不再有活动了;以往计划多,现在不再有计划了;以往打算多、盼望多,现在也不再有打算、有盼望了。当“打倒了”来的时候,你不再有雄心了,你不再有壮志了,不再有盼望了,不再有所谓的“满腹经纶”了。

 这时你会对主说,“主阿,我是个没有用的人,我不可能被你用。我不会传福音,我不会照顾人,我也不会讲道,你为什么要用像我这样的人?我实在不合你用!”

被打倒却不至死亡

 奇妙的是,好像已经完了,却能流露生命。换句话说,“打倒了”是一个正常的经历:一面你在那儿说,都完了;一面你的生命却能够流露出来。但当你在那儿想不可能的时候,一个东西出来了-“却不至死亡”;你躺在那儿等死,却死不掉。

 这样的经历,末了叫我们这一个人有一个深的体会:就着我来说,我是一个什么都不能作的人;就着我里面来说,我里面却有一个宝贝,而这一个宝贝有莫大的能力,叫我能够来服事主。这个莫大的能力,叫我能来服事主,这就是“打倒了,却不至死亡”。

 也就是说,照说我这个人被打倒了,就死了,就没有了。但是虽然我被打倒了,在我实际的经历里,反而有生命从我的身上流露出来。

 这就是在我们跟随主的路上,当我们心向着主的时候,有主的面光在我们的里面显出来。

 求主赦免我给你们作这个见证。今天早晨我身体非常差,连默想圣经都觉得困难,脑子记不大清楚。但是现在我在这儿传讲信息时,却能从里面说出该说的话。一面我说不行了,一面却有东西能从我里面出来。这就证明打倒了,却不至死亡。

打倒了,神圣的生命就流出

 弟兄姊妹,你们一定要认识,我们服事主的路常常是在两种情形里:

 有一种情形是“自己”服事出来的;这一种完全是“我”,是因为“我”怎样的爱主,是“我”怎样的摆上去,是“我”怎样的劳苦,所以“我”的事奉就产生了一种果效。这个并不是保罗在这里所说的事奉。

 还有一种情形,是主借着“我的死”服事出来的;这是保罗在这里所说的事奉。一个真正的事奉,不是作出来的,乃是流露出来的。所以我这个人需要的不是如何去作,而是如何去死。我需要被带到死地,我需要有一个情形-打倒了,好让神圣的生命从我流出。

 你如果愿意作一个真正建造教会的人,你要知道,真正能供应教会、餧养教会、建造教会的,不是靠读经,不是靠追求,也不是靠多多认识道理;真正能建造教会的,乃是你这一个人的心百分之百的要神、对准这一位神,让神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

 这一个面就成为宝贝在瓦器里;这一个面就显出莫大的能力,叫你打倒了,却不至死亡,叫你能够建造教会。──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