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十六篇 我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

 

 读经:

哥林多后书六章十四至十八节

6:14‘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的有什么相交(参与、分享)

  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

6:15‘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的和不信的有什么相干呢?’

6:16‘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活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

   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6:17‘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之物,我就收

   纳你们。’

6:18‘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

帮助教会往前

 现在我们要进入哥林多后书六章十四节到九章末了这一段,说到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如何帮助教会往前。

 这一段经节非常的实际。就着外面来看,保罗似乎是提到一些非常简单的事,就如偶像、钱财、以及弟兄姊妹的关系等等。但是你若好好的读这一段,你就要看见在这里有一个过程。这一个过程是每个教会跟随主时所必须经过的一个正常的过程。

 你可能觉得奇怪,为什么保罗前面说到那么高的信息后,突然接着说出六章十四至十八节这段话?原来服事教会的第一步,就是“教会要从世界里分别出来”,因为‘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14)

 然后到了九章末了,保罗又说,‘那赐种给撒种的,赐粮给人吃的,必多多加给你们种地的种子,又增添你们义的果子。’(10)这里提到生命的种子,也提到义的果子。换句话说,教会若成为有果子的教会,就会满了丰盛的生命;教会若是一个不仅有种子,也有果子的教会,结果就是‘荣耀归与神’。

 如果你这样来读经,从“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读到一个教会成了一个有种子、有果子的教会。你就会在这里看见一个教会如何从开始、初期的情形,长到一个丰盛、得胜、荣耀的情形。你若有这样的领会,再来读六至八章就非常容易懂。

与神同工 ── 建造教会

 六章十四至十八节这段话,还是联于六章一节“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前面提到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要劝勉人不要失去目标;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要把自己荐于各人的良心;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向着教会,口是张开的、心是扩大的。现在,我们接着看见,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也是建造教会的。

 一个与神同工的人,必须是一个建造教会的人;一个建造教会的人,才是一个真正与神同工的人。你若说你是与神同工的,那么,我就要问你,你是建造教会,还是让许多其它的事物取代了你与神同工的情形?你要认识,每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就是在建造主的教会,使教会得着成长、得着生命成熟,让神借着教会得着荣耀,也帮助人借着教会把荣耀归与神。

 然而,在教会建造的过程中,有眼泪,有代价,也有争战。无论眼泪也好、代价也好、争战也好,整体来说,这个过程是甜美的。

 这些年来我学习服事主的教会,我能作这样的见证,一面来说,教会生活中有许多的肉体,所以我们若要得着种地的种子,结出义的果子,就不免会产生争战的情形;这时,有人就必须出代价,有人就要满受煎熬。另一面来说,教会生活还是一个喜乐的生活。我们虽然边祷告边流泪,却还能边赞美,甚至比不流泪的时候赞美还多。

教会要从世界里被分别出来

 当保罗来服事教会的时候,他并没有离开“主在教会中要将我们变化”的原则。所以一开头他就说:“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

 当我们读到这句话,很容易就领会成婚姻的事。虽然哥林多前书七章也提到“信与不信的”,那就是专指婚姻说的;但在这里,它一面是指着婚姻说的,另一面更是指着一切的事说的。“同负一轭”就是两个人走在一起,一同来担一个担子。我们和不信的人是不相配的,所以我们无法和他们一同担负一个轭、一个担子。这不仅指着婚姻这面,更是指着教会在地上该有的基本态度。

 教会要被建造,第一要认识,我们乃是从世界里被分别出来的,也是从外邦人中被分别出来的。我们和世界没有关系,和外邦人也没有关系;我们和他们是不相配的,我们和他们也是不能同负一轭的。

 譬如说,有弟兄是政治候选人,教会不能在聚会中宣布,请所有的弟兄姊妹投他一票。教会绝对不能作这种事。你们要领会,不是弟兄姊妹不可以选举,而是教会不能有政治的掺杂。若是这样作了,就是和不信的人同负一轭。

 你要教会往前,你要教会成熟,你要教会得胜,你要教会成为一个满有基督的教会,第一个要学的功课,就是必须和外邦人、和世界完全分别,不能与他们同负一轭。

 所有教会生活的根基都是在于教会和世界、教会和外邦人的关系如何,是否有分别,是否有隔离。当保罗来服事教会的时候,首先提到的是“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弟兄姊妹,我愿意在这里说,你不要和外邦人混在一起;不仅政治上不能一起,婚姻上不能一起,投资经营不能一起,甚至连作生意也都不能一起。我再加上一句,你不仅不该和外邦人一同作生意,连和弟兄们在一起作生意都不可,不要与弟兄们在钱财上有来往、有纠葛,这样才能保守教会不沾染世俗,能绝对被分别出来。

 这个立场一定要站住。我们与不信的原不相配,我们不能和不信的人落到一个合同里去,我们不要与不信的人联在一起。教会的整体是这样,个人生活是这样,婚姻上是这样,事业上也是这样。教会绝对不能和世人同负一轭,不能和世界联合;在个人婚姻上,不能找那些没有信主的人,才能蒙保守;在事业经营上,绝不和外邦人合伙投资,才不致让撒但有机会作工。

 圣经给我们看见,一个基督徒如果要长得好,要走得好,就需要知道他和外邦人是不配的,他和不信的是不配的,他不能和外邦人同负一轭──这是一个最基本的认识,也是正常教会生活的开始。

 如果我们都学了这个功课,我们的服事才能为教会把关。

信与不信的分别

 接着保罗就来解释,到底我们信和不信的人到底有什么不同。

 保罗列出了五点:

 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

 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

 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

 信的和不信的有什么相干?

 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

 保罗在这里给我们看见,信与不信的人有这五个特点,而这五个特点则是一个健康教会成长的过程。

义与不义无法相交

 首先说到“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

 义是根;基督徒所有的操练都源自于义。如果你能操练作一个义的人,你就是一个有光的人,因为义能带进光。你的身上有许多的难处,都是因为不义;不义就叫你黑暗,不义就带进黑暗。这就是为什么这里是以义来开始,因为义和不义是没有分享的。

 就着信的这面来说,我们是义的;就着不信的这面来说,世界是不义的。譬如说,世人作生意,有哪个是义的?世人经营事业、政治选举,有哪个是义的?为什么不能同负一轭呢?你一定要看见,因为我们是义的,外邦人是不义的,义和不义不能有所分享。

 譬如说,你娶了一个不信主的妻子,她是不义的,那你就只有一辈子负重轭、负苦轭;因为你没有办法分享不义,你没有办法参与不义,你不能在不义里有分,你不能和她同负一轭。难怪保罗要提醒哥林多教会,“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

不义带来黑暗

 教会有多好,乃是根据教会有多少义的成分。你若愿意作一个服事教会的人,你就要让教会先从世界里出来,和世人有分别。这样,才能使教会成为一个义的教会。

 如果你到一个教会去,看见那里的圣徒,有放高利贷的,有借钱的,也有倒账的,那么那个教会定规缺少义,也缺少光。放高利贷、借钱、倒账都是不义的行为;这样的不义,不仅是圣徒个人的问题,这样的不义,也会把教会带到黑暗里去。

 所以当你来服事教会时,你要帮助教会成为一个义的教会,无论是对人或是对神都是义的。首先,你自己必须操练对人、对神都是义的,你必须是个活在光中的人。这些年来,我学习服事主,我看见许多弟兄姊妹起来,也看见许多弟兄姊妹落下去。对于那些落下去的弟兄姊妹,你若仔细了解原因,多半都是和不义有关。

 有些不义是对人的,还有些不义是对神的。无论是对人不义,或是对神不义,都会叫人堕落到黑暗里去,因为不义会带进黑暗。

什么是不义

 对人不义,就是占人的便宜,叫人吃亏,叫人受累。

 对神不义,就是在神之外,还贪求其它事物,甚至对属神的东西,也有所贪爱。你若是在神之外,还盼望成为名传道;还盼望在教会中被显明;还盼望在教会中成为一个特殊的人;还盼望达到一个属灵的雄心(野心)。我在服事主的路上,见过这样的弟兄:一处教会欢迎他,他就说这个教会真好。有一天,这个教会不请他讲道,他就说,那不是教会。这就是不义。他若是义的,他绝对不会因人请他讲道了,就说这是教会,不请他讲道了,却又攻击教会。一个口岂能有两个舌?一个泉源岂能发出甜、苦两样的水?这都是不义,都是出于那恶者。

 许多时候,我们对“不义”的定义下得太肤浅了,以为不守时、不守信、贪婪、诡诈、勒索是不义。不错,这些的确是不义,但不义不只是这些。有些人衣冠楚楚,谦恭有礼,很守时,也很守信,不占人便宜,又温柔,又有礼,我们就以为这是义,却不知他反对主的恢复,反对神的经营,反对圣灵的水流,反对职事的教导,这些才是永不可赦免的最大不义。

 弟兄姊妹,我们来跟随主不只需要注意我们的言行举止,更要注意里面的存心和动机,作一个单纯、洁净的人。求主天天炼净我们,不叫我们外面披着羊皮,里头却是只残暴的狼;只洗净器皿外面的残渣,里面却满了背叛、不服、和不义。这样,才不会落到“滤出蠓虫、吞下骆驼”的可怜光景里去(太廿三24)。求主怜悯我们,叫我们不干犯神的圣洁,更不干犯神的政治,落在永生神的手里是可怕的。

 我们要学习,在作人方面,我们是义的;在服事主上,我们也是义的。我们不占人的便宜,也不占主的便宜,在神面前,在人面前,都是一个无可指摘、纯洁无杂的义人。

义 ── 炼净所有意念

 我们年轻的时候,一定要学习在神面前是义的。当保罗来帮助教会时,第一个也是帮助教会在义上扎根。教会怎么长得好?就是要活在义的里面。因为义和不义是很清楚的两个界线。

 一个弟兄服事主,若因为服事主就要占一点什么便宜,那么,他该到主面前去认罪,因为他不义。为什么不义?因为他在基督之外仍别有企图。你要非常小心,因为我们的意念常在不知不觉中把我们带进黑暗中。一个人不可能昨天还在光中,今天一下子就掉进黑暗里;不,黑暗的势力乃是借着一点一滴的“意念”渗透进来的,而这“意念”是和神配不来的,是不义的。这个不义的“意念”在人里头发展,就叫他这个人成为一个在黑暗里的人。就像有的人开头服事主,很单纯,也很有长进,但一当负责弟兄,一当同工,一当长老,就完全走样了。

 弟兄姊妹,我们里面到底有多少不该有的“意念”?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我们这一生都是在这个试炼的里面。不要以为你已经完全是义的了,恐怕在你里面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恶念、贪念、杂念、妄念;这都要靠主的恩典,连根铲除,不容许毒根生出来,搅扰主的教会;不容许自己堕落到黑暗里。

 即使是一个很小的存心,一个很小的感觉,你也千万不能放它过去。比方说,有人认为某弟兄就应该坐前排,同工就应该在聚会中讲点道。这种感觉都非常小,但是你若不对付这些“小小的意念”,让它任意的长,就会把不义长出来,就会把黑暗长出来。聚会坐前排或后排,是我讲还是你讲,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在神面前作个义的人,好叫教会得着建造。

 你能不能帮助人活在义里,你能不能帮助人活在光里、活在基督里,你能不能帮助人满有信的实际,这才是目前的当务之急。有了这些,教会才有一个基本的立场来建造,建造的教会乃是根据一班弟兄姊妹在这样的灵和实际里产生出来的。

光明和黑暗无法相通

 然后说到“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

 光明与黑暗是永远不可能有交通的。光来了,黑暗就走了;黑暗在这里,光就不在这里。所以保罗给不信的人下了定义:不信就是不义,不信就是黑暗。

 什么时候教会里有不义,教会就黑暗;什么时候教会黑暗,撒但就进来。什么时候教会有义,教会就光明;什么时候教会光明,基督就进来了。基督一进来,信的实际就会在教会里,这就是建造教会的诀窍。

基督和彼列无法相和

 再来是“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

 “彼列”这字可以翻作“说谎”,就是撒但的别名。“列”这个字是音译,由“lie”而来的。保罗说这话的意思是,基督和说谎的撒但有什么相和呢?绝没有可能相和。因为基督是基督,撒但是撒但;我们是属基督的,不信的人是属撒但的。

信的和不信的无相干

 还有,“信的和不信的有什么相干”。

 这里的“信”就是前面第十四节“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的那个“信”。什么叫作信?这信不仅是指信主或不信主而言;不,不单是这样,这信还要有信的实际,这信的实际是从义产生的。从义就产生了基督,从基督就有了信的实际。

 所以信的和不信的,完全是不相干的。

神的殿和偶像没有相同

 第十六至十八节说:‘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活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之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

 十六节的意思就是,你要知道,教会就是神的殿,教会和偶像是没有相同的。你要谈教会,你要建造教会,你就得先问自己有没有义,有没有光,有没有基督和信的实际。如果教会中都有这些实质,那么,“神的殿”的实际自然就会显出来。所以保罗说,我们是活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

 这里提及神在教会中有三个基本的工作。第一,神要在我们中间居住;第二,神要在我们中间来往;第三,神要作我们的神。我们来建造教会,不仅要认识信是由义产生出来的,也要认识我们就是活神的殿,我们和偶像是绝对没有关系的。

教会是神居住且自由来往的地方

 我们的教会必须成为一个让神住在我们中间的地方,满了神与我们的来往交通,并且神也可以宣告祂就是我们所居住的地方。这样,神的殿才能在我们中间有真正的实际。这一位活活的神,祂必须不受限制、不受拦阻、能在我们中间自由居住并来往。神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神要住在教会生活里,神要在教会生活中来往,神要作我们的神。这就叫作服事教会。

 我们服事教会,不是讲不讲道的问题,乃是要问,我们的教会有没有神在里头居住,有没有神在里头来往,有没有神作我们的神。有时候我们在教会生活里,只是活动多、兴奋多,但是神在我们中间的居住和来往却不多;即使我们对神在我们中间的居住的真理很清楚,然而我要问,到底我们有没有让神在你们中间来往行走?

 你们从受训到现在已经七个月了,到底神和你有多少往来?你还是只停留在聚会中的享受吗?不错,这是神在我们中间的居住,但是你自己有没有与神之间的来往?神会来敲你的门说,“请开门,不要光忙着训练,把我关在外面。”我劝你们,要把你的心门打开,清理清理你的家,让神进来。

 今天教会的刚强与否,就问教会有没有这三个条件 ── 有没有神的居住?有没有神的来往?神是不是我们的神?在教会中,我绝对相信有神的居住,但还要看我们与神的来往多不多。

 一九五三至五五年,台北教会的见证一度非常刚强,每星期有一次交通聚会,弟兄姊妹的交通丰富到一个地步,要限制每个人的时间。每星期的见证聚会,有说不完“与神来往”的见证。这个人在这件事上遇见神,那个人在那件事上看见神,每个人与神的来往真多,教会真是丰富。

 渐渐的,这样的见证缺少了。为什么?因为今天我们的心挂虑太多的事务,例如:怎么服事,怎么作工,怎么传福音,怎么让教会往前……等等,与神的来往却不多。今天,神在我们中间居住,没有问题;但是,神在我们中间来往,我真是怀疑到底有多少。我们可以读经,可以祷告,可以预备讲台,可以讲道,可以参加许多聚会,可以服事,我们作了许多的事,但是我们到底有多少与神的来往?我们与神的来往乃是决定我们的教会如何,这和前面的信是成正比的。

 前面说,“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说出我们要有这个信,这信乃是从义带进光、带进基督而有的结果。这里就说当你有这样信的时候,教会就成为神的居所,教会就满了神的来往,这个来往就叫神起来作见证 ── 我是他们的神!

 保罗在这里所说的建造教会,好像和我们所说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他说的建造教会,是每个人都要有义,都要在光里,都要有基督,这样,我们才有信的实际。并且必须有神的居住,神的来往,神能称为我们的神。我们今天所说的建造教会 ,却依旧滞留在“神要在他们中间居住”,还不能经历到“神的来往”和“神称为我们的神”。

 今天为什么教会不够刚强、明亮?为什么见证不够丰富、不够荣耀?其原因有二:一个是教会的义不够丰富,所以信也就不够丰富。一是教会生活里我们可能有神的居住,却没有神的来往,所以也就无法显出那个荣耀丰富的见证,也很难说神是我们的神。

祂是全能的主

 十八节说:‘神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之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这一种的信就会带给我们生命的实际,并使我们有一种认定,神是我们的父,我们是神的儿女。

 保罗说,当我与神同工的时候,我建造教会起初的立足点就是信,而这个信是由义出来的。这个信就产生一个教会生活:从神那面来说,神可以居住,满了神的来往,使神可以作我们的神,这就是神的见证;从我们这面来说,在我们的经历里,神是我们的父,我们是祂的儿女,与神产生了生命的关系与联结。

 我们一听到前面这些话,我们可能会马上反应我们是否能彀得上这样的实行。但是最后十八节说,‘这是全能的主说的’。既是全能的主说的,我们还有什么作不到?我们还有什么难处?你说,“我构不上”,全能的主在这里;你说“我行不来”,全能的主在这里;你说“我没有义”,全能的主在这里;你说“我没有光,我没有基督”。全能的主在这里;你说“我与神的来往真少”,全能的主在这里。

 保罗建造教会是非常的实际,完全不是理论的。但愿这些实际的话,不是叫我们兴奋,也不是叫我们高昂,乃是带给我们一个操练。我们要操练作一个信的人,操练作一个有神居住、有神来往、有神作我们神的人,也操练作神的儿女,让全能的主带我们进入见证的实际里。──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