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卅三篇 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

 

读经:

‘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这样看来,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林后四10~12)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四章七至九节,题起他如何因着有主的面,就经历了宝贝在瓦器里,经历了莫大的能力。在这个莫大能力的经历过程中,叫他这个人经历四面受敌,心里作难,遭逼迫,以至被打倒。

经历主面光的最终结果-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

 保罗在第十节接着说,‘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这段话成了保罗这个经历的最终结果;也就是说,当我们经历了这个宝贝、经历了这能力的时候,这段历程的最后是叫我们这个人被打倒,结果,我们这一个人就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杀死。

不死就不生

 打倒了,就是死了,就是放弃了。

 但是今天要打倒一个人是不容易的。我们这个人总是替自己找出路:这条路不通,就找另外一条;另外一条再不通,就找第三条。我们总是满了办法,不肯去死,不肯被打倒。

 我们的难处就是不肯死,不肯被打倒。譬如说。前面弟兄要你到一个地方去劳苦,你就到那个地方去,但是你就是不愿意搬家。一面你没有违背前面弟兄的意思,你到人中间去了;一面你还有自己的打算。这时,前面弟兄如果对你再有进一步的要求,就不服气了,就觉得委屈了,就觉得不合理了!有这些感觉,就证明你没有死,你还活得厉害;你若死了,就没有这些感觉了。

 有一个全时间服事主的弟兄,有一次李弟兄带领他比较严格一点,他就把自己关到房间,唱起“迫得太紧,迫得无处可逃生,迫到极点已非压迫所能及”这首诗歌来了(诗歌527)。当初写这首诗歌的人,是被迫到一个地步,感觉“神是我盼望,是我喜乐;是祂叫无变有,叫死人复活”;但是这个唱“迫到极点”的人,到后来却做了不合宜的事,并且溜到国外发财去了。

 我们在年幼的时候,若不好好学习生命的功课,将来的路就会走不好。今天我们取巧,将来就会没有路。我们要认识,真正的事奉乃是从“死”出来的结果;不死,就没有真正的事奉。我们也要认识,真正生命的供应,乃是从一班肯被打倒的人出来的;不肯被打倒,就不可能有真正生命的供应。

 人因着不肯死,所以满了感觉,满了办法,满了打算,满了意见。这些办法、打算、意见,就使他不能把耶稣的生显明出来。

被打倒了,却产生了耶稣的生

 保罗在这里说,当你真正来服事主的时候,你要经历宝贝在瓦器里的那个莫大的能力;当你来经历那个莫大能力的时候,你乃是把你这个人放到一个环境里去,经过四面受敌、心里作难、遭逼迫、被打倒了的历程。这个历程的末了,就叫你这个人不再耍手段,不再耍手腕,不再想办法,不再运用技巧,也不敢再盼望什么,你是完全的被交于死地了。这时,耶稣的生就在你身上显明出来了。

 怎么说呢?这就是说,当你被打倒之后,你是不再有盼望的,是不再有打算的,是不再有计划和要求的;然而当你这样完全被交于死地时,你却因着耶稣的生成了盼望最多的人,成了计划最多的人,成了要求最多的人。为什么?因为这时这些盼望、计划、要求,已经不是出于你的肉体的了,乃是在耶稣的生里产生的负担。这就是耶稣的生在你身上显明出来了。

 你们能不能领会这里的不一样?同样有盼望、有打算、有计划和要求;不同在于一个是人想出来的,一个是因着一个人不断的活在耶稣的生里,这个耶稣的生就带着他有一个非常积极的事奉生活。一个从耶稣的生而来的事奉主的生活,就没有压力、没有紧张;正如我们有一首诗歌说,“乃是柔软、安静、安息,脱离倾向与成见,让你能够自由定意,当你对我有指点”(诗歌304首)。这就是这里的经历。这样的经历的确宝贝。

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

 当保罗说,‘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就说出他的生活是一个死的生活,他的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

耶稣的死-因着要成全神的旨意;因着弃绝己

 耶稣的死有两个特点:第一,耶稣的死是以神的旨意作中心所产生的一个结果。第二,耶稣的死是弃绝自己所产生的一个结果。

 我们的主在地上的时候,如果祂对神的旨意不坚持,祂不会死;祂之所以会死,完全是因着祂坚持神的旨意。祂说得很清楚,祂说:‘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现在为我差遣十二营多天使来么?’(太二十六53);换句话说,谁也不能钉死祂,是祂自己甘心乐意、欢欢喜喜的去死的。为什么?因为祂知道,惟有借着死,才能成全神的旨意;要成全神的旨意,祂就必须死。

 此外,如果我们的主不弃绝祂的己,不让祂的己死,祂也不必死。祂的为人生活,说出祂是一个不活在己里面的人。

 首先,在祂十二岁的时候,有一次祂在殿里,祂父母来找祂,祂母亲说,‘看哪!你父亲和我伤心来找你’(路二48)。祂是先以神的旨意来回答祂母亲说,‘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么’(49);然后祂也弃绝了己,圣经说,‘祂就同他们下去,回到拿撒勒;并且顺从他们’(50)。一面,祂是这样的活在神的旨意里;一面,祂完全不活在己里面。

 我们这个人有个难处,我们外面不肯以神的旨意为念,里面也不肯否认己;我们外面说“是”,里面花样还是很多。我们就是不肯死。

 你看这位主,一面来说,祂对神的旨意非常坚持-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么?另外一面,祂顺从父母,而不活在己里面。

 然后,当祂出来尽职时,祂仍是一个不活在己里面的人。

 当祂尽职时,第一个试探就是谁为大;这个为大就是“己”。到底是祂大呢,还是施洗约翰大?在一个时代里,只能有一位大先知,而那个时候,每一个人都知道施洗约翰就是那个大先知。但是主也出来尽职了;主一来,主就比施洗约翰大多了,因为施洗约翰还不是在神的国里的,而主自己却是神国里的元首。

 在肉身里,主耶稣和施洗约翰是表兄弟。当约翰还在母腹里,他母亲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他就在母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对马利亚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哪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一41~44)。由此可知,约翰应该从小就知道主是比他大的。

 所以,当主耶稣到约翰那里去,要受他的浸,施洗约翰就告诉主,‘我当受你的浸,你反倒上我这里来么’(太三14)

 这时,主耶稣却很认真的回答说,‘你暂且许我,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礼’(太三15)。主在这里的意思是,我们必须如此,这是个礼。一个人要来服事主,要走这条路,他先得受浸。我既然来成为人,要来服事神,我这个人就必须走人所定的路,所以我也先得受浸。虽然我根本没有罪,我没有什么需要埋葬的,我也没有什么需要结束的,但是因着现在我是人,我是站在人的地位上,我就需要过这一个阶段。这个就是身上带着死。

 这是主开始尽职的第一个试探,就是放下这个“己”。

 我们的主不是一个看工作的人,祂是一个活在神面前、弃绝己的人。所以当施洗约翰为祂施浸时,祂就承认一件事-约翰比我大。所以祂就起来受约翰的浸。

 主耶稣去受浸了。在祂受浸的时候,祂把自己降卑了。然而,神却把祂高举了;圣经说,‘耶稣受了浸,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祂开了,祂就看见神的灵,彷佛鸽子降下,落在祂身上,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三16~17)

 施洗约翰没有料到主耶稣竟然这么荣耀。这叫约翰看见,主耶稣是比他大的。主耶稣比约翰大的这个事实,不是约翰作出来的,也不是耶稣作出来的,乃是神印证出来的。所以你们要注意,当你们来在一起时,不要比谁为大,有一天主自己要来印证谁为大。

一个不愿意死的人-施浸约翰

 当约翰为主作见证说,‘看哪!神的羔羊’时,他就应该知道这是他退去的时候了。另一面主也说,‘你暂且许我’。“暂且许我”的意思,就是暂时的,不是永远的。主说这话的意思是,在这个时候,你暂时为我施浸;等我从水里上来的时候,你要悔改,让我来为你施浸。你把我送进水里之时,就是你的结束:我出来尽职了,你就得退去;我的职事开始了,你的职事就得结束。

 但是约翰为主耶稣施完浸以后,只是指着主对别人说,‘看哪!神的羔羊’。他的两个门徒听见他的话就跟从了主耶稣(约一36~37),他自己却不肯悔改,也不肯到主那里去。

 就着他们的对话,应该出现一幅美丽的图画:约翰在为主耶稣施完浸之后,就立刻对主说:“主阿,我已经暂且许过你,为你施浸了。现在我要到你这里来,我要作第一个跟随你的门徒。”那么约翰就要变成主的一个大使徒了。但是约翰没有这样作。

 所以后来主就说了一句很痛心的话,‘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洗约翰的;然而天国里最小的,比他还大’(太十一11)。换句话说,我们都比施洗约翰还大,因为他失去了进天国的福分,而我们起码是天国里最小的。

 约翰之所以失去了在天国里的机会,是因为他不肯被打倒,不肯死。他似乎自认为比耶稣大-我已经吃过了蝗虫,吃过了野蜜,也穿过了骆驼毛的衣服,各种人都到我这里来受我的浸;而你,什么都还没有开始呢!所以我还有我的地位和工作。

 约翰的存在与主耶稣的尽职有了冲突,因为同时有两个从神来的先知,一个宣告新约时代的来临,一个却还在宣传悔改的道。这一个冲突就叫约翰下到监牢里去。

 约翰一下监,还是不愿意死;所以他便打发两个门徒去问主说,‘那将要来的是你么?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太十一2~3)。你看这个满了己、不肯死的人,后来堕落到什么地步去了?竟然不认主了!有时候我读到这里,就百感交集。

 约翰还在母腹里的时候,就因着主而欢喜跳动敬拜神;换句话说,他还在母腹里的时候,比这时还荣耀呢!现在他下到监里了,却说,‘那将要来的是你么?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你想想看,这是何等可怜的光景?

 至终,因着他坚持他的地位和工作,他的头就被砍掉了。

为着神的旨意弃绝己

 反观我们的主,祂是一个弃绝“己”的人:祂所有的生活、行动,完全以神的旨意为中心;祂完全没有自己的工作。在祂只有一件事,就是神的旨意。为着神的旨意,祂永远不让祂的“己”出来,祂把祂的“己”放到死地,甚至把祂的“己”处死。

 祂的“己”应该为大,但是祂反倒虚己;祂的“己”应该被显明,但是祂要隐藏。当祂一发现众人要祂作王的时候,祂就退去;当祂发现众人找祂,并不是因见了神迹,乃是因吃饼得饱时(约六26),祂就斥责他们。

 主耶稣的生活,是一个活在死里面的生活。祂的死只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为着神的旨意;第二个是为着弃绝祂的“己”,不让祂的“己”成为神旨意的难处。

借着死产生一个生命的见证──一个建造的教会

 我们的见证和基督教的见证不一样;基督教的见证乃是一个在劳苦里产生出来的“工作”的见证,我们的见证乃是一个借着“死”建造出来的“生命”的见证。

 建造教会和产生教会有什么不同?

 其实产生教会很简单,只要你拿出一年的时间,这一周到这个地方开几天特会,下一周到那个地方开几天特会,再下一周再到另一个地方传几天福音;我相信这就可以产生出许多教会来。

 但是,这不是主今天的路;主量给我们的是一个“建造”的路。换句话说,今天你需要好好的把负担放在你所在的地方教会,好好的借着死来建造教会。

 惟有如此,这个生命的见证才能显出来。

见证的路是无止境的,却是“小群”的

 那么,这个见证要到什么情形才算好呢?我愿意告诉你,这个见证的路是无止境的。当教会有一点往前时,需要就更多,需要就更大,是永远没有停止之时的。

 但是,我们的工作不会大,我们的工作是你只要在你的地方上劳苦再劳苦,叫圣徒们往前再往前。我们不走大的路,我们走的是“小群”的路;正如路加福音十二章二一十二节所说的,‘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

 为什么我们所走的路是“小群”的路?因为在我们中间所注意的并不是工作的果效,而是神的见证;我们中间所注意的并不是人数的问题,而是生命度量的问题。

借着死显明生

 一谈到为着神的旨意、为着神的见证,你就必须要注意你这一个人、你这个“己”必须要死。所以保罗才在这里题起,他的生活不仅是四面受敌、心里作难、遭逼迫、打倒了的生活,他的生活更是一个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的生活。

 保罗的生活如何是一个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的生活呢?他乃是在耶稣的死里来服事神,他乃是在耶稣的死里来经历生命;“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正是他生活的写照。他在这里表白:生怎么从我身上出来?乃是借着我的死出来的;因着我看见了神的旨意,我愿意和神的旨意有一个完全的配合,就叫我不断的弃绝己、将己置于死地。

 弟兄姊妹,你要认识,在你这一生的路上,无论你觉得荣耀也好,觉得喜乐也好,觉得满足也好,你这一生的路就是“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身上”的路。没有死,就没有生;没有死带在你身上,就没有生显明在你身上。这一个生的显明,不是借着讲道,不是借着劳苦,不是借着口才、知识,更不是借着聪明、智慧;这一个生的显明乃是借着你的“死”。当你的身上带着耶稣的死的时候,耶稣的生在你身上就显明出来了。

 为什么你为主说话没有力量?因为你没有死;为什么你的服事没有力量?因为你没有死。今天在教会生活里,若“活”的人太多,带着耶稣的死的人太少,耶稣的生就显不出来,教会因此也就变成一个萎缩的教会,一个受限制、软弱、没有能力的教会了!

 我自己知道一件事,如果我完全弃绝我的己,我的身上常常带着耶稣的死,耶稣的生就从我的身上显出来了。没有这个死,就没有生的显明。如果要耶稣的生在我身上显出来,我这个人必须是一个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的人。

不能被主用,是因不肯死

 你若是要作一个跟随主的人,你就要作一个死的人。你说你为着教会花费,你这个花费必须就是你的死;你说你为教会抛头颅、洒热血;你这抛头颅、洒热血也必须就是你的死。

 一个人不能为主用,乃是他不肯死。

 我们这个人,就是一个不肯死的人,总是在那里想花样;我们的生活,就是一个不愿意被打倒的生活,总是满了办法。我们不肯向自己死,我们总觉得自己还有一点路,还有一点办法,还能作一点事,还能有一点发展,还能叫人对自己有一点欣赏,还能在教会生活里有一种功用。在我们的观念里,永远是有出路的,知道怎么样作事情,知道怎么样在教会中显明。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不肯去死。难得有几个人能对主说:“主阿,我现在什么都不要,我所要的就是去死。”

 我们都是一些不肯死的人。许多时候事情来了,我们的打算就来了,我们的聪明就来了,我们的盼望就来了,我们的要求就来了;这些就成为我们生命显出的拦阻。有些弟兄姊妹很爱主,也很有心愿,但是总是叫人抓不住他,因为他每逢紧要关头就开溜了。“抓不住”就是不肯死。这样的人不可信托,至终,他在主手中就变得没有用了。

 还有一些弟兄姊妹,他们似乎是被抓住了,也不一定是肯死的。譬如说,我们绝不接受“参加训练的结果是要我死”的说法。我们总是想,参加训练以后,圣经就熟悉了,属灵认识就清楚了,装备就丰富了,发表就老练了,就能够在主手里有用了;这是我们所在的一个范围。我们所在的范围根本就不是“参加训练,我就死,当死在我身上发动的时候,耶稣的生就显出来了”,我们所注意的还是知识、方法,还是如何借着这样的训练有一种恩赐、功用上的成全。这就是我们不能被主用的原因。

“死”成了服事主之人身上的标记

 弟兄姊妹,我对你们的爱主不打问号,对你们的恩赐、能力、天分更是羡慕之至。我常常觉得主对你们真好,给你们有过人的聪明、才智、记忆、发表;而这些正是我所没有的。可是我还得这么说,无论你有了多少的恩赐、口才、知识、方法、技巧、真理,这些都不能建造教会。你们要有一个看见,我们中间的路是“死路”:无论是倪柝声弟兄、李常受弟兄、汪佩珍姊妹、李渊如姊妹,他们都是身上带着耶稣的死,才把教会建造起来。今天我们能在这里正正常常的长出来,是因为下面的土壤非常好;这个土壤就是我们前面弟兄姊妹们的死。

 今天我们要有一个认识,一个跟随主的人,乃是一个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的人。你总得记住,你的身上有一个记号,就是死的记号。你无论作什么,看见什么,遇见什么,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在什么样的需要里,你总得题醒自己一件事:我来服事主,我乃是在死的下面来供应生命,我这个人是在死的下面。不在于我多能作,不在于我多能计划,不在于我多能打算,乃在于我这个人身上有没有带着耶稣的死。若是在我的身上带着耶稣的死,耶稣的生就会显出来。若是在我的身上没有耶稣的死,那就不可能有耶稣的生。

 在国外作牧师的都讲究排场。我知道有一个团体,他们的每一个牧师都开“凯蒂莱特”的汽车,根据他们的说辞,因为主把天上和地上所有的福分都给了爱主的人。

 对于一个事奉主的人该不该有钱,我们暂且不管。但是我倒是愿意问一个问题,到底你开“凯蒂莱特”的时候,你是死的呢,还是活的?你是身上带着耶稣的死呢,还是身上带着美国的活?如果你身上所带的是耶稣的死,你开“朋驰”都可以。但是如果你身上所带的是天然的活,那你就该死。这不是外面的问题,乃是你这个人身上有没有一个忠心的标记的问题。

 一个真正服事主的人,一面来说,他因着看见了神的旨意,他整个的人就活在神的旨意里面;另外一面,因着他看见了神的旨意,他对己就没有同情,对己就没有抚爱、没有体谅,他是积极的和主站在一起,把己放到死地里去。这一个把己放到死地里去,就是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当我们肯这样死的时候,耶稣的生就显明在我们身上。

 为什么你四面受敌,而能不被困住?为什么你心里作难,能不至失望?为什么你遭逼迫,却不被丢弃?为什么你打倒了,还不至死亡?因为当这一切临到的时候,不过是叫你这个人身上带着耶稣的死;当耶稣的死被你持守的时候,耶稣的生就从你身上显出来。

 你若愿意作一个供应生命的人,你若愿意作一个生命丰盛的人,你若愿意作一个流露生命的人,你若愿意作一个彰显生命的人,那个诀窍只有一个,就是你这一个人必须学习作一个常在身上带着耶稣的死的人。

 如果没有耶稣的死,就不可能有耶稣的生;这个生的真正显出,乃是借着我们的死。弟兄姊妹,我们都需要有一个奉献,愿意为着神的永远旨意、为着神的国度,把自己完全奉献给神。而这个奉献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叫神的旨意成就。并且在这个过程里,我们要不断的弃绝己,不断的让己死,在我们身上常常带着耶稣的死,好叫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

 求神怜悯我们!──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