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十八篇 教会必须和工人有健康的关系() ──服事主的人该有的生活与心境

 

 读经:

哥林多后书七章二至十节上半

7:2“收纳我们,我们未曾亏负谁,我们未曾败坏谁,我们未曾占谁的便宜。”

7:3“我说这话,不是要定你们的罪,我已经说过,你们常在我们心里,情愿与你们

  同生同死。”

7:4“我向你们大大的放胆,我因你们多多夸口,我已经是满得安慰。我们在一切患

  难中是满溢着快乐。”

7:5“我们从前就是到了马其顿的时候,身体也不得安宁,周围遭患难,外有争战,

  内有惧怕。”

7:6“但那安慰丧气之人的神,借着提多来安慰了我们。”

7:7“不但借着他来,也借着他从你们所得的安慰,安慰了我们。因他把你们的想念

  、哀恸和向我的热心,都告诉了我,叫我更加欢喜。”

7:8“我先前写信叫你们忧愁,我后来虽然懊悔,如今却不懊悔;因我知道那信叫你

  们忧愁,不过是暂时的。”

7:9“如今我欢喜,不是因你们忧愁,是因你们从忧愁中生出懊悔(悔改)来,就不

  至于在任何事上,因我们受亏损了。”

7:10上半“你们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悔改)来,以致得

     救。”

 现在我们要进入与神同工的第二大段 ── 教会必须和工人有正常的关系。

 前面我们说过,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我们首先要使教会绝对的与世界有分别。现在第二步,就要说到教会必须和工人有正常的关系;也就是说,同工自己要正常,同工对于教会的关系也要正常,教会对于主仆人们的关系也需要正常 ── 教会愿意接受主仆人的教训,要成为主仆人的喜乐,要成为主仆人所夸口的,要叫主的仆人们放心。

 保罗与神同工来服事教会,不仅帮助教会从世界中分别出来,也帮助教会和工人有正常的关系。从教会的历史来看,教会无法得建造的原因,大部分的小难处都是出于姊妹,而大难处则都是出于教会与工人之间没有一个正常的关系。

 所以一面来说,作同工的要很小心,要常常提醒自己 ── 将来破坏教会或叫教会受亏损的很可能就是我,所以我要作一个纯洁自己的人,好叫教会因我得益处、被建造。

 一个好的工人,一个好的主的仆人,他一定要学习如何让工人和教会有一个非常正常的关系。而这个正常的关系,乃是以“教会的建造”作为基本的看见。他一有这个看见,看见教会需要建造,他身上自然就会产生一种事奉神的生活,借着这样的生活,就能帮助同工和教会进入一个正常的关系里。

 另一面来说,教会和工人也要有正常的关系。这些年我学习服事主,我里面有一个很深的体会,教会和工人若是配合得好,教会就蒙福;教会和工人若是配合得不好,教会就受亏损。教会得建造的关键,在于是否和工人、同工、主的仆人之间有一个正常的关系。当教会和主仆人之间的关系对了,教会就能被建造;当教会和主仆人之间的关系出了问题,教会就必定受亏损。

 我这里提到的“主的仆人”,是指满有生命度量、能供应众教会需要的年长弟兄们。你们在座的青年同工还太年轻,还在学习阶段,不要自称是主的仆人,要存心谦卑、扎实的学习,才是正确的态度。如果自我陶醉,孤芳自赏,这对教会和你自己都没有任何益处。

一个主仆人的恳求

 七章二节说:“你们要心地宽大收纳我们;我们未曾亏负谁,我们未曾败坏谁,我们未曾占谁的便宜。”在这里保罗竟然对哥林多教会要求“要收纳我们”,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似乎哥林多教会忙于关心拜偶像,关心蒙头,关心说方言,关心守童身,关心擘饼,关心递杯,关心自己是属谁的,关心别人是属谁的,到一个地步,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没有保罗这位主的仆人。

 保罗竟然还能卑微的请求哥林多人,求他们收纳,给他一个地方(Make room for us)。你简直不能相信,一个使徒竟需要这样的来求自己亲手所建立的教会收纳自己,给自己一点地方,真叫人觉得悲哀、心痛。

 在“因我们未曾亏负谁,我们未曾败坏谁,我们未曾占谁的便宜”这里,连续用了三次“我们”,就是加强语气,说出哥林多教会真是亏负主的仆人们。

一个服事主之人的生活

 保罗的感觉真是凄凉,好像他再三提醒哥林多人的良心说:“根据公义,你们没有理由拒绝我们。是我们亏负你们吗?是我们败坏你们吗?是我们占你们的便宜吗?完全没有。”说完这话后,他又怕他们受伤,所以又安慰他们说,“我说这话,不是要定你们的罪。我已经说过,你们常在我们心里,情愿和你们同生同死。”保罗用心良苦的来培育哥林多教会,一面叹息哥林多教会无知,一面又怕他们受伤。唉,主仆人的心境,不是我们一时能领会得透的。

 到第四节保罗突然口气转变了,语调也转变了,他说:“我向你们大大的放胆,我因你们多多夸口,我已经满得喜乐,我们在一切患难中洋溢着喜乐。”他的里面不仅拔高了,也大大得释放了。接着就说出他语气改变的原因,他说:“但那安慰丧气之人的神,借着提多来,安慰了我们;不但借着他来,也借着他从你们所得的安慰,安慰了我们。”(5~7)这里说出他从神得了安慰;并且借着神仆人提多所得的喜乐与安慰,也叫教会同得喜乐、安慰、和建造。

果子显明主仆人如何

 保罗如何来帮助教会?一开始他说,我是一个为着教会摆上一切的人,并且说了一句非常严肃的话,“我们未曾亏负谁,我们未曾败坏谁,我们未曾占谁的便宜”(林后七2)。这里表明了他是怎样一位主的仆人,他是怎样一位事奉神的人。而他的见证就显在以下这三方面:第一,没有亏负人;第二,没有败坏人;第三,没有占人的便宜。

 许多时候,我们以为我们是服事人的;末了,我们却亏欠人,败坏人,还占人的便宜。比方说,从前教会中有一班睁眼说瞎话,满口是道理,却没有实际的“空中派”人物。他们有个特点,谁碰见他们,他们就亏负谁;谁碰见他们,他们就败坏谁;谁碰见他们,他们就占谁的便宜。这班人一点良心也没有,他们自称有异象,自称看见教会,自称是教会中的得胜者。然而,人碰见他们后,却被他们亏负、被他们败坏、被他们占便宜。

 今天也有许多人宣告,“我们是主的仆人,我们是主的工人”。我们不要被这些口号所迷惑,我们要冷静的试验,到底他有没有亏负人,有没有败坏人,有没有占人的便宜。那些“空中派”的人,并不是为着教会;他们无论到那里,总是为着所谓的个人“职事” ── 这就叫作亏负教会,败坏教会,占教会的便宜,利用教会作为他们的工场 ── 末了,他们所接触的人都会被他们败坏。

 主耶稣说,“凭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七16~20),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所以你一看见他们的果子,你就会认识他们是谁。你千万不要被他们的“口才”所迷惑,也不要被他们“爱主”的口号吓唬住。你要问他们,到底果子在那里,是叫人被兴起来呢,还是叫人消沉、软弱?

“无己”的事奉神

 你们在座有许多弟兄姊妹,将来都可能全时间服事主,这时你要有一个心志,“我不能亏负人,我不能败坏人,我也不能占人的便宜。”这三个“不能”,就会叫你“无己”。只有“无己”的人,才能作主的仆人;只有无己的人,才可能不亏负人,不败坏人,不占人便宜。

 所有的人,只要他有一点“己”,他不知不觉就会亏负人,败坏人,占人的便宜。譬如,你扪心自问,你的讲道是不是常常占人的便宜?你草率的预备一篇道,就大胆的释放信息,是不是占人便宜吗?你对弟兄姊妹的负担到底有多少?你对他们的热爱到底有多少?

 若是你根本没有进入职事的负担,就对人有“特别的交通”,人和你交通之后,就变成一个独特的人,而无法产生建造,哦,你就是占人的便宜、又败坏了人,这不是一个服事主之人的态度。

生命之果的见证

 我们在服事主的事上要很小心;我一直劝你们,不要注意“果效”,要注意“果子”。因为你的果子如何,就证明你是怎样一个人。无论你到那里去,一定要结出生命的果子,并且要小心不要败坏了果子,否则你就不是主的仆人。你不要以为你能讲道就可以了,你能开特会就可以了,你能作训练就可以了。不,你要看你的果子到底如何。

 如果你们被我训练到一个地步,个个都被我败坏掉了,我就不可能是一个主的仆人。靠着主的怜悯,我能说这样的话,一九七三、七四年间,你们有些弟兄们受过我的训练,没有一个人是被我败坏的 ── 爱主的,至今还是爱主;爱教会的,至今还是照样爱教会 ── 我能够作见证,弟兄们爱我;我也能作见证,弟兄们更爱基督,更爱教会。这就是人经过我们,没有被我们占便宜;人经过我们,没有被我们绊倒;人经过我们,没有被我们亏负。

良心的见证

 我们若将教会与主的仆人带进健康的关系里,就要先学会成为一个不亏负人、不败坏人、不占人便宜的人,使众人的良心都能平顺。虽然李常受弟兄从来没有说过,“我是李常受,我是主的仆人,你们都得怕我”,但我们每次见到他,就如同在主的面光中,如同在大光中,叫我们不敢随便,因为在我们的良心里很清楚,这里有一个主的仆人。

 弟兄姊妹,我们要寻求这样的良心,不要寻求外面的果效。趁我们年轻的时候,就要学会这项生命的功课,并有一个正确的态度:“主啊,我是不是你的仆人,要由我的果子来证明,要从圣徒的良心里来证明。”你要注意你的深处,不要光看外面的情形或果效,因为教会乃是一个生命的地方。

 当保罗要把教会带到与工人一致的关系里的同时,他也见证自己是一个在主里纯洁自己的榜样。他说,“因为我们未曾亏负谁,我们未曾败坏谁,我们也未曾占过谁的便宜”。他凭着这个,来要求哥林多人收纳他,给他一个地方。

 这是何等甜美的见证。这个见证比作了多少的工更甜美。如果保罗在这里说,“我兴起多少教会,多少教会都接纳我,难道你们还敢不接纳我吗”,这个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但是保罗是以一个无亏的工人,在谦卑的灵里来请求幼稚的哥林多教会接纳他。

 这真是一个主仆人的标记。

谨慎我们的生活

 所以,弟兄姊妹,你若要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主的仆人,我们要谨慎我们的生活。尤其是将来愿意全时间服事主的青年人,千万不要以为你是全时间的,所以你在财物上就可以占人的便宜,在工作上就可以占人的便宜。若是这样,不知不觉就会叫你成为一个亏负人的人,败坏人的人,占人便宜的人。

 在我们年幼服事主的时候,就要好好学习这些功课,单纯清洁的活在主的面前,好叫人经过我们不是受败坏而是得益处,不是受亏损而是蒙恩典。

“种”的生活

 我们在事奉主的路上,多少一定会结一些果子,说出我们这个人的生活,就是一个“种”的生活。我们这个人如何,乃是一件大事;我们种的是什么,所结的果子就是什么;我们所结出来的果子如何,就会反映出我们这个人如何(太七16~20)。保罗在这里有一个态度,他是只想成全人,不想亏负人;他是只想建造人,不想败坏人。所以我们也要常常问自己:当我的果子经过我的时候,是被亏负、被败坏、被占便宜,还是被成全、被建造?

一个完全联于教会的生活

 当保罗对哥林多人说完前面的话之后,他惟恐这些话会使哥林多教会的良心受控告,所以在七章三节他立刻补充说,“我说这话,不是要定你们的罪;我已经说过,你们常在我们心里,情愿与你们同生同死”。从这里可以看出,保罗的心乃是联于哥林多圣徒,甚至愿意与他们同生同死。并且他的生活也是完全和教会联起来的,教会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教会的忧愁就是他的忧愁。

 接着第四节,保罗积极的说到他的存心及生活。

 他说,“我向你们大大的放胆,我因你们多多的夸口。”(另译)保罗前面所写的书信一直是以“我们”为主词,到了四节却由“我们”转换为“我”,实际的说到他的生活,他的生活乃是受教会控制的生活,乃是受弟兄姊妹影响的生活。

 以前我是不敢放胆的,一提起你们,我就立刻谨守起来,惟恐我说错了话、作了错事,而让你们受到拦阻、受到破坏,没有能力往前走。但现在我因从提多那里听见你们的消息,知道你们的情形,所以我现在终于能大大的放胆,和你们说坦白的话,说放胆的话,说坦诚的话,这就是主工人对教会该有的存心。

 举例说,早期我回到台湾的时候,我对那里的情形不清楚,对弟兄姊妹们的感觉摸不着,我只能用我的灵,摆进我的全人尽全力的起来讲道。那时候我讲一篇信息总是战战兢兢的,因为我不知道弟兄姊妹的情形如何,不知道弟兄姊妹到底能接受什么。坦白的说,我在那时候一点胆量也没有,只敢说真理的话,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敢摸、不敢讲、不敢谈。

 感谢主,现在我和你们之间总算有了甜美的默契,我就可以向你们大大放胆了。保罗对哥林多人也是如此,他以前什么话都不敢讲,什么事都不敢作,现在他可以向哥林多人大大的放胆了,因为借着提多带来的交通,他知道他们情形如何。因着这样的知道,这样的信赖和默契,他就能大大放胆。

一个活在教会控制里的生活

 保罗这样的生活,不是根据他的看见,乃是根据教会的情形。教会能够叫他生,教会也能够叫他死;教会能够叫他喜乐,教会也能够叫他忧伤;他的生活完全是一个受教会控制的生活。所以他才见证说:“我向你们大大的放胆,我因你们多多的夸口,我已经是满得安慰,我们在一切患难中满溢着快乐。”(4节)他的生活完全是在教会的控制里:是教会叫他放胆,是教会叫他夸口,是教会叫他得安慰,也是教会叫他快乐。

 通常我们对于放胆、夸口、快乐、安慰的领会,乃是联于主;这样的领会固然是好,但这对一个事奉主的人而言还是不够。一个真正服事主的人,他的生活不仅要联于主,更要联于教会。教会就是他的生,教会就是他的死;教会能叫他快乐,也能叫他忧伤;教会能叫他放胆,也能叫他畏缩;教会能叫他成为一个夸口的人,也能叫他成为一个失望的人。他整个人的生活可以说完全是在教会的控制里。

 有一班称为“空中派”的人,他们最大的难处就是既不沾天,也不着地;既不和主联起来,也不和教会联起来。他们是活在理想的空谈里,作贱自己也蹧踏别人。当他们对教会不满意,他们可以大言不惭的说:“教会就是启示录十二章的妇人,而我们就是妇人腹中的男孩子,所以我们要依附在教会中作得胜者,却不要跟随教会”,却一点也不关心妇人在生产中的苦痛呼叫 ── 因为他们不认识男孩子是教会在生产苦难的呼叫中生产出来的。

 一个人的生活如果没有受教会的控制,他的爱主是不可信的,他的一切为着主是不可信的,他对属灵的认识也是不可信的。一个人如果是活在教会的控制里,教会就能叫他放胆,叫他得安慰,叫他快乐,叫他夸口。教会软弱了,他就忧伤;教会得胜了,他就喜乐;教会敞开了,他就觉得荣耀;教会关闭了,他就觉得黑暗。他整个人的心情起伏,一言一行,完全受教会的影响。这才是一个主仆人生活的特点。

 这就是保罗所说“我情愿与你们同生同死”;你们的生就是我的生,你们的死就是我的死。我的生活是完全联于教会的,我的心境是完全受教会控制的。当我听见你们有转机,我整个人就开了;我就能向你们大大的放胆,我也因你们多多的夸口,我已经是满得安慰,并在一切的患难中满溢着快乐。

一个为教会活的存心

 已过的七个多月训练,我听见许多人说,“朱弟兄讲得真好,真叫我得供应,真叫我得帮助”。这些话当然叫我喜乐,但我这个喜乐不是根据我讲得精彩不精彩,乃是根据教会的光景如何。如果我讲得再多,教会的光景仍是一丝不改,那么,我就不能喜乐。我不是为着讲道而讲道的,也不是为着大家都觉得有供应来讲道。如果我能在这里作一点什么,完全是盼望教会能结出“义”的果子,这是一个服事主的人应该有的情形。

 反过来说,如果我讲完一篇道后,觉得说得既有发表,又有感觉,也很有负担,就扬扬得意,然而对教会却一点感觉都没有,这就证明我是幼稚的,我是自爱的,我不是一个主的仆人。

 弟兄们,你要学习有保罗这样的灵:保罗从不关心“道”讲得好不好,他只关心教会的光景。教会的情形好转了,他就喜乐;教会的光景好转了,他就放胆;教会一点的长进,一点的往前,就能叫他大大的放胆,多多的夸口,满心得安慰,并在一切的患难中满溢着快乐。

 每一个服事主的人,都必须要有像保罗这样的存心。有?样的存心,就能叫俅这个人成为一个真正与神同工的人。你不要受你自己的控制,你要受教会的控制。

 我能见证,许多时候我真正的喜乐是从教会来的,我的忧伤也是从教会来的,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根据教会如何。也许现在你们对自己的成就感还是非常的重,好像你一为主说话,别人阿们的声音稍微一大声,你就非常的喜乐。我不是说这个不好,但你不要为着别人的“阿们”声而欢喜,乃要为着你能供应教会而欢喜,因我们的价值乃在于教会得着建造。

 愿主怜悯我们,使我们能有这样的存心和态度。

一个受教会影响的生活

 今天我们要来建造教会,我们必须是一个受教会控制的人 ── 教会刚强,我就刚强;教会软弱,我就软弱 ── 也许你会说,“那不就太不属灵了吗?属灵的人不是应该常常喜乐吗?”不错,你是应该常常喜乐,但无论有多喜乐,你的喜乐永远不能胜过你深处对教会的负担;虽然你满有从主而来的喜乐,但每当你听见教会为难的时候,你里面就忧伤了。

 每个为着主的人一定会受教会光景的影响。比方说,旧约中的尼希米一听见耶路撒冷城墙被毁、城门被烧,就立刻披麻蒙灰,禁食祷告(尼一3~11)。同样的,今天教会的软弱常常也把主的仆人逼到主面前去,使他为着教会拚上去。保罗就是在这样的心情下,为哥林多人哀伤、痛苦、流泪代祷,最后他写下长达十六章的哥林多前书给哥林多教会,他们因此在属灵的悟性上才开了窍。

 当保罗再从提多那里传来哥林多人的好消息,才敢再向他们大大的放胆,多多的夸口说,现在我终于可以告诉别的教会,哥林多教会真好,真爱主,真得胜阿。当我一想到我所劳苦的果子,能这样呈现在主的面前,我就能满得安慰,甚至在患难中,我也能满得喜乐。患难可以来,愁苦可以来,而你们却能使我在一切环境里喜乐。

一个服事主之人的心境

 前面二至四节乃是说到一个服事主的人,他的生活乃是一个受教会控制的生活;接着后面五节至十节,说到他在服事教会时该有的心境。

外有争战,内有惧怕

 保罗说,“我们从前就是到了马其顿的时候,身体也不得安宁,周围遭患难,外有争战,内有惧怕,但那安慰丧气之人的神,借着提多来安慰我们。不但借着他来,也借着他从你们所得的安慰,安慰了我们。因他把你们的想念,哀恸和向我的热心,都告诉了我,叫我更加欢喜。”(57节)

 保罗到马其顿的时候,是里外煎熬的环境。第一,身体不得安宁;第二,周围尽是患难,外有争战,内有惧怕。

丧气(谦卑) ── 神作工的开始

 这样的环境叫他又丧气,又没有盼望。“丧气”也可以翻作“谦卑”。什么是“丧气”,什么是“谦卑”?真正的谦卑是经历丧气的结果;一个人若未曾经历什么是丧气,他就不会知道什么叫作谦卑,即或他是谦卑的,很多时候,也都是假谦卑。

 譬如说,有些弟兄会问我,“朱弟兄,你看我需要什么?”听起来他似乎是很谦卑的。但我愿意说,他不是真愿意谦卑的照着我的话去行,他乃是将我说的话当作神话,好像金棒一挥,他就属灵了。若是我说他需要读经,他也不会去读经的。所以,谦卑是主在人身上作工的结果,不是人所作出来的。

 主如何作工呢?祂乃是要把人带到一个地步,叫他丧气,叫他从心里谦卑起来。保罗的不得安宁,正是因为教会的光景叫他不能顺心。当他到了马其顿,看见教会生病的光景,他里面马上有一种外有争战,内有惧怕的情形,结果就丧气了。

 人一丧气就谦卑了。一个跟随主、追求主的人,最容易谦卑;一个不跟随主的人,一不如意就容易脚底抹油而开溜。但跟随主的人,却是愈丧气就愈谦卑,他会到主面前寻求,“主阿,为什么教会会变成这样?弟兄姊妹会变成这样?我的事奉会变成这样?”

 正在这时候,神就进来安慰了,所以保罗在这里说,祂是那安慰丧气之人的神。人一到丧气的时候,也就是人真正得帮助的时候,所以保罗说,“但那安慰丧气之人的神,借着提多来安慰了我们”(6节)。我的安慰乃是从提多来的,我碰见了提多,我里面就有把握了。不但借着提多来,也借着他从你们所得的安慰,安慰了我。

 这就是一个事奉主的人该有的心境。

心境随着教会而被牵动

 一个事奉主的人,他的心境如何,乃是根据教会如何。不仅保罗是这样,连提多也是这样。提多虽然没有写书信给哥林多人,但提多也有这个实际,因为提多到哥林多教会去时,他和保罗一样也是恐惧战兢。后来因着哥林多教会悔改的情形,提多就得了安慰;提多一得安慰,保罗也就得了安慰。

 换句话说,每个忠心事奉主的人,都会有一个被教会情形牵动的心境。但这意思不是说,有位弟兄升官发财,有位弟兄买一栋房子了,他就为那位弟兄而快乐。若是这样,这只是个“犹大”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无任何意义的。你要认识,服事主之人的心境,乃是教会好转了,他就快乐;教会不好了,他就忧愁;教会敞开了,他就有负担;教会关闭了,他就要争战,他的所有心境乃是取决于教会的情形。一个服事主的人必须是这样的人。

 你若不是这样的人,你就不是一个建造教会的人,也不是一个服事弟兄姊妹的人。所有弟兄姊妹长进的关键都在于你有没有因弟兄的喜乐而喜乐、因弟兄的软弱而忧伤的心境;而惟有当你把整个心都摆进教会里的时候,你才能够有这样的心境。

 保罗因着提多把哥林多教会的光景告诉他,他就得了安慰。他说,“因他把你们的想念、哀恸、和向我的热心,都告诉了我,叫我更加欢喜”(7节),这个经历很特别。前面第六节保罗才说,我已经丧气了,不只我的身体不行,外面环境也很艰难,叫我真是外有争战,内有惧怕。然而,这样的苦境就逼着我谦卑,逼着我一直不断的到主面前去求问。正当我灰心丧气的时候,却听见提多带来的好消息说,你们看了我的书信,就满了懊悔,满了恐惧战兢,满了哀恸,对我也满了想念。我一听见这事,就得了安慰,满心的欢喜。

有为父的心肠

 一个事奉神的人,不可以隐瞒神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他必须直言,但他的心却不是一个审判官的心。什么是审判官的心?审判官的心是只会判定别人的是非对错,却没有爱。然而,一个事奉神的人若是没有爱,将会是一件可怕的事,因为教会是在爱中生根立基,在爱中彼此相互建造起来的。

 保罗的心肠乃是一个为父的心肠;一面,他责备教会的情形,另一面,他又忧心教会承受不住这样的话,这就是一位事奉神的人的心境。我们若没有这样的心境,我们就永远不能成全人,永远不能服事教会。当我们责备人时,若没有爱、没有恩典,那就会叫人受亏损;但如果我们完全不责备人,只搞政治,到处敷衍人说,“愿你平安”,那就会把人破坏得更厉害。我们要求主给我们有智慧,学习如何对弟兄们说正直的话;此外,我们还得学习如何在爱里成全他。

 很可惜,今天在我们中间有这样经历的弟兄并不多,我们既不敢在正直的灵里责备人,也不愿在关爱的灵里成全人。一旦彼此出什么问题就避不见面 ── 你若在台北,我就去高雄;你若留在台中,我就去花莲 ──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保持距离,以策安全。这那里是建造?这怎么能称为事奉?

 一个事奉主的人,要从主领受负担,并忠心的尽他的托付。如果他真要责备人,就要有保罗那种“七上八下”的心境,外面虽是重重的责备,里面却是满了牵肠挂肚的担忧。当我们为教会“七上八下”越多的时候,就证明我们越是一个为教会而活的人。这种心境是最可宝贵的,因为这才是一个真正为父的心肠,也是一个事奉神的人该有的心境。

•叫人忧愁生出悔改

 接着第八节说:“我先前写信叫你们忧愁,我后来虽然懊悔,如今却不懊悔,因我知道那信叫你们忧愁不过是暂时的。”

 当保罗写第一封信给哥林多教会的时候,他知道那封信一定会叫他们忧愁,所以他曾为此懊悔过。但如今他并不懊悔,因为保罗知道忧愁是哥林多人成长必经的过程。如果你不懂得保罗曾经懊悔过的心情,你就很难认识什么是神在人身上的工作,以及什么叫作十字架的工作。

 一面,保罗对主非常的绝对,他不敢违背主的心意;另一面,他的心又满了为父的心肠,他整个人完全受到哥林多人反应的影响。所以保罗说,我虽然曾经为这封信叫你们忧愁而懊悔,但如今我并不懊悔,因为我知道你们的忧愁只是暂时的。不错,我有一个带领叫你们为难,然而,这个为难并不为定罪,乃是一种忧愁。定罪是一说出去,就收不回来的;忧愁却是暂时的,是叫人得洁净、蒙保守必经的过程。所以我不是定罪,我乃是叫你们忧愁,叫你们生出悔改。

 当哥林多教会读保罗书信的时候,他们是边读边流泪悔改他们的无知,这个过程乃是个痛苦的过程。保罗实在是怕哥林多人无法承受那封书信的重量,反而叫他们受亏损,甚至导致他们的软弱、灰心、退后,所以他才有一种懊悔的心境。虽然保罗能见证他写那封信的时候是从主来的,末了,他也敢说,我是受主的灵感动了。虽然如此,他还是害怕他们对这封信的反应,这就是为父的心。

•叫人懊悔以致得救

 然而,当保罗知道他们因那书信忧愁,他就不懊悔了。他说,“如今我欢喜,不是因你们忧愁,乃是你们从忧愁中生出懊悔来了”。一个服事主的人应该是联于教会、联于爱,而不是联于工作或联于恩赐和知识;他和教会的关系不止于知识的教导和灌输,更是有生命的餧养和成全。

 教会对使徒书信的反应,不能只停留在忧愁上,还必须生出懊悔来。若是这种忧愁只叫我们忧愁而已,那就错了;若是忧愁逼我们到主面前去呻吟和叹息,并向主生出懊悔来,这样的事奉就不是徒然的。所以保罗说,“如今我欢喜,不是因你们忧愁,是因你们从忧愁中生出懊悔来”。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若要叫每个人都有长进,我们就得有保罗这样为父的心肠。我们不是为了讨别人的欢喜而活,乃是要为着教会的建造而活。我们必须有像保罗那样的心志,向主说,“主阿,你给我的负担,我不能不说;你给我的带领,我不能不跟从。然而我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我不是一个施教的人,我愿意是一个联于教会的人。教会好,我就好;教会不好,我就过不去;教会热切,我就喜乐;教会冷淡,我就忧愁”,我们整个人是受教会控制的,好叫我们所作的,不叫人受亏损,反叫人得着实际的属灵帮助。

 然后他继续说:“你们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凡事就不至于因我们受亏损了。因为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9~10)保罗的意思是说,因着我所写给你们的信,就是神给你们的。当这封信叫你们忧愁的时候,你们就不至于因我们受亏损了。因为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末了,这种懊悔就会叫你们得救。我所有的负担,都是为着叫你们得救。

 这是保罗的心境。每一个服事主的人,都需要学习这种心境,才能叫我们有一个健康结实的教会事奉。──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