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十三篇 两种夸口

 

 读经:

‘我们既知道主是可畏的,所以劝人,但我们在神面前是显明的,盼望在你们的良心里,也是显明的。我们不是向你们再举荐自己,乃是叫你们因我们有可夸的机会,好对那凭外貌不凭内心夸口的人,有言可答。’(林后五11~12另译)

 在哥林多后书五章里有两个坦然无惧,也有两个显明,还有两个夸口;现在我们要来看这两种夸口。

两种夸口

 十二节说:‘我们不是向你们再举荐自己,乃是叫你们因着我们有可夸的机会,好对那凭外貌不凭内心夸口的人,有言可答。’保罗在这节里说到两种夸口。

以主的仆人夸口

 第一种夸口,乃是夸主的仆人,夸主在祂仆人身上的工作和带领。

 在这里保罗作了一件非常特别的事,他在这里似乎是说,今天在教会中,既然许多人都拿人来夸口,我也要来表白一下,好叫你们也可以因我夸口。

 我乃是这样一个人:我是一个看见有一天我们要在审判台前被显明出来的人。我认识主是可怕的,所以我服事主,所以我劝人。并且在我服事主的时候,我在神面前是显明的,盼望在你们的良心里,也是显明的。

 但我不是在这里举荐自己,不是为了叫你们知道我是谁。你们说我是谁,我根本不在乎;无论你们说我是假使徒也好,说我用心计牢笼人也好,说我身体软弱、言语可鄙也好,我都不在乎。但是我要把真实的我向你们表明,好使那些清心的人也有可夸的。

 既然那些属肉体的人以假使徒为夸口,我想,清心的人也可以指着我夸口说:“我们实在认识保罗,他是在神面前被显明的人,也是在众圣徒良心里被显明的人。”这就是保罗在十二节里第一个夸口的意思。

凭外貌不凭内心的夸口

 第二种夸口,乃是凭外貌不凭内心的夸口。

 哥林多的教会满了肉体,这样的肉体叫他们到处以人为他们的夸口:他们夸亚波罗,夸矶法,夸保罗;夸这个人能讲基督的奥秘,夸那个人认识十字架的死。这些都是肉体的表现。这种的夸口,是凭着人所能作的,凭着人所能讲的,而不是凭着人在主面前的实际;也就是凭外貌不凭内心的夸口。

“夸口”,是教会中的难处

 在教会中,有一个难处,就是喜欢找一个人作依附,好叫他们有可夸的。比方说,我喜欢找某某弟兄,因他是个长老。我一依附他,就有安慰了;我一倚靠他,就有可夸的了。

 “夸口”这个难处,一直到今天还在教会中,因为在人的血轮里,总是喜欢找那么一点夸口。在甲地的,就夸某个弟兄;在乙地的,就夸另一个弟兄;我们这些人天生都喜欢夸一夸。这个夸,在原则上就是个肉体。你要知道,在教会生活里,一不小心就落入肉体之中,就在教会生活中找出最合口味的,也挑出最不顺眼的,然后就以顺眼的来夸口。凡是以人为夸口的都是肉体。

 夸口和骄傲是联起来的。比方英国人就常以他们是英国人夸口,也以作英国人为傲。哥林多教会之所以出了难处,就是因为喜欢今天以这人为傲,明天以那人为傲。虽然今天我们非常尊重主的仆人,但是我们不是把他们当作一个招牌,拿来和别人相比。我们是简简单单在教会里服事主的人,我们不该以任何人为夸口。

教会的难处常是出在事奉者身上

 保罗在这里,给我们一个很高的认识:教会的难处,常是从所谓“事奉主的人”出来的。一般圣徒还不太会带给教会难处。

 我蒙恩初期不懂这个,有时遇到有些聚会下沈,都以为是因为自己太软弱,就很定罪自己。弟兄姊妹,其实这是宗教观念的作祟。难道说,因着你聚会前发了脾气,没有认罪,聚会的膏油就不行了吗?教会就垮了吗?教会就分了吗?事实上,教会的垮、分、堕落、死沈,常常是来自于事奉神的人。

 真正摧残教会的通常都不是一般圣徒,而是那些事奉神的人。不事奉神的人,很难摧残教会。就算有的弟兄或姊妹,不幸犯了淫乱的罪,成了一个淫乱的人,把他开除就是了;教会还是教会,教会还要往前。但是如果有一天,教会不注意事奉者,让各种各样所谓“事奉主的人”都到教会来,讲各种各样的道,产生各种各样的影响。结果,各人就有各人的夸口,一个个大肉体都显出来了,就把教会弄得一塌糊涂。

 这一班所谓“事奉主的人”,他们若落在肉体和夸口里,就要严重的摧毁教会,甚至可能到一个地步,教会与教会之间没有交通,众圣徒之间没有交通,没有建造,不能同心合意。你有你的所夸,我有我的所夸;你有你的所傲,我有我的所傲;你有你所高举的,我有我所高举的。

 摧毁教会的,实在就是这一班事奉主的人。

 所以我们要事奉主,就要注意,我们一不小心就把教会摧残了。我今天和你们说这些话,是因为你们中间有一些弟兄们,有很强的心愿,愿意一生作一个事奉主的人,我在这里特别题醒你们,愿主拯救我们脱离一切肉体的事奉和夸口。

事奉神的人要经过试验

 因着教会中满了肉体的缘故,我们在接纳所谓“事奉神的人”的事上,就要非常小心。就算真有一个所谓“主的仆人”,甚至我们也觉得他是与主合一的,也要经过试验。若不经过试验,就不能轻易的把教会交给他,免得因轻易接纳,就给肉体得到以人夸口的机会,而叫教会落入试探中,并受了亏损。

 我有时到一些地方教会去,见那里满了肉体。有些弟兄们总是在聚会中彼此标榜:这个弟兄讲道时高举那个弟兄,那个弟兄作见证时捧这个弟兄,这就是彼此夸口。他们彼此之间有弟兄们常说的“特别的交通”,也就是结党。

 人总是喜欢在教会中找依附。一个人一找依附,他就失去单一纯洁的心。本来他是单单被主吸引、被主得着,既单纯又存心清洁的来跟随主。他的一切都是为着主,为着教会,只要教会能得建造,只要能让教会有益处,一切都肯摆上。

 但是当他在教会生活中过了一段年日后,他就发觉教会生活并不简单,不像他所想象的那样单纯。不知不觉他这个人就开始走上了结党的路,不知不觉就找了一些依附。依附有了,他就觉得有安全了,得保护了,有前途了;并且功用显出来了,也就被人认识、被人欣赏了。到一个地步,他这个人就不再向主负责任,而是向人负责,开始想讨人喜欢了。所以在教会生活中,不知不觉夸口就出来了。

 已过的历史给了我们惨痛的教训。特别是在一九五五到一九六五年的十年之间,台湾众教会落在极大的试炼中。就是因为在那时侯,有人拿主之外的为夸口;就是以人为夸耀 ──我是属于某人的,我接受某人的职事,某人最给我帮助,某人读经最有亮光,某人最有启示,某人最会讲这个真理,某人最会讲那个真理。好像主已经不见了,好像再也不需要主了,好像跟人就够了。那时的光景真像士师记的最后一句话,‘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教会落入极大的黑暗和试炼里。

 因此,为了教会中的肉体,我再说,在试验“事奉神的人”事上,教会不能不谨慎。

在良心里的夸口

 保罗在这里作了一件很特别的事。他说:“我现在把‘我’讲给你们听,我是一个服事主的人,我是一个在神面前显明的人,我是一个在你们良心里显明的人。我不是向你们再举荐自己,不要以为我是在这里作自己的见证,我不是!我乃是叫你们因我有可夸的机会,好对那些凭外貌不凭内心夸口的人,有言可答。”

 换句话说,保罗所注意的,是教会的良心,是众圣徒的良心。他知道,人可以说许许多多的闲话,但在人里面的良心,却知道谁是主的仆人;在人里面的良心,却认识谁是真正事奉神的人;在人里面的良心,却知道该怎样来事奉神;在人里面的良心,却知道怎样才是正常活在神的面前。

 保罗所说的夸口不是说,因我这么讲了之后,哥林多的圣徒凡是认识我的,赞成我的,和我合一的,懂得我负担的,有我这样经历的,你们就都站起来夸口说,“我是属保罗的”。不是这样!我乃是要叫你们对那班凭外貌不凭内心夸口的人,有言可答。

生命的事奉显明在圣徒的良心里

 保罗在这里的意思是,今天我把我的情形告诉你们,我要给你们一个机会,乃是让你们有一个把良心里的话说出来的机会。我不是把我提出来以制造分裂;我不是把我提出来好叫有人以我为夸口,好叫我得着教会。不!我之所以这样把自己推荐给你们,乃是叫你们在良心里可以起来作见证。

 当人再在那里以人为夸口的时候,你们能够起来作见证说:“我们知道怎样才是主的仆人,我们知道该如何才能成为一个事奉神的人,我们知道该如何才能侍立在主的面前。因着我们前面有一个榜样,这一个榜样就叫我们敢于面对那些凭外貌不凭内心夸口的人。”

 有时候有弟兄告诉我说,“某弟兄讲道讲得真是好!但是他有个难处,就是不大聚会,也不守晨更,也不参加祷告聚会。但是轮到他讲的时候,他就出现,并且讲得活神活现,跟真的一样!”每当我听到这种事,灵里总是很愤恨!难道教会没有良心吗?难道教会不知道谁是爱主的吗?难道教会不知道谁是侍立在主面前的吗?在这里我一点没有意思说,这样的弟兄是可弃绝的,但我要说,这样的弟兄必须悔改。

 我不敢把教会分成在生命里的,不在生命里的;但是,主知道谁是在生命里,谁不是在生命里。在这里我要大声疾呼,凡不在生命里,不肯好好的奉献,不肯好好的跟随主,不肯好好的走十字架道路的,他们的讲道是欺骗、是麻醉、是造成人的夸口和结党。这样的人必须悔改!人若不在生命里,他的事奉可以得着人的称赞,但是不能得着人的良心。因为生命的事奉是显明在圣徒的良心里的。

馨香之气显明在圣徒的良心里

 因着使徒的见证,有一班人就能认识,原来一个真正事奉神的人,他们就如保罗所说,“无论在灭亡的人身上,无论在得救的人身上,都有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馨香之气”。这是保罗对一个真正事奉主的人的最终描述。

 现在我们就能知道,教会真正的建造,乃是在这一种的香气里。所以保罗不是向哥林多人再推荐自己,再高举自己;不是要哥林多人夸他保罗有多好。不!他把这些事告诉他们,乃是叫他们认识,在教会中那些属肉体的夸口,那些凭外貌不凭内心夸口的,那些只顾外面表现,那些心里不干净的、不单纯的,在教会生活里找依附的,在教会生活里找出路的,在教会生活里找地位的,都要因为他这样的表明,这样的见证,而被暴露出来。

 他在这里表明,哥林多人哪,你们虽有这么多的夸口,这么多的荣耀,这么多的高举,而我什么也没有;但是当我把我这个人放在这里,乃成了一个馨香之气,叫你们灵里都清楚,你们就能知道谁是主的仆人了。因为这原是显明在圣徒的良心里的。

 因此,保罗将馨香之气总结于良心;他能见证说,他这个馨香之气是在圣徒的良心里头。他有把握当他把他的所是见证出来时,就叫那些清心的人,可以对那些凭外貌不凭内心夸口的人,有言可答。

 保罗的服事真是有把握,他照顾哥林多教会的方法,真叫我们低头敬拜说:“主阿,我们赞美你,因你兴起这么有智慧的使徒,来建造你的教会。你建造教会的路是何等的奇妙,何等的荣耀!”

圣徒在良心里的印证

 我们需要紧紧抓住这一个原则,因为有一天我们都要到主那里去。今天我们在主的面光中,就是凭信心,不凭眼见的生活。这个生活,就是一个变化的生活。这一个生活叫我显明在神面前,显明在众人的良心里面。

 但愿我们们每一个事奉主的人,都能事奉出这一个情形来。我们和教会的关系,乃是一个在众圣徒良心里的关系,而不是外面作什么叫人夸口。我们不需要人的夸口,我们乃是叫人在良心里对我们有一种印证,对我们有一种称许,能在良心里起来说:“这终究是一个事奉主、爱主、爱教会的人!”这是何等荣耀!又是何等宝贝!

夸口联于显明

 五章十二节这里所说的夸口,乃是联于十一节的显明。这个夸口乃是在圣徒的良心里所显明出来的一个结果。为什么我们能够指着一个弟兄夸口?因为在我们的良心里,在众圣徒的良心里,在全教会的良心里,大家都能一同印证说:这是主的仆人。这个夸口不是根据外貌,乃是根据圣徒的良心所产生出来的结果。

 譬如说,直到如今,我们还以倪弟兄、李弟兄夸口,并且深深觉得,我们能以他们为夸口,完全是主的怜悯,不禁要从里面说:“主阿,感谢你!谢谢你给我们倪弟兄、李弟兄,因着他们,我们才能被带领到这个地步。”在这里我们有一个夸口,有一个荣耀。这一个夸口、荣耀,乃是根据于我们的良心,乃是我们的良心里有一个印证所产生出来的结果。

弃绝夸口与肉体

 在这个夸口里,我要题醒你们注意两点:第一就是要注意所谓“主的仆人”。为什么在教会里有许多不同的夸口?就是因为有许多人自命是主的仆人。这些人自命是主的仆人,就到处作工、到处讲道,结果就叫教会产生出许多不同的夸口,这是真正破坏教会,叫教会不能往前的原因。真正使教会被破坏的,并非圣徒的软弱,反而多半是服事主的人所造成的夸口。

 弟兄姊妹,你们既然有心愿事奉神,就要加倍小心,要认识,教会将来的难处不在那些你们认为软弱、不爱主的人身上;将来教会的难处可能在你们身上。一个事奉主的人,一不小心就会成为教会被破坏、教会受难处的根由。

 第二就是要注意“肉体”。教会生活里常常有肉体的表现,包括你我在内,不在灵里,都是肉体。肉体的特点就是喜欢找依附,喜欢在教会中找到地盘,得着地位,喜欢得着声气相通的人。

 我们之所以在教会生活中喜欢以人为夸口,就是因为我们一夸人,就把我们夸到一块儿了。就叫我们成为一个力量,形成一种气氛,好让教会不敢轻看我们,不敢把我们放在一边。

 我们也喜欢夸某一个人,这个人就提拔我们,给我们安全,给我们前途,为我们铺路。弟兄姊妹,我们在教会中不需要什么人给我们安全,也不需要什么人给我们提拔,给我们铺路。如果我们有在基督里的实际,在教会生活里,很自然的都会被显明出来。

 所以保罗能说这样的话:今天在你们的良心里,你们都知道我是谁,所以我就大胆的说,我并不是再举荐自己,我乃是叫你们因我有可夸的机会,好对那些凭外貌不凭内心夸口的人,有言可答。──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