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卅九篇 天上的房屋建造──死亡被生命吞灭

 

 读经:

‘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神所建造,不是人手所作,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我们在这帐棚里呻吟,深想穿上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倘若穿上,就不至于被发现是赤身的了。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满了重担,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林后五1~4,依和合版另译)

拆毁了,才能建造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里所给我们看见、体会的,完全是经历里的事。他说到他的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他若是凭着眼见,是有许多的愁苦──第一是环境的(8~9,四8~12),第二是教会的(十一28~29),第三就是他自己(1~4)

 今天在我们的感觉里,只要跟随主,生活就满了得胜;只要跟随主,前面就满了盼望。但是,当我们往前走一走,就要发觉,环境不如我们所想象的,教会也不如我们所期望的,我们这个人更是叫我们为难的。

 在我们年幼的时候,对自己都有一个很高的盼望,总想有一天主怎样用我们,有一天我们多属灵,有一天主在我们身上多有工作,有一天我们将有怎样的变化。慢慢的,我们就体会了,我们这个人无论经历了主多少的工作,我们永远不过是地上的帐棚;而这个帐棚正在被拆毁。

 这个拆毁是自然的;也许是经过许多的环境,就叫我们被拆毁了;也许是经历教会的弃绝,就叫我们被拆毁了;即使没有外面环境的为难,没有教会的弃绝,我们这个人也总是活在被拆毁的里面。就着世人来说,人是愈长愈大;就着实际来说,人是一天比一天更接近拆毁。我们这一个人,每一天总是比前面一天差一点,每一年总是比前面一年差一点。

 以往常常跑远路,连夜跑,顾不得吃,顾不得睡,去看望圣徒,去参加聚会,一点问题都没有。以前无论多劳苦,睡一觉就恢复了,现在再这么跑,再这么劳苦,就需要较长的时间体力才恢复得过来。我就发觉这个身体一天天的正在被拆毁。有一天,这个帐棚就要完全被拆毁。

 感谢主!我的被拆毁,就是神的建造。当我被拆毁的时候,神就建造天上永存的房屋。

借着呻吟活在神面前

 哥林多前书五章四节说:‘我们在这帐棚里呻吟,满了重担。’(原文)“满了重担”,就着积极一面来说,是对主的再来满了负担,急切的盼望主来;主若来了,这必朽坏的就改变了;主若来了,所有这些软弱、失败就过去了;主若来了,所有这些平淡、狂傲就过去了。就着消极一面来说,是对自己满了重担,满了压力,觉得生活真是受压,觉得跟随主的路真是受压,觉得这一个人乃是活在重担里面。这个重担不是教会生活的重担,不是环境为难的重担,这一个重担乃是认识自己是谁而产生的重担。

 所以对于一个认识神的人,你若问他,“你计划如何”,他会告诉你,“我不计划”;你若问他,“你想如何”,他会告诉你,“我不敢想”。为什么他不敢计划、不敢想?因为他这一个人乃是活在重担的里面。就着主的再来,他是满了负担;就着他这个人,他是满了重担。

 根据我们的想象,基督徒的生活应该是得胜的、光明的、荣耀的、洁净的,是彼此相爱、彼此供应的。但是保罗说,当我真正来看我的生活的时候,我就领会,在我的身上并不是这样。许多时候,在我身上的那个压力,那个生活的重担,那些叫我觉得为难的,都是来自于我这个人。

 弟兄姊妹,当你刚刚起来爱主、走主道路的时候,你很难领会这些东西。为什么呢?因为你只记得你的得胜,你很难得看见你给主的限制。你能作见证说,“我以前爱打牌,感谢主,现在不打牌了。我以前爱跳舞,感谢主,现在不跳了。”这些都是生活中的表面的、肤浅的得胜。

 慢慢的,你起来再往前跟随主,你就懂了,虽然现在你不看电影,但是看电影的欲望并没有脱落。虽然现在你不打麻将,但是打麻将的那个瘾并没有脱落。虽然现在你不跳舞了,但是跳舞的那个邪荡并没有脱落。在我们身上的那个欲望,那个瘾,那些堕落的情形,还是在我们的肉身里,它不过是暂时失业罢了。只要我们给它有机会,它还是会发动的。

 你有了这样的认识,你来跟随主,你就不再会注意工作的好坏,环境的艰难或容易。在你的里面有一个深切的认识,“主阿,原来我在跟随你的路上,最大的难处不是别的,而是我这个人哪!主阿,我需要更多来仰望你,来接触你!因为离开你,我什么也不是!”

 然后,我们再来看一看我们在地上的生活,爱发脾气的照样发脾气,搞手腕的照样搞手腕,爱讲道的照样爱讲道,爱世界的照样爱世界,随己意作事的照样随己意作事。这些光景,都叫我们不得不在神面前呻吟、满了重担。

 你到底是不是一个活在主面前的人,就问在你身上的呻吟有多少,在你身上的重担有多少,在你身上的负担有多少。你千万不要以为一个人是不是活在神面前,是根据于他祷告有多少,读经有多少,读经享受有多少,读经有多明亮,或是他多喜乐。不,有了这一些还不一定是真正活在神面前。

 一个真正活在神面前的人,他乃是不断的联于神,从他里面产生光,产生出生命的感觉。这一个光,这一个生命的感觉,就叫他对罪满了感觉,对世界满了感觉,对于他那些胜不过的软弱满了感觉,对于他性格上的松懈、固执满了感觉,叫他对日常生活中不够严谨的情形满了感觉。因着他是这样,他这个人就成为一个呻吟的人,成为一个满了重担、满了负担的人。

因着呻吟而有信心生活的实际

 在帐棚里呻吟,满了重担,这是一个正常的信心的生活。

 弟兄姊妹,你是否感到希奇?信心的生活,竟是这样的生活!我们所感觉的信心生活,是另外一个东西。但保罗说,你要得着信心生活的实际,在你的生活里就必须是满了呻吟与重担。

 譬如说,有时我对某些弟兄的情形起了激烈的反应,受不了了,甚至要发脾气了,里面就有一个声音说,“这与你何干?你又高明到哪儿了?”我就在里面呻吟:“哦,主阿,我爱你这么多年,你看我这个破烂样子!你看我这个不讨你喜悦的样子!哦,主阿,主阿,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懂你的心?主阿,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和你同工?主阿,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让你自由?主阿,看看今天这个情形,我真是不象样阿!”

 有时我是因着主在地上的经营,在我的里面有一种的切望和焦迫,从我里面也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呻吟:“主阿,你在教会中,什么时候才能得着一批不顾一切为着你的人?主阿,什么时候你才能得着更多的弟兄姊妹,他们什么都不要,只要基督和教会?主阿,什么时候当试探或试炼临到弟兄姊妹,他们都还能在你面前站得好、站得稳?主阿,到什么时候才有这个情形?主阿,怎么办?”我常常这样的在这个帐棚里呻吟。

 这样的呻吟就叫我活在信心里而不凭眼见。

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

 第四节保罗接着说:‘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

 一面来说,这个帐棚是粗陋的,没有什么价值的,甚至可以说是坏透了的。另一面来说,我们却不能没有它。不错!这个帐棚可鄙,有罪的元素,有世界的搀杂,有性格的软弱,还有生活的松散,并许许多多的事,但是没有它,我们这个人没有地方住。

 当我们题到我们这个人时,不是指我们的身子,我们这个人乃是我们的魂生命。因着有这帐棚,今天我们这个人才有可住的地方。所以保罗说,“我并非愿意脱下这个,我知道有一个更好的,我乃是愿意穿上那个更好的。因为我知道,若是我穿上那一个,这个必死的就要被生命吞灭了。”这里保罗说到那个信心,他相信死亡必被生命吞灭了。

 这里并不是说我被改变到一个地步,在我身上就没有死,没有罪,没有世界,没有肉体,没有天然,没有己。不,今天在我的身上是满了死亡的情形;但是我里面知道,在这变化的过程里,主正在那里建造一个天上永存的房屋,等我穿上的时候,我要起来大声的宣告说:“这必死的要被生命吞灭了。”我们必须好好注意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在我们一生中,总不会离开我们。我们相信有一天,这必死的,至终要被生命吞灭。

 有一天主再来的时候,我们都要脱下这个帐棚,我们都要穿上那个房屋,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到那个时候,我们都要起来欢呼赞美,都要起来宣告说:“这个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这个犯罪的,爱世界的,不干净的,满了己的,满了肉体,满了松懒的,常常拦阻神的,常常限制神的,这个必死的已经被生命吞灭了!”保罗能见证:“我今天虽然在这里呻吟,在这里叹息,满了重担,也满了负担,但我能告诉你们,我并不是愿意丢下这个。虽然这个帐棚有这么多的软弱,这么破旧,这么简陋,但我还是宝贝它,因为这是主所给的;因着这个是主所给的,我就宝贝它。我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更愿意穿上那个!”

 若是我们穿上那个,林前十五章五十二至五十四节的话,就要成为我们的经历。那里说:‘眨眼之间,……这必朽坏的,总要穿上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穿上不死的。’(另译)我一穿上那个,我就丢下这个,因为我再也不需要这个了。到那个时候,我要起来见证,我要起来宣告说:“阿利路亚!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

 生命来了,死就不见了,再也没有死了,想找也找不到了,已经被生命吞吃了。到那一天,我再想发发脾气,没有脾气了;到那一天我再想犯犯罪,无处可犯了;到那一天,这一切都被吞灭了。所有的限制,所有的捆绑,所有的打击,所有的拦阻,所有叫我今天不能和神完全合起来的,到那一天都要被吞吃。这必死的,就被生命吞灭了!阿利路亚!──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