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十八篇 纯一、清洁的心

 

 读经:

‘所以我们从今以后,不凭着肉身(外貌)认人了。虽然凭着肉身(外貌)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祂了。’(林后五16,另译)

人看外貌,神看内心

 在中国有一句成语,“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就是说,一个人将来如何,只要看他现在如何。

 在西方也有这样的一句话,“每一件事都有一个橱窗(show window)”;意思就是,你要看一个人如何,只要看这个橱窗。譬如说,你到一个人家里去,看见袜子在饭桌上,衣服在地上,皮球在梳妆台上,你就知道这个家是一个没有治理的家。你若是看见一个人经常衣冠不整,头发不梳洗,你就知道这样的人是一个松散的人。这说出外貌的确有讲究,一个人如何,的确是可以从外貌来看的。

 那么,为什么保罗要高呼“从今以后不凭着肉身(外貌)认人了”?因为保罗这一个外貌认人的“认”字,是一个“在经历里的认识”。这里有一个非常基本的点,就是主对撒母耳所说的一句话,说:‘耶和华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撒上十六7)保罗所以不凭着肉身(外貌)认人,乃是因着他知道他不一定能把人的心看透。

 这样看来,我们到底能不能凭着肉身(外貌)看人呢?我要这么说,“好像可以”。但是你一定要认识,神看人与人看人有一个基本的不同 ─ 人是看外貌,神乃是看内心

用纯一、清洁的心与神配合

 一面来说,我们要感谢主,在教会生活中没有压力,没有一个人可以凭着肉身(外貌)看人。但另一面,我们若要在主面前成为一个蒙保守的人,却需要有一些条件;我们这一个人要成为一个主所用的人,还是要有一些实行的。

 到底我们怎么能成为一个在主面前蒙保守的人?在这里有没有人的配合呢?我不敢说没有配合,我也不敢说有配合,因为主的确是万主之主,连我们的心也都在祂的手里,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所以我们没有一个人在这件事上太有把握。

 但起码我能这么说,耶和华神看人是看内心,所以你要用你的心来与主配合;而你的心如何你知道。今天我可以不凭着肉身(外貌)看你,因为我不知道你的心;但是主知道你的心,主知道你的心到底在那里。你这一个人将来的功用在那里,也是根据于你的心。

 你不要有一个错误的观念:我这一生跟随主完全是主的怜悯。如果你要说这句话也可以,不过还要加一句:“我这一生跟随主完全是主的怜悯,祂赐给我一颗清洁的心。”你来跟随主,不要停止在“完全是主的怜悯”上,你要停止在“心”上。你要说:“我能这样一生跟随主,我能这样一生讨主的喜悦,完全是主的怜悯,因为祂赐给我一颗清洁的心。”

 我们这个人将来如何,今天人不能凭着外貌来看。譬如说,今天你们看我这个人,好像功用有点显出来了。但是弟兄姊妹,你千万不要凭着肉身(外貌)看我,因为连我自己也常是恐惧战兢的,知道若不小心得罪了主,我就废掉了,就完了。我也懂得什么时候人一聪明,一有拣选,一放肆,也就完了。我们这个人的“心”还是最重要的。我们的心总得在主面前一直不断的蒙怜悯,是纯一的、是清洁的。

清洁的心

 什么是一颗清洁的心呢?就是在主之外,什么都不要,在主之外,什么都不爱慕;只要主,只爱慕主的显现,只盼望讨主的喜悦;这样的心是一颗完完全全向着主的心。

 在事奉主、愿意跟随主的人身上,常有许多的试探。在弟兄们的身上,有许多的试探,譬如说,如何把道讲得好,如何使工作有果效,如何在教会中被人看重……等;在姊妹们的身上,也有许多的试探,譬如说,如何被前面弟兄宝贝,如何能够让自己身边围着一些姊妹们,如何能够成为一个帮助姊妹的人……等。这些似乎都是好的,但是这些都会成为试探,叫我们的心不清洁。

 一个清心的人,他在主面前很简单,就是除了主之外,他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考虑。在他这一生里,只要主自己,只要求主的喜欢。这样的人,在主面前就是一个心清洁的人。这一个就是主保守我们,引导我们,祝福我们的根据。

 所以,你这个人是否蒙保守、蒙引导、蒙祝福,乃是根据于你这个人的心是不是一颗清洁、单一、纯洁的心。如果你的心是单一、纯洁的,主自然会祝福你。

有清洁的心,才有属灵的窍

 许多时候,我们看到有些人在属灵上很开窍,我相信他们的心必定是纯一、清洁的,因为属灵的窍也都是根据“心”。一个人的心向着主是干净的,他在属灵上就自然是开窍的;一个人的心向着主是单一纯洁的,他对属灵的事就自然有领会。有的人长进得非常快,因为他有一个属灵的领悟力。为什么他有属灵的领悟力呢?因为他的心向着主非常的干净。

有清洁的心,才有智慧

 甚至连一个人聪明不聪明,也都是根据于这一个人是不是有一颗纯一、清洁的心。许多时候我们看起来很平庸,看起来不够那样的有智慧,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向着主的心不够清洁,不够干净。一个人若向着主纯洁、单一、干净,这一个人定规会是一个有智慧的人。

 聪明是包含在智慧的里面。一个聪明的人不一定有智慧,但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一定聪明。今天一个人若向着神有一颗清洁的心,因着他这样的清洁,他就成为一个敬畏神的人;因着他敬畏神,他这个人就成为一个有智慧的人;因着他有智慧,当然他就是一个聪明的人。

 一颗清洁的心,会带给我们一个属灵的认识;一颗清洁的心,也能叫我们成为一个有智慧的人;因为‘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九10)

有清洁的心,才有动力

 还有,为什么许多时候,许多属灵的事对我们总是好像不那么开启?说不知道,我们又知道;说知道,又知道得不透。说我们不能服事教会,我们也能;说我们服事教会,却服事不出个样子。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把自己摆进去,什么都不顾,只为着教会。但是为什么到后来某一种的果子却结不出来呢?我要说,还是“心”的问题。

 前些日子,我听一位姊妹说,“这个训练结束之后,我就去教书,教书之余,我就来服事翻译。这样,我也有个很好的职业,我也能服事主。”这就说出这个人不清心。你要注意,在我们这个人最爱主的时候,我们的心还是有问题的。这就是为什么教会建造不起来。

 我们爱主没有问题,我们的启示没有问题,我们的摆上也没有问题,就怕我们的心不够纯一、清洁。我们里面的打算是不尽的,计划也是不停的。我们里面是不断的在替自己找出路,我们总盼望我们这个人无论在那里,都能成为一个有出路的人。

 很少有人能够到主面前说:“主阿,如果你要我去死,我就死;如果你要我活,我就活,如果你要我去乡下,我就去乡下;如果你要我留在都市,我就留在都市;如果你要我放下职业,我就不带职业;如果你要我带职业,我就去带职业;如果你要我去卖面,我就去卖面;如果你要我作经理,我就作经理;我除了你的旨意之外,我什么都不要。”

 弟兄姊妹,我愿意和你们说这样的话,很少有弟兄姊妹有这样一颗心。因着没有这样的心,我们才不够有动力;在我们来服事主时,我们身上总好像缺少了什么东西。

 有人说,我们都是那有一千两银子的,所以我们的动力不够。弟兄姊妹,我不信这样的说法。然而我绝对相信,当一个人的心完全摆在主那里的时候,能力一定来,动力也一定来。

有清洁的心,才能不凭着外貌认人

 今天我们凭着肉身(外貌)认人,来把人分类为:这是作出口的,那是作治理的,这是照顾人的,那是办事务的……,这也都是因为我们的心在主面前有了问题。

 为什么保罗有这个把握“你不要凭着外貌认人”呢?因为保罗知道,神看人的时候,不是凭着外貌,乃是凭着内心。我们若要作一个不凭肉身(外貌)看人的人,我们这一个人就必须是一个心对准神、单一纯洁要主的人。如果我们不能单一纯洁的要主,那么,这个肉身(外貌)就要把我们显出来;我们这个肉身(外貌)就是我们这个人。只有在心里单一纯洁要主的人,他的肉身(外貌)才能不把他这个人显出来。

清洁的心出于敬虔和谨守

敬虔和谨守

 如果你要有一颗纯一、清洁的心,当你来实行你的生活时,你必须操练两件事情 ─ 一个是谨守,一个是敬虔。你的心如何,是在你的敬虔和谨守上生发出来的。一个真正心里向着神,除了神之外再没有贪求的人,这一个人身上定规有这个特点:他是一个敬虔的人,也是一个谨守的人。你怎么知道你的心向着神是干净的?就是你这个人必定是一个敬虔和谨守的人。

 我记得我还不到二十岁的时候,我起来爱主,那个时候蒙神的怜悯,给我一颗非常敬虔的心。每当在聚会中,几乎每一个弟兄讲的道都叫我得着帮助。即或有弟兄告诉我,有些道只是乱喊、乱讲一通,我还是觉得得了帮助。为什么我得帮助呢?因为我这个人是一个敬虔的人,是一个谨守的人。

 任何弟兄站起来为主说话,我坐在那里听,没有批评,没有论断,没有分析合我的意或不合我的意。我都是求问主:“主阿,你今天要借着这位弟兄再对我说什么?”我这个人在主面前,好像是一个人人都可帮助的人。这一个“人人都可帮助”是从那里出来的呢?是从敬虔和谨守里出来的。我可以说,这数十年来,一直到今天,我还蒙神的怜悯,是一个敬虔和谨守的人。

 我能向你们作见证,许多时候我听你们在那里说一点话,我都得着帮助;许多时候我听见你们的一点见证,我都得着帮助。照说,你们是在这里受训的,我是在这里施训的;并且你们的年纪比我小,你们的经历也比我少。但是当你们在那里说一点话,或者私下有一点交通时,我常常觉得这一些话是对我说的,这一些话是来应付我的需要的。为什么这样呢?因为我这一个人在神面前是一个敬虔、谨守的人。

在属灵上敬虔,在生活上谨守

 如果你愿意作一个心单纯的人,首先你要学的,就是谨守和敬虔。在教会中最破坏教会、最破坏你自己的,在属灵的一面是不敬虔,在生活的一面是不谨守。如果你是一个敬虔的人,在属灵一面,就会非常蒙保守;如果你是一个谨守的人,在生活一面,你也能蒙主保守。

 当你的心单一纯洁的向着主的时候,你要认识你这个人必定是一个谨守的人,你也必定是一个敬虔的人。因着你是一个敬虔的人,所以在许多属灵的事上,你就蒙保守,叫你不敢出主意,不敢有把握,不敢把持,不敢武断。也因着你是一个谨守的人,所以你在生活上就小心翼翼的,惟恐你的生活拦阻了你和主之间的关系。这样,你的心就被保守在纯一、清洁里。

 弟兄姊妹,在属灵的生活里,你要作一个谨守的人;在属灵的事上,你要作一个敬虔的人。你们千万不要把属灵这件事看得平常了;也就是说,在接触属灵的事时,我们这个人不能缺少敬虔;在属灵的生活上,我们不能缺少谨守。

 在属灵的事上,一个最大的忌讳,就是把属灵的事看得平常了。譬如说,从前你上班作事时是管财政的。当你管帐的时候,每天开帐、写帐、收帐。现在你过教会生活,你管圣经、读圣经、解圣经、抄笔记、交笔记。若是在你的感觉里,这两种生活都是一样的,这就是没有敬虔了;只不过以前你是干那一行,现在是干这一行的就是了。

敬虔和谨守都是联于心

 你要作一个在属灵的事上是敬虔的人,你也要作一个在生活上是谨守的人。这两者都是联于你的心。你的心到底如何,就问你的心是不是敬虔的,你的生活是不是谨守的。你如果是一个敬虔、谨守的人,你的心就很容易单纯;如果你不是一个敬虔谨守的人,你的心就不容易单纯。

 我们在教会中服事久了,慢慢的,我们就会觉得自己有特权。好像因着我们已经蒙恩多年了,已经全时间了,或者已经共同追求过了,我们就有特权了。我们就用这个特权叫弟兄姊妹们一定要守晨更,而自己却常以太累为理由,不守晨更。

 弟兄姊妹,这不是累不累的问题,这乃是证明我们的心不干净,我们把事奉当作一个事业来搞,因此我们就慢慢腐化。这个不够干净就叫我们失去了敬虔,叫我们失去了谨守,叫我们把主所量给我们的变作一个特权。弟兄姊妹,你若是这样,我保证所有你带出来的果子,都不会是象样的。我还没有见过一个在敬虔上没有操练的弟兄,到后来主还能用他的。

清心的人与清心的人交通

 一个有纯一、清洁的心的人,就着个人一面,他有一个敬虔和谨守的生活;就着团体一面,他有一个正常的交通。

 一个人的交通常常证明他的心如何;所谓物以类聚,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自然就联于什么样的人。发财的人,就联于发财的人;爱出风头的人,就联于爱出风头的人。搞头脑的,就找搞头脑的;搞世界的,就找搞世界的;搞前途的,就找搞前途的。你一定要注意,你交通的对象是谁,就说出你这个人的心在什么地方。清心的人总是和清心的人在一起,不清心的人总是和不清心的人在一起,你的交通就证明你的心在那里。你的心是否干净,要问你到底和那些人在一起有属灵的交通。这一种的交通就断定你是谁;如果你所交通的弟兄姊妹都是在教会中尽功用的、爱主的,都是爱教会、愿意好好读主话的,也都是共同承担主托付的,那你自然就是一个清心的人。

 求主怜悯我们,盼望每一个有心的人都蒙主保守,盼望每一个有心的人都能成器,都能成为清心爱祂的人,蒙神祝福,并成为教会的祝福。──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