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十一篇 推翻各个坚固的营垒

 

 读经:

哥林多后书第十章一至五节

“我保罗,就是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卑微的,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向你们是壮胆的,如今亲自借着基督的温柔、忍耐劝你们。有人以为我是凭着肉体行事,我也以为必须敢以待这等人,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壮胆。因为我们虽然在肉体中行事,却不凭着肉体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肉体的,乃是向着神有权能,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推理,各样抵挡人认识神的那些高的事,一概推翻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争战的目的 ── 推翻各个坚固的营垒

 十章四节和五节:“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肉体的,乃是向着神有权能,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推理、各样抵挡对神的认识的那些高的事,一概推翻了。”保罗深深的体会到,每一个蒙恩的圣徒都活在他的推理的营垒里。

 中国有句格言说,“三思而后行”,这个“思”就是推理;也就是说,无论人作什么事,都要先推理三次,说出每个人都是活在他的推理里面。今天在教会中,有许许多多爱主、爱教会的弟兄姊妹,他们一心盼望教会能够蒙恩,能够往前,能够同被建造。他们有一颗单纯的心,忠心的为着教会,别无贪图。但是你要知道,心忠诚了、心清洁了,却不一定能有正确的推理。年轻人有新的推理,年长的人有世故的推理。年轻人有一个“勇敢”的推理 ── 作了再说;虽容易成事,却容易闯祸。年长的人有一个“保守”的推理 ── 作事考虑再三;虽不会闯祸,却不易成事。所以在教会中,我们无论是年长的,或是年轻的,都要从我们的推理出来,好让主在我们身上有出路!

 最叫人不能顺服基督的,就是人身上坚固的营垒,而这营垒是从人的推理产生的,是从人那些抵挡对神认识的高的事出来的。人一直活在一种的权势之下;这权势不是基督、不是神,乃是人用他的推理和他那些高的事建造出的一个高的营垒,而这一个营垒就控制了他这一个人。这坚固的营垒不被推翻,人就无法自由。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营垒。每一个人的营垒都不一样,有的人不仅有一个营垒,甚至有好多的营垒。这些营垒都是叫我们高起来,叫我们不能顺服基督,叫我们不能认识神,叫我们和神不能有正常的关系。

 今天我们来事奉神,我们必须看见,我们不是仅仅帮助人解决难处,不是仅仅帮助人作个好弟兄、好姊妹;我们乃是要把人那些不能顺服基督的营垒都推翻,好叫他们能成为在争战里顺服基督的人。

 我刚到这里时,看见你们真是营垒无数、推理成形。有的人的推理是,我怎样读希腊文、怎样多读些属灵书报,我就属灵了;这样的推理就建造了“属灵”的营垒。还有的人的推理是,我怎么预备讲台,怎样讲道把弟兄们征服了,我就属灵了;这就是有了“讲道”的营垒。因此,我刚来的时候,每一次释放信息,都觉得比现在要多耗费数倍的体力,因为我必须打仗;但我不是和你们打仗,乃是要推翻你们里面坚固的营垒,使你们的推理正常,使你们都能顺服基督。

同一件事,不同的推理

 我以“全时间”这一件事来说明人是如何的活在推理里。

 有的人的推理是:我们以前有很多全时间的;如今有些人成了教会的难处,有些人的表现也不是那么好,恐怕还会成为教会的拖累。所以还是不要呼召人出来全时间。

 有的人的推理是:感谢主!就是因着以前有那么多全时间的,所以才有那么一段美好的时光;就是因着有那么多全时间的,教会才有今天的光景!

 有的人的推理是:你看,全时间的人到后来都不得意,既无权,又无利,又无名,还是带个职业稳当。

 还有的人的推理是:全时间的人,今生固然似乎是虚耗,将来天上的冠冕却是大的。赏赐是多面的;有的人的赏赐是由恩典来的,有的人的赏赐是由忠心来的。即使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只要有忠心,就会有赏赐。

 你看,同一件事,就有多种不同的推理。

有怎样的推理,就有怎样的生活

 人有什么样的推理,人就有什么样的生活。

 今天在社会上,有些人当“虚空”公司董事长,有些人当“倒闭”公司总经理,根据他们的推理,这似乎是很有前途的;但是根据我的推理,我一点也不羡慕。再好的头衔,不过都是服事玛门。

 我所宝贝的是服事主、服事教会的弟兄姊妹。虽然他们今天看起来没有什么,但他们在天上的储存却是大的,在天上的赏赐也是大的。他们今生似乎是贫穷的,却是能叫许多人富足;他们今生似乎是一无所有的,却是样样都有。哈利路亚!这就是服事主的人豪迈的人生!能有这样推理的人有福了。

要从正面来看主今日的恢复

 弟兄们,你有一个怎么样的推理,你就有一个怎么样的生活。你要从正面看事情,不要从反面看事情。在教会中看事情,只能积极,不能消极,尤其在跟随主的路上,更要从正面、积极来看事情。如果你的推理不对,就对一切的事都容易灰心失望;如果你的推理正确,就对一切的事都满了盼望。

 有时我们会听见人说,今天主恢复的见证退后了。但是今天你若到各地教会走走,一面固然看见人数有些减少,但另外一面,你却能看见许多青年人兴起,许多年长的仍然清心爱主。你再看看今天,不只欧洲有强的见证,连西非、南非都有见证;南美有三十几处的教会,美国也有七十几处的教会,而且,还在继续移民中。你若把这些都看过、都想过,你里面就没有什么可觉得颓丧的,反而你里面要满了赞美,说:“主阿,感谢你!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你的见证遍满全地!”我们应当满有盼望,因为教会是主的,主如何登宝座、掌王权,教会也要和主同登宝座、同掌王权。

推翻不正常的推理,拔高教会的良心

 人有怎样的营垒,是根据人有怎样的推理,人的推理就建造了人的营垒。

 所以保罗说,我的争战乃是叫人顺服基督。我如何能叫人顺服基督呢?首先就是推翻、攻破人的推理和营垒,将各样抵挡人对神的认识的那些高的事,一概都推翻了。

 保罗的负担如此,今天我的负担也如此。所以有些事我能让它过去,有些事我就不让它过去;有些事我讲了再讲,为要推翻人的推理,拔高教会的良心。今天教会如果对有成就的人就称许,对得了属世的名利的人就称赞,却对那些撇下一切来跟随主的人多方论断,这是不正常的推理,这一切都要推翻,要把教会的良心再拔高起来。

除去不正常的盼望

 人在基督之外,不止有不合式的推理,也有不合式的盼望,就是盼望那些叫人高起来的事:盼望有一天能得着高的启示,盼望有一天能得到高的亮光,盼望有一天主如何向他显现,盼望有一天主如何用他。这些盼望也要一一除去,才能教人顺服基督。

 人的推理有问题,人的营垒也就一定有问题。弟兄们,你们虽然放下了“青年企业家”、“为主赚钱”的盼望,却有属灵前途的盼望 ── 如何成为使徒,如何成为长老,如何在大教会被主大用,并且还盼望将来要成为大先知,能够厉害的为主说话。

 我们个个都想当大使徒,没有人想当“土长老”;个个都想留大城市,没有人肯上阿里山;个个都想在大教会被显明,没有人想到乡镇去传“土福音”,聚“土聚会”,施“土浸”,唱“土诗歌”。有了这种不合式的盼望,怪不得我们的见证只能在大城市兴起,无法在各乡镇开展。

 弟兄姊妹,我们不只不要盼望在世界上有前途,也不要盼望在属灵上有前途;所有在基督之外的盼望都要被除去。

一个正常的推理 ── 不是我如何,而是主的旨意如何

 盼望我们个个的营垒都被攻破,个个的推理都正常,个个都顺服基督,个个都向主负责。有人出来全时间,有人出去开展。即或有五个被主大用,五个不太有出息,我们仍要在主里有这样的体认:“我们是同打一个仗。在别人看,‘是他有本事,把教会兴起来’,但是我的深处知道,‘是因为我拚进去了,他才把教会兴起来;是因为我受过苦,我出了代价,他才能在主的手里有用’。”如果我们都有这个心情,主定规祝福。

 我曾写过一首诗歌说:“主,我今将自己交在你恩手中,我只望能为着教会花费。虽不知我前途有何患难或痛苦,若是为着你教会,何来懊悔!”就是在这种心情下写的。如果主满足,我们吃了苦,甚至被丢弃,有何顾惜?这才是正常的推理。一个正常的推理,不是我如何,而是教会如何;一个正常的推理,不是我如何,而是主的旨意如何。

 如果你我出来服事主,以为不过是三百六十行之外又加一行 ── 教会聚会所传道 ── 那到末了,你对教会一点负担都没有,只对你个人在教会中的前途有负担。这样的人在主的手里是不会有用处的。

 今天我们的推理若是正常,就不会有坚固的营垒。即或你无告,你被负,你道路不通达,但若是主喜悦,这有何不可?即使别人飞黄腾达,而你只待在一个小地方,默默耕耘,忠心服事主,有何不可?到末了,主会说:“好!你这又忠心、又善良的仆人,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我相信主看见有些人显出来,建立许多教会,祂的心真是快乐;我也相信主看见有些人好像没有显出来,却埋在小乡镇里,忠心的服事主,祂的心也是何等的快乐。

推翻一切高的事

 推理是建造营垒的根据,而高的事是决定“心”的根据。一个正常的人,断事有两个根据:一个是脑,就是推理;一个是心,就是高的事。保罗说,我今天起来争战,在这个争战中,我是向着神有权能,要推翻各个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推理,各样抵挡人认识神的那些高的事,一概推翻了。

 今天,有的人属灵的事非常有追求,却对主不认识;有的人肯摆上,主在他身上却不是显明的。为何如此?因为这个人的心是在那些高的事上。高的事是抵挡人认识神的 ── 人的心在那里,人就认识什么,也就爱什么。今天在我们身上,不知不觉有许多高的事是我们所爱的。当我们所爱的那些显出来了,立刻就抵挡我们认识神。

 你的心一到高的事上去,你的心一爱上了高的事,你这个人立刻对神的认识产生了抵挡:你愿意认识神,但你认识不来;你盼望认识神,但你却似识未识,似悟非悟;你真是巴不得神向你显现,但你从来没有这经历。所以,这些高的事都必须一概攻破,你的营垒才能被推翻,你对神的认识才能豁然开朗。

 这就是保罗的负担,也是我的负担。我的负担是要叫你推理正常;要叫你的推理正常到一个地步 ── 你的思想就是主的思想。我的负担是要叫你的心干净;要叫你的心干净到一个地步 ── 你的喜欢就是主的喜欢。一个人若是他的思想是主的思想,他的喜欢是主的喜欢,这一个人就活在一个正常的情形里。

正常的推理,产生正常的爱

 今天我们的争战,就是要推翻不正常的推理,就是要攻破坚固的营垒,好叫人顺服基督。而顺服基督不是像我们所想象的:主叫我不要看电影,我就不看电影;主叫我守晨更,我就守晨更;主叫我读经,我就读经。这一个固然是好,但是不够。真正的顺服基督,乃是在争战里出来的,就是把各个坚固的营垒一概攻破了。攻破坚固营垒的目的,一面来说,是叫人有一个正常的推理;另一面来说,是叫人有一个正常的爱。

 正常的推理乃是在基督的经纶里。也就是说,我的推理,我的计划,完全是根据神所作的,神不作,我也不作;也是根据神所要的,神不要,我也不要。这样的推理是正常的。

 正常的爱是向着基督的。就是只爱主,不爱主之外那些高的事。什么叫作“成为使徒”,我不管;什么叫作“被主大用”,我不在意;什么叫作“将来我有大启示、大亮光”,我根本不理;我只管简简单单的爱主、服事主。

 这样,你就有一个正常的心,也有一个正常的爱,你就不在那些抵挡你认识神的高的事里面。

 保罗见证,我保罗的特点乃是活在争战里。我的争战乃是根据于我的顺服基督;我争战的结果,是要人顺服基督;我争战的目标,是要把人身上坚固的营垒个个都攻破了。然后,我要叫人有一个正常的推理,并有一个正常的爱,向着神有一个干净的爱,叫人的心意被夺回,并顺服基督。

 我们要求主,给我们一个正常的推理,给我们一个正常的爱,攻破一切坚固的营垒,叫我们都顺服基督。

推翻营垒、顺服基督

 我们在教会中年日久了,若不注意生命,长一长就会长出营垒来。譬如说,有的人就长出“笑”的营垒,总是笑脸迎人。人一在笑的营垒里,就无需争战,因为他懂得怎么活下去。坚固的营垒使人高起来,使人满了高的事。

 高的事就是取代基督而让自己欣赏、让自己满足的那些事;高的事也是指一些高得叫人不敢直视,里面却没有基督的事物。保罗不是这样,在他身上没有坚固的营垒,也没有那些高的事,他和人面对面的时候,是卑微的,一点也不高。

 高的事乃是从营垒出来的,营垒乃是从推理来的。虽然推理在每一个人身上都不一样,但是你要知道,所有这些由推理所产生的高的事,都是叫人和基督隔绝,叫人不能顺服基督。一个没有营垒的人,才能平易近人,保罗如此,我们许许多多的前面弟兄也都是如此。但愿我们都蒙这样的拯救,在我们里面没有坚固的营垒,没有那些高的事!

 弟兄姊妹,我们一落在自己的推理里,凡事就要争个是非曲直;我们若不从营垒里出来,我们的服事就没有权能,都是凭着肉体来争战。我们若是凭着肉体来争战,有时对人好言相劝,有时对人疾言厉色,这些都不能把人带到顺服基督里,反而叫人的营垒更加坚固。

 保罗说,我来服事,不是凭着肉体争战,乃是向着神有权能,要推翻各个坚固的营垒,叫人的主权有改变 ── 本来你们顺服的是营垒,现在你们顺服的是基督;本来控制你们的是营垒,现在控制你们的是基督。

推翻营垒的结果 ── 得着完全的释放与自由

 保罗乃是凭着属灵的权能,在属天的境界里来看这一切的事。他看见了各个坚固的营垒,他就运用神的权能,把它们都推翻,好叫各个人能得着完全的释放,能得着完全的自由。我们里面坚固的营垒一旦被推翻,在我们身上就不再有患得患失的情形,就不再有自高自视的情形。那时,我们全人就得着了自由,我们的事奉就完全不一样,我们生命的流露、我们为主摆上的情形也就都不一样了。

 哥林多教会是活在推理里 ── 他们说保罗好,是推理;他们说亚波罗好,是推理;他们说矶法好,是推理;连他们说是属基督的,也是推理;他们都活在推理里面 ── 但保罗是活在争战里,他要把他们的推理都推翻,叫他们从那些高的事里面出来,叫他们得以自由,叫他们只有基督、只顺服基督。

 正如保罗在歌罗西书一章二十八节所说,“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的引到神面前”,和在二章一节说,“我愿意你们晓得我为你们和老底嘉人,并一切没有与我亲自见面的人,是何等的竭力奋斗”(原文)。因为要把人带到基督里,要叫人只有基督,顺服基督,绝不仅是劝勉,必须是争战。

 所以现在我们要向主完全敞开,也要向弟兄姊妹完全敞开,我有什么营垒,我愿意让弟兄姊妹把它推翻;我所服事的人有什么营垒,我也要把它推翻。只有当营垒被推翻,那些推理、那些高的事才会消失,我们才懂得如何顺服基督。── 朱韬枢《馨香之气》