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十八篇 与神同工的终极目标──把众教会带成一个见证

 

 读经:

‘感谢神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并借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

 气。因为我们在神面前,无论在得救的人身上,或灭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

 之气。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

 这事谁能当得起呢?’(林后二14~16)

‘我们…同工的,也劝你们,不可徒受祂的恩典。’(林后六1)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的有什么相交(参与、分享)呢?

 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的和不信的有什么相干

 呢?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活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

 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林后六14~16)

‘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之物,我就收纳

 你们。’(林后六17)

一个事奉神的人,必须是一个馨香之气

 我们从哥林多后书看见,一个事奉神的人,他在神面前必须是一个馨香之气。他的事奉不是工作,不是作为,乃是他成为一种气,就是因认识基督而有馨香之气。

 首先我们要认识,一个事奉的人就是一个气,我们的生活就是一个气。不是我们作了多少,乃是神在我们身上作多少;不是我们这个人有多少能力、有多少劳苦,乃是在这个能力、这个劳苦里面有多少神,有多少基督。如果我们对基督的认识丰富,我们对基督的经历丰富,那么,无论我们到那里,都会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馨香之气。这个气可以叫人死,也可以叫人活,这个气才是建造教会真正的源头。

一个事奉神的人,必须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

 然后,我们还要认识,一个事奉神的人乃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

不可徒受恩典而失去目标

 保罗说,“我们与神同工的,也劝你们不可徒受祂的恩典而失去目标。”(林后六1)保罗提起“与神同工”着重在“不可徒受祂的恩典”。保罗似乎是说,在教会生活里,在神的带领里,在你跟随主的路途中,慢慢的你会有一种深的领会:我的每一个脚步都是主的祝福,每一个环境都是主的量给,我这个人就是活在恩典的里面 ── 但是,你不可徒受恩典而失去目标。

 这就是说,恩典临到我们身上是有目标的;我们在教会中与神同工的时候,也是有目标的。我们不是因为有一个大学就去作一个大学的工作,有一个都市就去兴起一个教会;不,这不是神的目标。我们服事神的人,不能有主的恩典而仅仅产生劳苦,产生工作,却失去了目标。

以主的经营为服事的中心

 怎样才能不徒受祂的恩典而失去目标呢?

 就是说,我们要与神同工,就必须看见这位神乃是有经营的神,而这个经营就是我们这一生服事的中心 ── 主的经营必须成为我们的经营,我们的经营也必须是主的经营,而这个经营,乃是根据主的旨意、目的和计划。

 当我们来与神同工时,就着实行这面来说,我们会摸着义的问题、信的问题、分别的问题、工人与工人的问题、工人与教会的问题、钱财的问题。而我们在最深处所摸着的,乃是我们每一步的行动必须是主的经营,我们这样的事奉必须是主的经营,因为与神同工乃是根据主的旨意、目的、计划而有的。

在主面前是一个对的人

 为着不失去目标,保罗就来告诉我们与神同工的秘诀。保罗说到要与主同工,他先提起他这个人是一个怎样的人;因为惟有他这个人正常了,他才能帮助教会正常。也就是说,你在主面前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在教会中才能有怎样的事奉;你若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你就不可能在教会生活里有正常的事奉。

 保罗来说到他自己,他说,说到我保罗,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我乃是一个在忍耐里、在患难里、在穷乏里、在困苦里、在鞭打里、在监禁里、在扰乱里、在勤劳里、在儆醒里、在不食里的人(六4~5)。我也是一个在廉洁里、在知识里、在琝唻翩B在恩慈里、在灵里、在爱里、在真实的话里、在神的大能里、在义的兵器里的人(六6~7)。换句话说,在我这个人身上,我乃是在一种对的情形里面,我这个人从不离开这一种情形。无论是在我的经历上,在我的存心上,在我的环境上,在我的生活上,在我的操守上,我这个人都是操练在对的情形里面。

从三方面来帮助教会

 当这个人在神面前是一个对的人,然后,他就可以来帮助教会。保罗从三方面来帮助教会:第一,教会必须是分别的(六14~18);第二,教会必须和工人是正常的(八16~24);第三,教会必须在钱财上是正常的(八章,九章)。

 保罗的这些推理和我们的感觉相去甚远;我们所注意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例如有没有祷告,有没有聚会……等。我不是说不需要注意这些,但是你要领会,当你注意这些时,你里面的目标必须是清楚的。也就是说,当你注意这些时,你的感觉完全不是客观的,不是虚无的,不是飘渺的,更不是理论的,你是联于神的旨意、计划、目的、和经纶的。

•教会必须完全分别出来

 要使教会能在神的旨意、目的、计划的里面,首先,教会必须和世界完全分别出来。

 我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能同负一轭(六14)。教会必须在信的实际里,而这个信是从义里面产生出来的;因此我们不仅在钱财的事上不与不信的人同负一轭,在一切的事上都必须是这样。

 保罗在服事时,非常注意教会的良心要高,教会的标准要高,高到与外那人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分别。如果外邦人今天的潮流是买名牌汽车,教会中也有许多弟兄跟着潮流买名牌汽车,这就证明教会已经堕落了。如果外邦人今天所注意的是青年企业家,教会所注意的也是青年企业家,这也证明教会已经堕落了。

 教会要有一种良心,这种良心要强到一个地步,叫那些买名牌车子的、叫那些想发大财的、叫那些得利的、叫那些又想得主又想得世界的,一来到教会中,一来到聚会里,一看见弟兄姊妹的脸和眼神,里面就受审判,就知道自己已经在堕落的里面。这就是保罗的负担。

 保罗的这个负担乃是说,教会必须在分别的地位上,不能有分于世界的潮流,不能有分于世界的人所要作的,不能有分于世界的人所盼望的,不能有分于世界的人所要求的。我们要持守教会在神的旨意里,教会要分别出来,要在高水平里面,以免失去了目标。

 保罗来带领教会,他先把自己摆出来,叫所有的圣徒看看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乃是在忍耐、患难、穷乏、困苦……等情境里。而哥林多教会的圣徒呢?他们不是这样,他们什么都没有,他们只是在结党里,在分争里,在要不要戴蒙头帽里,在要不要吃祭偶像之物里,他们和世界上的人没有什么两样。因此保罗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六17)。

 保罗在这里有一个负担:哥林多教会阿!你们这样在地上爬,怎么能认识主的见证?你们是完全羞辱主名。你们要得着恢复,要快快和世界的人有分别。你们和世界的人是不相配的,是不能同负一轭的。世界的人背钱的轭,背名的轭,背权的轭,这些你们一样都不可背,你们必须不要钱、不要名、不要权。

 保罗来带教会,他乃是把教会的水平拔高,因为他知道,教会的水平是低不得的,教会的水平是滥不得的。教会的水平一低一滥,教会就没有盼望了;不是聚会人数多少的问题,乃是见证如何的问题。

•教会与教会、与工人之间的关系要正常

 要使教会能在神的旨意、目的、计划的里面,教会还要和工人有一个正常的关系。

 教会不能闭门造车,不能隐藏,不能关闭在自己的小地方埋头苦干。教会要和主的工人、和那一个在众教会间传福音的、和那个被我们屡次试验过的(八16~24),都有一个正常的关系。教会和工人之间的关系要正常,教会和众教会之间的关系也要正常。

•教会在处理钱财上要正常

 要使教会能在神的旨意、目的、计划的里面,教会也要在财物上健康、正常。

 我们作梦也没有想到在哥林多后书十三章的书信中,保罗却用了两章的篇幅来说到钱财的事(八章和九章)。我们知道,教会要从钱财里出来,教会要懂得处理钱财,这致使我们常过分小心的避免在教会中谈钱。但是,保罗却在这里痛痛快快的谈了两章。讲到钱,他可是有负担的,他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圣徒在钱财的运用上正常,这个圣徒就正常了;什么时候教会在处理钱财上正常,教会就正常了。钱财用得合宜,能把我们的情形拔高;钱财用得合宜,会给我们有属灵的实际。

 在我们年幼时,我们就要认识,钱财是一个要命的东西,不然保罗不会那么有负担,用两章来讲,从各方面来讲,说到钱财的事。钱财能叫我们蒙福,钱财也能叫我们罹祸;钱财能是我们蒙祝福的路,钱财也能是我们往前的限制。

 如果你照着圣经旧约“十分之一奉献”的说法来奉献钱财,当你有一百块钱了,要你奉献十块钱,是很容易的事,但是你若有一百万,要你奉献十万那就不容易了,你若有了一千万,要你奉献一百万那就更难了。你会想:“这一百万拿去再开个厂,好为主赚更多的钱。”请问,主需要你这样为祂赚钱吗?

 我愿意告诉你,所有想为主赚钱的,除非他原来就已经有钱,否则他的想法都是假的。有钱不是罪,主给的钱不是罪,但是青年人想要为主赚钱那就是罪。我这样说并不过分,这乃是经历出来的话。我还没有见过那个青年人为主赚了大钱后,在教会中还能好好爱主、跟随主。但是已经有钱的应该为主多赚钱,只要他所赚的肯摆出百分之一就绰绰有余了。

 我们在钱财的处理上一定要正常,有了就得给出去,不仅是十分之一,而是要尽量的给、厉害的给,要让钱财成为一个祝福的管道。一个肯将“钱财”摆出来的人,他这个“人”就肯摆出来。我见过“人”肯摆出来了,他的“钱财”还不肯摆出来的人;但我还没有见过一个人,他的“钱财”摆出来了,而他这一个“人”还不肯摆出来。

 保罗就是看准了钱财是万恶之根,所以他花了两章圣经讲个痛快,让到一个地步,让各个人对钱财都非常有感觉,知道钱财是留不得的,钱财是要给出去的,钱财是要让它成为祝福的,钱财是要让它经过主的手来帮助圣徒的。

 第九章末了结束的话,一面来说是结束在钱财这一点上,一面来说是结束在他与神同工,借着钱财的交通,使众教会都成为一个了 ── 你们这样把钱拿出去,结果耶路撒冷,以及犹太全地的众教会都要为着你们来感谢神。换句话说,钱财会运用,众教会都蒙恩,借着钱财,把众教会都带到一的里面,这是保罗与神同工终极的负担 ── 把众教会带成一个见证。──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