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十篇 神赐那灵作质

 

 读经:

‘为此把这件事作在我们身上的就是神,祂赐给我们那灵作质。’(林后五5另译)

‘ 因为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审判台前显露出来,叫各人借着他的身体,按着他所实行的,或善或恶受报。’(林后五10另译)

生命吞灭死亡的豫尝──那灵作质

 哥林多后书五章五节说:‘为此把这件事作在我们身上的就是神,祂又赐给我们那灵作质。’(另译)虽然一直到今天,在我们身上还有罪、世界、脾气、不单纯的存心等那些叫我们羞耻、叫我们软弱的情形,但是,主为了见证祂所给我们的这个生命有多刚强、有多丰富,这一个生命如何能够把死亡吞灭,神就赐给我们那灵作质,为的是要把这些实际先作到我们身上来。这“质”,就是豫尝;换句话说,你要知道生命如何吞灭那一切的死亡,你就要看见你里面有灵。保罗说这些话,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眼见。

 从三章到五章这一路下来,我们看见,这个人生是满了四面受敌、心里作难、遭逼迫、被打倒、劳苦、重担、赤身、呻吟、叹息的情形。因此,保罗说到末了,就说到“灵”上面去了。他说:‘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为此把这件事作在我们身上的就是神,祂又赐给我们那灵作质。’也就是说,这“质”一进来,生命吞灭死亡的工作就在我们里面运行,叫我们有豫尝,有经历。这个“质”使我们能继续往前,叫我们享受罗曼蒂克、豪迈、逍遥的人生。若没有这个“质”,人生就没有意义。

 因着你里面有这“质”,所以你在最不如意的时候,还是安息的;在最为难的时候,还是有享受的;在最软弱的时候,还是有能力的;在最失败的时候,还是有安慰的。更希奇的是,罪一来,你以为胜不过,却又胜过了;世界一来,你以为胜不过,却又胜过了;你虽发了脾气,以为主不要你了,却知道主还在你的里面;在你觉得不能再作基督徒时,你知道你还是爱主的。

 这样,不知不觉的,你里面又有一个能力──“我仍要走这一条路”!不知不觉的,你里面又有一种吸引力──“还是主最好”!教会不谅解你时,你还能说“还是教会最可爱”!环境压得你没有办法了,你觉得还能活下去。这就是圣灵作质!

 保罗的这个经历真是宝贝。一面来说,他原知道他自己是在帐棚里呻吟,满了重担,满了负担,真是痛苦极了!所以他真是愿意主再来,好叫他穿上那个天上永存的房屋;这样,死亡就要被生命吞灭了。另外一面,他有一个看见,今天神在他的身上作了一件事,就是叫那灵在他的里面作质。

地上的帐棚和那灵作质的对比

 今天我们能活在主面前,有谁不是那灵作质的结果?若不是圣灵作质,我们早就迷失了。

 是什么叫我们在没有盼望中还有盼望?是什么叫我们在失败中还能刚强?是什么叫我们在堕落中还能恢复圣洁?是什么叫我们能在这不纯洁、不单纯的人里面,又能简简单单的来跟随主?阿利路亚!乃是因着今天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凭据──圣灵在我们的身上作质!

 这就是一个信心生活的经历。就着一面来说,我们觉得太差了,但就着另一面来说,我们又觉得太好了;就着一面来说,我们的感觉是“完了!完了”,就着另外一面来说,我们又感觉“成了!成了”;就着一面来说,我们感觉不可能再走下去了,就着另一面来说,我们又感觉,“让我们快跑跟随主”。你说这个矛盾吗?我相信所有爱主的弟兄姊妹都会说,“一点也不矛盾”。不信主的、不爱主的人,他们完全不懂我们说的是什么;但我们这些爱主、跟随主的人都有这个经历。哦,基督徒的生活真是罗曼蒂克!

 为着经历生命如何能够吞灭死亡,神就赐给我们那灵作质。在我们里面有个豫尝,在我们里面有个预付,这个预付就是那灵;而这个预付,带给我们豫尝生命如何吞灭死亡。这个豫尝带我们前一分钟哭,后一分钟笑;前一分钟软弱,后一分钟刚强;叫我们觉得失望,却又能往前去;觉得无路可走,又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

 奇妙得很,你觉得没有路了,却又到一个新的境界。这个新境界完全不是受训训出来的,乃是根据于我们有没有灵的实际,有灵的实际就常经历新的境界。

 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生活?因为基督徒今天的生活就是这地上的帐棚和圣灵作质对比的生活。什么时候我们一在这帐棚里,我们就叹息、劳苦、赤身和重担;什么时候我们一摸着灵,一活在灵里,一有圣灵作质,生命吞灭死亡的实际,立刻就都成为我们的经历。感谢主,跟随主的路就是这么好,这么豪迈,这么多采多姿,这么罗曼蒂克!

 全世界没有一个生活这么罗曼蒂克!前一分钟流泪,后一分钟欢呼;前一分钟丧胆,后一分钟满了胆量,满了盼望;前一分钟打倒了,不行了,后一分钟又爬起来,快跑跟随主。只有爱主的基督徒才能享受这么好的生活。

借着呻吟享受灵的实际

 一个事奉主的人就是一个馨香之气,而馨香之气的高峰,就是他活在一种的生活里──或者他是在帐棚里,或者他是在灵里。当他在帐棚里时,他就经历赤身、呻吟、重担、负担,他有一种在帐棚里被拆毁的情形,叫他这个人立刻觉得为难。当他在灵里时,他就经历什么叫“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

 没有一个事奉神的人,是终日都在灵里的。我们都有在灵里的时候,也都有不在灵里的时候。什么能逼我们、带我们不断的注意回到灵中呢?乃是根据于我们的生活中有没有赤身、呻吟、重担、负担,有没有在帐棚里被拆毁的情形。

 一个人若没有赤身、呻吟、重担、负担的经历,他就很难摸着灵的实际。一个愈是享受灵的实际的人,在他的生上愈是有赤身、呻吟、重担、负担的经历。也就是说,在他的周遭没有一件事是容易的:就着环境来说,为难极了;就着教会来说,为难极了;甚至他这个人,更是他跟随主的最大仇敌。在这一切的为难里,逼得他没有选择,只能好好的到主面前,只能好好的活在灵里。

 这一切都需要那灵来作质;如果没有那灵来作质,我们就不可能活在正常的情形里。

 我们蒙恩之后,常常对灵之外的事物有盼望。譬如说,我们对训练很有盼望,以为训练过了,我们就脱胎换骨了。但是训练过后,你会发现你还是你,并没有改变。这就叫你呻吟,叫你有重担、有负担、有为难,这样就把你带到灵的实际里。

 所以保罗说过这一切的经历之后,他结束在“我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这时的他非常豪迈,因他里面认识:“无论我在地上有多少的为难,这些为难算不得什么,因为它们不过是把我带到生命里面。”

 许多时候跌倒比不跌倒蒙恩多了(你要会领会这句话);不跌倒叫你这个人痲痹了,没有感觉了。你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一层不变:早上守晨更,然后上班、下班,再上班、下班,然后聚会……。你这个人若从来不跌倒,你就不需要灵,不需要生命。为什么呢?因为你的生活平淡天然。但如果你发发脾气(不是故意的),你里面有个小小的罪,有个小小的世界,有个小小的贪心,反而这些东西要叫你呻吟、叹息、有重担、有负担,叫你感觉:“主阿,若是我能穿上那从天上来的房屋,我就不至于赤身了。”有呻吟、有叹息,有重担,有负担,这些事反而能叫你好好的跟随主。

 你要注意,这些话不是鼓励我们去犯罪、去软弱、去跌倒、去失败、去呻吟、去赤身;这些话乃是告诉我们,这里有一个对比。保罗在这里先说到他的经历,在他身上,他是满了必死的感觉:有环境,是必死的;没有环境,还是必死的。有的人受苦受得多,他是必死的;有的人从来没有受苦,他也是必死的。他知道这地上的帐棚正在被拆毁,因为在这帐棚里满了痛苦、为难、艰苦的经历。

 但是末了,他说:“我并不是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他知道,今天虽然也有一点“体面”,也有一点“荣耀”,但是这都还是必死的帐棚,比起那一天那个永远的,实在是太差了。所以他在这里告诉我们,我真是愿意穿上那一个,因为当我穿上那一个时,这必死的就要被生命吞灭了;而神今天先将这个实际作到我身上,就是赐给我那灵作质,叫我今天在地上有生命吞灭死亡的豫尝。

那灵作质所显出的实际

叫我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悦

 保罗在第五节说了‘祂又赐给我们那灵作质’之后,在第九节说:‘所以无论是住在身内,离开身外,我们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悦。’这里的“立了志向”,可翻作“满了雄心、劳苦和目标”。这里不是指野心。

 保罗在这里说明他有了那灵作质之后,他是怎么跟随主的。他说,我不是有野心,我乃是有雄心;在我里面有一个目标,要得主的喜悦。当我有了那灵作质之后,无论我是在帐棚里,或是在灵中,“得主的喜悦”成为我一生跟随主的目标。

叫我脱离“死亡的实行”

 接着,第十节说:‘因为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审判台前显露出来,叫各人借着他的身体,按着他所实行的,或善或恶受报。’这里题到实行,也就是说,那日的审判是根据人的实行。

 “实行”和“行”不一样。譬如说,我经常发脾气,但是每当我发了脾气,我就到主面前呻吟,说:“哦,主阿,这个帐棚阿!”这就证明发脾气不是我的实行。又譬如说,有的人突然软弱,偶尔一次没去聚会,这也不是他的实行,因为他还会去聚会。这就是说,有些你以为很严重的,你为这个到主面前呻吟,觉得赤身,觉得有重担、有负担,这就不是你的实行,而是你的软弱。

 什么是实行呢?譬如说,有的人立定志向,祷告聚会绝对不去,这个不去祷告聚会就是他的实行。又譬如说,你在教会生活中数十年了,这数十年里你从来不用灵,这个不用灵就是你的实行。

 这个观念和我们的观念不一样。我们的观念是在于我们作了什么事,主的观念不是事,主的观念乃是你这个人如何。你的实行是根据你这个人出来的:你这个人不干净,你就有不干净的实行;你这个人不清洁,你就有不清洁的实行;你这个人有野心,你在教会生活里就有野心的实行。

 你若发了脾气,就问你呻吟了没有。你若一再的发脾气,而不为着这个脾气在主面前呻吟,这个发脾气就是你的实行。你发了脾气,若有真实的呻吟,觉得赤身、软弱,有重担、有负担,巴不得自己再也不发脾气了。这就证明这不是你的实行。

 在我们的所行里满了叹息、赤身、呻吟、负担、和重担。但因着我们有那灵作质,就叫我们经历什么是生命吞灭死亡。这个让生命来吞灭死亡的经历,就证明我们没有死亡的实行。也许我有贪心,但我不是个贪婪的人;也许我有脾气,但我不是个恶人;因为这一切是我的行,不是我的实行。

神的审判是根据我们的“实行”

 保罗说:‘叫各人借着他的身体,按着他所实行的,或善或恶受报。’我们到主面前去的时候,所受的审判不是根据我们的所作,乃是根据我们的实行。

 所以哥林多前书五章十一节说,有一班人你不可和他交往,就是淫乱的和贪婪的。贪婪就是贪心,就是总喜欢什么都比别人多得一点,贪婪就是一个实行。如果你有个贪心,老想坐前面一排,这就是实行,就要受报。

 如果你有个贪心,见到新娘礼服好漂亮,心就动了,却一转念,你的灵很敏锐,马上和神联起来说:“主阿,真是没想到,我这样的姊妹还爱披纱!”这就不是你的实行,而是你的软弱,这就不受报。

 我们总以为主是天天拿着簿子,记录我们有没有晨更,有没有祷告,吃饭前有没有谢饭……等行为,然后就根据这些记录来审判我们。我们常心忧如焚,因为我们实在有诸多不讨神喜欢的“行为”,实在无颜见主。好多基督徒差不多都是这个观念。但是我愿意告诉你,当主来时,祂不是问你作了什么,祂只问你有怎样的实行;你的受报是根据你的实行,而不是根据你的所行。

 在这里我们看见,我们的生活有两种:一种是在生活中我们有许多失败,但这不是我们的实行;一种是在生活里也许有我们所谓的成功,但那却成为我们的实行。你要注意,那天我们到主面前接受审判,乃是要根据我们所实行的,或善或恶受报。

将身体交付圣灵作居所─制止身体犯罪的实行

 第十节说,‘叫各人借着他的身体、按着他所实行的,或善或恶受报’,这里说到,实行是借着身体而有的。为什么题到身体呢?因为有身体就有实行,人的实行乃是根据他的身体。

 今天我们是在地上的帐棚里,而在地上的帐棚里就有许多软弱的情形。但保罗给我们看见,不仅我们外面有一个满了软弱和死亡的身体,我们里面还有那灵作质,那灵的质就是生命,这个生命要吞灭一切的死亡。

 所以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乃是要注意到底我们把我们这地上的帐棚交付在那里。

 今天我们都有身体,有的人的身体是拿来放纵肉体的私欲,有的人的身体是拿来作圣灵的居所。如果我们把这身体拿来作圣灵的居所,虽然我们有许多的软弱,但这些软弱不会成为我们的实行。如果今天我们没有注意那灵作质,只寻求肉体的满足,我们的身体就会成为一个犯罪的工具,因为“质”在我们身上没有成为我们的实际。

活在灵中,让神建造

 审判所得的报应,就是穿上从天上来的房屋。这个报应乃是按着我们所实行的。今天我们在地上所该有的实行就是懂得如何让灵在我们身上作质;借着活在那灵作质里,我们外面的帐棚不断的被拆毁,但是在拆毁的过程里,神却在我们身上不断的建造。到那日,我们就要得着神所建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也就是我们这个人在主再来的时候改变形状;这改变形状的时刻也就是我受报的时刻。

 那时候,有的人虽然改变形状了,但只有一点点神的建造。这样的人可能是已经得救五、六十年的人,但在过程里,却是个放纵情欲的人,而不是一个活在那灵作质、让生命吞灭死亡的人。在过程里他没有多少神的成分建造在他身上,等到他穿上房屋时,没有什么荣光可以彰显出来。

 但是,有的弟兄因着他不断的活在灵里,他身体拆毁的过程里,他是不断的让神建造。所以当审判临到时,他的房屋乃是一个满了荣耀、满了荣光的房屋。因此保罗说,这个审判乃是联于你的身体,是借着你的身体,按着你所实行的,或善或恶受报。

建造联于那灵作质的实行

 就着生命这面来说,人改变形状的时候,就是显明他让主有多少的建造。

 每一个人外面的拆毁都是一样的,没有一个人不被拆毁。虽然有的人比较长寿,他们的拆毁也是迟早的问题,有一天都会被拆毁。

 拆毁以后我们都要去见主。而在拆毁的几十年过程里,你让神建造有多少呢?神建造多少,就有多少的荣光。若在拆毁的过程里,神没有建造多少,那你就没有多少的荣光。若今天在拆毁的过程里,你不断的让神有建造,那你在地上的年日愈久,蒙恩的时间愈久,让主拆毁的时间愈久,神的建造愈丰富、愈荣耀,也就愈满有荣光。所以保罗在这里题起建造,就联于报应;而这个报应是按着我们身体的实行。

 当然,审判不是那么简单,审判乃是多面的;不是仅仅身体变化,其它什么都不管,但最主要的就是变化。那一天的荣光,乃是今天神在我们身上建造的结果。有一天当我们在永世里时,到底我们这颗星的荣光有多少?是个大荣光呢,还是个小荣光?到底我们这颗星是有价值的荣光呢,还是个普普通通的荣光?当我们接受拆毁的时候,在这个过程里我们有多少让神在我们身上建造,或在天上建造?我们的灵和天实在是相联的。如果我们不断的被拆毁,在这不断被拆毁的过程里,让主不断的建造,在我们身体改变形状时,我们所穿上的那个永存的房屋就是一个荣耀的居所。

 如果你今天兼两个差、三个差,妄想成为“青年企业家”,骑着“千里马”,想“跑天下”,不好好过教会生活,那时候我怕你所穿上的房屋,牠的荣光恐怕要小得可怜了!

 如果你在变化的过程里,因着不断的让神建造永存的房屋,你的荣光就会是大的,你的房屋是宏伟的,荣耀是极为显出的。这是我们该羡慕的!

 弟兄姊妹,这是何等严肃的事。这个“报应”要决定你永世的命运,永远的地位。今天你如何对待你的身体,如何操练你的实行,就决定你永世的报答或报应。

 求主怜悯我们,使我们在这帐棚拆毁的过程中,能不断的将自己交付在那灵作质的实际中,让生命来吞灭一切的死亡,好让神在我们身上所建造的房屋,愈过愈庞大,愈过愈华美,愈过愈荣耀!──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