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十四篇 颠狂向着神,谨守为着教会

 

 读经:

‘因为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的审判台前显露出来。叫各人借着他的身体,按着他所实行的,或善或恶受报。’(林后五10)

‘但我们在神面前是显明的,盼望在你们的良心里也是显明的。’(林后五11)

‘我们若果颠狂,是向着神;若果谨守,是为你们。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因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向着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林后五13~15,另译)

 前面我们说了三种对比:两个坦然无惧,两种显明,两种夸口。接着保罗就给我们看见两面的生活:颠狂和谨守。

颠狂与谨守

 十三节说:‘我们若果颠狂,是向着神;若果谨守,是为你们。’在原文里,“颠狂”就是颠狂,失去理智;“谨守”就是头脑清楚,有理性。

 保罗在这里有两面的生活,这两面有明显的对比:若颠狂,是向着神;若谨守,是为着你们。保罗能见证自己说:我是个忽而颠狂、忽而头脑清楚的人;但无论我颠狂也好、头脑清楚也好,我都是有根据的,也都是有意义的 ─ 我的颠狂乃是向着神的,我的头脑清楚乃是为着人的。

 保罗信心的生活,乃是在这两种境界里:有的时候颠狂,不知道自己是谁 ─ 这是向着神的;有的时候头脑清楚,非常有理性,完全谨守 ─ 这是为着圣徒们的。保罗的生活就是这两面:一面是在神面前情不自禁,浑然忘我,疯狂热烈;一面是在人的面前心思清明严肃,叫他知道如何来建造教会。

是事奉神之人的两面经历和操练

 这里我们就摸着了一个原则:每一个事奉神的人,都需要有两面的经历,两面的生活。

 你若是愿意跟随主,走主的道路,你就不能一直颠狂,也不能一直谨守。你要说:我该颠狂的时候就颠狂,我该清楚的时候就清楚。

 如果在你的生活里有这两面的操练,你定规是一个喜乐、刚强、在教会中满了供应的人。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我们必须是一个常常颠狂的人。颠狂是摸着神、经历神、享受神的所有的一个正常结果。没有一个人在他遇见神以后,能够不颠狂;所有和神中间有一个亲密的、好的、正常的关系的人,都是在神面前颠狂的人。

 但是保罗接下去又说:‘若果谨守,是为着你们。’我早期对这个谨守的领会,就是“住在世间”。因为保罗曾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然而我在肉身活着,为你们更是要紧的。’(腓一23~24)

 慢慢的我就领会,谨守不仅是指住在世间,同时也包括有怎样的一种生活。也就是说,为着你们,我在肉身活着,为着你们,我更有一个谨守的生活。我颠狂的生活,也许是许多人都看不见的,因为那是向着神的;但是在教会生活里,人所看得见的,乃是我有一个谨守的生活。我不仅在神面前向着神是颠狂的,为着教会的缘故,我更是谨守的。

 这是一个服事主的人所该有的两面的生活。

在神面前颠狂,在人面前谨守

 今天教会的难处,就是极端到一个地步,有的弟兄姊妹蒙恩多年,从来没有发过疯;也极端到一个地步,有的弟兄姊妹蒙恩多年,从来没有谨守过。

 惟有颠狂的人,才有可能是一个谨守的人。一面我需要和神有直接的来往,叫我在灵里有一种颠狂的情形;另一面,我并不把我所享受的神,所经历的神,所认识的神,作成一种律法,推行在在教会生活里。我乃是照着教会生活实际的情形,照着教会生活所需要的,把基督供应出去,把基督分赐给教会。无论我为主说话也好,和弟兄姊妹交通也好,或在教会生活里有某一种的生活也好,我所有的一切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我这样作能够叫教会得着建造。这个就是在神面前颠狂,在人面前谨守。

 保罗说,我有两面的经历,一面是向着神颠狂,一面是为着弟兄姊妹谨守。我这一个人的生活完全活在一个正常的控制里面。在这一个正常的控制里面,有时候我是个颠狂的人,有时候我是个头脑清楚的人。我乃是生活在这样的管理之下。

 如果一个青年弟兄学到这个功课,他在主的手里定规有用。

向着神颠狂

 我们还得更多认识,一个信心的生活,乃是一个人不断的和主有直接的关系;因着和主有一个直接的关系,就叫我们这个人可以成为一个向着神颠狂的人。

向着神颠狂,乃是服事神的动力

 保罗自己作见证,我们若果颠狂,是向着神;若果谨守,是为你们。

 每一次他摸着神、遇见神、想到神的时候,神在他身上都有一种非常实际的感觉和经历,叫他这个人成为颠狂的人。我们都得学习这一个,好成为我们生活的动力。

 一个真正事奉神的人,乃是一个颠狂的人。为什么颠狂?因为在他里面满了对神的经历,满了对神的享受,满了对神的经营的认识,满了对神的目的和旨意的启示。当他活在这一种的情形里面,他这一个人就成为一个颠狂的人。颠狂也可翻作“发疯”;他这一个人就成为发疯的人。

 一个正常的基督徒,应该是一个发疯的基督徒。但是我们的感觉不是这样,我们的感觉是,我得救了,我爱主了,我就必须好好的来跟随主,我就必须好好的聚会,好好的事奉,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过教会生活……。我们不认识,一个真正跟随主的人,他乃是和主不断的发生一种直接的关系。这个和主发生直接的关系,就叫他在神面前成为一个颠狂的人。

 没有一个人当他摸着神、享受到神的自己、看见神的旨意和计划、神在他身上成为实际的时候,这个人是不颠狂的。为什么许多基督徒在他们的生活里缺少颠狂的经历?就是因为他们虽然跟随主,和主的关系却非常的遥远,非常的客观。

 一个真正跟随主、服事主的人,他应该是一个常常遇见主、常常联于主、常常经历主、常常享受主的人。主的自己、主的盼望、主的计划、主的目的和经历,在他这个人身上,满了影响力。这个影响力产生了一个非常实际、非常荣耀的生活,叫他这个人颠狂起来。这就是一个服事神的人该有的生活。

学习作一个颠狂的人

 我们中国人的教育就是“凡事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所以中国人总是颠狂不来。请问你,当你一个人在家,或者你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你曾否向神发疯、颠狂过?若是你从没有过,那么你就还没有走在信心这条路上。这是保罗说到信心的生活,末了最要命的点 ─ 颠狂了。你要走信心的道路吗?要颠狂!

 我们为什么会颠狂呢?因为我们里面被一个东西充满了,这一个充满是从神而来的。所以保罗说:‘我们若果颠狂,是向着神。’我为什么一再的和你们重复说这些话呢?因为我看你们发疯的不多,颠狂的不多!我看你们到现在为止,还是凡事规规矩矩的按着秩序行。你们还没有一种摸着主,摸着主的经营,摸着主的计划,摸着主在地上的工作,摸着主的荣耀与旨意,而失去理智、疯狂热烈的情形。

 弟兄姊妹,为什么你们大脑还这么清楚?为什么你们还有这么多的打算和计划?主要的原因,就是你们在主面前没有颠狂过,你们不够有在主面前颠狂的经历。

 为什么教会缺少动力?因为没有人颠狂;为什么教会的见证不够刚强明亮?因为没有人颠狂;为什么教会缺少建造?因为没有人颠狂。

 为什么你的生活常常没有喜乐?为什么你的生活平淡?为什么你的生活缺少音乐?就是因为你没有颠狂过。因着你没有厉害的遇见主,没有深深的摸过主,所以就无法像保罗那样的发疯、颠狂。

 有些时候,我和弟兄姊妹谈谈,觉得弟兄姊妹真好,都有恩赐,有的能讲,有的能治理,有的很殷勤,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的难处,就是不够摸着主。我在你们身上看不大出来那种摸着主所产生的颠狂。你们都得学习向主这样祈求,“主阿,我要作一个颠狂的人。”你不颠狂,你这个人立刻就落到心思里面去了;你不颠狂,你的打算、盼望、要求,立刻就都来了。

 保罗的颠狂不是胡闹的颠狂,他的颠狂乃是有根有据的。每当他想起他是如何四面受敌,不被困住;如何心里作难,不至失望;如何遭逼迫,不被丢弃;如何被打倒,不至死亡;想起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却能叫教会满了耶稣的生;看见死在他身上发动,生就在教会发动;看见他凭信心说话,如何在帐棚里居住,并在这被拆毁的过程中,同时也建造了天上永存的房屋……,这一切的一切,叫他觉得基督徒的路,太荣耀了,基督徒的生活,太宝贝了,就叫他不禁要颠狂起来。

 保罗看见神在他身上的工作,末了将他作成一个馨香之气,这也是他向神颠狂的原因。每当他一到神面前,他就觉得:“哦,主阿!这真是不得了,像我这样的人,今天竟成了馨香之气。对于这等人就叫他活,对于那等人就叫他死。再看看我这个人,我的生活,我的事奉,乃是灵不是字句,是职事不是工作,是传基督而不是传自己,是凭信心不是凭眼见。我这么多年跟随主,看见主是这么的真实,这么活,这么实际。我看见主在灵里一步一步、一次一次、一个阶段又一个阶段的带领,供应再供应,充满再充瞒。我就颠狂起来。”

 弟兄姊妹,一个跟随主的人,他必须是一个会颠狂的人。保罗说,我如果颠狂了,是向着神。我一看到神,一摸着神,我就喜乐了。我里面就发出荣耀,我里面充满一个感觉,主阿!哦,神哪!你实在太好了。哦,我竟然有这样的一位主。我怎能不欢呼?我怎能不喜乐?我怎能不跳跃?一想到这位神,我就颠狂;一经历到这位神,我就颠狂;一看见神给我的带领,看见祂所量给的道路,看见祂如何按着祂的旨意,照着祂的上好来引导我,祝福我,我们就颠狂。

 如果你天天到神面前,天天浸透在祂的旨意里,让祂所要和所是的都在你身上成为实际,你就要颠狂了。如果你缺少这一个,你在这条路上,走走就成了死守,无法再往前。我觉得弟兄们几乎个个守成有余,却是开拓不足。你们若没有学到保罗这个秘诀,你们出去开拓,到了非洲就要被蚊子咬回来,到了南美就要被跳蚤咬回来,到了澳洲就要被牛骚气熏回来,到了印度又被咖哩搞回来。到了主要用的时候,一点用处也没有,因为我们这一个人不够颠狂。

 我们的生活忙来忙去,却不知神到那儿去了;我们天天搞属灵的事,却没有抓住神;我们天天活在属灵的事务里 ─ 守晨更、一年读经一遍、看望、作苦工、漆房子 ─ 搞来搞去就是忙不出事来。你若天天殷勤的去看望,人数必定加增,这是个律,但是其中总觉得缺少一样东西,就是缺少在神面前因着认识神所是的、所要的、所作的、所有的那一种颠狂的情形。你一缺这一个,你这个人就不行了。

 有人问我为什么我讲起道来这么兴奋。我愿意说,因为我有一个颠狂;我一看到神是至高至大的神,我一想到神荣耀的经营,神那永远的计划,以及神这么多年来量环境来压我、榨我,而直到如今我还活着,我就能发出赞美。一看看神,我就在灵里被充满,我就颠狂。

 我愿意向你们作见证,我里头是颠狂的;虽然我的身体很软弱,但是我根本不管它!我现在正在计划明年预备要作的事,我完全没有考虑我的身体来不来得及,我需不需要休养。我根本没时间考虑这些,因为我的里面摸着了一个负担,那个负担不是从工作出来的,乃是从摸着神的所是、所作和所有产生出来的。我摸着了神,摸着了神的所是,神的所作,神的所有,我里头不知不觉的就产生一种荣耀的感觉,叫我成为一个颠狂的人。

 弟兄姊妹,主今天量给你们这么多,在你们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得着你们,你们一定要在开头跟随主的时候,就学这样的功课。

颠狂是信心的实际

 什么叫作凭信心?凭信心不是咬紧牙苦巴巴的说,“主一定会预备,一定会带领”。请问你们,难道没有信心的人,主就不预备、不带领了吗?全世界的人,主为他们都有预备,都有带领,但是那个不是信心。

 真实的信心,是从认识审判台,认识帐棚,认识房屋,而产生坦然无惧,产生显明,产生夸口,产生一种实际的属灵的生活 ─ 就是我这个人完完全全的摆在神手里,来遇见神,享受神,看见神的所是、所作,看见神的盼望、打算、计划,看见神今天在地上要建造一个荣耀的教会,成为祂荣耀的居所,得着一个荣耀的新妇,使神心满意足,我整个人就颠狂起来,发疯起来了,因为我摸着一个太荣耀的东西了。

向着教会谨守

 但是当我来到教会中,我就学习谨守,为着弟兄姊妹,我就变成一个谨守的人。

 保罗说,我的生活是一个颠狂的生活,我的生活也是一个谨守的生活。我一看到神,我就颠狂,我一看到教会,我就谨守;我一摸着神的所是、所作、所要,我就颠狂,我一看见教会是如何被建造,我就谨守。这一个谨守,是高的,这一个谨守不是不看电影、不看电视,这一个谨守乃是因颠狂而使我成为一个受约束的人。

 虽然我的经历很多,虽然我的享受很丰富,但我不是一个有什么就倒什么的人。我来到教会中,乃是按着弟兄姊妹的需要,作一个按时分粮的人,按着弟兄姊妹的情形,作一个供应的人,这就是我的谨守。

 有一次我到非洲去,当地的弟兄顾念我,不给我吃非洲的东西,给我吃的是美式餐点。结果服事的弟兄就天天给我吃蛋。在那样酷热的天气里,每次释放完信息,总觉得体力来不及,需要补给,所以我就想吃一点其它的食物。但是当地的负责弟兄交代过不准我吃非洲食物,他们便想请我到中国饭店吃饭。结果我坚持不去,因为我知道在饭店吃一顿饭的费用,相当于弟兄半个月的薪水。那时在这件事上,我就学习为教会作一个谨守的人。

原来基督的爱冲击、约束我们

 保罗生活的秘诀,就是常常颠狂,也常常谨守。

 为什么保罗能够常常颠狂,也常常谨守?

 保罗说,我谨守是为着教会,因为‘基督的爱约束我们’(14)。保罗在这里题起,一个谨守的人乃是一个活在爱里的人。这里的约束,有人解释为“如大水冲击”;就好像有一个人拿着鞭子在后面赶着你,叫你非走不可,叫你不得不向前。所以,“原来基督的爱约束我们”,也可以说是“原来基督的爱冲击我们”。

 消极的一面,就是在后面有一个东西限制了你;因着你看见了目标,这个目标就约束了你,你就一直向前。积极的一面,就是你看见了一个目标,就没有别的目标了,你再也不左顾右盼,而是整个人活在这个目标里。我们也可以说这个就是冲击;也就是说,因着有了这个目标,在你里面就产生了冲击力,叫你这个人向着目标直奔。

 “约束”这个字,照着当时希腊文的通用法,乃是指一个限制的路。就好像你要上阳明山去,只有一条路围绕着山,虽然不是很好走的路,但是你非走不可,这就是这里“约束”的意思。你整个人被约束在一个环境中,也许在你的左边有高墙,在你的右边有障碍物;也许在你的左边有高山,在你的右边有深渊。你在这窄小的道路上,不能向左,不能向右,也不能后退,只能往前走,这就是希腊文“约束”的意思。

 弟兄姊妹,今天我们的颠狂是因着基督的爱如大水般的冲击,我们的谨守也是因着基督的爱的约束。我们今天为主活,就是为弟兄姊妹活;为弟兄姊妹们活,就是为主活。基督的爱冲击着我们,使我们作个颠狂的人;基督的爱也约束我们,使我们作个谨守的人。一面我们需要在神的面前为祂颠狂;一面我们也要看见,基督如何爱教会,我们也要如何爱教会,因为基督的爱约束了我们,这约束使我们成为一班谨守的人。

谨守的缘由 ─ 基督的审判及基督的爱

 这个谨守是由两条线带出来的。前面保罗题到,谨守是因为将来要面对一个审判;他说:‘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的审判台前显明出来。’(林后五10)因着有这样一个认识,所以他里面非常清楚:我要显明在神的面前,我要显明在人的良心里,我要成为人的夸口,我这个人要不断的联于神,好叫这一位神能叫我成为一个谨守的人。而这里,他题到为着教会的谨守,乃是因‘基督的爱约束我们’(林后五14)

 换句话说,保罗这个人是活在两种的看见里:一面来说,他看见主的再来,看见主再来的审判;另一面来说,他认识主的爱,也经历了主爱的浇灌。主的再来和主再来的审判,叫他成为一个为教会谨守的人;主的爱和主爱的浇灌,也叫他有为教会谨守的实际。

 在这里保罗的意思是,为什么我能成为一个为教会谨守的人?因为我认识,有一天我们都要站在主的审判台前。不仅这样,我也认识,主是何等的爱教会,而这个爱教会的爱,今天在我身上就成为我的约束。

 所以一个凭信心、不凭眼见的人,他活在神面前有两个基本的元素:一个元素是主那一天的审判,另一个元素是今天主爱的约束。主那一天的审判,带他作一个显明的人;今天主爱的约束,带他作一个奉献的人;这个显明是为着教会的良心,这个奉献是为着教会的建造。

两种审判

 接下去保罗就说:‘因我们想(或作我们断定)基督既众人死了,众人就都死了。’(14节下)这里的“想”就是审判。前面说到我们都要在基督的审判台前被显明出来,那里有一个judgment,是神的judgment,我们叫作“审判”;十四节这里也有一个judgment,是我们的judgment,我们叫作“断定”。

 这两者是指一件事情的两面。也就是说,当我们看见有一天我们都要在基督的审判台前被显明出来时,就叫我们有一种显明在神面前和显明在教会的良心里而有的生活;而今天主的爱约束了我们,也叫我们对我们的人生,对我们人生的路,对我们生活的方式和生活该有的情形,产生一种的审判,所以我就有了一个断定,“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这个审判就是我断定我乃是一个死了的人。

 这个“替”众人死,是一个包括、包含,而不是一个取代。譬如说,花木兰替她父亲当兵,这叫作“替”。换句话说,花木兰去当兵的时候,他父亲当兵的实际就在那里。这里的意思是,在祂的死里包括我的死;在祂的死里,我也死了。因着祂的死,今天我也已经成为一个死了的人。所有属于亚当的,所有属于亚当堕落性情的,所有属于在那堕落性情里所产生的生活,这一切完全都死了。

 所以保罗说,我也有一个断定。主有一个断定叫作审判;我也有一个断定,我的断定是“我已经死了”。怎么知道我死了呢?因为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因着主死了,我们都包含在主的死里,我们也都死了。主的死就包括我们所有的人,和我们一切所有的。因着主的死,我们人性的根,还有人类生活的要素,都完全包括在死的里面。

 然后十五节说:‘并且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是向着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不仅我死了,而且我活着。我怎么活着?我乃是向主活着;并且我这样向主活着,就是为教会活着。

那一天的审判乃根据今天的审判 ─ 断定自己是死了

 弟兄姊妹,我们怎能成为一个谨守的人呢?乃是因为基督的爱冲击了我们,约束了我们。我们为什么要为教会谨守呢?乃是我们这个人摸着了主的爱。主的爱在我们里面成为一个约束,叫我们成为一个为着教会而活的人。为什么这个爱能成为一个约束呢?因为当主的爱在我里面约束我的时候,就叫我们产生一个断定,“主阿,因为我犯罪,我堕落,我失败,所以你替我死了。借着你的死,我才有一个活的实际。

 你不仅为着我的堕落、失败、软弱而死,你也把我人性的根和堕落人性里的元素,都包括在你的死里面。当你在十字架上说‘成了’的时候,我这个旧人就已经和你同钉十字架了。当你在十字架上说‘成了’的时候.我这个人的根,包括叫我犯罪,长出犯罪,长出爱世界,长出精打细算,长出机伶的那些要素,统统都钉到十字架上去了,都在基督里死了。”

 保罗说,主有一个审判,我也有一个审判。主那一天的审判,是根据于今天我自己的审判。我有什么样的审判呢?就是“我死了”,这是一个断定;我断定我的一切全都死了,无论是根也好,是生活的要素也好,完全在基督里死了。如今我是重新开始,重新活着。叫我们这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是向着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我现在活着,乃是向着那一位叫我颠狂的主活。

两个“审判”,两个“向着”

 哥林多后五章十至十五节这一段圣经中,有两个“审判”,也有两个“向着”。前面一个审判是将来的审判,是从主来的;后面的审判是今天的审判,是从我们自己来的。前面的向着,是我们向着神产生了颠狂;后面的向着,是我们向着教会产生了一个正常的生活,这个正常的生活,就是一个谨守的生活。

 保罗在这里题到谨守,他的诀窍真高。他说这一个为着教会谨守的生活,乃是借着颠狂,然后再借着爱的约束,再借着理性的审判,产生出来的一个结果。而这一个理性的审判,乃是根据于基督的死。──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