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卅七篇 经历一切,为变化

 

 读经:

‘所以我们不丧胆,外面的人虽然毁坏(无能),里面的人却正在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林后四16~18,依和合版另译)

神一切的作为,都是为着叫我们变化

 一个凭信心、不凭眼见的人,无论什么事情临到他,他知道这都是为着一个目的,就是叫他这个人有变化。

 为什么主要我们四面受敌?是要我们变化;为什么主要我们有一些难处 ─ 心里作难、遭逼迫、打倒了?是要我们变化;为什么我们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是要我们变化;为什么主要把我们交于死地、让死在我们身上发动?还是要我们变化。

 对我们来说,我们经历了许多的人事物,很容易落在好坏、对错里,落在刚强、软弱里,甚至落在事工的成败里面。但是对我们的主来说,这一切都不过是影子,为要把我们引到变化的里面。

 有时候主带我们经历极大的愁苦,好叫我们变化;有时候主保守我们绝对圣洁,好叫我们变化;甚至有时候主把手松一松,许可我们跌倒再跌倒,失败再失败,也是叫我们这个人有变化。对主来说,祂只有一个负担,就是我们这些爱主、跟随主、事奉主的人,必须是一个变化到生命成熟的人。

 如果我们从里面认识,我们在地上过的是一个信心的生活,这一个信心的生活就是一个变化的生活,而我们过信心生活的过程就是一个生命变化的过程;那我们就能认识,我们每一天的生活都该是一个基督加多、生命变化的生活。如果我们只经历十字架的苦难,只经历死,只经历刚强或软弱、得胜或失败,而没有经历变化,我们就失去了神带领我们的本意。

 为什么今天在教会生活里,有这么多的是是非非,有这么多的闲言闲语,有这么多的难处?原因是很少有弟兄姊妹真正清楚的认识神的心意,知道神在我们身上所作的一切,在我们身上所有的一切带领,在教会中所有的一切工作,都是为叫我们这个人能够变化。

 保罗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罗八28)这个益处就是要变化我们,好模成神儿子的模样。对我们来说,我们有得胜、失败、刚强、软弱,有好日子、坏日子;对神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好日子、坏日子、喜乐的日子、悲伤的日子、刚强的日子、软弱的日子。神许可一切的事发生在我们身上,只为了一个目的,就是要叫我们这个人成为一个有变化的人。

没有变化的人是教会的难处

 今天在教会中,许多人爱主十年、二十年,愿意把自己交给主,并且好好的活在教会生活里。但是无论十年的也好,二十年的也好,你看见他们,一面你里面为着他们爱主的情形欢喜,一面你里面有一种忧伤。你忧伤,不是因为他们不爱主,而是你里头有一个疑问:“这十年、二十年来,你们在这里爱主,但是为什么十年以前我见到你们,你们是这样,十年以后我再见到你们,你们还是这样?”

 弟兄姊妹,如果你这个人只是活在属灵的事物里,或只是活在属灵的“死”里──你可以见证你是如何四面受敌、心里作难,如何遭逼迫,如何被打倒,如何被交于死地──甚至你也可以见证在你身上如何有耶稣的生。但是死没有摸着你,生也没有摸着你,你仍然没有被变化,你还是一个完整的你。这样没有变化的你,很可能就是教会的难处。

 教会不怕无心人,教会只怕没有变化的有心人。假使在一个地方的教会,有两万弟兄姊妹,有一万七千是不聚会的,我们不怕;有三千是常聚会的,我们也不怕,因为教会的难处不会出在这些人身上。

 但是,教会的难处可能要出在有心参加训练、有心服事主的弟兄姊妹们身上。将来破坏教会,让教会不能往前的,不会是别人,而会是这些有心的人。如果你一听这话就说,“那我不必服事了,我只要参加聚会就好了”,那你就太消极了。你要积极的起来说:“不错,教会将来的难处可能都在我们的身上,但是我要被变化。”

 如果你这个人总是活在是非对错里面,活在事工劳苦里面,你是那样样的完整、固执、坚持,而不肯让这位神借着一切的人事物来摸你这个人,这样经过十年、二十年之后,你可能是教会中了不起的人物,但是,限制教会、拦阻教会、破坏教会、让教会不能往前、让教会不能长大的,很可能也就是你这个人。

有变化的人,才是教会的祝福

 神没有意思把我们交于死地,仅仅是为着叫我们死;神没有意思带我们经历苦难,仅仅是为着叫我们受苦。你如果来问神说:“神哪!你吩咐光照出来,你要使我的心对准你,你要把我带到四面受敌、心里作难、遭逼迫、打倒了、身上带着耶稣的死、再被交于死地、再让你来发动,这一切的经历到底是为着什么?”神就要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为着叫你有变化。因为只有当你变化了,你这个人才能成为教会的祝福;若是你这个人没有变化,你就不可能是教会的祝福。”

 祝福教会不是口才、知识、心愿、生活方式、天才智慧的问题;祝福教会完全是个变化的问题。一个没有口才的人,如果让主变化他、再变化他,他这个人就能让死在他的身上发动,然后生就在教会里发动,死在他的身上显出来,教会就得着了生命的供应。一个人虽然没有口才,但他若是一个让主在他身上变化的人,他就是教会的祝福。

经历一切,为变化

 我们要蒙神的怜悯,一定要记住,我们这一生就是变化的一生,我们必须是一个在主面前有变化的人。

经历圣灵的工作而有变化

 我们可以把自己比作一包水泥;主所有的工作和圣灵的工作,就好像水和沙一样,水和沙调到水泥里,或者是叫水泥成形,或者就叫水泥被破坏,变硬了。

 如果我们这个人一天过一天,一年过一年,不断的爱主、跟随主,结果我们没有变化,就会有另外一个结果──每一件事情的临到都叫你变得更刚硬,就像一包水泥变硬了。

 你若是一个青年人,就好像是一包简简单单、干干净净的水泥;今天你在教会生活里,就是不断的加水,不断的加沙。水和沙都是从主那里来的,都是圣灵的工作,它们要加到你这水泥里面来。

 这样的加,或者叫你成为一个有用的材料,来建造祂的居所;或者把你制作成一个器皿──你把水泥模成什么样子,干了以后,它就变成什么样子──若是在这个过程里,你有沙也有水,但是你没有被用在房屋的建造上,也没有成为一个器皿,到末了你就变成一块大石头。这样的水泥石头,无论放在那儿都不合式;放在会所的中间,会压死人,放在会所的旁边,会绊人的脚。这样的你摆在那里都不合式。为什么不合式?因为圣灵的工作没有叫你得着变化,反而叫你变得刚硬了。

 有的人愈被圣灵击打,愈被圣灵带领,他就愈柔软;有的人愈被圣灵击打,愈被圣灵带领,他就愈刚硬。有的人圣灵在他身上有一点带领,他在教会中就非常的有用;有的人圣灵在他身上有一点带领,他这个人却变成一个刚硬的人,变成一个骄傲、刚愎自用的人。

 一个刚硬的人,在教会中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成为教会的难处。

 今天我们的爱主没有问题,我们的奉献没有问题,我们的跟随没有问题,我们的摆上没有问题;今天如果有任何的问题,叫我们成为教会的难处,就是因为我们这个人坚持,不肯变化,不肯活在信心的灵里,不肯活在信心的原则里。我们是一直凭着眼见,我们是一直看自己能不能为主说话,能不能作工,能不能讲道,有没有地位,有没有路,别人对自己如何。我们这个人完全不愿让神借着一切的事把我们带到死里去,好叫我们这个人有生命的变化。

 弟兄姊妹,我们今天一定要从里面有一个开启,有一个认识,圣灵的工作是为着叫我们变化。所以我们要告诉主说:“主阿,谢谢你!我不仅得救了,我也蒙召了;我不仅蒙召了,我也爱你了;今天因着我爱你,我拣选了这条死路。我不怕四面受敌,我不怕心里作难,我不怕遭逼迫,我不怕打倒了,我也不怕带着死、被交于死地、让死在我身上发动。这一切都可以发生在我身上,但是我有一个请求,主阿,当这一切事情临到我的时候,你必须叫我变化。我不能变硬了,到后来我在你手里是没有用的。你要在我身上作,你愈作,我愈柔软;你愈作,我愈舍己;你愈作,我愈成为教会的祝福。”

变化是凭着信,不凭眼见

 这一个生命变化的实际,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信心。我们的信心是什么?我们的信心不是在理论里相信主必作成,我们的信心也不是一个抽象的东西;我们所说的信心,乃是未见之事的确据。也就是说,我今天活在信心里,不是活在眼见里。

 就着眼见来说,什么都不好;就着眼见来说,什么都不叫我得鼓励;好像一件事接着一件事,一个经历接着一个经历,在在都满了死,满了“此路不通”的情形。但是我里面却摸着一个东西──在我里面起了生命的变化。我愈跟随主,我愈变化:本来我是骄傲的,因着跟随主,因着圣灵的工作,我柔软下来了;本来我是固执的,因着圣灵的工作,我柔软下来了;本来我这个人,是活在我这个己、这个天然的个性里面的,现在因着圣灵的工作,我懂得如何活在灵中。这就是信心的果子,信心的果子是从这里出来的。

 我们这些人不断的、绝对的把自己奉献给主;因着我们这样绝对的把自己奉献给主,就能让主使许许多多的事情临到我们身上。似乎每一件事情来的时候,都是绝境,但是我们这个人的里面却起了变化,这个变化叫我们和神一致,这个变化叫我们这个人成为一个满了神的人。这就是保罗所说,我的生活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

变化是里面的人一天新似一天

 在十六节,保罗说:‘所以我们不丧胆,外面的人虽然毁坏,里面的人却正在一天新似一天。’一般人看见外面的人在毁坏,里面就着急,就丧胆了;尤其是年长的人。年轻人觉得一年很长,年纪大的人却觉得一年很短;就像我,现在我一拿到新的月历,就已经看到十二月了,好像一年马上就要过去一样。现在我常对主说:“主阿,我已经活到这个年纪了,怎么还没有用?”我里面一直有这样的着急。

 我以前说:“主阿,大概我四十岁就可以开始服事弟兄们了。”后来到了四十岁,我又说:“主阿,到了五十岁,我大概就可以开始学习来服事弟兄们了。”现在我就想:“恐怕到六、七十岁还不行!”想想自己的学习,想想自己的认识,里面就常着急的说,“主阿,我这个人怎么这样阿?”人愈活在己里,就愈丧胆。

 我们这个外面的人是在毁坏之中,我们里面的人却是一天新似一天。毁坏最好翻作“无能”;换句话说,外面的人愈过愈无能,但是里面的人却一天天的正在更新。

 青年人刚刚起来爱主的时候,外面的人很有能,里面的人却无能。但是你愈服事主,你愈到死里去,你外面的人就愈无能;外面的人虽然无能,里面的人却是正在一天比一天更新(或一天新似一天)。阿利路亚!当我无能,主就来了;当我被带到死地,主就来了;这一个经历,就是外面的人虽然毁坏,里面的人却一天新似一天。

为着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

 保罗说:‘外面的人虽然毁坏,里面的人却正在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16~17)在你经历人生的过程里,不错,你是满了苦楚,但是保罗给这些苦楚下了一个结语──“至暂至轻的苦楚”。我们以前读四章八至十一节这一段话──四面受敌、心里作难、遭逼迫、打倒了,身上带着死,被交于死地,然后死还要来发动──我们觉得这一路下来实在太严重了。但是保罗却把这个叫作“至暂至轻的苦楚”。这实在很难懂阿!

 这哪里是至暂至轻呢?看看保罗这一生的劳苦,他经历了四章八至十一节的各样忧患,又经历了从教会来的各种为难,甚至为了供给“我和我的同工们的需要”,亲手织帐棚,而受双手被染料侵蚀之痛。对这样一个痛苦的生活,他竟然下了一个结语,“至暂至轻的苦楚”;换句话说,这个苦楚不能再短,也不能再轻了,再短、再轻就不叫苦了。如果还能够勉强叫作“苦”的话,这一个就叫作至暂至轻的苦楚。

变化愈多,荣耀愈多

 为什么他这么说呢?因为这是一个对比;他说,这个苦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你以为这是苦、是受敌、是打倒,但是你要知道,当你在四面受敌、被打倒、被交于死地的时候,荣耀就来了。你以为主把你当作邮包寄到死地去吗?你知不知道,主也寄给你一个邮包叫作“荣耀”?当你被当作邮包寄到死地去的时候,也就是主把荣耀加给你的时候。你愈被误会,荣耀愈多;你愈受苦难,荣耀愈多;你愈经历死在你身上发动,荣耀愈多──因为当你经过这一切事情的时候,变化就来了。

 弟兄姊妹,你可得注意,你不要在脑子里打算,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决定这样,决定那样。你这么一定规,荣耀就不能成就。每一次死来了,死显明了,你被交于死地了,或者死来发动了,你都不要那么快的定意,那么快的作决定,这样作会把荣耀都赶跑了!

 为什么死来呢?因为荣耀要来;荣耀没有别的路可以来,只有借着“死”才能来。一个不死的人,是一个没有荣耀的人。许多人都在服事主;有的人服事主有荣耀,有的人服事主没有荣耀。有荣耀的服事主,不是天生的。当一个人服事主的时候,如果他的事奉有荣耀,那就是因为他在以往常常接受至暂至轻的苦楚。

 中国有句话说,“死而后已”,这里主要说,“不!不能死而后已,死不过是一个过程而已”。虽然就着外面,主把你带到死地,但是每一次主把你带到死地,都不是叫你死而已。你以为某弟兄和你过不去,是那位弟兄对你为难,是那位弟兄对不起你,不,这些都是表面的。保罗说这不过是一个至暂至轻的苦楚而已,算不了什么!然而,这些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你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

要顾念所不见的──变化

 十八节接着说:‘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我们这个人的难处就是喜欢顾念所见的;譬如说,我们总是想,“我能不能有机会讲道?我能不能被显明?我能不能成为带领人?我的工作有什么果效?我的劳苦有什么结果”,但是保罗告诉我们不要顾念所见的。

 又譬如说,传福音时,来了一百五十个人,你就兴奋不已,来了十个人,你就灵里下沉,这也是顾念所见的。我请问你,到底来了一百五十多个人,是加基督呢,还是加兴奋?如果来了一百五十个人,就叫你乐昏了头,你这一顾念了所见的,“所不见的”就不见了。你不要顾念所见的,要顾念所不见的。

 什么是所不见的呢?“变化”是所不见的。没有人看得见变化,但是到末了,它还是看得见的。所以到第五章末了,保罗就说出一个在变化里的人,他是如何劳苦、如何为着教会。

 信心的生活是非常劳苦的,但是在过程里是看不见的。看得见的是上次福音聚会来了七十多个人,这次只来了三十多个人。看不见的是,七十多人来了,为要叫我变化;三十多人来了,也是为着叫我变化。弟兄们欢迎我,为的是要叫我变化;弟兄们拒绝我,还是为着叫我变化。弟兄们都起来说,“唉呀!你真是个小耶稣呀”,是为着叫我变化;弟兄们都起来说,“唉呀!你真是个小魔鬼阿”,还是为着叫我变化。当主把祂一切的丰富给我,是为着叫我变化;当主叫我处在非常的贫穷里,也照样是为着叫我变化。主不是一个要人受苦的主,主乃是一个要人借着一切的苦难得着变化的主。

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才是永远的

 弟兄姊妹,我们要有一个认识,主所要的乃是变化。你不要再去搞是非、对错,不要再去说长道短,乃要一直向主说:“主阿,求你怜悯我,但愿借着所有一切临到的事,我这一个人能够不断的有变化!”这个变化就是主所要的,这个变化就是香气的终结。

 馨香之气的长出,开始于“灵对比于字句”,然后是“职事对比于工作”,再进一步是“基督对比于自己”,到末了,就是“信心对比于眼见”。一个真正的馨香之气,是一步一步长上来的,长到末了,这个人活在信心的里面。一个在信心里的人,他不是凭眼见,他不是看环境,他乃是学习在灵里向主负责。这就是保罗在这里所说的,‘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若是你到我家里来,我给你喝咖啡,咖啡里面有糖,是你所见的;你喝下去了,你觉得很甜,这是暂时的,喝过了就没有了。若是你到我家里来,我给你喝咖啡,没有糖,苦得很,但是这个苦却能够把你带到主的面前去,能够叫你亲近主、联于主、得着主。这时,你就要舍甜咖啡,而取苦咖啡。你喝了有糖的咖啡觉得甜,不过是暂时的,不能存到永远;但是你喝了没有糖的咖啡,叫你联于主,使你得变化,那个却是永远的。

变化是存到永远的

 所有的变化都是永远的,你在主面前所走的每一步路,你在生命里所经历的每一次的变化,都是存到永远的。所以我们要宝贝这个,能告诉主说:“主阿,每一次的变化都是永远的;所以我欢迎弟兄的白眼,我欢迎失去机会,我欢迎误会,我欢迎被藐视、被批评,因为这一切的事,不是为着叫我受苦,乃是要把我带到你的面前,叫我被变化。”

 如果这一切的事,仅仅叫你受苦,而没有把你带到主面前去,你没有变化,反而变成一块水泥石头,那就麻烦了,将来你就要成为教会的拦阻了。但是如果这一切的事,都叫你到主的面前,联于主、享受主、经历主,让主来变化你这个人,你里面就要觉得何等的喜乐。因为每一次的变化,都是存到永远的。

 你现在再来读这些经节,‘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你就摸着一个甜美、荣耀的感觉。阿利路亚!第四章有那么多的苦,到后来被保罗一笔勾销,他说:“这叫作至暂至轻的苦楚,目的是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所以我们不要顾念所见的,要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愿主怜悯我们!── 朱韬枢《馨香之气》

 

第卅八篇(暂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