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十篇 在争战里顺服基督

 

 读经:

哥林多后书十章一至五节另译

“我保罗,就是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卑微的,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向你们是壮胆的,如今亲自借着基督的温柔、忍耐劝你们。有人以为我是凭着肉体行事,我也以为必须敢以待这等人,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壮胆。因为我们虽然在肉体中行事,却不凭着肉体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肉体的,乃是向着神有权能,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推理,各样抵挡人认识神的那些高的事,一概推翻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顺服基督完全是一件争战的事

 保罗生活的中心乃是要所有的人都顺服基督。

 说到使人顺服基督,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十章三节说,“因为我们虽然在肉体中行事,却不凭着肉体争战。”保罗在这里说,为着使人顺服基督,我的生活完全是一个争战的生活:从外面来说,我不过是个肉身在这里行走;但是从里面来说,我却行走在一个属天、属灵的境界里。在这个范围里的生活,完全是个争战的生活;我虽然靠着肉身来行走,但我却不凭着肉体来争战!

 当我们说到“顺服基督”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心愿 ── 我愿意顺服基督。现在我要告诉你们,顺服基督就是争战。也许你所想的顺服基督是主怎么说,你就怎么跟 ── 主叫我爱主,我就爱主;主叫我爱教会,我就爱教会;主叫我参加训练,我就参加训练;主叫我全时间,我就全时间 ── 这也是我们常教导人的顺服基督。

 但是圣经给我们看见,顺服基督不是一个自然的结果,乃是一个争战的结果。我们以为顺服基督太简单了,其实一个真正的顺服基督的引导,完全是在争战里。没有一个顺服不是争战出来的;没有经过争战而有的顺服,就没有基督,惟有经过争战而有的顺服,才有基督。

 譬如说,若是你要全时间来服事主,虽然你的父母都同意,你还得争战,因为这不是身分的问题,也不是生活方式的问题,乃是负担的问题。你要服事主,要尽你的职事,你就得争战。没有争战就没有顺服;有了顺服,就一定有争战。为什么一地的教会一年难得增加三十个新人?因为打仗的人不多。

争战的原则 ── 无我、无择

 一个打仗的人、一个争战的人,他是“无我”、“无择”的;一个无我、无择的人,就有争战。举个例说,有个弟兄有心愿每周抽一个晚上的时间去看望。本来他每周有两个晚上是空着的,现在只剩一个晚上可以在家里作点家务事。你们看这位弟兄好不好?我要说,不够好!因为这里还有“我”、还有“择”,有自己的打算,有自己的选择,而没有争战。一个争战的人根本不懂得什么叫作那天有空,他是天天活在一个感觉里:要作的事情是无尽的,我要全人、全时间的摆上去,我要天天活在联于基督而有的争战里面。这一个才叫作顺服。

 你怎么争战呢?就是在凡事上“无我”、“无择”:没有自己的感觉,没有自己的喜欢不喜欢,没有自己的方便不方便,完全不顾这些,完全不给自己有选择的余地。一个不争战的人,定规选择安逸,不愿为主受苦。

 我们来跟随主、来顺服基督,就要领会:这一个顺服乃是一个争战,而这一个争战是不能凭着肉体的。虽然我在肉体中行走,我却是在属天的境界里,我是在基督里、在灵里有争战的生活。我愈有争战,我就愈有顺服基督的实际。

争战的兵器 ── 向着神有权能

 四节说:“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肉体的,乃是向着神有权能,可以推翻各个坚固的营垒。”保罗争战的目的乃是为着推翻各个坚固的营垒。要推翻坚固的营垒,必须有权能;没有权能就不能推翻。而这权能是根据于顺服基督 ── 我愈有顺服基督的争战,我这个人就愈有权能;我这一个人在主面前愈是过一个争战的生活,我这一个人就愈有权能。

 当我还在高中读书时,我和一位弟兄一同配搭在学校传福音。一个月之间,就有四十五个人受浸,学校聚会有一百多人参加。其实当时我们都很年幼,还不老练。但为什么有这样的光景呢?就是因着我们有争战、有灵、有负担、肯拚、肯顺服,所以就有权能;因着有争战的灵、有权能,所以果子就累累下垂。弟兄们,为什么你们劳苦多,作工多,却不能厉害的得人呢?就是因为没有顺服的争战、没有权能!服事主的人缺少权能,就无法将人里面坚固的营垒推翻。

争战的生活

 说到“我保罗”,保罗说,我保罗乃是一个弟兄。我保罗有一种的生活:我的生活乃是一个顺服基督的生活;我的生活也是一个争战的生活,我的争战乃是叫众人都能顺服基督而有的争战。我活在地上,乃是活在一个争战里面,我所有的争战,乃是叫人顺服基督。

 保罗在这里提起,这一个争战是在他身上,也是在众人身上。他一顺服基督,他这个人就在争战的里面;他也是在争战的里面来顺服基督。所以,他和教会、和众圣徒面对面的时候,是谦卑的,也是卑微的,当他不在圣徒中间的时候,他向着教会是勇敢的,也是壮胆的;这是他争战的生活。

只知道供应生命

 每一个人都喜欢被人高举,不愿意在人中间卑微,因为人被高举,就显出他的高贵。但是保罗说,不!我的生活和你们的观念完全不一样。我能起来作见证,当我在你们中间的时候,无论你们怎么对待我,我总能把生命流露出来。你们叫我讲道,我供应生命,你们不叫我讲道,我还是供应生命;你们叫我坐前排,我供应生命,你们叫我坐后排,我还是供应生命;你们把我当使徒看待,我供应生命,你们叫我睡到地下室,我照样供应生命。我这一个人,乃是一个供应生命的人。

 弟兄们,我们总是为自己找理由说,我不能供应生命是因为前面弟兄没有安排我作负责,没有叫我讲道,没有叫我有某一种的显明。这些或许是事实,但你若是一个只知道供应生命的人,你可以借着交通来供应生命,可以借着祷告来供应生命,也可以借着和弟兄姊妹相调来供应生命;你这个人无论到那里去,无论弟兄姊妹怎样对待你,你都能够是一个供应生命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保罗说“我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向你们是壮胆的”。保罗只知道供应生命。当他不在哥林多时,没有机会跟一个一个人说话、接触,没有机会再请人来交通,或是再到人家里去交通。但是他向着哥林多人是壮胆的、是勇敢的,他仍要写信把他的负担公开在教会里,好叫每一个人都知道他的负担到底是什么。这是保罗如何为着叫人顺服基督,如何因着顺服基督而有一个争战的生活。

敢于对待凭肉体的人

 并且,这一个争战也是在教会中间。他说,弟兄们,你们对我的批评、论断、和不满,我完全不介意。你们以为我是凭着肉体行事,我就敢于待这样的人(2)。你们批评我,我就敢把我自己摆给你们看,让你们抱愧蒙羞、无话可说。我要你们看见,我不是凭着肉体争战,我争战的兵器乃是向着神的,是有权能的,是可以攻破各个坚固的营垒的。──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