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十六篇 为教会活

 

 读经:

‘我们若果颠狂,是向着神;若果谨守,是为你们。原来基督的爱约束我们,因我们断定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是向着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所以我们从今以后,不凭着肉身认人了。虽然凭着肉身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祂了。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看哪!他们已经都成为新的了!’(林后五13-17,另译)

 前一篇信息我们题起,基督的爱如何成为我们的激励,成为我们的约束。并且当我们摸着主的爱,主的爱来约束我们的时候,在我们这个人身上就产生了一个断定;断定从今以后,我这个人不能再为自己活,乃要为主来活。

 我怎么来为主活呢?乃是借着死而复活来为主活。我这个人的生活里是满了死的,我这个人的生活里,也是满了复活的;死在我身上不断的发动,生在我身上也不断的发动。

为主活,就是为教会活

 哥林多后书五章十三节说:‘我们若果颠狂,是向着神;若果谨守,是为你们。’然后十四节接着说:‘原来基督的爱约束了我们。’为什么我要谨守呢?是因为基督的爱约束了我。这个约束就是十三节的谨守,而这个谨守就是为着教会(你们)。然后,这个约束带来一个结果,就是十四节末了的‘乃是向着为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也就是这个约束叫我断定 ─ 我必须是一个向着那替我死而复活的主而活的人。

 你如果把这三句话联起来,你就能领会,为主活就是为教会活。

 保罗在这里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断定,当我们为主活的时候,就是我们为教会活的时候。我们如果不是一个为教会活的人,我们就不可能是一个为主活的人;我们若是要为主活,就定规要为教会活。只有当我们为教会活时,我们才能为主活;只有当我们为教会活时,那个为主活才有实际。

 今天何等的可惜,有许多的弟兄姊妹都用这节圣经,却很少有人领会到底保罗的负担在那里。保罗的负担不在于为主活,保罗的负担乃是在于为教会活;保罗的负担不在于我这个人成为一个为主活的人,保罗的负担乃在于我这个人成为一个为教会而活的人。

 今天,在我们里面应该有一个非常重的感觉 ─ 主就是教会;教会就是主。

 我不是说主的身位就是教会,而是说主在教会里来运用祂的主权。如果没有教会,这位主就不完全。主自己向着教会作万有的头;如今祂乃是借着教会,将祂自己彰显出来,借着教会,显出祂是一位实实在在的主。所以如果你要为主活,你这个人就必须是一个为教会而活的人。

为教会活乃是联于祂的死

 然而,为教会活是联于死的。十四、十五节说:‘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祂替众人死,是叫我们这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我们众人已经都在主的死里死了,也都在主的复活里复活了,是这个死产生了这个活;所以你若要有这个活,你就必须要有这个死。

在教会生活中经历死

 说到死,大多数的基督徒只领会,“我要为主活,我就必须死;我若不死,我就不能为主活。”但是一题起为教会活,我们直接的反应就是工作而不是死。我们一题起教会,就是多少人,有多少聚会,如何带聚会,如何传福音,如何照顾,如何叫人数增加,如何劳苦,如何把晨更建立起来。很少有人会有这样的领会:为教会活,乃是联于死的;教会乃是叫我们这个人死的地方。

 就着主那一面来说,教会是彰显主、见证主的地方;就着我们这一面来说,教会是一个屠宰场,是屠宰人的地方。这话听起来好像很粗,但是我在教会生活里数十年了,我有一个很深的体会,如果一个人愿意经历最痛苦的死,就应该过教会生活,因为教会就是一个叫人死的地方;而且不是痛快的死,乃是长久受苦的死。

经历死是圣灵的工作

 在跟随主的路上,你若愿意死,你才能经历复活。一个真正的活,是从死里出来的;一个真正的死,是在教会生活里出来的。在教会生活中多年了,慢慢的,我对一些属灵的事,对一些所谓生命的长进,都没有什么信心,因为有些弟兄在教会中数十年,看不出他们有什么长进,也看不出他们有多少的生命。

 我倒是对这个死有信心。你如果能在教会中死,我知道那是一件圣灵的工作,就如以利沙伯对主耶稣的母亲马利亚讲的话一样 ─ ‘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路一42~43)换句话说,我知道你这生活是从哪里来的,乃是圣灵带给你的。圣灵把你带到教会生活里,圣灵把你带到教会生活里来经历死。是慢慢的,一次又一次的,叫你这个人成为一个满了伤痕的人。

要为主活,就要为教会死

 今天人的难处,就是只有一个理论的基督。在理论里为主活,在理论里一切为着主。很少有人认识这一个为着主,就是为着教会。很少有人认识这一个为着替他死而复活的主活,就是为着教会谨守而有的死。你们青年弟兄如果在这一点上没有看清楚,你绝对活不下去。

 你要认识,当你为主活的时候,就是你为教会活的时候。你如果没有为教会活,你就没有为主活,你为主活的实际,乃是你为教会活。并且为主活,是因着死而有复活;为教会活,也是因着死而有复活。一个没有在教会里死的人,不可能在教会里活。一个人如果想在教会里活,就定规必须是一个在教会里死的人。

教会是有权柄的,是属灵的

 教会怎么能叫你死呢?有两个主要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教会是有权柄的。权柄是没有理性的,是不讲理由的。教会既然有权柄,这权柄就能叫人死。但是一个正常权柄的运用,不是仅仅叫人死,而且是叫人死而复活。换句话说,不是死了就完了,死了还得活过来。一面说,教会是一个不合理的地方,为着叫我们死;另一面说,这个死却又是为着叫我们复活。

 第二个原因,教会是属灵的。一个正常的教会,一定是属灵的。一个教会,不应该是投票表决的地方,而应该是一个有圣灵主权的地方。既然是属灵的,就没有对错,完全是灵里的故事。

惟有联于死,才有活的实际

 所以,当有年长弟兄请你接受一个负担去服事某专项时,你经过了多方祷告,把拟订的计划拿去给他看。如果他说:“这是工作,不行!”我请问你,这时候你死不死?如果你就此不干了,那你就真的死了。如果他说你懒惰,光会祷告,我盼望你能不辩驳,而能说,“阿们!我是懒惰!我得殷勤!”如果你殷勤了,弟兄却又说:“你事奉主有热心,没有智慧!你把这个人碰伤,又把那个人碰伤!”这时候,你还必须说,“阿们!我以后要有智慧!”然后你就不讲话了。你一不讲话,如果他又说你是玩小聪明,你还得说,“阿们!我又玩我的小聪明!”这个就是死。一个死了的人,是不会为自己争辩的。若是你还有“冤枉”或“自怜”的感觉,就证明你还没有死;而没有死,就没有复活。

 弟兄姊妹,不要以为我是随便说的。教会既是属灵的,又是有权柄的,就没有对错的问题,也没有讲理不讲理的问题。如果以后你们碰到这样的事,都要以我今天的话来题醒自己,都要说,“阿利路亚,感谢赞美主!我若要为主活,我就得为教会活,我就得联于死。只有联于死,才有活的实际。”

 所以我们在跟随主的时候,一定要学习,不要说是非,分对错,论好坏,不要有闲言闲语。你要认识,所有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叫我们死,也是叫我们复活,这个复活就能叫我们有十三节那里所说的“谨守是为你们”。如果这个复活在我们身上没有成为实际,我们这个人就没有可能是一个为着教会而谨守的人。只有在复活里的人,才懂得什么叫作为教会谨守。

教会生活叫人死,也叫人活

 弟兄姊妹,你们看我讲这么轻松的一篇道,这个过程却叫我流了不少的眼泪。没有一个地方比教会更能叫人流眼泪,没有一个地方比教会更能叫人伤痛,教会是一个叫人死的地方。

 然而,教会也是一个叫人复活的地方。一个不在教会生活里的人,不可能领会什么叫复活。一个人若是要认识什么叫复活,总得在教会生活里。只有在教会生活里的人,才知道复活,因为复活是从死的限制里经过,而且突破。如果你这个人从来没有经过死的限制,在你这个人的身上就不可能有复活。

 我愿意在教会中作个死了的人 ─ 遇见合理的,我死,不合理的,我也死;为难,我死,顺心,我也死 ─ 我也愿意借着教会生活,成为一个复活的人。我不是在教会中作一个玩票的人。这就是保罗作人的实行。这个教会的实行是高的,也是一个凭信心、不凭眼见的人最高的实行,就是在教会中被宰杀,然后借着教会生活有复活的经历。

作一个为教会活的人

 今天,基督徒遍地都是,但被基督的爱约束的人,真是寥寥无几。而能为着主,为着教会,把自己置于死地,好让复活的大能显出来的人,更是稀少。我们真需要仰望主的怜悯,叫我们作一个为教会谨守、为教会死的人。甘心乐意把自己置于死地,好在教会生活中成为复活的人。今天,在主的恢复里,就需要这样有操守、肯受约束、不为自己、不顾自己,而为教会活的人。──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