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十三篇 服事主的人应有的生活操练()

 

 读经:

哥林多后书六章四至七节(另译)

6:4‘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荐明自己是神的仆人。就如在许多的忍耐里、在患难里、

  在穷乏里、在困苦里、’

6:5‘在鞭打里、在监禁里、在暴动里、在勤劳里、在儆醒里、在不食里,’

6:6‘在清洁里、在知识里、在长久受苦里、在恩慈里、在圣灵里、在无伪的

  爱里、’

6:7‘在真实的话里、在神的大能里、借着义的兵器在左在右;’

主仆人的生活操练()

 保罗在哥林后书题到一个与神同工的人,他没有形容这个人有多丰富的知识或有多高深的启示,或者他在主面前有多劳苦,然后又兴起多少个教会。反而保罗说,我愿意告诉你们,我这个与神同工的人乃是在许多的忍耐里,在许多的患难里,在许多的穷乏里,在许多的困苦里;我也把自己摆在一个受鞭打、被监禁、暴动、勤劳、儆醒、不食的环境里(林后六4~5)

 保罗所过的生活,就着体来说,他是经常禁食、不食的;就着魂来说,他是勤劳的;就着灵来说,他是儆醒,是能够持守在神面前的。

四、操守上的操练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六章六节接着说,‘在清洁里、在知识里、在长久受苦里、在恩慈里’(另译),在保罗身上还有四种操守上的操练 ── 他是活在清洁里,活在知识里,活在长久受苦里,也活在恩慈里。

在清洁里

 清洁不是指一个人不犯罪、不爱世界。这里的清洁,乃是指一个人的心单一,向着主是干净的,向着教会也是干净的,他里面没有任何其它的动机。当你来研究、察验这个人,你会发现一件很奇妙的事,就是这个人在一切的事上只要主的自己。弟兄姊妹,你若要成为一个事奉神的人,你要学习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就要单纯、清洁到一个地步,没有任何掺杂。

 你要知道,人若不在清洁里,主就不能用他。许多事奉主的人,总是想要讲一篇好道来征服人,连传福音或带人晨兴都是想征服人,这就失去了一个“清洁”的心。你应该带人晨兴,但是要“清洁”;你应该讲好一篇道,但是要“清洁”;你应该积极的带着弟兄们传福音,但是要“清洁”。教会生活是属灵的,不可掺杂别的东西;你一旦掺进别的东西,人的良心立刻会知道你还另有企图,那么,弟兄姊妹的良心就不能印证你了。

 保罗的事奉乃是把他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他说,你看看我这个人,我乃是一个清洁的人。你们哥林多教会说我用心计笼络你们,我倒要问问你们,到底我在你们中间得着什么好处?在十二章,保罗就非常厉害的说,‘因我所寻求的是你们,不是你们的财物’(林后十二14),他能见证自己在他们中间完全是清洁的。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弟兄姊妹,我们在年幼服事主的时候,就要学习作一个在“清洁”里面的人。

在知识里

 接下来,保罗说,我是在知识里的人。这里的知识(希腊文原文ginosko),是指对主的认识

在长久受苦里

 保罗又说,我是在长久受苦里的人。这个长久受苦是联于教会的,是教会生活所产生的一个结果。保罗会在长久受苦里面,因为他是在教会生活里。一个没有教会生活的人,他没有机会经历这种长久受苦,他也很难领会什么是“受苦”。但是一个人若是愈爱教会,他会愈知道什么叫作受苦。一个正常事奉的人,为着教会的叹息远比为着他自己或是为着他的家人的叹息多。

 当你看到教会和弟兄姊妹各种软弱下沉的光景,你会忍不住常在主面前叹息。这个叹息就是这里所说的长久受苦。想到弟兄姊妹不长进,你就叹息;看到教会没有什么负担,你就叹息;看见教会虽然有了负担,但是不冷不热,你就叹息;看见弟兄姊妹不爱主,你就叹息;看见爱主的不长进,你就叹息;看见长进的人过分火热,你就叹息;看见过分火热的人,又冷下来,你也叹息。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不服事圣徒,你不会有什么苦,但你若是服事圣徒,你必是一个活在长久受苦里的人。这是每一位事奉主的人都必须要有的操守。你要认识,教会是一个生机体,每一个弟兄姊妹都是在一个身体里互作肢体;一个肢体受苦,全身就一同受苦,一个肢体软弱,全身就都受影响。所以你若在这个生机体里来服事弟兄姊妹,你自然就得在长久受苦的经历里面。

在恩慈里

 我们不仅对主有清洁的心,对基督有认识,对教会能长久受苦,我们还得对弟兄姊妹作一个有恩慈的人。

 有时候我对你们说了重话后,我所受的苦比你们更多。你们听了重话,有的人可能就发脾气,有的人可能就点点头,有的人可能就蒙光照,但无论如何,转过身随即就忘了。然而每次我说完重话,里面总是有一个叹息:“主阿,我这样责备弟兄姊妹,有没有恩慈、有没有爱阿?”俅要知道,光有责备,而没有爱心来作支持是不行的!所以你不仅要有长久的受苦,你还需要作一个有恩典、有慈爱的人。

 弟兄姊妹,我愿意再题醒你,当你在服事的时候,必须是一个有操守的人,然后在你的操守里显出你的美德来,满有恩慈的服事弟兄姊妹。你能不能服事人,不是你话说得多重或多严厉的问题,乃是你对人有没有恩慈的问题。

 你若要服事弟兄姊妹,叫他们长得好,你就要有恩慈,不要耍手腕,不要去笼络人。你要在灵里有恩慈,讨神的喜悦和怜悯,在基督里作一个爱弟兄姊妹的人。你若有恩慈,弟兄姊妹自然会了解你的用心良苦,这样你的服事就能叫弟兄姊妹得益处。

五、显明上的操练 ── 荐明自己是神的仆人

 这就是为什么保罗这样放胆的说,我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他说,在你们的良心里知道,我是在基本操练上、在环境上、在生活上、在操守上都能荐明自己是主的仆人。虽然你们在外面说了许多的话,但是我今天要问问你们的良心,到底你们的良心怎么说?一个服事主的人若能服事到这个地步,就真是主的仆人了。

 无论别人说什么,保罗都能反问,“你的良心怎么说?在你的良心里,知不知道我是一个事奉神的人?我是在忍耐里、在患难里、在穷乏里、在困苦里;我也是在鞭打里、在监禁里、在暴乱里;我也是在勤劳里、在儆醒里、在不食里;我也是在清洁里、在知识里、在长久受苦里、在恩慈里。今天我将我这个人摆在你面前,你告诉我,你还要什么?你还要求我什么?”今天我们有谁敢站起来问教会说,“弟兄们,你们还能向我要什么”?我们是不敢问的。但保罗却能问心无愧的说,我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在你们的良心里知道,我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

 接着保罗又在六、七节更进一步说,我是‘在圣灵里、在无伪的爱里、在真实的话里、在神的大能里、借着义的兵器在左在右’,因着我有以上那些操练,在那样的生活和操守里就会把我带到一种的显明里。

显明在灵里

 首先,一个主的仆人的显明乃是在圣灵里 ── 我不在我的思想里,我不在我的头脑里,我不在所谓的知识里,我不在基督教里,我乃是一个在灵里的人。

 一个主的仆人,最能叫人看见、叫人摸着的,乃是他的灵。所以你要叫人看见,你乃是在圣灵里,在你身上有圣别的灵,而你所显出来的就是灵,别人所看得见的也是灵。

显明在爱里、在话里、在大能里

 主的仆人在无伪的爱里 ── 对圣徒的爱是没有虚假的。

 主的仆人活在真实的话里 ── 凡出于他口里的都是真实的。

 主的仆人是在神的大能里。

 主的仆人今天乃是在义的兵器里 ── 借着义的兵器在左在右,而产生了一种与神与人都对的见证。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见,主的仆人的显明乃是借着这五方面,从里到外荐明给圣徒来表明他执事的身分。

六、见证上的操练

借着义的兵器

 七节末了保罗说,‘借着义的兵器在左在右’。义是叫我的良心没有控告,义是叫我这个人敢见神的面,也敢见人的面。保罗说,我是借着在左在右义的兵器来见证我是主的仆人。

 有人解释这里的“在左在右”是指着左手和右手。若是指着左手和右手,那么右手拿着剑,左手就是拿着盾牌,一面抵挡,又一面攻击。

 按我个人属灵的领会,“在左在右义的兵器”就是在左在右护卫着你,叫你无懈可击。无论别人从左边看,从右边看都无法控告、无可攻击你,因为你在神面前是义的,你与神、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正确的。向着神,你能坦然无惧;向着人,你更能坦然无惧,因为你乃是活在义的里面。

 当我们经历基督并与神同工的时候,至终,我们这个人一定能成为神的见证 ── 见证我们这个人在神面前是义的。我们应该在义的里面,有义作兵器,使我们在左在右都得了保护,并且无论是在神面前,或是在人面前,都没有惧怕。一个人若不义,他就会怕神,也会怕人,他定规会保护自己。但一个有义的人,持守在义的里面,他是不需要保护自己的,因为无论从左边或右边,都没有人能攻击他,所以他说借着义的兵器在左在右,来见证他与神与人都是对的。

 若是我们对于使用手腕,不懂得去对付;对自己搀杂的动机,不懂得去对付;对于我们在神面前的生活不够圣别,也不懂得去对付,我们就会是一个松懒的人,很难成为主的见证。如果你要把见证显出来,首先必须是一个义的人 ── 在神面前是义的,在人面前也是义的;与神与人都是对的 ── 所有一切该对付的,你都对付了;所有该与弟兄们和好、该除去难处的,你都作了。你在神面前是这样,在人面前也是这样,对于自己更是不放松,义的兵器就会在左在右产生出一种见证来。

 若是不义,你就不可能有见证;若是不义,你就不可能在教会中有什么作为;若是不义,你里面的生命就无法有健康的成长。人心里所有的意念,人心里所有的打算,都会在时间里被显明。如果我们年幼时不懂得持守在义的里面,我们在跟随主的路上就很难长得好,长得正直。任何一位弟兄姊妹要想长得好,长得正直,就必须有一个清洁的良心而单单纯纯的活在义里。

 所以弟兄姊妹,你要在一切的事上学习作一个义的人。你不要骗主,不要里面偷偷打算,不要以为你不告诉主,主就不知道。主是鉴察人心的,祂全都知道。主会告诉你,“你不义;你的讲道不义,你的事奉不义,你的作工不义,你带领圣徒不义,你服事教会不义,因为你在我之外,在教会之外,又加了其它的东西。你是不义的。”

 你若不懂得义,你的良心就不会许可你站立在主的面前,也不会许可你站在弟兄姊妹的面前。譬如说,你的承诺没有兑现,你借了钱却不还等这些生活的细节,都要提醒你有没有活在义的里面。今天在我们中间好像有一种空气,大家对良心的事无所谓,很容易放松。好像觉得反正弟兄们彼此相爱,反正弟兄们有长久受苦的度量,反正弟兄们有包容的心。一旦我们这样放松的时候,弟兄们虽然可以为我们受苦,可以让它过去,但我们自己却反受亏损,缺少了义的兵器了。

 一个事奉主的人,必须是一个义的人,必须有义的兵器。

 你要有义的兵器,就要注意你的良心。你向着主、向着教会必须完全是干净的,不是你没有软弱,不是你没有失败,而是你不同情你的软弱,你不同情你的失败,你不给自己找理由。你愿意将自己放到一种情形里,“主阿,我必须接受你作义的兵器,我的良心必须干净。我不能怕你又怕人,我乃是侍立在你的面前。”这就是见证产生的根本。

借着荣耀和羞辱,借着恶名和美名

 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保罗在前面所题到的一个服事主的人的见证。一面来说,我有义的兵器,使我在左在右都没有惧怕,我是一个纯全无瑕、无可指摘的人,我乃是一个见证。另一面,好像一旦我成为见证后,荣耀就来了,羞辱就来了,恶名也来了,美名也来了,就如六章八节所说的‘借着荣耀和羞辱,借着恶名和美名’。这就是见证的实际。

 这个羞辱不是shame,而是dishonor。换句话说,一个服事主的人从来不作可羞耻的事;但无论我们怎么事奉主,人多少总是会对我们有所批评,这种批评就会叫我们或得着美名,或得着恶名,或得着荣耀,或得着羞辱。譬如,有人称保罗为“那诱惑人的”,也有人称他为那“扰乱天下的”;保罗被戴上一些不雅的外号,似乎叫他有了羞辱和恶名。你要认识,你若没有义,就不会有这样的见证和经历。

 认真说,羞辱和恶名是从义里产生出来的,这和不义里产生出的恶名和羞辱不同。什么是从不义里产生出来的?比方说,你借钱不还,别人当然会骂你,这是你借钱不还的恶名。你答应弟兄姊妹的话却食言,别人就会说你的话不可靠,这也是你当得的恶名。所以你不要把“借着荣耀和羞辱,借着恶名和美名”当作挡箭牌;别人骂你,你就说,“事奉主的人都有羞辱”;别人说你不行,你就说,“事奉主的人都有恶名”;你自己先要有义的兵器在左在右,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

 我们要注意,在我们事奉神的路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两面的。比方说,我今天若稍微晚起,可能有人会说:“朱弟兄的性格真差呀!”但也有人会说:“他一定跟弟兄们交通得很晚才这么晚起,朱弟兄真爱弟兄们呀!”倘若有姊妹把小孩带来聚会,有人会说:“她真爱主,连小孩也带来了。”但也有可能人会说,“她真没学习,连小孩也带来聚会里吵闹。”

 可见事情都是多面的;一件事临到我们身上,处理也是多面的。一个事奉神的人,因着他的事奉,自然的就有荣耀、羞辱、恶名、美名。

 就着一个服事主的人来说,我们应当从一切的批评中超越出来,在每一件事上都要问自己有没有“义的兵器”。如果我们有这“义的兵器”,我们就能无所惧怕。只要我们的良心能在主面前负责,能在人面前负责,我们就一点都不怕。

 在保罗的感觉里,荣耀和羞辱,恶名和美名根本算不得什么。你说我荣耀,难道我就真荣耀吗?你说我羞辱,难道我就真羞辱吗?你给我恶名,我就真有恶名吗?你给我美名,我就真有美名吗?而我所倚靠的是你们,还是主?保罗面对别人的闲言闲语,他显得非常超越

 求主怜悯我们,当我们开始来跟随主时,就叫我们起步走得好。我们里头要有很深的感觉说:“主阿,我就是死,也要死在教会里;活,也活在教会里。我不管别的,让别人去得着名声、富足、荣耀、友朋,让别人去得着成功、赞美、从者、兴隆。但我只愿孤单、贫穷,在此不求亨通;我心切望忠诚跟从我主到了路终(诗歌468)。”

 这应该是我们的心态,别人怎么亨通,别人怎么发财,别人怎么作了董事长,别人怎么作了总经理,别人怎么成了富翁,我们都不屑一顾,都不被摸着。我们只愿意作一班被人藐视、被人轻看、不为人所知、忠心单纯事奉主的人。

 我们在主面前都应该有这样的认识,像保罗那样起来见证,“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乃是借着义的兵器在左在右;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乃是借着荣耀和羞辱,借着恶名和美名”。换句话说,保罗把他的所是、所有、所作,都看作是与神同工的一部分。保罗知道主所要的乃是一班活在一个属天境界里的人。他不是靠着道活,也不是靠着外面的事工活。他这一个人就是一个服事主之人的榜样,从他的基本操练,到他的环境,到他的生活,到他的操守,到他的显明,甚至到他的事奉,他都能把自己清白的荐明给各人的良心。──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