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十一篇 两种坦然无惧

 

 读经:

‘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满了重担,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为此把这件事作在我们身上的就是神,祂又赐给我们那灵作质。所以我们经常坦然无惧,满有信心,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我们坦然无惧,满有信心,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所以无论是住在身内,离开身外,我们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悦。’(林后五4~9另译)

两种坦然无惧

 在哥林多后书五章四至九节这一段经节里,有两个坦然无惧:一处在第六节 ─ “我们经常坦然无惧”,一处在第八节 ─ “我们坦然无惧”。

 使徒保罗在这处圣经中表明:在今天,我是一个坦然无惧、满有信心的人;到了见主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坦然无惧、满有信心的人。今天我晓得我是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所以我“经常坦然无惧”;到了那一天,因着我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所以我还是“坦然无惧”。

 第六节说:‘所以我们经常坦然无惧,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这里题到一个实际的情形,就是今天我之所以没有天上房屋的那一种主的同在,是因为我是住在身内,我还住在地上的房屋里;我在这里是经历地上房屋一切该有的情形 ─ 是叹息的,是劳苦的,是呻吟的 ─ 但因着我认识我不过是在一个堕落的肉身里,所以我能坦然无惧、满有信心。

 然后,第八节说:“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在这里题起另一个坦然无惧。这个坦然无惧是说到主再来时,和主在一起该有的情形。

 每一个跟随主的基督徒都需要有这两种的坦然无惧:对于今天我的生活我是坦然无惧;对于主的再来,我也是坦然无惧的。

在今日生活中坦然无惧

 一面来说,在每天的生活里所经历的都是坦然无惧:也许我有一点软弱,但这不是我的实行;也许我也有一点堕落,但这不是我的实行;也许我有一点失败,但这也不是我的实行。我的实行乃是呼喊主名,祷读主话,守晨更,常聚会,顺服膏油,传扬福音,和弟兄姊妹交通,在聚会中尽功用,好好的把自己摆在主的手里,让主来剥夺、雕刻,使我成形,这一个是我的实行。

 因着我有这样的实行,所以就着生活来说,面对我的一切软弱,我常坦然无惧。

在主的再来里坦然无惧

 另外一面,就着主的再来,我也是坦然无惧。我能告诉主说:“主阿!我不怕你来!我要你来!我喜欢你来!因为我的实行乃是迎接你来的实行。为什么我天天祷读?因为我要你来!为什么我天天祷告?因为我要你来!为什么我天天呼喊你名?因为我要你来!为什么我传福音、聚会、过教会生活?因为我要你来!”我这一个人想到主的再来,也是坦然无惧的。

定意讨主喜悦,就能坦然无惧

 弟兄姊妹们,在我们跟随主的路上,许多时候,都没有这两个坦然无惧。

 有时候我们非常受自己的搅扰,觉得自己软弱、失败、堕落、亏欠。一面来说,这是应该有的感觉。但这一切光景,却叫我们觉得不坦然,叫我们在聚会里不敢祷告,和弟兄们不敢交通,不敢传福音,不敢作见证,叫我们觉得不够资格来爱主,看看我们自己,没有一种坦然无惧的情形。

 再想到主的再来,许多圣徒就算是外面非常的得胜,他们也不敢要主快来。他们总是告诉主说:“主!求你等一等,因为我还没有预备好。我没有这个坦然无惧,我并不是一个等候你来的人。也许在我的生活中有许许多多属灵的事物,但我还不是一个立了志向,讨你喜悦的人。所以关于你的再来,我没有这个坦然无惧。”

 保罗在这里说,我们要学习作一个立定志向,讨主喜悦的人,因为这样的人才是一个真正坦然无惧的人 ─ 就着我软弱的情形,我是坦然无惧的;就着主的再来,我也是坦然无惧的。

住在身内的坦然无惧

凭着信心,不凭着眼见

 在这里,保罗首先说到当他住在身内时,他是与主相离的;因此他操练作一个凭着信心、不凭着眼见的人。这是他在主面前生活的一个基本态度,这样的态度叫他能经常坦然无惧。

 前面我们曾题起保罗住在身内的所有经历,这一个经历是叹息的、劳苦的,是呻吟的。但是他凭着信心,不凭眼见,他知道这一个蒙羞的经历,至终是带他认识今天在他的里面有那灵作质。他知道,虽然主还没有再来,虽然变化还没有成功,但是在这变化的过程里,他有灵在他里面作质,这灵就是生命的灵,这生命要吞灭所有的死亡。

 他若有叹息,这生命要吞灭他的叹息;他若觉得受捆绑,这生命要吞灭他一切的捆绑。在他的里面有那灵作质,就带他这一个人过一个虽然是软弱,却是得胜的生活。

 这个生命和他的肉体交织成一个非常罗曼蒂克的生活;这个生活里面满了挑战,这个生活是前一分钟流泪,后一分钟快乐;前一分钟软弱,后一分钟刚强;前一分钟躺下来,后一分钟向前跑的生活。

 一个在生命里跟随过主的人,他一定经历这生命与他的肉体交织的生活,他一定知道什么叫作“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深想穿上天上的房屋。若是穿上,就不至于被发现是赤身的了”(2~3)。不管他的生命多成熟,有多少的变化,他还是活在肉身之中;这是一个堕落过的肉身,是其中有罪住着属死的身体。在他的感觉里,他这个人是一个软弱的人,是一个被压的人,是一个受压太重而叹息、呻吟的人。同时他却又能说,“虽然今天我这个人觉得这么软弱,但是主却借着灵、借着生命,把死亡吞吃掉”。

为着经历神在地上的建造

 因着这交织的感觉,我们就能体认,变化的经历是在今天,且是一生之久的,为要得着一个永存的房屋,一个要在永远里给我们享受的房屋。

 许多时候,我们有一个错误的领会,以为到那日,天使吹号了,剎那之间,我们就都被提了,就都变化了;必朽坏的都要变成不朽坏的,并且不朽坏的结果是完全一样的(林前十五52)。我们以为,今天我们这个人还有许多是隐藏的,不敢见人、也不敢见主的;那一天我们这个人就成为一个透明的人,可以坦然无惧的与主面对面了。我们却很少领会,到那一天,我们每一个人的荣光是不一样的;那一天,有的人满了荣光,有的人却没有什么荣光。

 我们还有一个错误的领会,以为我们得救了之后,父神因为爱我们,就在天上为我们预备了许多的住处。我们的主天天在天上当建筑师,一个人得救了,祂就替他盖一座房子,等每一个住处都盖好了,主就回来了。这就是对约翰福音十四章二节,‘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的误解,以为这是指着主今天正在为我们盖房子说的。不!这个住处不是指着房子说的;这个住处就是主,在实行上就是我们,是我们住在主里面,也是主住在我们里面。

 今天我们的生活为什么有艰难?为什么有失望?为什么有软弱?甚至有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的感觉?就是要带领我们进入变化的过程中,也就是要把我们摆在永存房屋的建造过程里。

 这个建造不是在天上造的,乃是在地上造的,乃是主把我们放在祂手中来建造。主今天把我们一个一个放在祂自己的手中,祂安排我们的每一步,每一条道路,每一个环境,每一件事。就如倪弟兄的诗歌所说的,“父,我知道我的一生,你已替我分好”(诗歌305)

 一面来说,外面的环境都是叫我们为难,在我们身上也有许多的为难,甚至觉得自己软弱、无能。另一面却看见主不断的让那灵在我们身上有工作,工作再工作。那灵的工作,就是吞灭死亡,而吞灭死亡就是建造那房屋。

 一个人刚刚得救的时候,他还喜欢打牌,这个生命来了,就把打牌的死亡吞灭了。曾经有一位老姊妹对我说:“圣经哪里说不能打牌?”我说:“圣经固然没有说不能打牌,但是打牌没有建造!”弟兄姊妹,假若这是你的实行,主不会喜欢的。主会说:“今天你不建造,到千年国里还得建造。”你今天不好好活在主面前,到那一天主会强迫你到祂面前去。

 但是一个肯住在主里面,肯好好过教会生活的人,不要多久,他打牌的瘾就会消失;再过一周,就又有一些变化;再过一些日子,又有一些变化。不是说罪根拔除了,不,犯罪的本能还在那里,但是在他身上有了许许多多的改变。

 今天我们不是在得胜的过程里,我们乃是在变化的过程里;今天我们不是在这里得胜,我们乃是在这里变化。今天得荣的时候还没有来到,在得荣的时候来到之前,我们乃是天天在变化的经历里。无论是大事、小事、任何事、一切事、软弱的事、灰心的事、叹息的事、呻吟的事,所有这一切的事都是为着一个目的 ─ 叫生命在我们里面更多的发动,叫生命吞灭一切的死亡,叫我们认识我们的生活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

 这个“变化”就是主建造的过程。这个变化愈厉害,主建造的过程就愈强。我们如果肯把自己交在主的手里,并且运用灵、操练灵,活在灵的里面,让灵来吞灭一切死亡,这样经过一些年日,在我们身上就会有一种被建造的情形显出来。当保罗看见这个建造的过程的时候,他就能见证什么叫作“凭着信心,不凭眼见”。

晓得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

 六节保罗说:‘所以我们时常坦然无惧,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保罗知道他在肉身里,他与主是相离的,就自然会有许多软弱的情形。所以他能坦然无惧的起来说:“不错,我还有软弱的时候,但我经常是坦然无惧的。每一次软弱,我都欢喜快乐;不是因着我的软弱欢喜快乐,乃是因着在我里面有那灵作质,乃是因着主的可取性,主的便利、亲切、可以支取而欢喜。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同样,当有一天你发过脾气后,你也可以坦然无惧的说:“主阿,像我这个人,不发脾气,那才希奇!我不发脾气,完全是你作的;我发脾气就证明我现在还是住在身内。我今天是在肉身的同在里,还不是在你所建造的房屋的同在里,所以我就非常自然的有许多软弱的情形。”

 一面来说,保罗里面很沉重,觉得自己真是软弱,常常叹息,常常觉得为难;另一面来说,他又知道灵在里面何等宝贝,灵在里面何等奇妙。

 这个灵就是那灵,就是生命,就是生命的实际。今天有生命的实际在我们身上,这生命吞灭一切的死亡,就叫我们随时可以坦然无惧、满了信心的来到主面前,告诉主说:“主阿,我的生活乃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

离开身外的坦然无惧 ─ 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

 但是保罗更是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

 他在第八节接着说:‘我们坦然无惧、满有信心,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保罗在这里进一步的说,他晓得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他虽是坦然无惧的,但是他不觉得这就够好了。他乃是说:“主阿,我虽是坦然无惧,但我还有一个更愿意,我更愿意离开这个身体,好叫我有一个天上房屋的同在。我更愿意离开这个身体与主同住。”

 一面来说,在我们跟随主的路上,我们不该被我们的呻吟、叹息、环境所打倒,不该被教会所给我们的失望打倒。但另一面来说,我们不要称义这些东西。千万不能因坦然无惧,就不顾别人的感觉。千万不能绊倒人,也不能败坏人 ─ 你要知道,教会里最没有盼望的弟兄,都是有盼望的;最失败的弟兄,都有主的生命在他里面。

 如果我们有软弱,我们要这样告诉主说:“主阿,我满了赞美!虽然我这么软弱,我还能来到你的面前,还能够坦然无惧,还能够满了信心,因为那灵在我里面作质。我也认识我在肉身里,所以有软弱是必然的。但是,主阿,我不称义这些!”

 许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作错了事情,却对这肉身毫无羞耻的感觉。不错,我们是可以坦然无惧的来到主面前,但经过这一切的事,我们该有一个叹息:“主阿,一面来说,我对你坦然无惧、满有信心;我有你的同在,有你的灵,有你的生命,有那灵作质,真好!但是另一面来说,我更愿意放下这个东西,离开这个肉身的同在,而得着在你里面天上房屋的同在!”

 我们需要蒙神怜悯,要有保罗这样的心情。保罗虽然住在身内,还是坦然无惧、满了信心,但他是更愿意离开这个身体与主同住,他是更愿意离开肉身的同在,而进入在主里天上房屋的同在!

要得主的喜悦

 所以在第九节有这个结论:‘所以无论是住在身内,离开身外,我们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悦。’前面的话和这节经节一连起来,我们就懂得为什么保罗无论是住在身内,或离开身外,都是这么的坦然无惧,因为这一段话不是理论的话,乃是实行的话;他乃是活在一个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悦的生活里。

 这一段话并非告诉我们,今天我们在肉体里是这样的软弱,将来有一天主再来的时候,是好得无比的,就没事了。不!你一定要看见,今天你在肉身里,虽然有那灵作质,虽然有生命吞灭一切的死亡,虽然你可以满有信心、坦然无惧;但是你还得认识,你不能称义罪,也不能称义世界,甚至不能称义你这个“己”!你虽然常是满了呻吟、叹息的,但是你不能称义这些情形。你要立个志向,“主阿,今天我在地上,我有一个雄心大志,无论在身内也好,在身外也好,要得你的喜悦!”

主的喜悦就是要我们得变化

 保罗有了这么丰富的经历之后,他说了这么一句很简单的话:‘无论是住在身内,离开身外,我们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悦。’他有一个心志,就是要得主的喜悦。

 这个“要得主的喜悦”的经节,被我们用了许多次,只怕被我们用坏了。因为我们所谓的“立定志向,要得主的喜悦”,就是盼望将来能作长老,将来能全时间服事主,将来能作这个、作那个。我们很少有一个领会,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悦,乃是让主在一切的事上叫我们得着变化。

 倪弟兄曾经被开除过,而且是被他自己所设立的教会,所亲手带领的弟兄们开除。他一句话也不说,一点也不争辩。有人到他那里去说:“倪弟兄,我们另外聚会罢!”倪弟兄就回答说:“上海教会有我倪某人在,是上海教会;没有我倪某人在,还是上海教会。上海教会对了,是上海教会;上海教会错了,照样还是上海教会。”我听说他到了重庆,有弟兄请他擘饼,他不擘饼。弟兄们说:“地方教会的行政是独立的。上海教会开除你,我们不开除你,所以你可以擘饼。”他说:“一个教会开除,就是所有的教会都开除。”有人请他讲道,他也不肯讲,因为他认为自己是一个被教会弃绝的人。

 他曾亲口告诉一位前面弟兄说,他的职事再没有可能恢复了。他是一心一意的要得主的喜悦,而不在乎他的职事、他的丰富被埋没了。

信心的生活,是变化的生活

 倪弟兄真是一个凭着信心的人,信心在他的里面是活的。他能说:“主阿,我所要的是变化,我不在乎我能够被用多少。你可以再兴起一分职事来,我不在乎能否尽我的职事。我乃是立了志向,要得你的喜悦。”他可以被放在一边,没有尽他的职事,达六年之久。

 我信我们今天唱的诗歌三○五首,就是他那时候改写的。第五节说,“满意只占微小旁侧,若你能得荣耀”。倪弟兄在此有一个态度,“如果我的功用失去就失去罢!我不是要这些,我要的乃是变化!”弟兄姊妹,我们的确看见,后来他的职事恢复之后,教会所得的益处和帮助是何等的大!直到如今,我们还能闻到这个馨香之气。

 我们许多人倒是还没有职事,就在那里争争吵吵的说:“我有没有说话的地位?我能不能被显明?”到底我们的心在那里?到底我们这个人所注意的是什么?我愿意告诉你们,真正凭信心、不凭眼见的人,是完全注意主如何变化我们。

 当我说到这里,我满了感觉。今天我们到底有多少人的眼目只注意变化?多少时候我们眼目只是注意谁为大,有没有得着弟兄们的谅解,能不能得着教会的称许,弟兄姊妹有没有亏负我们。今天有几个人能在良心里说,“除了主之外,我什么都看不见,我只看见主。我是立了一个雄心大志,要得主的喜悦。除了主之外,我什么都不要。我能不能被欢迎,我全不在乎”?到底你有没有讨主的喜欢?到底你这个人有没有活在主的面前?到底你所作、所经过的,有没有叫你被主变化?

 惟有凭着信心,才能有变化;惟有看不见的,才是变化。今天你的生活到底是凭着信心,还是凭着眼见?如果你把一切都作对了,都作好了,而你还是没有变化,就不能讨主的喜悦。

 主不会让我们过去,主会在祂怜悯的手里,带我们经过一件事,再一件事;带我们经过一个教会,再一个教会;经历一个弟兄,又一个弟兄。在整个过程里,主只有一个盼望,就是借着这一切的事,要叫你变化;除此以外,没有别的盼望。主是不会问对不对、合理不合理的;主在我们身上的许多带领,都是不合理的,主只问一件事 ─ 我今天在你身上作了那么多的事情,你变化了没有?你若是没有变化,你就是一个没有信心的人。

 当我们说,一切都在主手里时,我们很容易把信心联于答案;全时间的弟兄,则很容易把信心联于供给。主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作钱,主只问一件事,当祂给你许多的时候,你变化了没有?当祂什么都不给你,叫你饿肚子的时候,你变化了没有?一个信心的生活,完全是一个变化的生活;一个活在信心中的人,完全是一个活在变化中的人。

 弟兄们,我们一定要有这个学习,也求主使我们中间的空气新鲜。我们每一个人所注意的,必须是变化。

 我们必须有一个心志 ─ 我能不能讲道,能不能作长老,我不在乎;将来我是不是同工,前面弟兄印证不印证,我不在乎;将来我能不能得众教会的称赞,我也不在乎;我乃是要得主的喜欢,我是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悦!我所要的就是这一个。

 让我们向主有这样的祷告:“主阿,若是你喜欢,什么都可临到。我是一个凭信心,不凭眼见的人。我不是要所看见的任何事情,我所要的乃是我所看不见的那一个变化。主阿,求你来变化我!但愿在一切的事上,你让我成为一个可变化的人。” ──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