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十九篇 一个顺服基督的人

 

 读经:

哥林多后书十章一至五节(另译)

“我保罗,就是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卑微的,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向你们是壮胆的,如今亲自借着基督的温柔、忍耐劝你们。有人以为我是凭着肉体行事,我也以为必须敢以(用勇敢)待这等人,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壮胆。因为我们虽然在肉体中行事,却不凭着肉体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肉体的,乃是向着神有权能,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推理,各样抵挡人认识神的那些高的事,一概推翻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我们把哥林多后书这卷书分成三大段来看:

 在第一大段里,最中心的是“馨香之气”;

 在第二大段里,最中心的是“当我们与神同工的时候”;

 在第三大段里,最中心的是“要把人所有的推理推翻,要把人所有的心意夺回,好叫人都顺服基督”。

 因此,一个事奉神的人必须是一个馨香之气,一个事奉神的人必须是一个与神同工的人,一个事奉神的人也必须是一个可以见证“我”的人 ── “我”乃是一个顺服基督的人。

一个事奉神的人,是一个可以见证“我”的人 ── “我保罗”

 “我保罗”的中心负担,乃是保罗见证他使徒的职分。但是,他不是以使徒的职分来开始,他没有说“我这作使徒的保罗”,他乃是说“我保罗”,他是以一个弟兄如何合式的活在教会中来开始。

 当保罗在十章一节以“我保罗”作开头时,他乃是把自己敞开在哥林多的圣徒面前。不仅仅是让他们看他的工作、他的生活,更是把他这个人暴露出来给他们看 ── 我保罗乃是一个有认识的人,我保罗乃是一个活在启示里面的人,我保罗乃是一个与神联合而生活的人,我保罗乃是一个建造教会的人。我保罗不是一个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人,我保罗乃是一个有负担的人。

“我保罗”生活的中心 ── 顺服基督

 我保罗有什么负担呢?我要“将各样的推理,各样抵挡人认识神的那些高的事,一概推翻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十5),这个负担就是我生活的中心,我生活的中心乃是要所有的人都顺服基督。我为什么这样生活?我要人顺服基督!我为什么写信?我要人顺服基督!主为什么给我这样的启示?为叫我帮助人顺服基督!在我的身上有一个非常基本的负担 ── 我要所有的人都来顺服基督。

“我保罗”是一个顺服基督的人

 保罗在第三段这里说到“我保罗”时,他就说,我这个人乃是在一种的控制下,我这个人乃是在一种的约束里,我这个人的生活乃是在圣灵的主权下,这个主权就叫我这个人成为顺服基督的人。

 在我的身上没有工作、没有追求,在我的身上说不上劳苦、说不上出代价,我不懂什么叫同工或不是同工;我只知道一件事 ── 凡我所作的,凡我所行的,凡我所想的,凡我所念的,这一切的事都是在顺服基督里面而产生出来的。

 为什么我是一个事奉神的人?是因着顺服基督!

 为什么我对你们有这样的负担?是因着顺服基督!为什么我有这样的劳苦?是因着顺服基督!

 为什么我多经历患难?是因着顺服基督!

 为什么我有这么高的看见、启示?乃是因着我这个人顺服基督!

 我经历过监禁、鞭打、暴乱,但我不是主,我不能叫你们也去经历监禁、鞭打、暴乱。我经历过患难、忍耐、困苦、贫乏,但我不是主,我没有一个权柄叫你们也都去经历患难、忍耐、困苦、贫乏。

 然而有一件事我要持守,我一定要实行,就是我如何是一个顺服基督的人,今天我要在你们每一个人身上劳苦,帮助你们也都成为顺服基督的人。

“我保罗”的生活是顺服基督的生活

 当保罗结束这卷书,在最后一段说到“我保罗”是如何的时候,他把跟随主的诀窍见证出来:我的生活是一个顺服基督的生活。在我这个人身上,没有什么营垒(十4),没有什么推理、什么高的事(十5);在我这个人身上却有个特点,你什么时候来看我保罗,你什么时候就看见一个对基督顺服的人(5)

 我们要常常冷静下来,问一问自己,到底真正主所要的是什么。主所要的,还不是你摆出一两年的时间参加训练,或是全时间服事祂;主所要的,是我们要成为真正顺服基督的人。

 保罗有一个负担,就是要攻破各样的营垒,各样的推理,各样高的事,要将人的心意夺回,叫人顺服基督。你要知道,跟随主的诀窍不在于兴奋,不在于满了营垒、满了计划、满了推理、满了那些高的事,所有愿意事奉主、愿意好好跟随主、愿意摆在主面前的过程,都是一个顺服基督的过程。

“我保罗”一生服事主是因顺服基督

 我今天和你们说同样的话,为什么你要走这条路?你要说,是因着顺服基督。你所以要走这条路,不是人鼓励出来的,不是人带领出来的,也不是因着人财物的应许而出来的。不,什么都不是!全时间服事主的心愿,乃是你自己到主面前拚出来的,是你祷告出来的,是你奉献出来的,是因为你是一个顺服基督的人,你愿意这样的来跟随主。这就是保罗持守的结果 ── 叫你们都顺服基督。

 弟兄姊妹,在一件一件的事上,你这个人必须是一个顺服基督的人。求神怜悯我们,叫我们都有这样的心。

“我保罗”向着哥林多教会的态度

在弟兄们中间是一个卑微的人

 保罗来事奉神,他有一个中心的负担,就是要叫一切经过他服事的人,都成为顺服基督的人。他自己乃是一个顺服基督的人,因此他在弟兄们中间是一个卑微的人,他说:“我保罗就是与你们面对面的时候是卑微的,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向你们是壮胆的。”

 我们的情形通常是“我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是卑微的,及至见了面就是壮胆的”。比方弟兄们都有心追求主,都愿意服事主,彼此之间通信的用语都是谦谦卑卑的,例如“某某兄如晤”、“主里爱鉴”、“切望兄长”等。但是等到弟兄们来在一起,就我所知,就彼此暗地里比较起来。这时,谦卑不见了,个个壮胆、勇敢,绝不让人占便宜,总是计较谁先上车、谁坐后座、谁坐前座……。对这些芝麻小事,我们里面满了感觉、满了比较,毫不谦卑。

 但保罗不是这样,他说,“我和你们面对面的时候是谦卑的”。保罗没有一次给人感觉他是在别人之上,他给人的感觉是气貌不扬、言语粗俗,是一个卑微的人。

 一个卑微的人,他与人之间没有利益的冲突。为什么人和人面对面就壮胆起来,就刚硬起来?因为有利益的冲突。人和人在一起是最不容易谦卑的。但是保罗对哥林多人说,我到你们中间的时候是卑微的;句话说,你们怎么待我都可以:你们叫我敬陪末座,我阿们;你们叫我闭口不言,我阿们;你们叫我睡地板,我阿们;你们叫我住地下室,我阿们。我在你们中间,和你们面对面的时候,我乃是一个谦卑的人。

绝不丢弃负担

 我想哥林多教会对待别的任何传道人,都比对待保罗好。所以逼得保罗不得不说,“他们是基督的仆人吗?我更是!”(林后十一23)这里我们看见,虽然保罗在他们中间时,他是非常卑微的;但是当保罗不在他们那里的时候,他的态度是壮胆的。无论哥林多教会对待保罗的态度如何,保罗并没有减少、也没有丢弃他向着教会的负担。

 我们每一个服事主的人都得学这个功课:当我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是卑微的,但我的负担是不受限制的。你们叫我尽职事,我就供应生命;你们叫我坐后头,我照样供应生命。当我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我仍要尽出我的负担,我向着你们是坦诚的、是壮胆的。我不能因着你们讲我、论我、对付我、欺侮我,就消灭了我里头的负担;我也不能因为你们不喜欢我、不要我,就一走了之。你们可以不喜欢我、不要我,但我的负担不能丢。

 这说出保罗乃是一个顺服基督的人。

在基督的温柔、忍耐里来劝勉弟兄们

 十章一节下,“如今亲自借着基督的温柔、忍耐劝你们”。

 现在保罗要亲自作一些事,他要借着基督的温柔和忍耐来劝勉弟兄。

 他能说,我的心就是基督的心,我这个人活着就是基督。如今当我亲自来劝你们的时候,我是在基督的温柔、忍耐里面来劝。这温柔是基督的,这忍耐也是基督的,却是借着我来运用。

敢以对待凭肉体认人的人

 二节:“有人以为我是凭着肉体行事,我也以为必须敢以待这等人,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壮胆。”保罗在这里似乎是说,那些说我凭着肉体行事的人,他们怎么对待我,我也要怎么对待他们。他们不逼我,我还卑卑微微的;他们一逼我,那我就要勇敢的对待他们,让他们认识我到底是谁。你们说我是凭着肉体行事,但我要告诉你们,我所有的生活,都是在基督里,我所有所作的都是和主一致的。你们说我是靠着肉体行事,你们这么对付我,我也要来对付你们。

 不过保罗的对付是属灵的,他乃是尽出他的负担,要把那些人引到基督里。这就是保罗服事主的态度 ── 任凭人如何对待我,我绝不丢弃我的负担。

 保罗绝没有一个存心要对付人。他说,“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壮胆”(2节下半)。他爱教会的心和主基督的心是一致的。虽然他在哥林多时,可以被藐视、被欺侮,但他仍然卑微的照着他里面的负担来帮助教会。甚至现在他要来对付那班凭肉体认人的人,他也是何等不愿意彼此相咬相吞。所以他说,我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勇敢,我求你们不要逼我到这个地步去。

 我何等愿意教会长得好、长得正,我何等愿意教会爱主,我何等愿意教会有合式的见证显出;但是当教会光景不好、不正常、不是见证的时候,我是不肯容让的!所以当我不在哥林多时,我必须敞开、坦白的把我的话告诉你们。然而,在我不肯容让之先,我求你们不要叫我有这样的勇敢。

一个顺服基督的人

 保罗为了将哥林多圣徒都带到顺服基督里,他自己首先就是一个顺服事基督的人。他因着顺服基督,就愿意在弟兄们中间作一个卑微的人;他因着顺服基督,不论哥林多人如何对待他,他始终不丢弃他的负担;他因着顺服基督,他也在基督的温柔、忍耐里劝弟兄们顺服基督;他因着顺服基督,也就敢以对待凭肉体认人的人。──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