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十二篇 服事主的人应有的生活操练()

 

 读经:

哥林多后书六章三至五节

6:3‘我们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

6:4‘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荐明自己是神的仆人。就如加在许多的忍耐里、在患难

  里、在穷乏里、在困苦里。’

6:5‘在鞭打里、在监禁里、在暴动里、在勤劳里、在儆醒里、在不食里。’

6:6‘在清洁里、在知识里、在长久受苦里、在恩慈里、在圣灵里、在无伪的爱

  里、’

6:7‘在真实的话里、在神的大能里、借着义的兵器在左在右;’

6:8‘借着荣耀和羞辱,借着恶名和美名;似乎是诱人的,却是诚实的。’

与神同工的生活

 哥林多后书六章一节说,“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这句话概括六章至九章的内容,这几章都说到当一个人与神同工的时候,他这个人如何,他对教会有什么盼望、有什么带领。这个与神同工的人对他在教会中所有的行动,他里面深深的认识,与神同工不是一个身分的问题,乃是一个行动的问题。他看见了主今天在地上不断的行动、工作,而他的所行、所作,就是根据他的看见。这叫我们看见,与神同工不是一个身分的问题,乃是一个生活的问题。

 “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这个“当……的时候”,就说出我们有一种的生活。譬如说,“当我吃饭的时候”,“吃饭”就是我那个时候的生活;现在“当我释放信息的时候”,“释放信息”就是我现在的生活。所以保罗说,我是个与主一致的人,主的行动、主在教会中的负担和带领,也就是我的生活。

 从六章一至十节我们看见,当保罗与神同工的时候,就劝人不可徒受恩典而失去目标;他也题醒自己,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他更在各样的事上荐明自己是神的仆人,就如在许多的忍耐里、患难里、穷乏里、及困苦里。所以当他与神同工的时候,也就是他在许许多多经历里的时候。

 如果你换一个角度,这样来读这段经节:“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就在许多的忍耐里;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就在患难里;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就在穷乏里;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就在这许许多多的困苦里面。”你就能深入保罗的感觉,否则这段话对你仍是非常理论。

积极的荐明自己是神的仆人

 保罗在第四节说:‘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荐明自己是神的仆人。’这里的“荐明”,也有人翻作“表明”,不过,翻作“荐明”比较符合这里的涵义。“表明”是显示出我这个人在这里,“荐明”是我把自己显明出来,让你们来衡量到底我是不是主的仆人。比方说,这里有位西国的弟兄,你一看就知道,他不是黄皮肤的华人,这就是“表明”。那么,到底他是哪里的人?这就需要他自己来“荐明”。当他说,“我是纽西兰人”,这就是个“荐明”。

 这就是保罗在第四节所指的“荐明”,而不是“表明”。保罗在这里指出,我们要积极的在各样的事上“荐明”给你们,叫你们认识我们这班人是神所兴起来的执事。我们有一个积极的生活和操练,这个积极的操练,叫任何人遇见我们、与我们接触的时候,都能摸着我们这班人就是“主的仆人”。无论到那里,我们都要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要叫各人在良心里承认,我们是主的仆人。保罗说,我乃是在各样的“事”上,荐明我是神的执事;而不是说,在各样的“道”上。换句话说,我不必说太多,我的生活自然就说出我是怎样一个人,我乃是把我自己放在许多的忍耐、患难、穷乏、困苦里。

有受苦的心志

 今天我们在丰衣足食的台湾很难领会这段圣经。这里并不是说,保罗一直都在艰难的环境里,乃是说保罗把自己摆到这种生活的操练里,好荐明与各人的良心,证明他乃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

 也就是说,你们怎么知道我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我可以荐明给你们看。你们来看看我,我乃是一个在许多的忍耐里、患难里、穷乏里、困苦里的人。当我与神同工的时候,我就在这一切的操练里。我不一定受苦,但我必须有一个受苦的心志;我不一定穷乏,但我必须有一个穷乏的心志;我有没有这种境遇是另外一回事,但我愿意把自己放到这样的操练里。

主仆人的生活操练与特征

 保罗在这里的真正意思乃是说出一个执事在主面前的一种操练,以及他本身的一种特征。每个服事主的人,就着个人来说,他要有一种的操练;就着服事主的生活来说,他要有一种的特征。六章四至八节前半是说到操练,八节后半至十节是说到特征。我们服事主的人,必须在一种的操练里,才能有一种的特征。如果我们有这样的特征,我们就是一个事奉主的人。

 当保罗在各样的事上荐明他是神的执事,荐明他是神的同工,说到他自己,他说:我们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林后六3)

 接着他就题起了六项操练(林后六4~8)

 在基本的操练上 ── 他是在许多的忍耐里、在患难里、在穷乏里、在困苦里。

 在环境上 ── 他是在鞭打里、在监禁里、在暴乱里。

 在生活上 ── 他是在殷勤里、在儆醒里、在不食里。

 在操守上 ── 他是在清洁里、在知识里、在长久的受苦里、在恩慈里。

 在显明上 ── 他乃是显明在灵里、显明在爱里、显明在话里、显明在大能里。

 在见证上 ── 他是借着义的兵器在左在右,借着荣耀和羞辱、借着恶名和美名。

 一个服事主的人经过了以上这六项操练,就能产生见证的实际,在他身上就有了特征(8~10)

 似乎是诱惑人的,却是诚实的;

 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

 似乎要死,却是看哪!我们活着;

 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至丧命的;

 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

 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

 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

主仆人的生活操练

一、基本操练

在诸多的忍耐里

 保罗有诸多的忍耐。

 这可以从他写了长达二十九章的书信给哥林多教会看出。保罗可能会说:“哥林多教会阿,你们可以批评我、拒绝我,但是在你们的良心里,你们应该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主的仆人。我为了你们,铺好一张张的羊皮,一张一张的写,足足写了二十九章之多。别的不谈,光是写书信,你们就应该明白,我对你们哥林多召会有什么样的忍耐,这就可以证明我是主的仆人。”

 一个与神同工的人,需有诸多的忍耐。譬如说,你在这里服事弟兄们,而这些弟兄们个个好像大少爷,不是聚会迟到,就是不肯好好操练灵。许多时候真叫你的耐性受磨炼。这正是试验你是不是主仆人的时候;你若是主的仆人,这时候你就会操练忍耐,你会告诉自己说:“不要觉得不行,不要轻言放弃。这位弟兄还是有盼望,那位姊妹也是有盼望。”弟兄姊妹,忍耐是事奉神的人第一个主要的操练。

 你若要证明你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首先,你就得操练在许多的忍耐上来显明你是主的仆人。你要认识最能试炼我们的就是忍耐。常常我们到一个地方作工,作了两年还作不出来,我们就会开始觉得那个地方没有主的祝福,然后就离开了。这就说出我们这个人没有忍耐。一九六三年,我开始在国外学习服事主,我把自己完全摆进服事中。一九六九年年底时,李弟兄对我说了一句话,说:“你太老了,你不行了。”听他这么一说,我整个人都冰凉了,因为我已经把一生中最宝贵的时间都花费在那个地方。

 李弟兄说完之后,我还是感觉工作得继续下去。我就和弟兄们交通,说:“弟兄们,现在我们不要有意见,只需好好祷告。如果我们要主的恢复,就要认真的干。”果然就显出了一些见证。有一次我们正在交通、祷告的时候,李弟兄突然进来说:“你们可否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蒙恩的?”

 我愿意见证说,这真是经历难产阿!我整整作了六年工,六年来,我好像在作一个什么也看不见的工。每个周末我都开车到处看望,不在乎要跑多少里路。即使只有三个人的聚会,我也跑;即使需要开几个钟头的车,我也跑。即使三个人聚会,两个不爱主,只有一个爱主,为了这个爱主的,我还是得跑。慢慢的,教会就这样成形了。弟兄们,如果你在一个地方服事三年、五年,弟兄姊妹的光景都非常好,并不能让你产生出忍耐。如果弟兄姊妹都没有膏油了,你还能不能服事?这时候就会试炼出你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忍耐。

 你怎么能在别人的良心里荐明你是神的执事?首先就要问你有没有许多的忍耐。保罗很特别,当他说到一个主的仆人的时候,他是从忍耐开始。你有忍耐,你就是主的仆人;你没有忍耐,你就不是主的仆人。然而,我们这些人对于事奉主,也有一个很特别的想法,我们总觉得我们是米迦勒再世,加百列重生。我们每到一个地方,好像天使就来了,路就开了,门也开了,工作就兴旺了。

 甚至我们对于这个训练,也有同样的感觉:我们以为这个训练是“魔术师集中营”。训练一年后,个个都能变成属灵的魔术师。弟兄传给我们每人一只金棒,然后我们到各地教会金棒一挥,个个就都活了;再一挥,人人都变化了;又一挥,教会就大复兴了。

 即使是这样,在这个过程里并没有忍耐。当然受过训的人和没受过训的人的确是不一样,但是这个不一样的结果,不是产生魔术师,乃是产生生命里的忍耐。我曾经受过训,我就能成为一个有忍耐的人。当我再去服事的时候,我就懂了,我不能再那样急躁、那样急切,想要用我的手来促成什么事,我乃是一个有忍耐的人。

 弟兄姊妹,如果你要作一个事奉主的仆人,那么,当你与神同工的时候,你一定学习要在许多的忍耐里。你若不是在许多的忍耐里,你就不可能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

在患难里

 在你主动积极的操练忍耐后,你还要操练在患难里。

 这个患难不是我们所以为的受苦 ── 吃不饱,穿不暖 ── 这不是患难。真正的患难,乃是联于教会;你不联于教会,你就没有患难。今天台湾已经富有到一个地步,完全不知道什么是患难。连公共汽车都有冷气,还有什么患难可言?所以在现实生活里,我们根本遇不上什么患难。但是什么时候你一联于教会,患难就来了;也可以说,教会是患难生产所,教会生活就是制造患难的生活。

 没有一个联于教会的人,他不知道什么是患难。如果保罗不爱教会,天天织帐棚过日子,不是很好吗?不然,他作个拉比也好,他一定是犹太教的夫子,在法利赛人中间领头的。无论在属灵或是属世的这面,保罗必定都一帆风顺。但他不仅信主,还服事主,患难就来了。哥林多教会闹得四分五裂,他们是保罗生出来的,却说他是假使徒,说他言语粗俗,气貌不扬,说他用心计牢笼人。你说,保罗的患难是从哪里来呢?患难乃是从哥林多教会来的阿!

 保罗说,我是把我自己荐与你们的良心。你们知不知道我是主的仆人?我怎样荐明给你们看呢?第一,我是在忍耐里;第二,我是在患难里。哥林多教会阿,难道你们给我吃的苦头还不够多吗?唉,我生了腓立比教会,大家一同欢喜快乐,多好阿。生了歌罗西教会,万有的基督作教会的头,也很好。偏偏还生了哥林多教会,真是叫人为难阿。我还得把信写在羊皮上,好好劝导,写了十六章不够,还要再写十三章,而且写了半天,还不知道你们到底听不听。这就是患难。

 患难是联于教会的,一个联于教会的人,他会有一种特别的苦难,这苦难就是生产之苦。这生产生之苦,只有爱教会的人才能体会,只有爱教会的人才能经历得到。你若盼望教会成熟,盼望弟兄姊妹被建造,盼望弟兄姊妹彰显主,盼望弟兄姊妹成为神在灵里的居所,在这个过程里,你就必须受许许多多的苦难。

在穷乏和困苦里

 接着保罗又说,就着积极这面来说,在我的操练里,我也是个寻求穷乏和困苦的人。在生活里我不寻求富足,如果我有一些,我就给出去,所以我也经历穷乏。

 弟兄姊妹,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一个穷乏的人?就看你有没有“储蓄户头”。我也不是说它不好,这是各人照着圣灵的引导。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若是有储蓄户头,你就很难经历什么叫穷乏。经历穷乏的诀窍,就是凡从我手里经过的都能走。来了又走,来了又走,一直来一直走。所以我就一直有钱,又一直穷;一直富足,却又一直经历穷乏和困苦。

 然而,我们总是不太懂什么叫作穷乏,我们的打算多得很,我们总是盼望明年、后年,甚至五十年后该怎么生活,都预备好了。连主再来之前,我们的退休金也都预备好了,总是有个想法,万一主还不来怎么办?我们的花样、办法和手段太多了。许多时候我们说我们爱主,主就要问我们:“真的吗?”不是我们不爱主,但也只有主知道我们爱主有多少。弟兄们,这都是因为我们这个人不是在穷乏和困苦的里面。

二、环境上的操练 ── 鞭打、监禁、动乱

 保罗不仅是在许多的忍耐里、在患难里、在穷乏里、在困苦里,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他也是把自己积极主动的摆到一种环境里,在鞭打里、在监禁里、在暴动里。弟兄姊妹,你要跟随主,你一定要主动的采取一个立场,好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荐明自己是神的仆人。一面来说,你这个人是在忍耐里、在患难里、在穷乏里、在困苦里;另一面在环境上,你是把自己摆到鞭打里、监禁里和动乱里。

 你不能让你这个人太安逸,你不能让你这个人过着所谓的太平日子。什么时候你这个人安逸了,什么时候你这个人过太平日子了,你就很难作一个“与神同工”的主的仆人。你若要作个主的仆人,你一定要从安逸里出来,从太平日子里出来。你要学习作一个拚进去的人,把自己拚到一个危难的环境里去。当你这样把自己拚进去的时候,也许别人不同意你,但最后别人还是会说,“这个人真是个主的仆人”。这样,你就是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

三、生活上的操练 ── 勤劳、儆醒、不食

 接下去保罗又说,我这个人不仅是活在一个原则里,活在一个环境里,我这个人也是一个事奉神的人。

 为什么保罗是一个事奉神的人?六章六节末了说,‘勤劳、儆醒、不食’。这里保罗荐明自己如何是一个事奉神的人。第一,他是个不食的人;第二,他是个勤劳的人;第三,他是个儆醒的人。

 就着外面来说,他不食,他吃什么都不在乎;就着生活来说,他是殷勤的,永远不放过自己;就着服事来说,他是儆醒的,他一直感觉主还能作更多,主还有更多的负担,主还有更多的需要,他一直感觉圣灵还要不断的有新的工作。他这个人愿意不食、勤劳、儆醒,为的就是把自己放到神所要的工作里面去,和神有一个配合。

 今天在这些点上有学习的人太少。很少有不食的人,很少有殷勤的人,也很少有儆醒的人。你要作一个不食的人,你就要对你的“体”非常严格。如何严格?就是你的“体”有一个需要,要吃饭,你不给它吃;你的“体”有一个需要,要享受,你不给它享受;你的“体”有一种要求,你不答应它,你对付它。这就是在不食的原则里。

 不仅这样,你也要厉害的操练你的“魂”。一个殷勤的人,永远有事;一个懒惰的人,永远消除事情。有的人治理教会,愈治理事情愈多,好事、坏事都来了。有的人治理教会,愈治理事情愈少,人也就愈少、愈老。公会都是愈治理,事情愈少。星期一到星期五,公会的牧师都去打高尔夫球,简直都没事作。到了主日就起来表演一番,然后就收钱,真是羞耻。

 弟兄们,你要作一个服事主的人,你就要学习殷勤。你要在你所在的地方,一直观察,一直问神:“主阿,你现在要怎么作?你现在要怎么带?你现在要怎么叫我们往前?我现在应该怎么跟你配合?”你要有作一个勤劳的人的心志,不知道什么叫作昼,什么叫作夜,什么叫作休息,乃是殷勤的活在主面前。

 不仅这样,你还要很儆醒,随时关心那位弟兄转好了,那位弟兄软弱了,主现在得着什么人了,或者那位弟兄现在有什么缺了。你这个人是一直非常儆醒的。

 保罗完全是活在另一个境界里。原则上来说,他是在忍耐的里面,是在困苦的里面,是在患难的里面,是在贫穷的里面。环境上来说,他是在监禁的里面,是在扰乱的里面,是在鞭打的里面。

是全人的操练

 这一切的操练,说出一个服事主之人的操练乃是全人的操练:

 这个人的“体”是被对付过的,是绝不和他的体妥协,是时常放弃吃饭、睡觉、休息的权利的。

 他的“魂”是殷勤的,他是一直在主面前寻求到底主要作什么的。

 他的“灵”也是儆醒的,随时问主:“主阿!现在你如何?现在你要作什么?”他这个人一直观察圣灵的工作,他这个人的灵紧紧的持守在主的面前,不给魔鬼留任何的地步,不给己留任何的地步,不给肉体留任何的地步,也不给属肉体的弟兄姊妹留任何的地步。当他治理教会的时候,他乃是一个灵里儆醒的人。

 当我们全人在这样的操练里的时候,就是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

 现在你就能清楚了,“与神同工”完全不是像我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与神同工”不仅是叫我们有目标,也是叫我们这个人有显明的职分,“与神同工”也是叫我们这个人有一种的操练,这个操练就叫我们成为一个在神面前有正常事奉的人。

借着荣耀和羞辱,借着恶名和美名

 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保罗在前面所题到的一个服事主的人的见证。一面来说,我有义的兵器,使我在左在右都没有惧怕,我是一个纯全无瑕、无可指摘的人,我乃是一个见证。另一面,好像一旦我成为见证后,荣耀就来了,羞辱就来了,恶名也来了,美名也来了,就如六章八节所说的‘借着荣耀和羞辱,借着恶名和美名’。这就是见证的实际。

 这个羞辱不是shame,而是dishonor。换句话说,一个服事主的人从来不作可羞耻的事;但无论我们怎么事奉主,人多少总是会对我们有所批评,这种批评就会叫我们或得着美名,或得着恶名,或得着荣耀,或得着羞辱。譬如,有人称保罗为“那诱惑人的”,也有人称他为那“扰乱天下的”;保罗被戴上一些不雅的外号,似乎叫他有了羞辱和恶名。你要认识,你若没有义,就不会有这样的见证和经历。

 认真说,羞辱和恶名是从义里产生出来的,这和不义里产生出的恶名和羞辱不同。什么是从不义里产生出来的?比方说,你借钱不还,别人当然会骂你,这是你借钱不还的恶名。你答应弟兄姊妹的话却食言,别人就会说你的话不可靠,这也是你当得的恶名。所以你不要把“借着荣耀和羞辱,借着恶名和美名”当作挡箭牌;别人骂你,你就说,“事奉主的人都有羞辱”;别人说你不行,你就说,“事奉主的人都有恶名”;你自己先要有义的兵器在左在右,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

 我们要注意,在我们事奉神的路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两面的。比方说,我今天若稍微晚起,可能有人会说:“朱弟兄的性格真差呀!”但也有人会说:“他一定跟弟兄们交通得很晚才这么晚起,朱弟兄真爱弟兄们呀!”倘若有姊妹把小孩带来聚会,有人会说:“她真爱主,连小孩也带来了。”但也有可能人会说,“她真没学习,连小孩也带来聚会里吵闹。”

 可见事情都是多面的;一件事临到我们身上,处理也是多面的。一个事奉神的人,因着他的事奉,自然的就有荣耀、羞辱、恶名、美名。

 就着一个服事主的人来说,我们应当从一切的批评中超越出来,在每一件事上都要问自己有没有“义的兵器”。如果我们有这“义的兵器”,我们就能无所惧怕。只要我们的良心能在主面前负责,能在人面前负责,我们就一点都不怕。

 在保罗的感觉里,荣耀和羞辱,恶名和美名根本算不得什么。你说我荣耀,难道我就真荣耀吗?你说我羞辱,难道我就真羞辱吗?你给我恶名,我就真有恶名吗?你给我美名,我就真有美名吗?而我所倚靠的是你们,还是主?保罗面对别人的闲言闲语,他显得非常超越

 求主怜悯我们,当我们开始来跟随主时,就叫我们起步走得好。我们里头要有很深的感觉说:“主阿,我就是死,也要死在教会里;活,也活在教会里。我不管别的,让别人去得着名声、富足、荣耀、友朋,让别人去得着成功、赞美、从者、兴隆。但我只愿孤单、贫穷,在此不求亨通;我心切望忠诚跟从我主到了路终(诗歌468)。”

 这应该是我们的心态,别人怎么亨通,别人怎么发财,别人怎么作了董事长,别人怎么作了总经理,别人怎么成了富翁,我们都不屑一顾,都不被摸着。我们只愿意作一班被人藐视、被人轻看、不为人所知、忠心单纯事奉主的人。

 我们在主面前都应该有这样的认识,像保罗那样起来见证,“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乃是借着义的兵器在左在右;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乃是借着荣耀和羞辱,借着恶名和美名”。换句话说,保罗把他的所是、所有、所作,都看作是与神同工的一部分。保罗知道主所要的乃是一班活在一个属天境界里的人。他不是靠着道活,也不是靠着外面的事工活。他这一个人就是一个服事主之人的榜样,从他的基本操练,到他的环境,到他的生活,到他的操守,到他的显明,甚至到他的事奉,他都能把自己清白的荐明给各人的良心。──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