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十一篇 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

 

 读经:

哥林多后书六章一至三节(另译)

6:1‘我们与神同工的,也劝你们,不可徒受祂的恩典而失去目标(目的)。’

6:2‘因为祂说:“在悦纳的时候,我应允了你。在拯救的日子,我搭救了你。”看

  哪!现在正是最纳悦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

6:3‘我们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依和合版另译)

与神同工

 使徒保罗说:‘我们与神同工的,’(林后六1)当我们一谈到“与神同工”,很自然会有一个观念 ── 神有一个工作,我们也有一个工作,而我们的工作应该配合神的工作;既然神的工作是要得着人,所以我们就到人的身上去作工 ── 这样的观念,叫我们不知不觉的成为一个“作工”的人。然而,这里的原文意思并不是说,“我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所以你们就是我工作的对象”;这里的意思乃是,“我乃是活在与神同工的里面”。所以我们把“我们与神同工的”翻作“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

 这就说出,今天我是一个与神同工的,我就有一个与神同工的生活,我就活在与神同工的情形里。神所要的,就是我所要的;神的心意,就是我的心意;神的目的,就是我的目的。我与神有一种的联合,我的生活是联于神的旨意、目的、和计划的。我这样的生活是因着我和这位神联合而自然形成的,我在人身上的劳苦,是我以“神”为中心而产生的一种结果。

“与神同工”是因,“得着人”是果

 接下来,保罗继续说:‘也劝你们,不可徒受祂的恩典而失去目标(目的)。’(林后六1)保罗因着有一个与神同工的生活,所以他就来劝人;因此这个“也劝你们”,是一个果,而不是一个因。为什么保罗要特别强调这一点?因为我们作工的人常错把许多人事物当作一个因,而不是一个果。我们的事奉上都是以人为中心,而以神为果──我们总是盼望到人身上去作工,作到一个地步,把人带到神那里去。然而,保罗在这里的见证乃是以神为因,以人为果。换句话说,人不是他的中心,他所看见、所领受的启示与异象,才是他生活的中心,这启示和乃是控制了他这个人的生活,叫他成为一个与神同工的人。

因果倒置,就不能结果子

 你要注意,有一个正常的因,才能产生一个正常的果,不要本末倒置。今天在教会中劳苦的人不少,出代价的人不少,拚进去的人也不少,但是无论怎么样劳苦、拚命、出代价,奇怪的是,它总是结不出果子。为什么结不出果子?因为他是以因(与神同工)为果,以果(得着人)为因,所以就不能结果子。

 教会的见证来到这里已经数十年,有些地方人数仍无显著的增长,这么多年来,有些地方还是维持一百人、两百人的聚会。一面,我非常尊重主在这里的众教会中间所作的,这里的众教会的确老练、丰富,生命度量上没有问题,如果有任何假使徒一到这里来,马上就会被试验出来。任何人若想欺骗这里的教会,想来作另外一个工,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里的教会,在生命上练达,在属灵上丰富。

 但从教会的扩展与生命的繁殖这一面来看,不知怎么回事,教会好像老了,生不出儿子来。为什么生不出来?基本上,我们常是本末倒置,我们和神的关系不一定那么清楚,和人的关系倒是非常清楚。我们常在人身上花工夫,花来花去,却不知把人带往那里去,人也不知往那里跟随,结果两人就一同掉在坑里。这样的服事就无法产生出生命的果子。如果我们因果倒置,把服事人当作我们的目标,我们就不能成为一个“与神同工”的人。

“与神同工”重于“也劝你们”

 保罗说,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While we are co-laboring with God),也劝你们。保罗的意思似乎是说,我在与神同工的里面,因着领受从神而来的负担,所以我“也”劝你们。换句话说,“与神同工”的比例应该重于“也劝你们”。

 为什么?因为有些弟兄姊妹在事奉的时候,神的比重很轻,人、事、物的比重却很重。他们花费许多时间、力量在外面的人、事、物上,却花很少的时间、甚至花等于零的力量在神的面前。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在基督教里作工的人,而不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

活出与神同工的实际

 如果我们要成为一个“与神同工”的人,我们就必须认识神的旨意、神的目的、神的计划、神的经营、神的行政和权柄、以及神所要产生的见证。这一切必须牢牢的控制我们这个人,必须活活泼泼的成为我们生活的实际,叫我们服事的时候不是作工,而是有一个与神同工的实际。我们想成为一个“与神同工”的人,就必须先有这个基本的认识。

 今天“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这句话很难应用在我们身上;好像我们也出代价跟随主,也拚命把自己摆上去,但却不敢讲“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为什么?因为我们心里明白,有时候我们在劳苦作工的过程里,与主并没有维持上好的关系,反而与工作产生了亲密的关系。

 所以当我们要作一个与神同工的人,我们必须领会,我们必须有一个与神同工的生活,借着这个生活,自然就会产生一个结果,就是在人身上开始下功夫。

 正如保罗一开头所说的这段话,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也来劝你们。换句话说,“与神同工”就是我们要认识神的旨意、目的、计划、经营、行政、权柄、和见证,而我们的生活乃是活在神这一切的丰富里,然后从我们身上流露出来的,就是“劝你们”,劝你们不要徒受恩典而失去目标(目的)

不可“徒受”恩典

 “徒受”的意思,就是没有意义的接受,也就是说你接受了,却失去那个接受的目的。简单的说,“你得了,却是白得”。如果你要接受一个东西,你必须要有一个目的、有意义的接受。神的所有祝福和恩典,目的都是为着将我们引到神的旨意里去。你不能光说,我有主的恩典;你不能光说,我有主的救恩;你不能光说,我有主的救赎;你也不能光说,主引导我、主供应我、主安慰我、主刚强我,主在我身上成就了一切的祝福。你不能仅仅这样;这就是这里所说的“你不可徒受祂的恩典”。你要看看,到底你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有没有把你带到一个目标里。如果没有,那么这一切主在你身上所作的,都叫作徒受恩典。

 譬如说,我们在这里有训练,我这与神同工的也劝你们,亲爱的弟兄阿,你们不可徒然接受训练。换句话说,这个训练是有目的、有目标的。你不能天天来参加训练,却失去目标。弟兄们,请问你到底为什么要参加训练?你为什么要把职业辞了,把学业停了?你为什么要花一年的时间,接受这样的训练?我又为什么要在这里,天天讲得满头大汗?我为什么有这样的负担,花这么大的力气?年长的弟兄姊妹又为什么要摆上许多的财物?弟兄们,这一切难道只是为着训练而已?不。这个训练的目的,乃是要产生出一个实际来达到一个目标的。

一切恩典的经营都是有目标的

 弟兄姊妹,你可以试着回顾以往所经过的这一切事,到底这些经历有没有把你带到一个目标里?如果没有,那么你所作的这一切,就叫作“徒受”。如果今天是因为前面弟兄认为我有生命、有口才、有知识、会用灵,而来训练你们这些爱主的青年人。那么,让我告诉你们,连我也没有目标。我来这里训练是有目标的,我的目标就是“让自由的灵,引我们到地极”。

 就着远程的目标来说,主要借着台湾这个苗圃,在全球各地兴起许许多多的教会来;就着近程的目标来说,就是盼望你们个个能在灵里有把握。我没有负担到这里讲道给人听,我来这里训练是有目标的。这个目标就是要在这里产生一班人,他们对属灵与生命的事认识是清楚的,真理是有根基的,经历是丰富的,灵是刚强的,奉献是绝对的,这一班人在神面前是能够成为有用的器皿的。

不徒受恩典而失去目标

 保罗说,一个与神同工的人,他有一种的生活,就是与神同工的生活。当他这样生活的时候,他就有一种的流露,这个流露就是“劝你们”,劝你们不要徒受恩典而失去目标。原来主在我们身上一切的带领,一切恩典的经营都是有目标的。主在我们身上每一步的引领,都是为着一个荣耀的目标,而我们必要活在这个目标里。如果我们有这样的认识,我们就不会只接受祂的恩典而失去目标。

 然而,这些都不是我们原有的观念,我们常以为我们接受主的恩典,我们就能越来越长进。生命长进后就能成为同工,坐在前排,并讲道给人听,甚至能从到处开特会,一路直到国外。如果这就是你的目标,那么,原谅我这么说,你这个事奉神的人真是一文不值。主所要用的人,绝不是这样的人;主所要用的人,乃是与神同工的人。

正确的目标 ── 要神所要

 一个正确的目标是:主要教会,我也要教会;主要教会兴起,我也要教会兴起;主要祂的见证刚强,我也要主的见证刚强;主要全地满了祂的荣耀,我也要全地满了主的荣耀。我这个人乃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我的生活乃是与神同工的生活,神的旨意、目的、计划、经营、行政、权柄和见证,控制了我的一生。

 当我有这样的生活,以神的眼光来看全地的时候,我们整个人就都要改变了。

 有时候,你们问我一些问题,都是不关乎见证,不关乎神旨意,也没有神的经营,也谈不上目标的一些鸡毛蒜皮问题,我里面总觉得很纳闷。譬如,有位弟兄问:“全时间后,该怎么办?”我就想,你们管这些干什么?我盼望你们只管好好的爱基督,爱教会。主如果给你一个带领,不要带职业,你就不要带职业;主如果给你一个带领,叫你去带职业,你就去带职业;如果主叫你成家,你就成家;如果主叫你回学校,你就回学校;主怎么带领你,你就怎么跟。

 如果你有这样一种生活,你就能起来作见证说:“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神所要的,就是我所要的,我的生活被控制在神所要的里面,我这个人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

学习信托主的带领

 弟兄们,我们千万不要去注意那一位弟兄将来有盼望,那位弟兄表现良好,将来会不会被印证出来全时间,自己够不够显明等这些事。弟兄们,没有一个人知道那人将来如何,甚至连主自己也不肯讲 ── 有一次当约翰靠在主耶稣的胸膛里,彼得看见了就不高兴问主说:‘主阿,这人将来如何?’(约廿一21)主就对他说:‘我若要他等到我来的时候,与你何干?你跟从我罢。’(约廿一22)

 弟兄姊妹,我们跟随主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花样?我们为什么不能信托主的引导?为什么不能照着主的带领往前?为什么不能百分之百的向圣灵负责?为什么不能告诉主说,“主阿,凡是你所说的,我都阿们”?为什么不能在主面前有一个心志,“主阿,即使我的一生艰苦,好像什么成就都没有,没有一个人瞧得起我,也没有一个人印证我是同工,但当我到你那里的时候,我却能见证,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四7~8)”?

 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我们开头起来跟随主时,我们就懂得什么叫作向圣灵负责,也懂得在祂的主权下过正常的教会生活,教会的丰富自然就能流露出来。

神的带领有祂的目标

 保罗说,“也劝你们”。劝你们什么呢?不是劝你们奉献钱财,或劝你们爱主;乃是劝你们不可徒受祂的恩典,而失去了目标。哥林多教会阿,你们有没有看见,你们为什么得救?你们有没有看见,主为什么给你们口才、知识?你们有没有看见,主为什么给你们丰富的财物?你们有没有看见,主为什么把保罗给你们,把亚波罗给你们,把彼得给你们?你们有没有看见,主为什么在你们身上有这么多的带领?因为主在教会中有祂的目标。你们不要光在这里接受恩典而失去目标。

 我们要常常彼此题醒:“我们的目标何在?”弟兄姊妹,你们若光接受恩典,却把目标丢掉,到后来,你们的生活范围就会变成一个很可怜的属灵世界。在这个属灵的世界里,人所注意的不是基督,而是注意谁的道讲得好,哪个聚会有供应,怎么传福音人才能得救,怎么才能成为同工、长老、使徒。

 在属灵的世界里,也有许多和属地世界类似的事物。在世界的每个网络里都有它自己的一套;而在属灵世界的这一面,照样也有相仿的一套东西。你不要让这一套东西将你虏去,而忘记了目标。

 所以保罗有一个负担:我是一个活在与神同工里面的人,我是一个以神的旨意控制我的生活的人。当我这样的与神同工的时候,我就来劝你们,劝你们不要仅仅接受恩典,却把目标失去了。

 这一个就是与神同工最基本的看见。你要作一个与神同工的人,你就必须有这样一个基本的看见与领会。否则你就很难作一个与神同工的人。

最悦纳的时候 ── 恩典带进新造

现在正是最悦纳的时候

 保罗说,你不要失去了目标,因为主说:‘在悦纳的时候,我应允了你。在拯救的日子,我搭救了你。看哪!现在正是最悦纳的时候。’(林后六2)这里说出,就着神的经纶来说,现在正是最悦纳的时候。

 路加福音题及“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的“悦纳”,也就是哥林多后书六章二节“最悦纳”的悦纳。“悦纳”的意思不仅是“我喜欢,我接受了”;它更有一种的倾倒、说不出来、更满足的喜乐,这个就是神心所要的。

 今天我们在这个新约的时代,我们需要看见神的目的、旨意、计划和神心所要的,都在这一个“时候”出来了。这一个“时候”就是教会产生的时候,就是教会成为神居所的时候,就是教会来彰显神荣耀的时候,就是教会在地上成为金灯台、成为主见证的时候。

一个最蒙悦纳的事奉

 保罗所以这样说,乃是根据他前面说的“馨香之气”。我们事奉神的人乃是馨香之气,这馨香之气能够叫人死,也能够叫人活。我们这个馨香之气是有内涵的,我们的内涵完全是灵,不是字句;是基督,不是自己;是职事,不是工作;是凭信心,不是凭眼见。这是一个劝人与神和好的健康的事奉,使人不在旧造里凭外貌论断人,乃是在新造里看基督。这一个事奉就是这里的“最悦纳”。

 照着神的旨意,旧约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乃是新约的时代、灵的时代。在灵的时代里,无论你是谁,你的相貌如何、你是何种阶级、你有无才干、你的财产有多少、你是高贵或是低贱,人人都可以在神面前蒙到至高的恩典;因为现在就是“最悦纳”的时候。因此保罗说,‘所以,我们从今以后,不凭着外貌(原文是肉体)认人了’(林后五16);我们这样的事奉,才是最蒙悦纳的事奉。

恩典带进新造

 不仅这样,这个恩典会叫你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使你脱离旧造而进入新造。旧造无论有多好,它不过是神的智慧和神的手所产生的结晶;而新造乃是神的自己、神的生命流露出来的结果,也是得着神生命、经历神生命的一个结果。

 在新造里,你就能懂什么是“现在就是最悦纳的时候”。现在有一个新造的见证,有一个新造的彰显。如果你凭着外貌,神要说“算不得什么”;算得数的,乃是“你现在是一个新造”,你有新造的荣耀。神性一切的丰盛和人性一切的美德都在你的里面,为要成为你的实际。

成为一班最蒙悦纳的团体见证

 这不仅是个人的见证,更是一个团体新造的大见证。这个见证,正是这里“最悦纳”的时候所彰显出来的。神所要的,这个时候出来了;神所愿意的,这个时候彰显出来了;神所盼望的,这个时候得着了;就是我们在新造里的时候,神就能得着这个荣耀。

 弟兄姊妹,你若要作一个与神同工的人,首先,你必须认识,今天我们是活在最被悦纳的时候,今天我们是在一个最被悦纳的境界里。在这个境界里,我们所有的一切都能在新造里经历被神悦纳、被神拯救。这就是保罗在这里的负担。保罗说,“当我们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们就劝你们:不要徒受神的恩典而失去目标”(林后六1)。神在我们们身上一切的工作,都是有目的、有目标的。

 主说:‘在悦纳的时候,我应允了你;在拯救的日子,我搭救了你。看哪!现在正是最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林后六2)今天最被神悦纳的乃是我们,我们是一班人不凭外貌的人,是一班成为新造的人,是一班有托付的人,是一班劝人、求人与神和好的人。

 当我们来服事主时,我们常常会感觉自己是一个不蒙悦纳的人 ── 我软弱、我失败、我堕落、我犯罪、我离开神,我的祷告不够多,我是一个不能蒙悦纳的人 ── 常常在我们祷告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个感觉:“主阿,我真是不懂,为什么你愿意爱我?为什么你愿意拯救我?为什么你要我?”

 就在这个时候,主却来说:“因为现在正是最悦纳的时候阿!今天你不是在旧造里,乃是在新造里。”这个新造的团体大器就要在我们一个一个的身上彰显出来。今天我们都要像保罗一样,成为一班有托付的人,我们都能劝人与神和好,也能求人与神和好。不仅我们自己是新造,我们也要把人带到新造的喜乐里。

“与神同工”的实行-不叫人有妨碍

 接着保罗说:‘我们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林后六3)前面第一、二节是有关于基本的看见,接着第三节就说到实行。

人要对

 到底我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的人?答案就在第三节。按着我们天然人的领会,以为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就是不发脾气,不作错事,不再犯罪,走起路来有敬虔的样子,祷告有个特别的姿势,说起话来不苟言笑,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甚至还有人以为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就是头发天天洗,衬衫天天换,领带打得好。我们的领会真是古怪。

 然而,保罗说完“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接下去乃是说到荣耀、羞辱、恶名、美名(8)。这里不仅有荣耀、美名,还有羞辱、恶名。一个事奉主的人可能有羞辱,但是一个事奉主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恶名呢?从保罗所说的“恶名”,我们就看见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并不是一个作法的问题,乃是这一个“人”的问题。

 我们以为,若是我们所作的叫人有妨碍,这职分就被人毁谤了,我们也就得了恶名。但这里的意思,并不是指外面敬虔的外貌,乃是指一个活在与神同工里的人。

凡事都将人带到基督里

 当一个人与神同工的时候,他就成为一个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的人,所有他所作的,都是要把人带到基督里。

 如果捉迷藏能叫人蒙恩,他就跟人捉迷藏;如果玩飞碟能叫人蒙恩,他就跟人玩飞碟;如果跪下来能叫人蒙恩,他就跪下来;如果哭能把人带到基督里,他就哭;如果笑能把人带到基督里,他就笑;如果跳能把人带到基督里,他就跳;如果严肃能把人带到基督里,他就严肃;如果轻松能把人带到基督里,他就轻松;如果责备人能把人带到基督里,他就责备人;如果劝勉人能把人带到基督里,他就劝勉人;如果请求人能把人带到基督里,他就请求人。

 他在凡事上都不叫人有妨碍,每一个人经过他,都要被带到基督里。他不作任何拦阻人到基督里的事,凡他所作的,都必须把人带到基督里。没有一个人经过他,是不能进到基督里去的。这个就是“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

“人要对” ── 免得职分受毁谤

 弟兄姊妹,你这个人究竟是绊脚石,还是基督的踏脚石,当人经过你,是不是能被引到基督里,那就要看你是不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你有没有一种与神同工的生活。

 如果一个人愿意跟随主,却因着我们而不能跟随主,我们的职分就要受到毁谤;如果一个人愿意来就近主,却因着我们而受拦阻,我们的职分就要受到毁谤。这完全在于我们这个人如何的问题,而不是我们行动的问题。

 你这个人如何,你的行动就如何;你不可能人是对的,而行动是随便的 ── 看电影、跳舞、抽烟、打牌、喝酒,样样都来 ── 如果是这样,就着你的行为,你已经够妨碍的了。请问,谁和你看过电影还能得救?谁和你跳过舞还能得救?谁和你打过麻将还能得救?谁和你喝过酒还能得救?这些就是叫人有妨碍。

 你可能要说:“我不是自由的吗?”你当然不是自由的,你不可能是自由的,因为在一切的事上。你必须要有一个心志,就是要把人带到基督里。这不是外面的带领,乃是在于你是不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

 求主怜悯我们,无论何时我们都能见证说:“我这个时候乃是与神同工的时候,我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在凡事上,我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我的职分被人毁谤。”──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