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十五篇 原来基督的爱约束我们

 

 读经:

‘我们若果颠狂,是向着神;若果谨守,是为你们。原来基督的爱约束我们。因我们断定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向着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林后五13~15,另译)

 我们已经题过,一个真正事奉神的人,他是如何过一个凭着信心,不凭着眼见的生活。在这个凭信心的生活里,他有一个实行,这个实行就是颠狂和谨守;一面来说他是颠狂的,另一面来说他是谨守的。

原来基督的爱约束我们

 哥林多后书五章十四节:‘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激励”也可翻作“约束”。这里有一个对比 ─ 前面是说审判台前的审判,这里是说基督爱的约束 ─ 但是“审判”与“爱的约束”这两者的功用是一样的。我们一看见审判台前有一个审判,我们这个人就成了一个被约束的人。我们什么时候像倪弟兄那样,每日举目细望审判台前亮光,我们就难得绊跌,我们就难得软弱,因为审判约束了我们这个人。

 但是审判的约束还是外面的,还有里面基督的爱的约束。基督的爱一旦摸着了我们这个人,这个爱就约束了我们,叫我们这个人的整个生活的中心和重心改变,单单的为主活。

 以父母对儿女的爱作比方,父母的爱是人间最伟大的爱。父母对儿女的爱,就是儿女永远是对的,儿女永远是可以有要求的,儿女是不需要负债的。这个爱是一个完全白白供给的爱;然而,儿女在父母的爱的底下,会有一个约束,就是怕伤父母的心。

 就像我有时需要花时间和我父母聚一聚。这个聚一聚有什么好处呢?乃是为了叫父母快乐。我为什么需要这样作呢?因为在这里有个约束,这个约束是从爱里面生发出来的。这个爱把我带大,这个爱一直到今天还在我的身上。这个爱就产生了一个约束,这个约束在我身上的实行,就是我不能伤我父母的心,我总是愿意尽我的能力叫父母快乐。这就是爱的约束。

 今天主对我们的爱也是在这个原则底下。当主的爱激励了我们,在我们身上就产生一个冲击,在我们身上产生一个约束。

对基督的爱的反应 ─ 为基督活

 当我接受了爱的冲击,经历了基督的爱的约束,我这个人就有一个反应,这一个反应就是,“主阿,我愿意为你活!”我这个为主活,是从断定里出来的,是从一个审判里出来的;这一个爱叫我有一个心志,愿意在我这一生里,无论如何,都不叫主伤心;无论在我的生活里,在我的事业、前途里,都不叫主伤心。当主的爱临到我、冲击我、约束我的时候,我不愿意作一个叫主伤心、叫主失望的人。

 弟兄姊妹,这一个祷告是我常常有的。我们都该常常有这样的祷告,不是我们愿意为主作多少,乃是常常向主说:“主阿,你知道我的软弱,你知道我的失败、我的刚硬,你知道我是常常远离你的人。求你怜悯我,用你的爱约束我,叫我作一个不让你伤心的人。”

服事主不是摸着工作,乃是摸着爱

 今天很少有弟兄姊妹活在这样的境界里 ─ 因摸着神的爱而颠狂,因摸着神的爱而受约束。一个真正服事主的人,他如果颠狂了,定规是摸着了爱;然后这个爱就约束了他,这一个约束叫他为着教会的建造。因为颠狂是向着神的,谨守是为着教会的。

 我们要知道,为教会的实际就在于爱的约束。

 旧约圣经约拿书,记载着神叫约拿到尼尼微城去传福音,约拿不肯去的事例。为什么约拿不肯去呢?因为他摸着的是一个工作,而不是爱。

 然后我们再看大卫与米非波设的事例。米非波设是一个被大卫从灰尘中提拔出来的人。因为这样,在他身上就有一个爱的约束,这个爱的约束,叫他说了一句非常甜美的话,‘我主我王既平平安安的回宫,就任凭洗巴都取了,也可以。’(撒下十九30)

 弟兄姊妹,在工作的需要里,就会有约拿;在爱的约束里,就会有米非波设。

跟随主的路是被基督的爱约束的路

 我能在主面前作见证,这么多年来,蒙神的怜悯,主带我到一种情形:有工作,我感谢主;没有工作,我也感谢主。人在我背后指责我,说我是小魔鬼,我感谢主;人人都欢迎我,说我是天使,我也感谢主。但是我里面很清楚,人讲我好,我也不一定好;人讲我差,我也不一定差。我如何,跟人所讲的没有关系。

 我愿意和你们说一件非常严肃的事,从我学习服事主以来,我对工作没有兴趣。虽然我对工作满了计划,但是我没有自己的盼望。一个工作作过了,弟兄姊妹随时都可以拿走,我没有把一个人带到我手里过,我没有把一个人服事到所谓“我的职事”里来过。因为我看见,跟随主的路完全不是工作的路,乃是一条被基督的爱约束的路。

 但是青年人却不是这样;青年人作工,对工作没有计划,也没有劳苦,却是满了盼望,盼望自己有一天能怎样,能作出什么,能像某某弟兄……等等,这些都证明青年人不够有基督的爱的约束。

基督的爱是替众人死的爱

 接下去保罗说,‘因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到底基督的爱要约束我们到什么地步呢?乃是要约束我们到死的地步。换句话说,这一个爱的实际是一个死的实际,这一个爱的实际是显明在死的上面 ─ 一人既替众人死 ─ 基督的爱是什么样的爱呢?是一人既替众人死的爱。

 弟兄姊妹,我们一定要学,在我们跟随主的路上,一方面来说,向着神我们是颠狂的;另一面来说,这一个颠狂带进一个谨守,这一个谨守就是基督的爱的约束。这一个约束乃是到死的地步,就好像我们的主被这一个爱约束到死一样。保罗在这里传福音,不是说主的爱多伟大,他乃是作见证,说他如何经历主的爱;他乃是经历这一个爱叫他受约束,以至于死。

 弟兄姊妹,为什么你有那么多打算?因为你对于神经历不够多。因着你摸着神所赐的、神所有的、神所要的不够多,因着你摸着神的计划、神在地上荣耀的工作不够多,所以在你身上爱的约束就不够多,在你身上爱的冲击就不够多,你这个人也就不是一个肯为主死的人。

 一个真正服事主的人,乃是一个肯为主死的人。你们有没有摸着这个灵?这个约束是什么呢?这个约束就是死;这就好像中国有句话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并不是说每个服事主的人都只活到三十岁,就累死了;乃是说一个服事主的人,有殉道的心、殉道的灵。也就是说,他在他在所行的一切事上,都没有自己的打算、拣选、盼望,对于将来所有可能发生的事,也都没有考虑,因为他知道,主在地上不过得着一死。

被爱约束以至于死

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

 这得着一死的爱约束了他,所以他觉得他所走的路,如果是一条死路,也是很正常的,也是应该的。因为“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

 当基督替人类受死的时候,我们也都在祂里面死了。既然在祂里面死了,我们对人类的一切就再也没有贪图了。你为何还贪图一个小小的前途、事业、世界?就是因为你缺少了在神面前的颠狂,缺少了基督的爱的约束,缺少了死。如果你在神面前是颠狂的,基督的爱约束了你,自然你能对主说,“主阿,如果你只得着一死,我也愿意在你里面死。人类所有的根,所有消极的、犯罪的、软弱的,以及生活需要的都死了。不是别人要什么,我也要什么;别人作什么,我也作什么,不!因为我已经死了。”你就能活出一个这样的生活。

 弟兄姊妹,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摸着主,到一个地步,叫你成为一个颠狂的人,受爱约束的人,叫你产生一个死了的生活。别人可以住豪华的房屋,别人可以享受,但是你不能。虽然有一个房子住是很合理的,但是我对你们说,这完全是一个感觉的问题。我可以住房子,但必须是一个普普通通、够大够用的房子就可以了,一点也不能豪华、奢侈。

过一个和主一样的生活

 我们的生活是一个“死了的”生活。如果一个服事主的人,一个有心愿一生摆在主面前的人,他还在那里考虑,还在那里打算怎么样能创一个事业,怎么样能有一个前途,怎么样能有一点名气,怎么样能够叫人注意,这实在是一件可羞耻的事。

 弟兄姊妹,我们的主,祂因着祂的爱,在地上没有得着什么,只得着一死。今天我们这些人,也要什么都不要,只要死。当我们们摸着主的时候,我们们要能很自然的只问一件事,“主阿,我们这样生活,是不是你所要的生活?”

 当主的爱约束了我们,我们就愿意过一个去死的生活。我们不盼望属灵,也不盼望有功用;不盼望成为大弟兄,也不盼望成为长老;更不盼望在世界里发财,或有个什么样的公司,开个什么样的汽车。我们只盼望在主爱的约束里,在地上过一个和主一样的生活,就是死的生活。

不再为自己活

 五章十四、十五节说:‘因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向着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这样的死,产生一个活。

联于主的死,才能不为自己活

 什么样的活呢?乃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

 怎么能不再为自己活呢?乃是因着认识了主的死,并且联于主的死;这样的认识就叫人在定规他人生方向的时候,能起来见证说:“基督的爱约束了我,叫我这个人不再为自己活。”

 你怎么能够不为自己活呢?你必须联于祂的死。许多时候,我们说,“我不为自己活”,这个不大实际。今天的年轻人常常这样祷告:“主阿,我把一切都献给你,我把一生都献给你,我要作一个为你而活的人!”弟兄姊妹,你必须领会,你若不联于主的死,你就不可能为主而活;你若愿意作一个为主而活的人,你就必须是一个联于主的死的人。

 你若联于祂的死,就叫你不再为自己活。

联于主的死,就能有主的活

 举个例说,有时我的确非常累,身体非常虚弱,脑子也似乎不清楚,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带聚会,就会为此有点挣扎。我一面考虑要不要去聚会,因为如果我的脑子不清楚,那么讲道也讲不清楚了。但是,一面我又觉得,既然弟兄姊妹有需要,我能作,我去作;我不能作,我也作。我爱作,我去作;我不爱作,我也作。这一个才是主所要的。所以每当我带着一颗死的心前去,奇妙得很,当我这样联于祂的死,接着就有祂的活。

 弟兄姊妹,一个人能不再为自己活,不是奉献或祷告的问题,它乃是一个实际──一个联于基督的死,而产生出来的实际。我们要有一个领会,为主而活,乃是联于主的死而产生的一个结果。什么时候祂的死在我们身上不够实际,什么时候祂的活在我们身上也就不够实际,为主而活也就成为一个理论的东西。你若要确确实实的为主而活,你就必须学习作一个联于祂的死的人。

在主的死而复活里来活

 使徒保罗在这里又说:‘乃是向着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基督既替众人死,就产生一个“死而复活”的结果。换句话说,在这一个活的里面,包括了死,也包括了复活。也就是说,那些活着的人,是在祂的“死而复活”里来活。

不联于祂的死,就没有真正的活

 你若不联于祂的死,你就没有复活,你也就没有真正的活。

 任何一个想要为主活的人,都必须是一个摸着神、向着神颠狂的人,也必须是一个为着教会而谨守,并且活在爱的约束里的人。这个爱的约束,叫他看见,这个爱叫主死,这个爱也把他包含在那一个死的里面。这一个死,就产生了一个活;而这一个活乃是联于死而复活而有的结果。

在主的复活里来生活

 那么,弟兄姊妹,我请问你们一个问题,到底你们将来想作什么?去工作?去深造?或全时间服事主?我告诉你们,你去工作,去深造,这都不是罪,但不一定合乎神的旨意;凡不合乎神旨意的,就是罪。譬如你去作事,不是罪,但若是不合乎神的旨意,就是罪,是一个背逆的罪。

 所以弟兄姊妹,当你在考虑你的将来,拣选你前面道路的时候,你要如何来走这一条道路呢?你乃是在摸着神而产生的颠狂里,在为着教会而有的谨守里,也是在主爱的约束里。这个爱的约束,带你认识了死,把你包括在祂的死里面。所以你实际生活的实行,乃是联于祂的死。因着联于祂的死,就产生了复活;你是在一个死而复活里来生活,你的生活乃是在复活的里面。

 求主怜悯我们,使我们都像保罗一样,有一个信心的生活。因着我们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因着我们是在基督的爱的约束里,我们是在死的里面,是实实际际的联于基督的死,而产生了一个在复活里的生活 ─ 就是这里所说的,‘并且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向着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 ─ 这样,我们就敢大步的往前走。──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