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卅四篇 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

 

读经:

‘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的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这样看来,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林后四10~12)

 一个跟随主的人,乃是一个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的人,好使耶稣的生显明在他身上。一个肯死的人,就是一个满了生的人;一个活在死里面的人,就是一个活在生命里的人。一个人在一切事上愿意拒绝己,愿意和自己过不去,愿意成为自己的难处,愿意击打自己,这样的人就是一个让神圣生命流露的人。

我们原是必死的

 哥林多后书四章十一节说:‘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这一节圣经说出,我们这些人都是“必死”的,我们是一个死了的人;今天我们能活着,乃是根据主,是主在祂复活的能力里叫我们活着。

人没有基督就是死的

 没有主,我们不会活着;所以我们这班信主的人,若是在我们的生活里没有基督,我们也就是死的。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境遇,基督若不在了,死就来了。就连我们作最属灵的事,或作最好的事,只要基督不在,死就来了。我们什么时候没有基督,什么时候没有基督的实际,什么时候死就在我们这里。

不死是因神的怜悯

 有的时候你为你的罪难过,其实你不必难过,因为实际上你比你所犯的罪坏多了,你还不知道你里面隐而未现的罪有多可怕,你也还不知道那个死是何等的一个死。今天若不是神的保守,这世上最凶恶的人所作的事我们也都会去作。今天我们没有死,那完全是因为神的怜悯。

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

在被交于死地中蒙神怜悯

 那么神的怜悯是怎么来的呢?神的怜悯乃是借着我们为耶稣被交于死地来的。一个跟随主的人,如果凡事顺利,凡事富足,在他身上就不容易有神的怜悯。

 我很摸着一位青年兄弟的一个见证。他在台北参加六周训练的时候,是在台北之外的一个小教会里配搭服事,需要在这两地往返。他说,每次主给他一点供给买票到台北,就没有钱买票回当地教会去;然后主在台北又给他一点供给,他买票回到那个教会,又没有钱回台北;他就是这样的经历主的预备。听了他这个见证,我里面就想,这位弟兄实在是一个蒙神怜悯的人。

 弟兄姊妹,这样的经历是从哪里来的?这是从神的怜悯里来的。当我们这些人处在艰苦的里面,处在为难的里面,当我们被交于死地的时候,人永远不知道那时我们倚靠主有多深,我们倚靠神有多绝对,我们倚靠神有多完全。

 中国人有一句话说,“饱暖思淫欲”,就是说,一个人饱暖了、顺畅了,就去犯罪了。每一个人里面都有罪这个东西。罪这个东西什么时候显出来呢?乃是在一个人一切平顺的时候显出来的。什么时候主样样都给了,我们样样都富足了,样样都好了,这样的饱暖在我们身上虽然不会有什么淫欲的事,但是这样的饱暖会叫我们不知不觉的离开神的面。

 这也不是说,我们基督徒就是天天就空着肚子仰望神。不,这乃是说,圣灵在这里有一个工作,什么时候你在死的里面,这个生就显出来了;而当你在生的里面时,这个活就出来了;然后,你这个活着的人,圣灵还要把你再交于死地。弟兄姊妹,你里面愈觉得为难,你这个人的冲击力就愈大;你这个人里面愈煎熬,你外面流露的生命就愈多。

 很可惜,今天在教会中年轻的一代,不大有机会经历艰苦、为难。我年轻时想要一本圣经,没有钱买,我就必须到主面前去祷告、去拚,祷告了一个月才得着一本圣经。这本圣经是由两个奉献包凑起来买成的。我在收到这两个奉献包以前,从没有收到过奉献包,在那以后两年,也没有再收到,你看奇妙不奇妙?这样的艰苦、为难,叫我经历了主是活的。

由死而生;由生而再被交于死地

 有位弟兄闹情绪。我很想告诉他说:“弟兄阿!现在死在你身上发动,将来生在你身上就能显明;生显明了,你就活过来了;你活过来了,就再被交于死地。”换句话说,再下去的死就比现在更厉害了;现在这个死,不过是微不足道的。若是再有死来,那就是更深的、更满有营养的死了;这一个死能叫神在那里说,“圣徒之死极为宝贵”(诗一一六15)

 我们愈在生活里愿意让神把我们交于死地,我们身上的生就愈多;然后我们什么时候活了,什么时候摸着了耶稣的生,什么时候就预备好再被交于死地。

 圣徒生活实在说来就是这样的一个生活:我们的心若一直向着主,我们就有神,有荣耀,有认识,有光照,有基督的面。这一个基督的面就是宝贝,这一个宝贝就是莫大的能力显在我们的身上,这一个能力就带我们经历四面受敌、心里作难、遭逼迫,最终就带我们被打倒了。但是我虽然是打倒了,却不至死亡。

 什么叫作不至死亡呢?乃是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的身上。换句话说,当我被打倒的时候,也就是我活过来的时候。一面来说,我被打倒了;另外一面来说,我活过来了。也就是说,这个打倒了,叫我放弃了,却不是就结束于放弃;而是当我对自己、对自己的盼望、对自己的打算、要求、前途,甚至事奉主的成就都放弃的时候,也就是我这个人不断的支取神的时候。我这一个人变得更积极,变得愿意更多活在主面前,变得在主面前更儆醒了,我就摸着了耶稣的生。

 然后我就预备再被交于死地。

被交于死地,是为建造教会

 当我们摸着了耶稣的生的时候,为什么还要再被交于死地呢?乃是为着建造教会。教会是怎么建造的呢?教会是在那些被交于死地的人身上建造的。

被交于死地是出于主的主权

 这个再被交于死地,就和前面的死不一样了。前面那一个死,是我们这一些人由于有了爱主的心所产生出来的一个经历,是出于我们自己的拣选;而后面这一个死,乃是出于主的主权。

 当我有了神,我就经历了基督的面,就经历了四面受敌、心里作难、遭逼迫、打倒了,然后生就在我身上显出来。生一出来,主就说,现在我要把你再交于死地。这一个被交于死地,就谈不上什么失望、什么遭逼迫;这一个被交于死地完全是不合理的,这一个死完全是出于主的主权。

被交于死地,是为着教会的建造

 我们开头爱主的时候,实在说没有什么十字架,不过是一点圣灵管治。圣灵来了,打打你,摸摸你,叫你不要看电影,不要犯罪。但是,等到你身上带着耶稣的死,耶稣的生也显明出来了,这一个耶稣的生显明出来,就叫你成为一个完全向神活着的人。

 然后,当你是一个向着神而活的人时,主就要不合理的把你交于死地。这一个交于死地不是因为你不好,不是因为你需要破碎,不是因为你需要软弱;这一个不合理的被交于死地,完完全全是为着教会的建造。

教会的“生”,是借着我们的“死”

 十二节说,‘这样,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换句话说,我若死了,你们就生了;我若死了,你们就活了。

 今天若是想要教会活,我们就必须死,我们死得愈透,教会就愈活。今天教会能不能被建造,不是在于我们的活,乃是在于我们的死;今天教会能不能成为一个荣耀的教会,不是在于我们的活,乃是在于我们的死。

 弟兄姊妹,我们很少有这样的领会-教会的生,乃是借着我们的死。保罗在这里结束的话说,‘这样看来,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林后四12),意思就是说,当我不断的在那里死的时候,你们就不断的在那里生;当我死到极处的时候,就是你们生到成熟的时候。

传基督,不传自己的秘诀-被交于死地

 我们这个人,总是对许多的事有意见,总是对许多的事有看法,总是对许多的事有盼望,总是对许多的事有打算,所以神必须来打倒我们。打倒了,却叫我们不至死亡,反叫我们身上带着耶稣的死,叫我们显出耶稣的生。这一个耶稣的“生”的显出,就叫我们成为一个活着的人;这一个活着就要叫我们为主再被交于死地。这就是保罗所说的‘这样看来,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这也就是保罗所说的传基督,不是传自己。

惟有死才能尽功用

 你怎么传基督?传基督和你的口毫无关系,却和你的死大有关系。传基督的诀窍就在于你的死。一个会死的人,就是一个会传基督的人。

 有一个姊妹很聪明,却不肯死,就从原来她所在的聚会地方搬到另一个聚会地方。当然她这一搬家,主还是能用她,她还是能在新地方尽功用;就好像约拿进入大鱼肚腹里,被吐出来之后,主仍然能用他一样。但是我愿意告诉你,这位姊妹若是肯死,她在主手中的功用就要大得多了。

 这里我们得学习,那里让我们死得最厉害,我们就要留在那里。若是有人问你:“为什么你不去另外一个地方?”你要说:“我还不能走,等我死透了,发臭了,我才走。”因为只有当死在我们身上发动的时候,生才能在别人身上发动。我们总得认识,我们的活是为着死,我们的死最终还是为着死。你要知道,主若带我们实际走路,就是带我们去死。

惟有死才能为主说话

 就连弟兄们在教会中为主说话,也要死。

 我们一定要学,如果我这个人没有死,我就不要讲,不然我就要像巴兰的驴子说话一样了。今天我在教会中为主说话,不是我讲出来的,乃是我死出来的。要怎么死呢?凡是我的意见、打算、盼望、要求、看法、拣选等这一切,我都得把它放到死地去;我只要基督,我只愿意拣选基督。我有没有功用,我不管;弟兄们欣不欣赏我,我不管;将来我在教会中有没有前途,我不管;这些我都不管,我只要死。

惟有死才能建造教会

 我们这些服事主的人,不知道别的,只知道死。这一个死不是外面的死,乃是被交于死地的死,当我被交于死地的时候,能力就出来了;当我死的时候,能力就要从我身上出去。我死了,教会就生了,这就是建造教会的路。

 建造教会不是靠知识,不是靠话语,不是靠好听的道。建造教会乃是靠一班肯在教会中死的人;这一班人乃是被打倒的人,他们不管有没有盼望,不管明天如何,他们只愿意向主负责,只愿意作一个活着而被交于死地,让死在他们身上发动的人。

 弟兄姊妹,教会今天不够往前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不肯去死,死在我们身上没有什么发动。以各地教会为例,若是摆上的人多,奉献的人也多,爱主的人也多,但是肯去死的人不多;若是大家还是拣选多、打算多、盼望多、要求多;这就是教会中缺少“死”的发动。教会中一缺少“死”的发动,教会中就缺少“生”的情形。

 我们需要看见,如果今天每一个人都愿意让死在身上发动,我绝对相信教会就要改变了。死若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就要在别人身上发动,教会就得着建造了。──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